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产业结构论文 >> 正文

浅谈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实证

2019/05/15 阅读:

摘要:本文使用时间序列分析研究了产业结构升级与失业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发现导致我国目前经济增长速度减缓的主要原因是失业率的提高。并且通过查阅文献等方法发现导致失业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我国已经跨过“刘易斯拐点”,劳动力供给数量下降,而供给质量仍没有得到有效的提升。

键词:产业结构升级;失业;经济增长;刘易斯拐点

产业结构升级是当前世界各国普遍关心的问题。我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产业结构不断升级的同时,经济也保持着较高的增长速度。据数据显示:我国自1978—2017年的39年间,年均增长率达到9.5%,且早在2009年,我国GDP总量就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然而,近年来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整体呈现下滑趋势,从之前两位数的增长率下降到6%左右。因此,找到导致经济增长减缓的原因,对我国持续稳定的发展无疑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理论界普遍认为,产业结构的优化对于经济增长具有促进作用。根据配第-克拉克定理,随着经济的增长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劳动力会沿着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顺序进行转移,这也是产业结构优化的表现。目前,我国的劳动力转移方向与此一致,说明我国的产业结构仍在不断升级,那么造成经济增长减缓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我国学者汤希、任志江通过对2004年以及2010年两次“民工荒”的研究,得出我国已经越过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开始下降的结论[1]。事实上,我国目前出现的就业难、失业率上升等现象也反映出了这一问题。李村璞,何静等学者也对产业结构升级、失业和GDP作了实证分析,得出产业结构对失业和GDP的非线性影响[2]。但是,他们都没有将这三者看作是连续的时间变量进行分析,因此,本文拟使用时间序列分析,探寻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及失业的影响。

1理论分析

由于我国的劳动力不断地向第三产业转移,与配第-克拉克定理相一致,这说明我国的产业结构在不断的升级,产业结构的升级会带动我国消费结构的升级,而消费结构升级也会反馈产业,两者相互促进,共同作用于GDP的增长[4]。这说明产业结构的升级对于经济发展水平是有促进作用的。与此同时,劳动力的工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这说明我国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已然消失,已经跨过了刘易斯拐点。然而,依据“二元经济”的描述,如果达到均衡状态,劳动力的转移也会随之消失。显然,我国还没有达到均衡状态,我国此时应处于劳动力转移与工资上涨同时发生的阶段。基于上述分析,提出理论假设:我国的产业结构仍在不断升级,导致经济增长减缓的原因是人口红利下降造成的失业增加。

2实证分析

2.1变量选择和数据来源

本文采用第三产业产值与第一、二产业产值和之比(简记为RATIO)作为反映产业结构优化的度量值;城镇登记失业率(UNE)作为失业的度量值;GDP作为反映经济增长程度的度量值,并将GDP取对数,以消除通货膨胀因素对结果的干扰。在实证分析过程中,本文采用了1985—2016年的年度数据进行时间序列分析,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

2.2实证分析

2.2.1平稳性检验VAR模型是检验平稳性变量之间的动态关系。因此,在我们需要先检验变量的平稳性,本文采用的方法是ADF检验法(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从表1中可以看出,原序列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临界值都是小于ADF检验值的,所以原序列存在单位根,不平稳;对原序列取一阶差分后,ADF检验值都小于临界值,序列平稳,说明原序列一阶单整。

2.2.2格兰杰因果检验在进行平稳性检验后,对以三组数据进行格兰杰因果检验。格兰杰因果检验的目的是确定这三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避免伪回归的情况发生,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结果表明,无论是经济增长还是产业结构升级都不是失业率的格兰杰因,而失业率和产业结构升级共同可以作为经济增长的格兰杰因;同时,失业率和经济增长是产业结构的格兰杰因。分析可以得出:产业结构升级、经济增长无法影响失业,而失业会影响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增长速度,产业结构升级与经济增长相互影响。

2.2.3模型构建由于失业率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着伪回归,因此在构建模型时将其去除。以ln(GDP)为被解释变量,以产业结构优化情况为解释变量,同时加入消费、对外贸易作为控制变量,建立方程如下:可以看出,经济增长速度与产业结构优化是呈正相关的,可决系数R2为0.9980,说明模型的解释能力极强,拟合度较高。

2.2.4脉冲响应函数脉冲函数反应的是在随机误差项上施加一个标准差大小的冲击对模型内生变量当期和未来几期产生的影响。本文主要讨论对产业结构和失业率施加冲击后,经济增长情况发生的变化。如图1所示,在第一期对模型施加一单位失业率的变化后,当期的GDP没有太大变化,之后开始逐渐下降,直至第8期,下降约为0.5个标准差;而在第一期施加一单位产业结构变化后,在当期GDP也没有太大变化,之后开始逐渐上升,直至第8期。上升了约为0.5个标准差。

3结论及建议

3.1结论

由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失业和产业结构升级均会导致经济增长发生变化,且产业结构升级会导致经济增长发生正向变化,而失业会导致经济增长发生逆向变化。我们知道改革开放以来产业结构与失业是长期共存的,因此可以推断得出:导致目前经济增长速度减缓的原因是失业率的增加。

3.2建议

3.2.1加强各类教育,提高劳动力质量依据美国经济学家古斯塔夫•拉尼斯和费景汉对“刘易斯拐点”的改进,我国现在应处于“二元经济”的第二阶段。即劳动力供给数量下降,由无限供给转化为有限供给,与之相对应,劳动力工资水平也会上涨。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劳动力工资水平低下,吸引外资投资办厂,促进了我国的就业,现在由于跨过了“刘易斯拐点”,劳动力的工资水平开始上涨,我国丰裕的劳动力优势已经丧失,国外投资者更愿意选择在印度等廉价劳动力充裕的国家投资,这减少了我国的就业岗位,导致我国的失业率不断提高。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加强对国民的各种教育,培育一批新的高质量劳动力,将之前的数量型人口红利升级为质量型人口红利,用劳动力质量的提升来弥补数量上的减少。这样,由于我国劳动力平均质量远高于其他国家,会吸引国外投资企业愿意放弃其他地区的廉价劳动力而接受我国工资水平较高的高质量劳动力。既可降低失业率,又能提高我国人民的平均收入。

3.2.2政府积极引导,促进产业升级跨过“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丧失对我国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劳动力供给数量的下降,说明我国的要素禀赋已经升级。这种升级会驱使我国的产业结构升级,由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步的发展为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产业。但是,一国的产业结构一般是略微滞后于要素禀赋结构的,也许在实现要素禀赋升级之后的几年甚至十几年才会发生产业结构升级。这时就需要政府通过制定一系列的产业政策,积极引导本国的产业快速平稳地渡过这一转型期,实现产业结构升级。

3.2.3因地制宜,针对不同产业实施不同政策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往往是多样化的,既有符合本国比较优势的产业,也有不符合本国比较优势的产业。我国应该针对不同的产业部门,实施最恰当的产业政策。此时我国正处于要素禀赋已经升级,而产业结构仍未升级的关键时期,一些曾经符合我国比较优势,现在优势地位丧失的产业大量存在,北大林毅夫教授统称它们为转进型产业[3]。根据赤松要雁行理论,一个产业在不同国家都会伴随着产业转移先后兴盛衰退,这些产业正是在我国面临着衰退的产业。针对它们,我国政府应不断鼓励其进行生产经营的创新,引导它们实现转型或升级。此外,还有一些新兴的产业,如新能源汽车,它们正是在我国的要素禀赋已实现升级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符合我国现阶段比较优势的产业。针对这类产业,政府应积极进行鼓励支持,为它们提供良好的生存环境。

参考文献

[1]汤希,任志江.“民工荒”与我国“刘易斯拐点”问题[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8(2).

[2]李村璞,何静.产业结构升级对经济增长和失业的非线性影响[J].统计与决策,2018(22).

[3]林毅夫.准确认识我国五种产业类型[N].中国联合商报,2018-03-19.

[4]赵菁.消费结构、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来自中国面板数据的实证[J].商业经济研究,2018(22).

作者:侯跃 单位: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

浅谈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实证

2019/05/15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