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出口贸易论文 >> 正文

出口与外汇储备的关系探究

2012/05/14 阅读:

一、引言

外汇储备,是指各国货币当局持有的以国际货币表示的流动资产,在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的当代经济社会,外汇储备对于一国经济的稳定发展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国连续十多年保持国际收支顺差,外汇储备规模逐步增大。根据央行发布的报告显示,2009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突破2万亿美元大关,达到21316亿美元,同比增长17.84%,是全球第二大外汇储备国日本的两倍。同时,随着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加人WTO中国外资政策逐步开放,经济高速增长,在此期间,流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规模迅速扩大,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经济发展。1986年流入中国的合同FDI总额仅为33.30亿美元,实际FDI总额为22.44亿美元。自1992年以来,FDI占全部利用外资的比重就超过了50%,此后该比例逐年增加,中间略有波动。2008年实际外商直接投资金额为1083.12亿美元,较2007年增长29.68%(中国商务部,2009)。FDI已经成为中国利用外资的主要形式。

那么中国FDI的大量流入与外汇储备的巨额增加是否有关呢?影响究竟有多大呢?理论上讲,首先,FDI的流入直接增加了中国外汇流入量,使得外汇储备增加;其次,FDI的流入会带来出口的增加,但另一方面又会使资本输入国技术、原材料、设备等的进口增加,而这两方面必然会影响国际收支的经常账户,从而间接影响外汇储备.

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利用1986-2008年的年度数据,实证检验FDI、出口这两个国际分工主要变量对外汇储备的影响,以探索从外商直接投资与出口的角度去改善由高额外汇储备引致的相关问题的有效途径。

二、文献综述

(一)国外学者的研究

FDI对外汇储备的影响研究,最早可追溯到重商主义时期,托马斯·孟(重商主义的代表人物)认为,国际收支顺差是一国财富增长的源泉,但只有贸易顺差才真正带来财富增长,而资本的流入则不会。从而使得外资在很长一段时间被认为不利于一国的国际收支平衡且对一国外汇储备起消极影响。

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RobertA.Mundell,1957)最早提出投资与贸易的替代模型。他从标准的两国贸易模型出发得出以下结论:障碍性投资会刺激贸易,障碍性贸易会刺激投资,故两者是完全替代关系,资本跨境流动会使得一国国际贸易恶化。

H.Chenery和A.MStrout1966年提出“双缺口”模型,主张外资的流入可以同时弥补发展中国家国内储蓄不足以及贸易逆差两个缺口,是平衡国际收支的重要手段。但他只考虑到FDI对国际收支的当期影响,并没有考虑到FDI流入的长期影响。

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中期,日本一桥大学的小岛清(K.Koyimo)教授,对蒙代尔贸易与投资替代模型提出挑战。他认为国际直接投资已不再是简单的资本流动,而是包括资本、技术、经营管理和人力资本的总体转移。在此基础上,投资国可以集中精力创造和开发出新的技术和比较优势,从而使两国间的比较成本差距扩大,为更大规模的贸易创造条件,因此认为国际投资并不是直接替代国际贸易,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促进作用。在很多特殊情况下,国际投资可以创造并扩大对外。

(二)国内学者的研究

FDI是中国最主要的外资流入方式,对中国外汇储备的大幅增加造成了深远的影响。目前许多学者研究了FDI流入对国内经济增长、对外贸易、汇率等多方面的影响。与此同时,也有学者探讨了外汇储备规模增长的多方面经济后果。

何青、杨晓光(2003)通过建立一个多元线性方程组,测算FDI对中国外汇储备的长期影响。他们发现其影响因子为0.63,FDI对外汇储备增长的实际贡献已经接近出口对外汇储备增长的实际贡献,并且有逐步增强的趋势。

姚宏善、杨海丛(2005)运用协整方法分析影响外汇储备的多种因素,认为FDI、出口和GDP与外汇储备存在长期均衡关系,这些因素共同促进了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长。

朱金生、杨维梁(2005)运用基于钱纳里、斯特劳特的“双缺口”模型,建立FDI与外汇储备的关联模型,发现两者存在显著的正相关性。

周靖祥、刘渝琳(2007)认为FDI对外汇储备的贡献可归结于贸易顺差来源和直接的资本项目来源两个方面。相对于出口商品贸易,FDI对外汇储备增长的贡献更大。

杨记军、王荣涛、肇启伟等(2008)对1985-2006年外国直接投资与中国外汇储备规模增长之间关系的检验表明,外国直接投资是促进中国外汇储备增长的重要原因。

通过以上文献简述可以发现,FDI对中国外汇储备确实具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关系,但是本文希望通过实证检验FDI、出口这两个国际分工主要变量对外汇储备的影响,以探索从外商直接投资与出口的角度去改善由高额外汇储备引致的相关问题的有效途径。

我们将在上述文献基础上,首先从定义出发建立一个外汇储备增长与FDI流入的模型,借用协整理论建立FDI与外汇储备之间的动态方程,然后运用前面建立的方程进一步具体分析FDI对中国外汇储备增长的贡献,并对中国外资政策提出相应的建议。

三、模型设定与数据选取

(一)模型设定

一国的外汇储备是本国货币当局持有的、可以用于平衡国际收支的资产,主要来源于本国国际收支顺差。没有特别说明时,国际收支盈余或者赤字都是指IMF倡导的综合差额,它通过一国变动官方储备来弥补国际收支不平衡。一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包括四个方面:经常账户、资本和金融账户、储备资产、净误差与遗漏。而净误差与遗漏相对而言数额较小,可以忽略不计。于是我们可以得到如下会计恒等式:△FERt=CAt+KAt。

其中FER表示第t期的外汇储备量,△FERt则表示了第t期外汇储备的变动额,CAt表示第t期的经常项目余额,KAt表示第t期的资本与金融项目余额。进一步的我们有:CAt=EXt-IMt,KAt=FDIt+△Dt。其中EXt表示第t期本国产品的出口额IMt表示第t期进口额,FDIt表示第t期外商直接投资额,△Dt表示第t期除FDI外资本与金融账户的变动额。

在此,外商直接投资作为主要的分析目标,可以对△Dt进行忽略不计:△FERt=Ext-IMt+FDIt。

则上式便大致表现了对外汇储备增长具有影响的三个经济变量,可以运用这几个变量来共同解释。其中FDI和出口对外汇储备的影响是本文分析的重点。

(二)数据选取

本文采用1986-2008年的年度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实证检验。直到80年代中期,中国才开始深层次的经济改革,之后的FDI和FER的数据比较稳定和较能体现他们之间的关系。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网站公布的历年实际利用外资额(FDD、产品出口额(EX)、进口额(IM)以及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历年年末外汇储备额(FER)。为了帮助消除异方差,更好的说明各变量间的关系,提高方程的拟合度,对实际数据时间序列取其对数。

四、模型的检验

(一)ADF检验

由于经济变量一般都是非平稳的,具有时间趋势,如果直接进行回归,就可能产生伪回归现象。所以,对非平稳变量间进行回归分析,首先应该考虑和检验变量的平稳性。

单位根检验表明,变量INFDI、LNFER、LNEX、LNIM的水平序列不能通过ADF检验,即这三个变量是不平稳的,对其进行一阶差分仍没通过ADF统计量的检验。通过二阶差分后的结果如表1所示,四变量的二阶差分序列的ADF统计量的值均小于5%(显著水平下的临界值)。因此,变量INFDI、LNFER、LNEX、LNIM都为I(2)平稳序列。

(二)协整检验

ADF检验变量的平稳性之后,就需要对变量进行协整检验。关于协整关系的检验有很多,本文利用Johansen提出的协整似然比检验法来判断多变量之间的协整关系,即验证四者是否存在协整关系。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得到协整检验的具体结果如表2所示。

由表3和表2的结果可以得出,协整检验的特征根迹检验和最大特征值检验对应原假设none的检验统计量均大于5%(显著水平下的临界值),即在95%的置信水平下拒绝无协整关系的假设。说明INFDI,LNFER、LNEX、LNIM四个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而且根据atmost1、atmost2、atmost3的统计检验量值均大于5%(显著水平下的临界值),表明这五个变量之间存在不只一个协整关系。现得协整方程如下:LNFER=11.83FDI+9.01LINEX(2.52)(2.08)

根据协整检验得知,外商直接投资和对外出口,进口与外汇储备存在长期均衡稳定的关系。由协整方程可以得出,外商直接投资、出口,与我国外汇储备存在显著的正向关系。从方程的回归系数情况可以看出,外商直接投资对外汇储备的贡献最大,出口的作用次之。

方程结果表明,我国贸易出口和对外直接投资促进了我国外汇储备的增加,这既符合经济理论又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按照经济理论,对外直接投资可以直接影响外汇储备,也可以通过间接过程即通过促进出口来影响外汇储备。通过协整方程,外商直接投资对外汇储备的作用比较大,一单位对外投资的增加,可以增加11.83单位的外汇储备。而出口一单位的增加,能使外汇储备增加9.01个单位。外商直接投资的直接作用要大于出口对外汇储备的作用。这似乎不合乎经济理论。但是,认真分析下我国出口贸易存在的问题,就不难发现其奥秘了。长期以来,我国贸易以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其技术含量和附加值很低,外商直接投资企业的出口份额占出口总额的比重较大,外商直接投资的间接作用较为明显。

(三)格兰杰因果检验

为进一步分析有关的时间序列与外汇储备之间的关系,我们进行了格兰杰因果检验。从所得到的结果分析得出(见表4)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外国直接投资、出口总额、进口总额和实际汇率都是外汇储备的格兰杰原因。

由格兰杰检验结果可知,在5%的显著水平下,进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是影响外汇储备的因素,但是外汇储备的增加不会对外商直接投资有影响,外商直接投资对外汇储备的的影响是单方面的。

五、实证结果分析与结论

(一)实证结果分析

本文基于前人研究,采用1986-2008年时间序列数据,运用ADF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格兰杰因果检验,研究了我国外商直接投资、出口贸易与外汇储备之间的关系。实证结果显示,FDI流入的确提高了中国产品的竞争力、解决了中国长期的资本缺乏,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FDI可以从增加外汇、影响国际贸易、促进经济发展、通过汇率机制等多渠道影响一国外汇储备。其中,出口和经济增长对外汇储备具有正向作用。就中国情形而言,我们发现FDI、出口、进口、外汇储备均为不平稳的Ⅰ(2)过程,但它们之间存在长期协整关系。可以认为,FDI、出口、进口、中国外汇储备增长的长期决定因素。从长期来看,外商直接投资、进出口等都对外汇储备有格兰杰因果关。

分析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对外汇储备变动的影响“不能简单地利用会计平衡方程直接计算”而应该综合考虑影响外汇储备变动的诸因素,只有这样才能比较全面地认识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对我国外汇储备增长的实际贡献。我们的研究证明,FDI可以通过各种机制影响外汇储备的积累,FDI可以直接影响外汇储备,也可以通过挤出效应,技术外溢和对进出口的影响等多种渠道对外汇储备造成影响,FDI对外汇储备的影响还是不可忽略的。国内的许多学者通过误差修正模型对短期内FDI对外汇储备的影响做出实证分析,证实在短期FDI对外汇储备的作用要大于出口对外汇储备的贡献。

(二)政策启示

FDI与外汇储备之间的相互关系十分复杂,其中涉及国际贸易、国际收支、外资、外汇政策等各个方面。本文运用的模型方法直观地表现了FDI与外汇储备两者之间的一些必然的影响,当然这两者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大量FDI进入中国市场,必然会对外汇储备施加重大影响。这就需要政府采取合理的外资政策,进行稳妥的宏观调控、改善投资环境、协调好FDI与外汇储备之间的关系。

第一,优化外资流入产业结构。一国FDI的引入不应该是盲目的,必须能够优化产业结构,以提高外商直接投资的利用效率。中国下一轮吸引外资,需要从可持续发展、产业结构、本地市场需求等方面来考虑,引导外资投向高新技术、环境保护、资源节约的产业,鼓励互补性外资流入,限制替代性外资的流入,引进一些高质量的外资,促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发展。

第二,从“激励型”外资政策向“规则型”外资政策转变。观念要从行政引资、追求外资规模,向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引资转变。通过对外资实施国民待遇营造了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减少了“假外资”的流入。要由以往的“规模型”为主的引资政策转为“效应型”为主的引资政策,增强培养国内企业的竞争力。

第四,区域性外商投资调整。中国可以通过区域性外资优惠政策,引导FDI进入不发达地区,尤其是东北老工业基地和西部地区。这些地区整体上经济科技落后,投资环境要差于沿海地区,这就更需要FDI的进入带动不发达地区的发展。

第五,完善中国投资软环境。中国正在逐步开放资本市场,但股市混乱、信息披露不完善、管理乏力等问题使得部分优质FDI不敢进入。政府应该保持国家整体宏观政治、经济环境的稳定;完善外商投资的法律体系;建立公平竞争、统一开放的市场环境;加强股市监管、加大信息披露的力度和透明度,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

出口与外汇储备的关系探究

2012/05/14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