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文史教育杂志 >> 开封大学学报 >> 正文

大学英语词汇教学的思考

2018/10/25 阅读:

摘要:“输出驱动假设”是建立在“输出假设”基础上的一种新的教学理论,近年来,该假设不仅被广泛应用到英语专业课堂教学中,而且被进一步推广到大学英语教学实践中。在“输出驱动假设”的指导下,很多大学英语研究者和教师开始积极探索以输出为驱动的新型教学模式。词汇教学是一直以来是大学英语教学的重点和难点之一。立足于中国民航大学的大学英语教学现状,分析目前大学英语词汇教学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在大学英语词汇教学实践中的具体实施方法。

关键词:输出驱动假设;“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大学英语;词汇教学

近年来,由文秋芳教授等提出的“输出驱动假设”(OutputdrivenHypothesis)已在我国高校专业英语教学实践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和推广,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随着新一轮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不断深入,这一理论被逐渐应用到大学英语教学实践中来。很多大学英语研究者和一线教师开始在“输出驱动假设”理论的指导下,积极探索“输出驱动”型教学模式。毋庸置疑,词汇教学是大学英语教学的重点和难点之一。本文从中国民航大学的大学英语教学实际出发,通过分析该校大学英语词汇教学的现状,探讨“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可行性及其在词汇教学实践中的应用,以期能对教师的大学英语教学和学生的英语学习有所裨益。一、“输出驱动”教学模式概述“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理论依据是文秋芳等提出的“输出驱动假设”,而“输出驱动假设”又可溯源到Swain的“输出假设”(theOutputHypothesis)。目前,“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在我国高校专业英语和大学英语教学实践中的应用,给大学英语教学带来了诸多启示。

1“输出驱动假设”的缘起

Krashen的“输入假设”(theInputHypothesis)是20世纪80年代重要的二语习得理论,该假设认为“可理解性输入”(comprehensibleinput)才是习得的唯一来源[1]。著名学者MerrillSwain对该假设的观点提出了质疑,并根据对加拿大法语沉浸式教学(immersionprogram)的调查提出了“输出假设”。Swain指出,可理解性输入在二语习得过程中固然有很大的作用,但仍不足以使学习者全面发展他们的二语水平;如果二语学习者想使他们的二语既流利又准确,不仅需要可理解的输入,更需要“可理解性输出”(comprehensibleoutput)[2],即“可理解性输出”是二语学习者不可或缺的学习手段。文秋芳教授在2007年举办的“首届全国英语专业院系主任高级论坛”上,针对英语专业课程重输入轻输出的不对称现象,在Swain“输出假设”的理论基础上首次提出“输出驱动假设”,其核心思想为:输出既是目标又是手段,输出比输入对二语学习者的内在驱动力更大;说、写、译等输出性技能更符合学生的实际的就业需求和社会发展需求。随后,有不少英语专业课程的任课教师开始在教学实践中积极探讨“输出驱动假设”的可行性和具体应用。随后,在2013年举办的以“以输出为驱动,探索课程教学的创新与突破”为主题的全国高校大学英语教学发展学术研讨会上,文秋芳又将“输出驱动假设”推广到大学英语教学中,并撰文探讨了在大学英语教学实践中应用“输出驱动假设”的可行性。值得注意的是,“输出驱动假设”主要针对接受正规外语教育、具有一定外语语言基础的学习者[3],关注的是二语教学效率问题[4]。

2“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探索

随着“输出驱动假设”在英语专业和大学英语教学实践中的广泛应用,英语专业教师和大学英语教师在课堂上不断探索以输出为驱动的新型教学模式,并总结了该教学模式的一系列特点。唐琛等在口译教学的输出型教学模式开展方面,指出让学生产生积极的心理内驱力,才能将陈述性知识及时转化为程序性知识[5]。陈文凯探讨了输出驱动型教学模式在英语写作课程改革中的应用,指出在改进写作内容方面要优化输入,并借助各种教学手段,实现“输入”与“输出”的巧妙结合[6]。王荣英在其关于输出型教学模式的著作中表示,输出型教学模式的形式要以学生为中心,以任务为途径,以语言的运用能力为目标[7]。王辛在其《英语输出理论在大学英语课堂的实践》一文中强调,输出驱动型教学应该采取合作教学,合作教学不仅包括课堂上的合作,也要延伸到课堂之外,为学生在课堂外的语言输出创造更多的机会[8]。以上对“输出型”教学模式的探索,为本文所涉及的大学英语词汇教学带来了启示,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二、中国航大学大学英语词汇教学现状分析

目前,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普遍存在的学生高分低能、所学英语与实际运用脱节等问题已是不争的事实。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外语教学与实践研究中,长期存在一种重输入轻输出的不对称现象”[9]。中国民航大学大学英语教学亦是如此。时至今日,大学英语课堂仍然沿袭“语言中心”“讲授中心”和“课文中心”的授课模式[10],具体到词汇教学上更是如此,教师们仍在通过各种方法和途径强调词汇的意义及用法,而学生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被动输入,很少有机会能够进行以掌握和提高英语词汇为目的的语言输出练习,更不用说将其所学英语应用到实际学习生活及日后的工作生活中。

1大学英语词汇教学要求

根据教育部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2014年12月颁布的《大学英语教学指南(征求意见稿)》,我国大学英语根据三级教学目标提出三个级别的教学要求[11],从对这三个级别的总体能力要求和语言单项能力要求的描述来看,大学英语教学不仅要注重对听、说、读、写、译的基本能力的培养,而且还要注重这些基本语言技能在专业学习、日后工作和跨文化交际中的实际应用能力的培养。而这些教学要求的核心之一就是词汇教学,因为语音、词汇和语法是语言学习的三大基石。2007版的《大学英语教学大纲》对大学生的词汇量规定:一般要求为4500个,较高要求为5500个,更高要求为6500个[12]。在大学英语课时少和教学要求高的情况下,如何在教学中完成相应的词汇教学要求,并且将其转化为语言的实际运用能力是目前我国高校大学英语教师所面临的重要挑战。

2大学英语词汇教学存在的问题

目前,在中国民航大学大学英语传统教学模式的背景下,英语词汇教学以教师输入为主,学生参与程度较低,课堂形式单一。具体说来,大多数教师在讲授词汇时,讲解详尽、举例颇丰,时有对单词记忆方法和策略的点拨,而学生主要是记录笔记,被动地接受、吸收。这种输入与输出严重不对等的教学方式使得英语词汇教学费时低效。笔者曾就目前所用教材的某一单元重点讲解的词汇,对所授课班级进行考察(考察形式主要是词语造句、汉英句子翻译、口语会话和话题讨论),结果发现,一种情况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所学词汇渐渐被学生遗忘,再次成为生词;另一种情况是,学生对某一词汇还有印象,在听力或阅读理解中可能会理解该词的含义,但是在上述的考察形式中,学生不能将该词正确运用其中。以上两种情况无疑都表明目前的大学英语词汇教学无法有效地使学生将消极词汇转换为积极词汇。对此,笔者对后一种情况出现的原因进行了小范围的非正式调查,大致可以归结为:(1)词义不清,主要体现在多义词方面,很多学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自然就无法将该词灵活运用到语言的实际使用中;(2)词性不明,很多学生明白词义但分不清词性,结果通常会把名词当作动词使用,抑或是把形容词当作名词使用;(3)搭配不当,主要体现在一些固定搭配和不及物动词与介词的搭配方面,学生虽然记住了词义,但由于搭配错误,在实际运用时也是徒劳。

三、“输出驱动”教学模式下的大学英语词汇教学

要想改变目前中国民航大学大学英语词汇教学费时低效的无奈现状,“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在教学实践中的应用无疑是一剂良药。笔者结合以上对“输出型”教学模式的总结,以及大学英语词汇教学的现状和个人对“输出驱动假设”的理解,提出了以下建议。

1转变理念

任何一种教学模式转变的前提都是教学理念的转变,而教学的主体是教师和学生,这就需要教师和学生都要转变理念。因此,在“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开展之前,大学英语教师团队应就该教学模式在大学英语教学应用中所面临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做广泛而深刻的探讨,同时,还应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学生讲明“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重要性,使学生从心理上真正接受这一教学理念。只有这样,学生才会在实际教学中予以配合,提高课堂教学效率。

2优化对词汇教学的输入

“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并不意味着只是注重“输出”而忽略“输入”,而是要正确处理好“输入”和“输出”的辩证关系。文秋芳教授曾就这点展开讨论并且撰文强调了“输入”的作用:输入促成完成当下产出任务,输入直接为产出任务提供语言材料和相关知识[13]。笔者以为,在有限的课时之内做到精讲多练在当前形势下非常必要。“精讲”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来实现:首先,对词汇的讲解要突出重点难点,对于大部分学生已经掌握或比较好掌握的词汇可以一带而过,真正做到有的放矢;其次,词汇讲解的内容和载体要经典,富有吸引力,即在词汇讲解举例时,例句的选取要经过教师的精心准备,而不是信手拈来。比如,可以选择与文化、政治、经济、体育、影视、饮食等学生感兴趣的或者与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来举例,以这些内容为依托,加强学生对词汇输入的内化;再次,词汇教学的输入手段要克服单一性,呈现多模态化。在词汇讲解的过程中可以借助现代化的技术手段,以PPT展示和板书为主,以音频、视频为辅,提高输入效果。以上均为课堂词汇教学的“输入”方式和手段,对于学生英语学习的持续性而言,此种极其有限的课堂输入远远不够,因此,除上述方法以外还要培养学生对于英语词汇“输入”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将“输入”拓展到课堂以外,并持之以恒。在当前信息含量大、信息渠道多元化和碎片化的时代,学生不妨利用自己的课余碎片时间,“碎片化”地进行英语词汇相关“输入”,同时还要在时间上化零为整,进行集中“输入”学习,最主要的是养成广泛阅读和持久阅读的良好习惯。

3加强对词汇的输出训练

“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主旨在于以“输出”促进语言产出能力的提高,“输出”既是手段又是目标。词汇教学的输出训练应该是全方位、多层次的精心设计,主要包括以下几点:第一,语言的输出主要体现在说、写、译三个方面,因此,词汇学习的输出训练可以是这几个方面的穿插练习,必要时进行说写译的单方面的重复练习;第二,输出训练不是任意的,而是经过教师精心设计的任务导向型练习,且练习的内容不能脱离实际,应与学生的学习、生活以及日后的工作相关,必要时应尽量结合学校的行业特色设计产出任务;第三,词汇教学只是大学英语教学的一个环节,不能将其与其他教学环节割裂开来,应该将对词汇的输出训练融入到语音、语法、修辞等方面的学习中来,通过这种“嵌入式”输出训练带动英语语言综合能力的提升;第四,鉴于大学英语的课时有限,词汇的输出练习不仅要体现在课堂上,还且还要延伸到课堂之外,为学生在课堂以外的语言输出创造机会和条件。比如,教师可以布置相关的语言产出任务,课下完成;教师还可以鼓励学生参加演讲比赛、辩论赛、写作比赛等,以使学生通过这些特殊的语言“输出”形式带动学生英语学习的积极性;学生可以充分利用一些英语学习软件,突出英语语言输出的趣味性。

4重视对词汇学习的测评

测评是语言学习行之有效的手段之一,也是“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具体体现。因此,在词汇教学中“输出驱动”模式的开展离不开测评。测评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不一而足,但需要注意的是,测评也应该是嵌入式的,最好做到不露痕迹,从而以点带面地检查一下现阶段的英语综合能力。要对测评进行及时反馈,不是只给一个分数或者是等级,而是要指出具体的问题所在。

四、结束语

本文在梳理“输出驱动假设”理论的基础上,对近年来国内英语专业和大学英语教学中“输出驱动”教学模式的探索进行了总结,提出了“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在大学英语词汇教学实践中的具体方法。词汇教学与大学英语的其他教学环节相辅相成,“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在词汇教学中的应用离不开其他教学环节的相互配合和相互促进。在以后的教学实践中,笔者还将继续关注“输出驱动”教学模式在大学英语教学中的应用,比如空管专业语音教学,针对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写作和翻译教学等方面。总之,无论是对何种教学模式或教学方法的探索,目的都是要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提升大学生的英语学习水平,因此希望本文对大学英语词汇教学方法的探讨能给广大学生的英语学习提供帮助。

参考文献:

[3]文秋芳.输出驱动假设与英语专业技能课程改革[J].外语界,2008(2):2—9.

[4]文秋芳.输出驱动假设在大学英语教学中的应用:思考与建议[J].外语界,2013(6):14—22.

[5]唐琛,姚杰,米涛.输出驱动假设与口译教学[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3):75—79.

[6]陈文凯.基于“输出驱动假设”的英语专业写作教学改革研究[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2010(3):120—122.

[7]王荣英.大学英语输出教学论[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

[8]王辛.英语输出理论在大学英语课堂的实践[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2010(20):198—200.

[9]卢仁顺.“输出假设”研究对我国英语教学的启示[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2(4):34—37.

[10]郑树棠,卫乃兴,陈永捷.关于大学英语教学法的研究[J].外语界,1997(3):1—7.

[11]教育部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大学英语教学指南(征求意见稿)[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4.

[12]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

[13]文秋芳.“输出驱动—输入促成假设”:构建大学外语课堂教学理论的尝试[J].中国外语教育(季刊),2014(2):3—12.

作者:杨玉茹;吴云涛 单位:中国民航大学

大学英语词汇教学的思考

2018/10/25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