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建筑杂志 >> 建筑文化杂志 >> 建筑经济杂志 >> 正文

国外建筑艺术与形象塑造研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建筑艺术发展史与国家形象塑造

俄罗斯建筑艺术发端于10—13世纪,当时古代城市基辅与诺夫哥罗德产生了一批建筑艺术杰作,诸如基辅和诺夫哥罗德的索非亚教堂。在此时期,东正教教堂建筑是古罗斯向拜占庭学习石建筑术和圆弧顶教堂的见证,既体现了拜占庭文化的深刻影响,又标志着基辅罗斯由多神教向基督教信仰的过渡,彰显了古罗斯希望结束封建割据、实现国家统一的意愿。推翻鞑靼蒙古压迫后,莫斯科建筑艺术得以与普斯科夫和诺夫哥罗德一起繁荣发展,这一时期最典型的建筑当属莫斯科克里姆林宫。这一建筑群不但体现出雄伟统一的俄罗斯中央集权国家形象,而且还成为其民族自我意识增长和专制制度确立的标志,以及俄罗斯摆脱东正教拜占庭控制、引进西方建筑艺术的例证。

到了彼得一世时期,教堂建筑艺术风格逐渐淡出,世俗建筑艺术时代来临。新首都圣彼得堡忙于修筑宫殿,其风格主要是巴洛克式(例如圣彼得堡的冬宫、皇村的叶卡捷琳娜宫)。此时期俄国建筑艺术呈现出多种风格:古典主义(莫斯科的帕什科夫楼、圣彼得堡的斯莫尔尼学院)、后古典主义(圣彼得堡的喀山教堂、海军总部大厦、伊萨吉耶夫教堂)。彼得一世师从西方,对俄国传统包括制度、文化、习俗在内进行了全面变革,奠定了帝国的基础。此时建筑物恢宏的气势与繁华的风格无一不是在向外界彰显其扩张与膨胀的国家形象。苏联时期建筑在世界建筑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其中尤以斯大林时代的七座莫斯科“摩天大楼”为胜。“七座同一形式的大楼虽然功能各异,但在形式上都采用了高耸、对称、重视立面线脚的设计手法”②,使其充满了英雄主义与工业至上的理念,与苏联的国家形象极其吻合。从历史维度来看,俄罗斯建筑艺术经历了从教堂风格到宫殿巴洛克式风格再到构成主义风格乃至勃列日涅夫时代千篇一律的批量性建筑风格的历史变迁。建筑艺术的历史沿革,以文艺的方式向世界传达了俄罗斯不同时期的政治价值观及其意识形态构成,同时也向世人展示了其在不同历史维度内迥异的对外形象。

进入普京政府时期,国家政治价值观最为明显的特征在于其强烈的本土特色。在构建一种新制度安排的过程中,普京将俄罗斯传统的爱国主义、强国意识、国家作用、社会团结与自由、民主、个人权利相结合,从而形成了一种新思想。当代俄罗斯建筑艺术多元化发展的趋向也反映了这种国家意识形态的构成。当代俄罗斯多元化的建筑艺术趋向包括几个方面。一方面有正统派代表米哈伊尔•菲利波夫(MikhailFilippov)和伊利亚•乌特金(LlyaUtkin),他们为找到一种方法来处理现代主义之后的现代建筑,继续发展25年前就开始的概念作品,并坚信古典主义的永恒价值,其作品表现出强烈的本土特色;一方面有将国际化建筑风格融入来、以“体积和空间构成”为主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建筑;另一方面还有亚历山大•叶尔莫拉耶夫(AleksanderYermolaev)从俄罗斯北部传统的木制建筑上发现的构筑超现实主义风格建筑的特质,而亚历山大•布罗德金(AleksanderBrodsky)的作品则展现了现代、粗野、无拘无束自由个性的建筑风格。这些建筑家的建筑理念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先进的知识分子企图利用和通过建筑的改造和发展,来表达自己对社会现状的态度,抑或是描绘他们心目中理想社会的图样。在他们的建筑设计理念中,提出了关于建筑如何与自然环境协调,建筑如何改变人类物质世界面貌等社会现实与未来的问题。当然,这些建筑理念中包括了相当强烈的乌托邦特色或称为浪漫主义特征,可能无法经受现代世界的持续性和经济的考验,但其所展现出的对权威和权力的反对和藐视,追求个性、民主、自由的建筑风格,则呈现了当下俄罗斯国家与国民的思想形态,同时体现了当下俄罗斯国家形象的一个侧面。

俄罗斯目前建筑艺术风格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它经历了极为复杂的社会、经济、文化变迁的过程。政治体制的变革、经济的繁荣与衰退、社会结构的变化、国民生活方式的改变,都是形成俄罗斯建筑艺术风格的主要背景。先进的建筑家和理论家就曾提出,建筑必须是时代的代表和体现,时代改变了,建筑风格却世代不变,这是不合理的。因此,创造新的建筑形式来满足新的社会、经济和文化需求,势所必然。苏联解体后的当代俄罗斯建筑家为寻找代表新时代的形式,为改变设计观念,为在设计中引入自由、选择、民主的时代精神,开始从设计理念、设计风格和形式、建筑材料、建筑方式各个方面进行探索,并逐渐在世界建筑行业开始崭露头角。多样化意识形态驱动了建筑艺术的释放,而这种释放为俄罗斯国家的对外形象塑造及民族文化向外传播亦产生了积极作用。

二、古建筑艺术与国家形象塑造

古建筑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作为城市建筑有机的组成部分,具有历史、艺术、审美、生态等多种属性。虽然俄罗斯经历了激烈的社会变革和经济危机,但保护古建筑的问题并没有被政府所忽视。国家对城市古建筑保护十分重视。对这些古建筑的保护与修复不仅体现了当下政府对待俄罗斯传统文艺的珍视态度,更重要的是表达了普京政府重塑民族国家形象、确定其在全球竞争中独立自主形象的决心。在意识形态作用下,苏联时期对古建筑破坏得很严重。“1999年,在世界文物基金会公布的2000年面临严重危险的100个世界古迹名单中,俄罗斯有7处世界名胜榜上有名。”

①建成于17世纪末18世纪初的阿尔汉格尔斯克宫殿花园建筑群,在苏联时期,一部分被辟成博物馆,另一部分成为上层人物的疗养院。可是,当时的官员们只知道在此放松身心,却很少考虑保护古迹的事情。奥拉宁鲍姆宫殿的情况也是一样。1993年,为迎接莫斯科建城850周年,莫斯科开始了对古迹的大规模修复,一些20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被拆除的历史性建筑被重新修建。“一些18—19世纪老旅馆、老门脸也得到了政府的特别保护,中世纪的铸币厂和印刷厂被列入保护的范围。另外,一些反映俄罗斯建筑风格的独立住宅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这些建筑大部分建于18—19世纪,既有文化、历史价值,又有观赏、保存价值。”②现在,位于城市中心的3000多座历史遗迹、1万座拥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纪念性建筑已经被列入古迹保护名单,处于国家的监督和保护之下。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基督救世主大教堂、饭店宫、大剧院、彼得罗夫宫殿和几个著名的庄园以及莫斯科河岸边的老建筑。古建筑作为纪念性建筑是传统文艺形式在历史中的凝练,是国家形象在历史时空中的凝聚,它反映了国家在各种意识形态作用下所要建立的对外形象。苏联时期,为了塑造强大的苏维埃国家形象,对于在历史建筑中具有重要地位的俄罗斯东正教建筑并不注重保护,甚至有过极端的拆除历史,最为典型的事例莫过于1931年拆除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并计划在此建一座极富国家象征意义的苏维埃宫殿(由于二战原因,没有完工)。

新时期俄罗斯文化发展的总体状况可以定义为“文化发展的自由和多元与文化发展的困难和危并存”①。俄罗斯国家摒弃了官方意识形态的提法,承认了意识形态多样化,加强了与外部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的交流与沟通。普京尤其重视俄罗斯的历史文化,期望回到民族传统中去寻求未来的发展之路,决心确立俄罗斯国家民族独立自强的对外形象。政府由此加强了对自身民族文化的开发,尤其是将东正教作为俄罗斯国家文艺发展的民族精神特质提出来。普京曾在一次电视讲话中指出,俄罗斯伟大的复兴事业中,东正教起着特殊的精神作用。因此,重修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成了20世纪90年代莫斯科建筑业的大事。这座巴西里佳风格的教堂从1997年开始复建,在2000年完工,在外形上具有明显历史意义。这座离克里姆林宫不远的教堂穹顶有103米高,这样的高度使人们可以从周遭的每条街上都能看到这座新的大教堂。现在,该教堂已成为莫斯科宗教建筑的象征。它的外墙壁瓮中有177块匾额记载着拿破仑战争期间战役和战斗英雄的名字。而苏联计划在此处建设的是一座315米高的苏维埃宫殿,并要在那上面造一个100米高的列宁雕像。对比之下可以发现,不同时期通过建筑所要彰显并塑造的国家对外形象。值得一提的是,当代俄罗斯对古建筑的保护不仅仅停留在修复上,还充分发挥了其使用功能。在重建的辉煌华美的救世主大教堂下面是一个地下停车场。这样的设计,既有经济因素的驱动,也反映出当代俄罗斯政府对待宗教的态度。可见,建筑艺术所体现的社会效应往往是多重的。

三、生态建筑艺术与国家形象塑造

20世纪90年代,随着苏联的解体、科技的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及社会的变迁,曾经发挥经济支柱作用的旧工业区如今大都成了废弃地和重污染区,还有一些为适应当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而建造的具有强烈时代烙印的功能建筑空间如今也都破旧不堪,它们见证着俄罗斯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历程,浓缩了这个国家曾经辉煌的工业文明形象。对于这部分建筑空间,是拆旧立新,还是通过公共艺术的介入对其进行景观改造与生态重塑,是政府与艺术家一直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我们看到,俄罗斯文艺推广者正致力于一种新的尝试。在景观改造的同时治理受污染的土地,并在保留大部分原有建筑物的基础上,赋予废弃地以新的功能和意义,并作为一种提供独特审美的场所和见证历史的基地重新发挥作用。具体措施包括功能重构、形象重塑及艺术审美再现、废物再利用等,即以公共艺术的理念对废弃与破旧之地的景观进行改造与生态重塑。艺术参与其中的建筑改造,赋予了废弃之地以新的时代审美价值。对待这部分建筑的态度与采取的措施,反映了国家对待传统以及未来建筑艺术发展的态度趋向。同时,更重要的是向世界传达了俄罗斯保护生态环境的环保国家形象。达莎佐科娃及其团队在俄罗斯就进行着这样的工作,他们和世界顶级建筑师合作,通过探索苏联时期的建筑遗迹,对其进行研究解读,将原苏联留下的废弃建筑改建成富有创意的艺术场馆,赋予其新的功能,并在推动俄罗斯文艺积极变革的同时,对外传达俄罗斯国家资源环保的国家形象。例如,位于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车库当代艺术中心”就是由一座废弃多年的旧建筑改造而成的。这座建于20世纪60年代的预制混凝土建筑,面积为5400平方米,原来是餐厅,多年来一直处于废弃状态,经改建之后成为展示当代俄罗斯文艺的新画廊和展览空间。现在艺术中心将移至高尔基公园中,公园从莫斯科河延伸出来,并与莫斯科城市中心相连。

这座公园是由原苏联构成主义建筑师康斯坦丁•梅尔基诺夫(konstantinmelkinov)设计的,在改造过程中,保持了当时建筑风貌的原汁原味,保留了一些原苏联时代的元素——装饰性的马赛克贴砖和暴露的砖墙,使历经风雨、已显沧桑的时代建筑焕发了新的韵味。建成后的车库艺术中心是一个非营利机构,它致力于促进俄罗斯艺术与国际的交流,并鼓励和欢迎新一代艺术家到这里创作和展览。在瓦维洛夫(Vavilov)街上有一块废弃地,原来是一个幼儿园,2005年经改建修成一座办公楼。这座办公楼处于大片的住宅区和工业建筑之间,红砖砌成的正面将其与周围的水泥建筑区分开来,这块毫无活力的土地被唤醒了,被重新注入了希望。

莫斯科国家当代艺术中心(NCCA),是由一个旧工厂改造而成。在这里,结构工程师和建筑师遇到的最大挑战是,要在没有支撑结构的情况下造这座大楼。改造者在建筑正面利用一个金属框架固定墙体以解决这个问题。这样,既不大规模改变原来旧的砖墙,还能创造出一种现代的效果。陈旧的砖墙既散发出工业文明的历史厚重感,又弥漫着时尚和艺术的气息。这个翻新的建筑,从外观上看,新旧之间的关系非常明显,砖墙与金属框架赋有个性的对比,既体现了对旧工业建筑古典主义的继承,也彰显了俄罗斯建筑当下新旧之间的存在关系。

除了对废弃地的改造,还有对废弃材料的再利用。建筑设计师亚历山大•布罗德金将工厂废墟中的废弃建筑材料——1917年以前的窗框,作为建筑元素,构建了一个为伏特加酒举办典礼仪式、展示伏特加文化的专用展厅。外观白色斑驳的窗框与透过磨砂玻璃窗弥漫进屋的阳光,一起构筑了设计者对这种仪式的态度。还有以废弃工厂厂房的红砖砌成的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一个多层停车场,这种建筑构想使它看起来比周遭的后现代主义的建筑更加踏实。无论是对废弃地还是废弃材料的再利用,因为艺术介入其中的改造,让旧建筑焕发新的艺术审美价值的同时,也凸显了国家的生态意识,为俄罗斯塑造生态环保的国家形象起了推动作用。

四、新建筑类型风格与国家形象塑造

在最近的二十年间,随着由苏联到俄罗斯联邦的种种变化,当代俄罗斯城市建筑艺术的构筑与设计,无疑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俄罗斯的城市建筑艺术,从创作手法到设计风格都显露出全新大胆的尝试,出现了风格多元化发展趋势。新的建筑类型包括银行、地铁站、商业设施和写字楼等,在设计师自由的试验和探索的创作中得到了不断的发展。2003年完工的圣彼得堡拉多日斯基(Ladozhsky)火车站,是一个后现代主义的代表作。火车站内部设计的钢制横梁起到了纯粹的审美功能,并被建筑师发挥到了极致。建筑师将火车时代的精神带到了现代。

建于1995年的下诺夫哥罗德的担保(Garantiya)银行养老金总部,以水平条纹为主要体裁元素,将整个建筑的各个部分组合起来。这是新艺术主义风格建筑的典范之作。在彼尔姆,1996年建成的一处住宅楼,无论是在结构还是几何装饰上也都采用了新艺术主义风格。这座建筑风格与其周遭的那些斯大林风格的建筑虽然不同,但看起来却好像成了这个地方的主角,与环境的承接也显得非常和谐。新艺术主义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代表了一种生活的态度,它与俄罗斯的传统是一种并行不悖的关系。新艺术主义建筑与周遭环境和谐共生的整体效果足以证明这一点,而且这种效果让俄罗斯的新建筑看起来更富有个性。还有一种更现代的建筑艺术表达方式。2002年建成的昆采沃体育网球中心和2004年建成的克雷拉茨科耶(Krylatskoye)冰雪体育馆,它们都是将有机的建筑形式引入到体育中来,成为有机建筑或绿色建筑风格的典范之作,并体现了俄罗斯当下建筑的人文意识与环境意识。

后现代主义、新艺术主义以及更现代的表达方式,带来了俄罗斯建筑艺术风格转折性的时刻。这些新的建筑大都建在城市中心区域,这就要求新的建筑要与原来的建筑环境相融合。令人称道的是,新的建筑艺术风格做到了这一点,它们悄然融于原有的建筑风格中。无论是莫斯科的构成主义风格建筑,还是圣彼得堡的巴洛克与古典主义风格建筑,这些新建筑都能与其和谐共生,解决了新旧交替的问题。例如,建于2004年的丰坦卡运河边的俄罗斯中央银行,它的正面是预制的建筑材料,有凸窗和华丽的装饰,使其与周遭的那些上百年历史的建筑几乎难以分辨。但边道的正面只是新传统风格的建筑,以钢铁和玻璃建造。上述各类建筑形式也可视为俄罗斯建筑的一场革命,与国家经济、政治制度的变革一起彰显了俄罗斯国家的政治价值取向——传统与现代、民族与世界、集体与个人并存共生发展,凸显了其对外要积极推广的国家形象。

五、结论

当下俄罗斯是历史上少有的、建筑艺术风格未受官方控制的时期,“这段时期的建筑艺术风格以自由著称,其发展呈现出独特的多样性和超常性”①。在全球化、国际化的驱动下,在地域性、民族性的制约下,俄罗斯当代建筑已经进行了新的探索,并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向。在国家空间与艺术空间内完整再现了一种在矛盾中共生的局面。在国家形象的塑造中,国家政治代表的政府理念、制度和行为毋庸置疑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但国家的历史、文化以及自然和社会环境等等也都是国家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建筑艺术是一种审美的文艺表达,同时也是一种文化传达。俄罗斯的建筑艺术既保留了俄罗斯的传统文化——历史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和精华,也释放出多元文化气息,体现了当下俄罗斯文艺发展的现状,展现了俄罗斯国家当下的政治价值观。尽管俄罗斯的建筑艺术并未形成某种特定的风格,但对于一个正处于调整与发展中的国家而言,当代俄罗斯建筑艺术已经显现出作为提升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标志的艺术景观特质,发挥了文艺对国家形象塑造的浸染、渗透的软性功能,对于其国家政治价值观及外交政策等国家软实力的推广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岳璐单位:黑龙江大学中俄人文合作协同创新中心

建筑经济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
建筑杂志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