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工业论文 >> 自然哲学论文 >> 正文

鼠疫自然疫源地动物鼠疫监测分析

2019/09/10 阅读:

摘要:目的了解2014—2018年甘肃省张掖市鼠疫自然疫源地动物鼠疫流行状态,为制定鼠疫防控策略提供依据。方法分析2014—2018年该疫源地喜马拉雅旱獭密度、媒介数量、病原学和血清学监测结果,描述动物间鼠疫监测要素分布特征和相互关系。结果近五年张掖市主要宿主旱獭年平均密度0.20只/hm2、旱獭染虫率46.92%、虫指数2.25,连续五年均分离出鼠疫菌,动物年平均检菌率1.11%,寄生虫平均组检菌率0.83%;RIHA血清学阳性率8.33%,动物鼠疫流行季节高峰在6—7月,动物染虫率与鼠疫菌检菌率呈直线正相关(r=0.980,P<0.05)。结论近五年来张掖市动物鼠疫流行活跃,危险性高于全国同型疫源地;须加强健康教育,密切监测动物间鼠疫疫情动态及其影响因素,严格实施阳性疫点无害化处理和疫源地保护性灭獭灭蚤,有效降低动物间鼠疫流行强度和人间鼠疫感染风险。

关键词:动物鼠疫;旱獭密度;检菌率

鼠疫系存在于野生啮齿动物间的一种自然疫源性疾病,疫源地的野生或家栖类啮齿动物、媒介可感染人类鼠疫,人间鼠疫传播速度快、传染性强、病死率高,曾引起三次世界性的大流行,死者数以亿计[1]。因此,控制动物间鼠疫流行是有效防止人间鼠疫发生的关键。甘肃省鼠疫疫源地面积大,因境内祁连山—阿尔金山青藏高原喜马拉雅旱獭鼠疫自然疫源地动物鼠疫持续流行并波及人间而被列入全国鼠疫重点防治省份之一[2]。张掖市鼠疫自然疫源地分布在祁连山北麓高寒湿润区,疫源地面积为13961.3km2,是以喜马拉雅旱獭为主要宿主的鼠疫自然疫源地。为了解张掖市动物间鼠疫的疫情动态及流行分布规律,为开展人间鼠疫预测预警和制定人间鼠疫防控措施提供依据,本文分析了2014—2018年张掖市动物间鼠疫监测结果。

1资料与方法

1.1资料来源

数据来源于鼠疫防治管理信息系统和张掖市疾病预防控制控中心鼠疫监测报告。

1.2方法

根据《全国鼠疫防治监测方案》开展鼠疫监测。旱獭密度采用路线法,分别在5月和7月观察;用梳检旱獭体表法获取体外寄生虫并分类鉴定;采集活体旱獭心脏血、指示性动物牧犬静脉血,以IHA法进行血清学检测,以RIHA法作血清学检测自毙旱獭材料;采集活体旱獭肝脏、自毙旱獭骨髓和旱獭体外寄生虫进行鼠疫菌分离培养。

1.3统计学分析

将旱獭密度及其寄生虫数量、血清学、病原学监测数据录入EXCEL2007整理并分析,运用SPSS22.0软件分析动物染虫率与检菌率的相关关系、动物检菌率和寄生虫检菌率的相关关系,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动物间疫情监测

2.1.1主要宿主密度2014—2018年张掖市共调查疫源地面积7500hm2,发现喜马拉雅旱獭1516只,年平均密度0.20只/hm2。见表1。

2.1.2媒介监测2014—2018年共梳检喜马拉雅旱獭1543只,染虫旱獭724只,获体外寄生虫4种3478只,平均染虫率46.92%,平均虫指数2.25,其中斧形盖蚤占49.25%、草原硬蜱占40.54%、谢氏山蚤占9.57%,腹窦纤蚤深广亚种占0.64%,见表2。

2.1.3病原学监测2014—2018年共剖检旱獭1619只,检出鼠疫菌18株,动物年平均检菌率1.11%;培养体外及洞干寄生虫1447组4562只,检出鼠疫菌12株,寄生虫检菌年平均组阳性率0.83%,见表3。

2.1.4血清学监测2014—2018年IHA法检测旱獭和牧犬血清1684份、阳性率0.24%,RIHA法检测自毙动物材料216份、阳性率8.33%,见表4。

2.2动物间鼠疫流行季节分布

2014—2018年张掖市鼠疫自然疫源地动物鼠疫流行季节为5—9月,流行曲线呈单峰型,高峰6—7月(χ2=12.686,P<0.05),见表5。

2.3动物鼠疫流行指标相关性

2.3.1动物染虫率与检菌率关系染虫率与检菌率之间呈直线正相关关系,相关程度高(r=0.980,P<0.05)。

2.3.2动物检菌率与昆虫检菌率关系动物检菌率与寄生虫检菌率间呈直线正相关关系,相关程度高(r=0.911,P<0.05)。

3讨论

宿主动物是鼠疫疫源地的稳定因素和基本条件,它既是媒介的寄主,也是鼠疫病原体的生活环境[3]。张掖市鼠疫染疫动物以喜马拉雅旱獭为主,旱獭主要寄生蚤是当地鼠疫主要媒介。2014—2018年动物鼠疫监测结果显示,张掖市主要宿主喜马拉雅旱獭平均密度为0.20只/hm2,密度变化不大,旱獭密度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近几年偏低的主要可能原因是在动物鼠疫阳性疫点及周边地区坚持常年保护性灭獭灭蚤;但高于全国同型疫源地同期平均密度,也高于国家鼠疫控制标准[4-5]。宿主密度的高低只是构成动物鼠疫流行的因素之一,降低鼠(獭)密度可减弱其流行强度,但不能阻断流行,所以不能放松监测动物数量[6]。体外媒介寄生虫平均指数为2.25,其中以斧形盖蚤(占49.25%)和草原硬蜱(占40.54%)为主,每年的蚤指数变化不大,与全国同型疫源地平均水平相比,染虫率和虫指数均稍高。血清学监测显示,IHA阳性率低于全国同型疫源地平均水平,但自毙旱獭RIHA阳性率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说明动物间鼠疫流行强度高于全国同型疫源地。近五年张掖市宿主密度、媒介寄生虫数量、鼠疫菌检出率、血清学阳性率等指标均高于全国同型疫源地平均水平,而且每年均有鼠疫菌检出,表明该区域动物间疫情流行十分活跃,可以认为该疫源地动物鼠疫流行的危险性较高,动物间鼠疫持续流行。疫源地内放牧、修路、旅游等人群活动频繁,具备人类感染鼠疫的条件和机会,存在动物鼠疫波及人间的可能性。应加强动物间鼠疫的防控,切断鼠疫由动物向人类传播的途径,严防人间鼠疫的发生。该区域动物鼠疫的流行时间为每年5—9月,高峰在6—7月,动物鼠疫的流行时间与主要宿主地面活动时间基本一致,可能原因是6—7月张掖市气温升高,宿主动物出蛰后在地面的活动增强,媒介数量随动物密度上升而明显增多,进而造成动物间鼠疫传播流行。统计学分析发现动物染虫率与动物检菌率呈直线正相关关系,且动物检菌率与昆虫检菌率呈直线正相关关系,由此可认为染虫率越高动物检菌率越高,寄生虫检菌率越高则动物检菌率越高,说明动物鼠疫的流行与宿主动物染虫率和媒介检菌率的高低密切相关。为了更好地防控动物鼠疫的发生和流行,可选择在动物和媒介寄生虫活动高峰前期保护性灭獭灭蚤,以达到降低动物鼠疫流行的目的。人间鼠疫大多发生在鼠疫疫源地范围内,有明显的季节性,多集中在6—10月宿主动物出蛰至入蛰前的地面活动时间,其流行高峰发生在动物流行高峰后[7]。2000年至今张掖市无人间鼠疫发生,可能是张掖市深入开展鼠疫健康教育和人员培训、加强动物间鼠疫监测控制、开展鼠疫预警预测、持续保护性灭獭灭蚤、应急准备常抓不懈等综合措施的成果。在今后的工作中,应继续突出重点区域、重点人群,面向全市群众开展以“三不三报”为主的鼠疫防控健康教育;规范开展动物间鼠疫监测,根据监测信息做好疫情的预警预报,为防控人间鼠疫提供依据;加强医务人员鼠疫防治知识全员培训,提高各级医疗机构的鼠疫鉴别诊断、防护和处置能力;科学开展阳性疫点和重点区域保护性灭獭灭蚤,有效降低动物间鼠疫的流行强度和向人间传播的风险;加强辖区内有猎捕贩运旱獭习惯等重点人群的跟踪管理,依照《传染病防治法》《甘肃省鼠疫预防与控制条例》等法律法规严厉打击非法猎捕、贩运、加工疫源动物行为;加强鼠疫疫情应急体系建设,完善应急预案、强化应急演练、充实物资储备、提高处置水平,以常备之心严防人间鼠疫发生。

参考文献

[1]纪树立.鼠疫[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8:1-4.

[2]卿周刚,格鹏飞,李建兵,等.1976—2016年甘肃省嘉峪关市动物鼠疫流行特征分析[J].疾病预防控制通报,2018,33(6):63-65.

[3]赵秋芳,尹家祥.鼠疫自然疫源地构成成分及其作用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6,43(2):370-372.

[4]张贵军,邵奎东,段天一,等.全国2014年鼠疫监测结果[J].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15,30(2):1-8.

[5]张贵军,段天一,王照,等.全国2018年鼠疫监测结果[J].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19,34(2):1-7.

[6]卿周刚,李建兵,王合英,等.甘肃省嘉峪关市动物鼠疫流行现状分析[J].疾病预防控制通报,2012,27(5):21-23.

[7]陈显赫,王卓,许卫东.喜马拉雅旱獭疫源地2008—2017年人间鼠疫流行病分析[J].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18,33(6):642.

作者:王路军 黄玲琼 戎宾国 刘子洲 单位:甘肃省张掖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鼠疫自然疫源地动物鼠疫监测分析

2019/09/1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