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管理 >> 网络资源论文 >> 正文

企业网络模型和创新机理

2021/09/07 阅读: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归纳我国中小企业集群创新发展新特征,依托集群知识价值链为总线,构建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模型,分析了集群网络结构和关联关系。知识创新演化机理研究发现,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和创新活动贯穿交融于集群发展生命周期全过程,创新成果体现出新知识的创造组合,知识共享是制约集群创新效果的关键因素。

关键词:知识价值链;企业集群;创新网络;创新机理;企业管理

引言

生态化良性的中小企业集群形成一种知识创新特质的空间经济网络组织结构,以优势及相关产业中建立的强弱合作关系链接大量企业和服务机构,嵌入并参与全球供需市场的合作与竞争。集群的整体聚集效应显著,孙鳌(2015)用产权理论和交易费用理论研究了集群化企业间长期合作关系的形成及其对企业决策行为的影响,认为外部性有效地促进了企业集群向心力的形成。降低基于契约和产权交易费用是促进集群发展的客观外部条件,而内部影响集群健康发展的则是以心理信任契约和书面或语言承诺契约为基础的区域社会人文因素,具体可由集群企业间文化氛围、决策群体间合作精神、政府政策措施导向和社会人力资源信任关系等维度呈现。这些社会人文因素是维系集群企业间竞合分工关系的精神价值规范,作用于企业自身、企业之间、企业与市场主体的物质资源、金融资源和知识资源产生与交换全过程,逐步形成企业集群独具特色的路径发展优势。Julia Friedrich等(2019)通过博弈机制对企业间个人知识共享意愿进行分析发现,引入游戏化措施和活动可以激活员工心理认同感,从而提高知识管理系统的分享内容质量和促进知识的共享处理。知识管理的终极目的在于知识的创新,而新知识源于不同知识主体的分享交流和吸收,其中普遍存在于组织和个体的知识隐藏意愿对知识共享产生逆向制约作用,郭海燕等(2020)和王鹏等(2019)张润东副教授刘遵峰教授许亚平副教授张跃富(华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河北唐山063210)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归纳我国中小企业集群创新发展新特征,依托集群知识价值链为总线,构建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模型,分析了集群网络结构和关联关系。知识创新演化机理研究发现,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和创新活动贯穿交融于集群发展生命周期全过程,创新成果体现出新知识的创造组合,知识共享是制约集群创新效果的关键因素。关键词:知识价值链;企业集群;创新网络;创新机理;企业管理中图分类号:F062.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9397(2021)17-0113-04文章著录格式:张润东,刘遵峰,许亚平,张跃富.企业集群创新网络模型和创新机理分析——基于知识价值链视角[J].商业经济研究,2021(17):113-116分别通过构建模型和数据分析,发现组织团队领导力亲社会化倾向以及组织内建立良好的人际信任关系负向影响组织知识隐藏意愿。目前,集群创新研究方向可概括分为创新集群和集群创新两个视角。创新集群主要对集群网络结构、发展、评价和机制进行研究,Kuel.H.N(2018)通过对高新技术企业集群实证研究,探索了组织网络结构对集群创新提升的影响机制。庄彩云等(2017)从集群组织网络链接嵌入结构和组织学习能力视角搭建集群创新能力分析模型,发现集群网络结构和学习能力正向作用于集群创新能力和效果。集群创新则从理论和实证研究分析集群创新管理影响因子、本质问题和变化规律,Anastasiia Konstantynova等(2017)批判性分析欧洲多地集群政策制度,着重探讨当地社区、价值体系和非正式制度等社会嵌入性方面的潜在空间与集群政策实践的相关性。阮爱君等(2014)基于企业劳动分工和社会关系网络,揭示了知识网络结构嵌入和知识网络关系嵌入两种基本网络特征对企业创新能力积极的提升作用。通过总结分析我国中小企业集群创新发展新趋势,依托集群知识价值链为总线,构建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模型,从集群发展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研究集群企业知识管理对创新演化的作用机理,对集群企业创新能力培养以及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实践与创新发展模14商业经济研究2021年17期式做出有益探索。

集群创新知识价值链

(一)我国企业集群创新管理

近年来,在国家创新战略实施过程中,我国中小企业集群在企业自发产业聚集和政府规划引导的双重作用下逐步积累竞争优势,使得我国集群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比较优势正在从低端制造加工优势和成本管理优势向着传统制造业升级创新优势和高新技术产业创新发展优势两个方向转化。以购买者为主导驱动的传统制造业企业集群创新(如服装、家具、家电等行业)主要通过功能升级和产品升级实现集群在全球产业链地位的稳固与提升,而以生产者为主要驱动的企业集群(如汽车、计算机等行业)是以整装制造商为核心的集群发展模式,主要通过工艺流程和产品创新,实现产业集群融入全球价值链创新发展进程。作为我国高新技术制造产业发展风向标的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企业在核心产业的区域集群属性显著。如图1所示,高技术产业近年来的翻番增长,使新经济总量比重已达到工业总收入的1/5以上,凸显了我国区域新经济的日益壮大,正逐步成为推动我国产业经济升级发展的重要新生力量。但是我国企业集群目前整体依旧位于全球价值链低端,处于资源配置及价值利润分配的从属地位。如图2信息制造产业全球价值链示意图显示,我国信息产业集群和东南亚信息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OEM的生产制造环节,约占价值比重的20%,而美国、日本和欧洲发达国家在研发、系统软件、CPU、资本一端,以及市场营销和品牌运作的另一端具有突出优势,占据了微笑曲线价值比重的近80%。产业集群的整体竞争力既受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外部宏观综合实力的影响,同时产业基础、特色创新优势等集群内部因素又制约着集群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产业集群突破价值链升级发展过程将承受巨大的风险,但成功后将获得价值蛋糕重新分配的丰厚收益。

(二)集群知识价值链

价值链理论已经被广泛应用于企业组织的计划、组织、协调、领导和控制等经营管理全过程。随着信息管理在企业产业研究的深入,中小企业集群知识价值链管理通过集群内产业分工协作和社会人文认同感建立起强关联关系,便捷地实现知识获取和知识转化的基础学习。依托集群企业为中心的产、学、研、用深度融合学习创造,促进实现知识创造、知识应用和知识分享等知识价值链环节管理,为利益相关单位和个人创造知识价值。知识分享有利于知识集群内快速扩散和集群外知识外溢,从而更新知识存量资源,并构成一个基于集群环境的循环知识创新回路,在知识价值链流程中不断实现知识增值创新。知识价值链与信息价值链相互交融提升,成为集群创新知识管理网络的连接总线,嵌入知识网络系统构成知识价值数据的运行网络空间。

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模型

创新过程本质是运用知识创造新知识的过程,由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共同作用下螺旋上升形成知识创新。在创新知识管理过程中可以分为新知识创意、创新研发和创新知识社会化的连续阶段。企业间创新能力高低则主要取决于企业的集群网络内外知识整合和运用能力,而这种能力的来源不仅取决于企业自身实力、产业价值链中的位置,更与企业之间信任关系的建立与维系密不可分。综合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的知识管理规律和实践经验,以集群知识网络为基本构架,以知识价值链为总线嵌入链接全球价值链,构建了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分析模型,用于分析在集群环境下知识价值网络的结构因素和关系因素对企业集群创新的影响机理。图3介绍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结构。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节点由中小企业、大学、科研单位、政府职能机构、行业协会和服务中介等单位组成,其中作为创新主体的中小企业形成网络的主体节点。集群内中小企业之间由于分工合作关系的差异性以及企业自身图1国家级高新区工业总产值占当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营业总收入比例(2009-2018年)图2信息制造产业全球价值链示意图能力的差异性形成了核心星型结构、分工环型结构和竞合分布结构三种子结构链接,嵌入集群知识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网络。知识网络的嵌入性连接方式,是网络体系中单位间知识作用的重要渠道,这依赖于嵌入式关系强弱和链接质量优劣。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的属性特征(如网络结构、网络规模体量、网络关系强度和网络作用质量等)制约着集群内企业创新能力培养。核心星型结构中核心企业由于自身实力及产业集群中的地位而处于子网络的中心节点,与多个一般企业节点发生关联作用,导致具有核心网络权力,对知识资源流动具有显著的影响力。江青虎等(2018)研究表明核心企业从全球价值链中获得更多知识,并对其他集群内企业扩散更多知识,从而对产业升级产生显著促进作用。星型结构中的核心企业与全球价值链以及集群知识价值链存在强知识链接关系。其它一般企业与核心企业之间存在强知识链接关系,与集群内其它企业子网络以及集群外全球价值链间或存在弱知识链接关系。分工环型结构子网络的中小企业按照行业分工依次串联组成强知识链接关系,企业知识网络地位相同,不同企业节点可与集群外全球价值链、集群内知识价值链发生强知识链接作用,同时可与其他企业子网络建立弱知识链接关系。中小企业集群中大量企业是以竞合分布结构子网络建立的知识作用连接,此子网络结构的企业在知识作用中处于合作平等地位,知识链接关系均等分布在相互关联的企业间。集群创新立足在集群内知识获取、转化流动、创造、应用和分享等环节,知识价值链构成了知识网络中的链接总线,连接着具有明确市场导向的企业创新个体集合,同时连接着大学、科研单位、服务中介机构、政府机构和行业协会等多辅助主体的知识价值链创新活动。大学在人才培养、知识获取、创新和分享上发挥着重要的支持作用。政府机构、知识中介服务单位和行业协会在知识转化、知识应用和知识分享及促进创新文化氛围培育上起到强链接的催化支撑作用。科研单位多与企业形成一种生产与研究相结合的知识创新联盟,共同推进知识创新的实现。

中小企业集群知识创新演化机理分析

(一)企业集群知识管理与创新关联关系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和创新贯穿交融于集群发展生命周期过程中,集群创新以集群企业知识价值链管理为基础,而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又以创新成效和集群发展为目标。集群企业在竞争和利益双重下,通过创新企业的示范效应和创新知识网络的良性运行,促使集群逐步从基础的组织学习优势提升为集群发展的创新优势。如图4企业集群知识管理与创新动力机制所示,由组织生命周期理论,从企业数量聚集度、产业协作聚集度、创新效应显著性、社会资本根植性、服务完善性和发展时间性等角度可将中小企业集群分为集群起步、集群发展、集群成熟和集群升级或衰退转型的四个衔接发展阶段。基于成本优势、市场规模等的交易费用和中间服务产品以及劳动力等要素的互补性是集群起步阶段的主要推动力,而集群企业间决策层的核心价值观和社会资源网络直接影响知识获取目的和创新动机形成。当集群处在发展阶段时,集群在竞争压力和整合资源中逐步壮大,此时资源互补性和竞争创新压力成为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从积累的知识中进行应用转化和知识创新成为主旋律,并作用于创新计划和创新行动。当集群处于成熟阶段,知识外部扩散性和创新示范性成为集群发展最主要的推动力,集群知识共享和扩散直接推动创新成果和效益在集群内优先获益,提升企业集群整体创新实力,形成独特的集群创新路径,形成区域产业竞争优势。当集群进入衰退或升级发展阶段时,需要外部新动力打破集群发展的路径依赖性,从而促使集群转型发展机会的涌现,并与市场条件、创新机遇一起刺激新一轮知识管理和创新动机的形成。集群中企业个体创新动力主要来自于竞争驱动和利益驱动,而企业所需资源要素则主要通过市场化配置与调节。集群企业间一致认可的社会软资本要素是集群创新能力差异化的重要根源。

(二)集群企业创新知识机理分析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保持企业组织柔性,提高组织对新思维、新知识的敏感性,不断扩大企业知识存量是提高集群组织知识获取能力的必然选择。在压力迫使和利益的驱动下,集群企业的创新动机得到不断的刺激强化,利用集群人才聚集性和创新网络的强弱合作链接关系,构建合理的创新团队结构和知识结构,科学地制定实施创新知识管理计划。创新行动和创新效果与知识转化和知识创造耦合交织,集群企业间的信任关系有助于获取外部知识,企业获得外部的异质知识与企业内部存量知识碰撞点燃创新火花,全面刺激创新动机和创新行为,然而过多的外部知识会增加知识消化吸收负担,降低创新效果。提升集群企业组织和个人的学习能力将有助于对知识筛选过滤,激活转化,并在知识创造中形成企业创新优势。对创新产生重要作用的隐性知识在组织个体外在化和组织群体社会化中转化积累,从而改善组织和个人的知识结构和知识存量。创新成果在产业化和市场化的价值实现过程中,对知识创造进行不断的检验、丰富和完善,同时也是一个发现问题、定义问题,刺激更多创新动机萌发的探索过程。企业集群建立在产业分工与协作基础上的社会合作信任关系,相对减少了机会主义的伤害,增进了集群互惠文化的培养,在集群内大幅减小了知识共享的障碍,提升集群创新的社会群体效益。姬晓辉等(2018)在对科技型小微企业集群的网络结构和知识扩散分析中,发现密切的战略联盟关系和知识交流扩散对提高企业协同创新的能力产生重要贡献。在集群发展实践中表明,集群创新能力依赖于组织知识管理水平和效果。企业集群知识创新能力提高和创新效果实现,得益于企业间理性利他合作社会价值观的建立、知识价值链创新过程的融合管理以及技术产品创新同集群组织学习管理创新的协同发展。

结论与展望

本文在总结分析我国中小企业集群创新发展新趋势特点的基础上,依托集群知识价值链为总线嵌入全球供应链,构建了中小企业集群创新知识价值网络模型,集群内中小企业之间以核心星型结构、分工环型结构和竞合分布结构三种子结构连接集群创新知识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网络,在全球市场竞争中培育知识创新能力。通过对中小企业集群知识创新演化机理分析,发现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和创新贯穿交融于集群发展生命周期过程中,集群创新以集群企业知识价值链管理为基础,而企业集群知识管理又以创新成效和集群发展为目标。集群起步阶段以交易费用和互补性为主要推动力,社会网络价值观决定知识获取目的和创新动机形成。竞争压力和资源互补推动集群发展阶段的知识转化与创新活动开展。集群成熟阶段知识共享直接推动创新成果和效益分享,形成独特的集群创新文化和竞争优势。外部新动力促使集群升级发展机会的涌现和新一轮知识创新管理的形成。中小企业集群为创新知识管理营造一个区域性企业创新的生态环境。通过集群企业间价值活动关系网络系统连接,使得创新主体能够在区域集群和全球价值链中有效利用各种资源要素,清除创新知识管理障碍,不断扩大集群整体和企业个体创新收益。在此研究基础上,今后将针对现代网络信息技术对集群创新知识管理的作用效率、企业集群知识信息管理系统分析以及集群成员复杂系统的信任机制管理等方向进行后续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孙鳌.企业集群的外部性理论[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5

2.郭海燕,张连营,洪帅,黄珊珊.知识领导力视角下亲社会化意义建构机制对知识隐藏意愿的影响[J].管理学报,2020,17(1)

3.王鹏,朱方伟,宋昊阳,等.人际信任与知识隐藏行为:个人声誉关注与不确定性感知的联合调节[J].管理评论,2019,31(1)

4.庄彩云,陈国宏.产业集群知识网络多维嵌入性与创新绩效研究——基于企业双元学习能力的中介作用[J].华东经济管理,2017,31(12)

5.阮爱君,卢立伟,方佳音.知识网络嵌入性对企业创新能力的影响研究——基于组织学习的中介作用[J].财经论丛,2014(3)

6.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

7.江青虎,余红剑,杨菊萍.核链网互动对产业集群升级的影响[J].科研管理,2018,39(12)

8.姬晓辉,卢小根.科技型小微企业集群知识传播扩散特征研究——基于小世界网络模型[J].科技管理研究,2018,38(8)

作者:张润东 刘遵峰 许亚平 张跃富 单位:华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

企业网络模型和创新机理

2021/09/0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