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管理 >> 核心能力论文 >> 正文

核心能力培养灾害救援护士培训模式实践

2019/06/16 阅读:

摘要:目的探讨以核心能力培养为导向的灾害救援储备护士培训模式的实践效果。方法根据灾害储备库护士核心能力的要求和学员能力现状,采用文献回顾、问卷普查、培训书籍阅览及专家审核的形式,拟定培训项目,形成以多站式仿真模拟教学为主的培训模式及培训内容和考核激励机制。比较培训前后储备护士灾害应急知识及灾害救护核心能力。结果培训后,本组学员灾害应急知识得分及灾害救护核心能力评分均较培训前提升(P<0.05)。结论以核心能力为导向的多站式仿真模拟培训可提高临床储备库护士的灾害护理核心能力及综合应对能力。

关键词:灾害救援;核心能力;培训模式;教学实践;急救护理

灾害是指外部环境突然巨变从而造成人类伤亡、物质财富损失和生态环境破坏等现象,可分为自然灾害与人为灾害[1]。在各种灾难救援行动中,护士逐渐由幕后走向台前,2009年国际护士会(ICN)发布的《灾害护理能力框架》[2]指出,护士是医学领域最大的群体,和其他专业救援人员一样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从已有的相关文献报道来看,护士对灾害培训的需求度较高,而其核心能力水平普遍较低,并且灾害护士培训工作中存在着目标不明确、形式单一,重理论轻技能,实践性不强等现象[3-8],故应强化灾害培训,同时进一步优化、改善培训模式。作为上海护理学会急诊急救实训基地,2018年1月—12月,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疗集团灾害救援储备护士培训在本院进行。本次培训将核心能力构成要素与灾害救援储备护士培训模式相结合,探索了以核心能力为导向,以急救救援状况为基础,以改善培训形式为重点,以考评方式为突破口的培训模式。现报告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由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疗集团组织,面向集团内八家二级及以上的医院的储备护士招生,统一笔试,合格后录取。2018年共招收6期,每期各10名学员,共60名,其中女57名,男3名;年龄25~42岁,平均(29.31±4.22)岁;副主任护师1名,主管护师20名,护师39名;三级医院32名,二级医院28名。

1.2方法

1.2.1培训项目根据朱爱群等[8]提出的灾害护士核心能力量表,灾害储备库护士应该具备灾害护理基本知识、灾害过程护理、脆弱人群护理、灾害护理管理和灾害护理专业发展5个维度的核心能力。为使该5个维度核心能力的培训与考评在实际的培训工作中能更好的体现出可操作性和实施性,由市内灾害护理救援培训专家组头脑风暴讨论后,将此量表中5个维度的核心能力转化为专业理论基础知识、专业技能操作、仿真情景模拟、心理咨询、科研学习5个培训项目,并制订相关方案,如表1所示。

1.2.2培训内容培训开始前,要求学员填写与培训相关的灾害护理调查问卷,随后统一参加灾害护理救援的专业理论基础知识及专业技能操作考核。根据德尔菲法并参考《灾害护理学》及《急危重症护理学》[9]等急救指导书针对不同危险因素,设置灾害救援课程。课程由6个方面组成:①灾害护理学概论;②灾害心理护理;③灾害护理管理;④急救护理技术;⑤伤病员运送;⑥灾后传染病预防。结合培训前学员测试水平及问卷调查结果,拟定具体的培训内容和培训形式。

1.2.3培训形式1.2.3.1第1—2周:安排专业理论基础知识培训及心理咨询,以微信公众号“雨课堂”为媒介采用线下线上结合教学模式[10],授课包括理论讲解与讲座分享。授课老师为本院和市内外部队医院及有灾害救援经验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的主任医师、教授以及具有丰富现场救援经验的副高以上职称的护理专家。授课内容以灾害护理、脆弱人群心理危机干预方案为主,同时设置护理相关法律法规、储备护士的培养与管理、临床护理人际沟通等方面的专题讲座。1.2.3.2第3—4周:安排专业技能操作及仿真情景模拟,在本院急诊急救实训基地进行,采用多站式仿真模拟教学的形式。全程共设置五站,第一站,TTX即桌面推演[11],设置灾害救援场景,学员以抽签的形式分组并讨论,集思广益推演灾害救援过程,以培养团结协作,独立思考及高度的应急能力。第二站,按组情景展示,以抽签的形式临时决定自己的角色,每组角色扮演中均包括护士、医生、患者、家属,让学员在短时间内模拟学习项目的仿真现场救援,为营造一种逼真的灾害场景,配以音效,仿真灾害图片投影等辅助措施,帮助学员快速进入角色状态,同时带教老师会在模拟期间突然设置障碍,培养学员随机应变能力,从模拟开始到结束有专人录制视频。第三站,点评操作视频,每组模拟结束后,由专业老师带领学员们一起以观看视频的方式逐一回顾视频操作并进行细节讲解,以学员为主老师为辅的形式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然后老师给予正确示范。让每一位学员都参与其中,以思辨的方式掌握技能。第四站,互学与指导,每一组学员去学习其他组的内容,以传帮带教的形式再帮助其他学员,同时自己也能加深印象,专业老师巡视并给予恰当指导。第五站,课后温习,剪辑正确的操作视频上传至雨课堂供学员随时复习。1.2.3.3第5-6周:进行科研学习,在经过系统学习后,从理论到实践再回归理论,从实际操作学习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小组为单位撰写开题报告及相关论文。

1.2.4考评方法及效果评价根据各培训项目的具体特点,使用不同的考核方法,如表1所示。培训前使用自制的调查问卷收集一般资料,包含年龄、性别、职称、文化程度、工作岗位等,采用《灾害应急知识量表》及《灾害护理核心能力量表》初测学员水平。培训干预后,采用形成性评价及终结性评价相结合的形式,记录学员总成绩。形成性评价包括学员自评、小组互评和老师评价,贯穿整个教学过程[12]。当培训进入尾期时,以终结性评价即笔试考核形式结束所有内容,学员以自评形式再次填写《灾害应急知识量表》和《灾害护理核心能力量表》。《灾害应急知识量表》由李书梅等[13]根据应急准备知识问卷(EPIQ)[14]研究编制而成,分别包括事故指挥系统、检伤分类、沟通及联络、特殊护理和隔离去污、报告和获取重要资源、生物制剂6个维度,各维度Cronbach'sα系数为0.768~0.860,总量表Cronbach'sα系数为0.975。采用Likert5级评分法,完全不知道1分、不熟悉2分、一般了解3分、熟悉4分、非常熟悉5分,得分越高表明灾害应急知识掌握越全面。《灾害护理核心能力量表》由朱爱群等[8]初步研究编制而成,包括38个项目5个维度,分别是由灾害护理基本知识、灾害过程护理、脆弱人群护理、灾害护理管理和灾害护理专业发展,该量表的分半信度0.904,Cronbach'sα系数0.967。总成绩由百分制构成,分别为平时成绩10%:包含“雨课堂”签到、课后练习打卡;小组展示20%:由老师评价及小组互评构成,包括情景模拟展示、“雨课堂”课前测;阶段操作考核30%:为模块技能操作考试均分;终结性评价40%。1.3统计学方法采用EpiDate3.1软件,由双人录入数据,采用SPSS20.0软件,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珋±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检验水准α=0.05,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培训后,本组学员灾害应急知识以及灾害救护核心能力均较培训前提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讨论

传统培训模式存在目标不明确,形式单一,重理论轻技能,培训内容及体系不够完善等缺点。而本次培训则是根据国内外学者对灾害护士核心能力的研究成果,结合相关报道及文献回顾发现现存问题,通过问卷调查查漏补缺,确定以提高灾害护理核心能力为导向,制定了专业理论基础知识、专业技能操作、仿真情景模拟、心理咨询、科研学习等5个专项培训,再针对具体的培训项目拟定相关培训内容、形式及考核方法。这种一一对应,具体问题具体解决的方式,能更大程度暴露学员短板,让培训目标更明确。培训模式固然重要,但考评体系也必不可少。关于如何评估灾害护理核心能力及培训效果,目前国内外学者依然在不断探寻中。本次研究提出了形成性评价及终结性评价相结合的考评模式,针对不同维度的培训项目因材施用。形成性评价有利于技能学习和综合能力的提高,可以全面而客观地反映学员学习的真实情况,又能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与兴趣,增强人际沟通,小组展示及互评能锻炼团队精神,论文撰写能培养学生信息管理及资料收集的能力。同时也可以让学员体验到满满的收获感、愉悦感、被认可感[15],从而产生积极效应,增强知识获取速率。数据显示,培训后,本组学员灾害应急知识以及灾害救护核心能力均较培训前提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培训形式行之有效,依从度高。培训采用老师辅导与自主学习相结合的教学方式,让每一位学员都有获得感及参与感。以小组形式展示,不仅可以考验团队协作能力,还能调动每个学员的积极性,让其主动参与进来,主动发现操作中的纰漏,比填鸭式教学效率更高。通过角色分演,可以让学员体会到不同角色的心情,换位思考,有利于灾害来临后更深切地了解到每个人的处境,也是提高工作效率的另一种方式。利用“雨课堂”采用线上线下同步教学不仅可以缩短教学时间,减轻学员工作量,而且还能更好地做到教与学的反馈,方便学员在零碎时间巩固复习。多站式仿真模拟教学与一般传统教学相比更能提升护士技能操作水平,沟通能力,动手能力及全面综合能力等[16]。仿真的还原灾害现场可以磨炼学员的心理素质,不仅能提高防灾救灾的准备意识,而且加深了理论知识,强化了技能操作,从而让学员们可以从容、灵活的面临灾难救援。开展灾害护理培训模式的探索对提高储备库护士的灾害准备度具有一定的临床意义,采用多站式仿真模拟式教学把课堂还给学生,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结合雨课堂教学加强教与学的回馈。故以核心能力为导向的多站式仿真模拟培训可推广于临床,以提高临床储备库护士的灾害护理核心能力及综合应对能力。

参考文献

[1]刘同亭.中国灾难医学发展简史初步研究[J].中国医药导报,2018,15(12):121-124.

[3]吴闯,蔡宇,李桂娟.护士在灾害救援中的作用[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96):238-239.

[4]劳洵姬,陈毓,邵微颖.衢州市急救护士灾害准备度及救护核心能力研究[J].医学与社会,2018,31(10):41-43.

[5]陈永惠,胡少华,符敏,等.急诊护士灾害护理核心能力现状及培训需求[J].护理研究,2016,30(12):1509-1511.

[6]李晓芳,赵生秀,李月美,等.青海地区灾害护理核心能力现状调查分析[J].中国高原医学与生物学杂志,2018,39(2):132-136.

[7]吴雪华,聂玉玲.144名护士灾害护理核心能力现状及培训需求[J].中华灾害救援医学,2018,6(7):376-379.

[8]朱爱群,张静平,李乐之,等.临床护士灾害护理能力与认知的调查[J].护理学杂志,2014,29(17):47-50.

[9]师文文,王毅欣,黄燕,等.雨课堂在“野战护理与急救技术”课程中的应用[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8,35(16):73-76.

[10]吕妃,罗彩凤,徐剑鸥,等.基于快课技术及雨课堂的翻转课堂在护理学导论中的应用[J].护理学杂志,2018,33(21):67-69.

[11]沈序萍.桌面推演培训模式在提高护理团队灾害救护能力中的作用[J].医学信息,2014,27(1):13.

[12]王跃群.形成性评价在护理技能教学中的应用[J].解放军护理杂志,2009,26(9):70-71.

[13]李书梅,韩秋凤,韩金凤,等.护理人员灾害应急知识量表的初步筛选及信效度评价[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3,19(7):745-749.

[15]钱耀荣,徐丽莉,宋文娟,等.形成性评价在护理学基础实训教学中的应用[J].护理研究,2018,32(19):3079-3082.

[16]周雪,孙建萍,杨支兰.多站式仿真教学在急救护理教学中的实践[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4,20(6):719-721.

作者:陈晓娥 祝秋萍 单位:上海市普陀区中心医院

核心能力培养灾害救援护士培训模式实践

2019/06/1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