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工程论文 >> 园林建筑论文 >> 正文

人文建筑中的交互设计研究

2019/07/20 阅读:

【提要】人文建筑作为承载人类居住使用的场所,同时也是人类生存意义和精神追求的表达,它所代表的社会意义会根据其所处位置、建筑风格、外在体现而有所不同。同时,建筑也应该能反应当前所处环境和身处其中的人类的情绪。本文主要论述了目前常见的几类在人文建筑中引入交互概念的案例并进行分析,从最基本的借助媒介,到结合当地环境,到理论中的交互建筑模型,最终得出结论:建筑师做交互艺术更关注空间、物质与人、自然的互动,而不是一般性交互设计在软件、媒体等小尺度层面与人交互。

【关键词】建筑;交互设计;互动

一、人文建筑与媒介的互动

建筑物立面的灯光最初用于夜晚照明,其目的主要是指示与诱目效果。而如今城市环境下,用于指示作用的照明效果正在逐步减弱,更多城市中的建筑立面照明考虑的是怎样才能达到聚集人群的作用。这与交互的设计理念是相同的,因而在引入交互设计时,首先想到的必然就是如何运用灯光等媒介来对其进行设计。日本著名建筑大师伊东丰雄在1986年设计建造的风之塔(Towerofwinds)正是受这样一个理念影响而诞生。其外层是穿孔铝板,内部支撑是钢铁,将大型地下购物中心的通风塔隐藏在后,这也就是一个类似于烟囱的设计,晚上的时候会由两台计算机把声音和风转换成灯光。亚格力材质的镜子铺在塔上,与铝板之间放置了千百个迷你的灯泡和12个霓虹圈,而其底部安置了30个泛光灯。光随着周边不同程度声音和风的变化而变化,运用LED灯效果,达到室内与室外同时表达的效果来吸引人群。人文建筑的外壁成为了最常见的互动平台,然而这是否就是建筑与交互的最终产物?对此我抱有疑问。毕竟与人的交互是微小的体量,而人文建筑却并非以个人为单位,思想形态的一致不代表所设计的最终结果也会一致。现代建筑借助计算机与精妙的传感装置,将交互设计与建筑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融合,这些交互设计作为聚集人群的设计无疑是成功的,可是只是为了吸引而吸引,反而成为了这些装置设计最根本的缺陷。真正的建筑师探索的未来,是人类原始的居住环境,而不是嵌入科技,单纯伫立成一个产品,闪闪发光。建筑师在空间中更需要注重表现的是人这个个体和人文建筑之间的互动,人与环境的互动,以及人文建筑与环境间的互动。

二、人文建筑与环境的互动

正如俄罗斯建筑家鲍里斯•伯纳斯科尼(2012)所说:建筑应该是互动的,它应该能够对周围的环境和居民的情绪做出反应,这种建筑能够适应周围环境的想法必须融入到建筑师的设计中去。一些建筑家着眼于表达建筑与当前环境的呼应,利用现场元素来为建筑本身增添色彩,从最简单的镜子外立面,到搭建呼应风吹过产生涟漪效果的铝板,再到结合潮涨潮落而设计建造的海风琴,这些公共空间没有过多依赖科技技术的发展,而是着重表现建筑本身与当前环境的融合,从中汲取元素来进行加工创造。简单的镜子里面,将建筑外观与周围景致融为一致,达到自然和谐的感觉效果。从外部看,停车场的一边随着风刮过25万块铝板而产生涟漪的效果,从内部看,光影的图案投射在墙和地板上,随着光线的转移也形成了动态的变化。这样的立面也为内部带来了自然通风和遮挡。这些优秀的可交互设计作品成功地结合了当前环境,让人惊叹之余完全感觉不到如先前纯粹依赖科技展示的突兀感。交互设计这一新兴学科的出现也不过30年,而以丰富的工具、表现形式越来越受到建筑家的青睐。那么未来我们对建筑学科与交互学科的着眼点又应该在哪儿呢?

三、人文建筑与交互的未来

事实上,当前许多建筑学家已经将人文建筑的可交互性尝试与环保以及自然和谐等相关联。在2015年的米兰世博会“绿色建筑”这一议题上,意大利,法国以及奥地利国家馆分别选取空气净化、减少碳排放、氧气供给等环保主题进行国家馆建造,这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示范。这是有机建筑作为建筑交互的一种出路,是一种非常棒的交互模式,能源、水和二氧化碳的流动可根据天气情况和游客的运动而受到控制,如果我们能顺利地在每一个建筑上实现自循环,那么对于资源有效控制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此外,站在学院研究一派,以麻省理工学院建筑与规划学院下属的MITMediaLab为代表,各大建筑院校近几年也表现出对建筑与交互的综合议题的研究兴趣。从最底层的智能材料开发,到运用AR与交互设计完成的city-stimulation等着重城市尺寸规划的研究,从建筑如何被动的去适应环境,再到主动改变以融入环境,这些议题无不展现出交互设计在建筑学中的巨大潜力。当然,从实验demo跨越到实际应用还有相当大的难度,无论是建筑材料,还是结构耐久性等等,建筑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比如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建筑学院的研究项目,以记忆金属来构架整个建筑,可以通过变形来对气候环境做出响应,甚至能对地震运动进行一定程度的缓冲。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这种可变结构的耐久性却被质疑,因此无法进行实际测试。这或许折射出了当前交互设计在建筑学应用中的瓶颈,即局部的、细微的可交互行为对整体建筑格局的革新不大,而大尺度、根本性的交互设计却因为与建筑本身的属性相悖而难以凭当前技术来实现。2015年米兰世博会,意大利馆以特殊水泥作为建筑外立面材料,可以在阳光下捕捉空气污染物并将其转化为盐分。MITMediaLab研制的智能材料Exoskin具有良好的延展性,并且可以在接通电源后根据所编程式进行变形。西班牙加泰诺尼亚建筑学院研发的运用记忆金属作为建筑结构的项目,可以根据环境来自行调节建筑结构。

四、总结

建筑师做交互艺术更关注空间、物质与人、自然的互动,而不是象一般性交互设计那样在软件、媒体等小尺度层面与人交互。但是,建筑因为其大尺度、非临时性和物质性特点,在物质与结构上很难实现大尺度的互动,所以目前也是实验性或者小尺度的居多。这也许在将来一段时间不会有太大的突破,不过人文建筑与交互设计所碰撞出的火花,仍然让我们期待它究竟能为人类居住的环境带来如何的改变。

参考文献

曾鹏、曾坚、蔡良娃2006《信息时代建筑的探索者——荷兰NOX作品解读》,《世界建筑》第4期。

贾巍杨2005《交互空间——多媒体时代的建筑》,《山东建筑工程学院学报》第4期。

作者:金江波 贾博麟 单位: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

人文建筑中的交互设计研究

2019/07/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