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医药卫生管理论文 >> 正文

医药卫生事业发展问题研究

2019/12/16 阅读:

【摘要】本文基于传播社会学视阈,通过对2018年国产影片《我不是药神》进行剖析,发现面对当前我国进口药品价格过高现实社会问题,应当从加强原药品自主实验研发;新增药品源头,提升药品市场竞争力;完善我国医药卫生知识产权与专利技术法律保障;营造健康药品市场环境,科学规划卫生事业发展等四个维度提出针对性意见方案,为新时代我国医药卫生事业优化发展提供政策启示。

【关键词】我不是药神;卫生事业;传播社会学;医学社会学

当今时代是大众传播的时代,以电影为媒介的大众传播,遍及社会每个角落,渗透生活诸多方面。现代社会,大众传播是人们获取跨越时空信息的重要渠道,是实现国家意志和社会目标的重要途径,是社会文化的形塑者与传递者。传播社会学是传播学与社会学交叉学科,综合运用社会学、传播学、新闻学、心理学等学科理论方法,重点关注人类传播与社会建构、社会变迁、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2018年下半年,电影《我不是药神》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并取得不俗口碑与社会赞誉。该片改编自真实事件,讲述了由徐峥饰演的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支付不起房租的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独家代理商的故事。影片感性与理性的交织,生命与法律的博弈,不禁促使笔者基于传播社会学对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产生思考。

一、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现状

新中国成立70年,随着我国经济平稳运行,政治制度不断完善,社会发展日趋协调,人民群众生活幸福感、归属感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因此,顺应人民群众对健康生活的向往,将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健康发展作为党和国家的重要工作任务,从人民群众最现实、最直接、最关心的核心问题入手,统筹规划布局医药卫生领域,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健康生活水平,推进社会良性健康发展。医药卫生事业是一个历经漫长中国化演进形成的一种学术话语体系。泛指为增进人民群众健康所采取的组织体系、系统活动和社会措施总和。1997年,国家颁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明确提出:“我国卫生事业是政府实行一定福利政策的社会公益事业。”这一阐释即明晰地界定我国卫生事业组织和活动是以追求社会效益为主要目的,并由各级政府领导,提供必要的经费补助。2019年1月,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我国卫生健康事业要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坚持“三医”联动,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聚焦群众看病就医“烦心事”,进一步调动广大医务人员积极性,为维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二、我国医药卫生事业政策回顾

我国进口药品价格过高问题,一直被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通过实施诸如减免关税,纳入全民医保等政策体系,持续推动进口药品零售价格的下调工作。201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的通知》,要求做好专利到期药物的仿制和生产,优先选用通过一致性评价的慢性病防治仿制药,对于国内尚不能仿制的,积极通过药品价格谈判等方法,合理降低采购价格。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出台,提出要“突出问题导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和“完善支持政策,推动高质量仿制药尽快进入临床使用”双重目标,进而减轻慢性病患病者家庭的生活负担,提升慢性病患者的生活质量与生活幸福感。2018年7月,随着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公映,社会舆论愈发高涨,民生反响日趋强烈,李克强总理随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证供给等相关措施,并指出:“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等诉求,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充分彰显党和政府对于民生福祉以及社会热点问题的关注重视。2019年3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召开,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回顾2018年各级政府着力加快新药审评审批改革,17种抗癌药目前已大幅降价并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并于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中重点提出要保障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加强重大疾病防治,实施癌症防治行动,推进预防筛查、早诊早治和科研攻关,着力缓解民生痛点。

三、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政策启示

通过上述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现状与政策回顾,笔者发现仿制进口药出现的根本原因即正品进口药价格过高且尚未完全纳入医保报销范畴,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需求,客观层面上为仿制进口药的生产与销售提供了可乘之机。因此,基于我国国情实际,笔者尝试从四个维度提出相关政策建议,加快推动我国进口药品费用下降,完善慢性病药品管理体系并扩大医疗保险报销比例范畴,促进新时代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健康发展。

(一)加强国家原药品自主实验研发目前,由于资金、技术、人才、法律等种种限制,原药品研发一直由跨国医药公司巨头紧紧把持。国内医药厂商要使用他人药品,只能选择被动接受,为昂贵的知识产权与科研专利买单。因此,生产仿制药品只是当下暂时权宜之计,唯有国家自主创新研发出更多可替代原药品,才能真正从源头上获得降低药品价格的能力,这是降低进口药品价格的核心与关键。

(二)新增药品源头,提升药品市场竞争力让更多药品在国家法律制度框架内准入市场,增强药品市场化竞争机制,让患者拥有更多选择权,真正实现“货比三家”。基于“开源”具体实践,减少药品流通,破除以药养医,满足基本药物供给,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药品流通,无形为加价行为形成隐性空间,经过多次循环往复,药品价格水涨船高,导致我国药品市场秩序混乱,严重破坏我国医药生态健康平衡发展。

(三)完善我国医药卫生知识产权与专利技术法律保障法律是激励社会创新,推动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安全保障者。研发药品需要投入大量人力与社会资本。如果放任侵权行为肆意横行,不仅会造成科研成果血本无归,更会严重打击科研人员攻坚研发的积极性,久而久之,科学研究将失去创新活力。因此,要深入推进我国医药卫生知识产权与专利技术法律保障体系构建,为医药研发做好制度保障。

(四)营造健康药品市场环境,科学规划卫生事业发展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让更多药品纳入到医疗保障范畴,逐渐向“全民医保”新时代目标努力,让更多百姓享受国家医疗保障成果。2018年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宣布,经过第二轮医保药品谈判,又有三十六种药品正式纳入医保药品清单目录。以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格列宁为例,现实生活中,格列宁为诺华制药公司研发生产的格列卫。2001年5月,格列卫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是人类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五年生存寿命提升至90%以上。格列卫研发历时五十年,投入高达五十亿美元。2017年底,格列卫正式纳入我国医疗保障体系,但在每个省份的报销比例不同,平均报销比例为70%,个别省份报销比例达到85%,充分体现党和国家为形成健康、和谐、稳定、有序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卫生健康环境不懈努力,把人民群众卫生健康需求作为工作重点,为百姓生命健康保驾护航。

四、我不是药神——人民对新时代健康社会的向往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宣传思想工作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坚持以民为本、以人为本。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再次强调,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充分体现习近平总书记坚定的人民立场以及对社会科学研究工作者提出的“人民性”发展要求。现实主义文艺思想要求艺术作品既能从生活中走出来,同时又能重新复归到生活中去。现实主义精神的重要命题,就是艺术作品要对现实生活产生重要意义。《我不是药神》就是这样一部具有推动社会发展与进步的现实主义影片,2019年9月,《我不是药神》获得中宣部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该片不仅淋漓尽致地向观众展现出白血病患者灰暗的生存现状,让社会大众对普通而弱小的他们产生更为深刻地理解认知,而且更从多角度、全方位深入刻画展现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医药卫生事业改革与人文司法环境有机建构的贯彻实践。影片结尾处所呈现的改革成果,深入持续推动我国医药卫生事业的稳步发展;该片的成功上映,象征着我国现实社会主义题材影片的重生,传播着中国医药卫生事业蓬勃向上发展,让世界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中华民族自信温暖的人性力量!

参考文献:

[1]陈润卿.防重于治:新时代基层社区医疗发展新方向[N].中国人口报.2017

[2]陈润卿.迈向全民健康新时代[N].中国人口报.2017

[3]杨悦.我不是药神:过去的故事,未来的思考[J].中国卫生.2018(08)

[4]文牧野,谢阳.自我美学体系的影像化建构——《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访谈[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9(01)

作者:陈润卿 单位: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医药卫生事业发展问题研究

2019/12/1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