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医学硕士论文 >> 正文

医学生写作课程中PBL教学法的应用

2019/11/17 阅读:

摘要:创意写作是文学教育中的创新课程,以侦探类型小说为例,将PBL教学法、项目教学法、案例教学法等应用于创意写作课中“悬念”的阐释,让教学目标更加明确。同时侦探小说体现的科学实证、法治人文等,对医学生而言具有思政教育意义。

关键词:PBL教学法;创意写作;侦探小说

高等教育教学方法的改革创新、思政教育工作是高校教育工作两大方面。项目教学法、案例教学法、问题教学法等在课堂中被充分应用起来,呈现出课堂教学方法的多元化、多样化。基于问题的PBL教学法近年来在医学院课程教学中被广泛使用。创意写作是文学教育中的创新课程,是医学院的通识选修课,将PBL教学法融入医学院课程体系,希望在实践中达到培养学生创新思维、提高学生创意写作技能的目标

1项目教学法、问题教学法和案例教学法的应用

项目教学法源于欧洲,是一种培养社会应用型人才的常用方法,即教师指导学生或学生合作小组独立完成某个任务,先做再学,在做中学、学中做。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安排任务,讲授课程内容,引导学生。学生分解项目任务,逐步发现问题并解决,直到最后完成整个项目。项目教学法能锻炼学生管理能力、团队合作能力、领导能力和沟通能力。项目教学法多被应用于应用型学生培养,突出小组合作和教师的指导作用。哈佛大学通常运用项目教学法。基于问题的教学法多被用于学生对难题的独立思考和分析、对知识的主动学习方面,英文全称是Problem-BasedLearn-ing,简称PBL教学法。PBL教学法能弥补各知识点间独立的不足,并以提问形式引导学生,能使学生集中注意力,在情景模拟中探究问题、思考问题、构建新知。以问题为导向的教学法能够培养学生思维能力以及研究能力,情景模拟化的课堂则能增强学习的趣味性。近年来,PBL教学法被广泛应用于医学课程教学中,能使学生更好地掌握专业知识,提高对生命的认识。以案例为依据的教学法(Case-BasedTeaching)源于商业课程讲授,以案例还原商场的真实情景,引导学生独立思考,积极交流,基于案例发挥想象、展开讨论。开放式、互动式的课堂空间更加符合文学教育关于培养学生形象思维和发散思维的特点。在实际的课堂教学中,通常以一种教学方法为主,并辅以多种教学方法,从而活跃课堂气氛,提高教学质量。

2PBL教学法在侦探小说的悬念解说中的运用

创意写作教学中对于小说的写作练习,首先是项目写作训练,其中故事情节编辑涉及案例以及一个个问号。PBL教学要求学生具备以案例为基础的问号思维,展开小组讨论与项目合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设置悬念,编排必然中见偶然、偶然中符合必然的事件,连缀符合逻辑的故事情节。悬念的设置能够吸引读者继续阅读,在互联网环境下,读者的阅读能够激发网文创作者继续写作。悬念小说也被称为侦探小说,从欧美发源并盛行,源于19世纪中叶,通常以私家侦探和警察为主角,叙述侦破案件过程中的曲折离奇,通俗性强,阅读过程中因其悬念迭出而引人入胜。悬念小说源于科技发展与西方工业革命,随着西风东渐,晚清民国时期注重制度完善和法制建设,加之报纸传播的西方思想家观点,如注重实证、追求科学与民主精神,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促进侦探小说快速发展。我国早期的侦探小说以翻译取胜,传播科学实证、反对皇权、讲究人权、彰显正气、匡扶正义、追求平等、揭露黑幕、反对封建礼教等方面内容。在翻译中学习西方侦探小说,富有民族特色的中国侦探小说挖掘了晚清民国时期的奇事异观,人物事件诡谲杂出,世风世情蔚为奇观,“凭空落墨,恍如奇峰突兀,从天外飞来,又如燃放,火星乱起。然细察之,皆有条理”[1]。科学与民主风气逐渐盛行,接受了新思想的知识分子自发进行思维逻辑推理,将侦探小说的趣味性建立在严密的逻辑推理和科学论证基础上,包含的知识涉及许多学科,如侦察、犯罪学、心理学、医学、生物学等。最后真相大白、弘扬正气的侦探小说结局又符合国人的审美品位,反映着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因此,在民国时期的文坛中能够为大众所接受并受到欢迎[2]。悬念是故事中一种若即若离的谜语,无限接近真相,却又未真正触及谜底。悬念能激发读者阅读兴趣,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获得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愉悦之感。侦探小说的悬念设置通常环环相扣、高潮迭起、逻辑性强,小说主角通常是高智商的角色设定,能够在具体的案件中,通过线索或蛛丝马迹进行逻辑推理和判断或者大胆猜测,释疑破案。侦探小说的故事情节、结构要比其他类型小说更紧凑、扣人心弦,人物角色的设定更具特色。侦探小说包含科学调查、深入取证、严密的推理分析,悬念迭起,因此,晚清民国时期的侦探小说其实是对我国民众的科学启蒙。

3PBL教学法在侦探小说中的具体运用

随着真相的揭示,侦探小说中的问号逐渐引导故事深入发展。笔者发现侦探小说中的层层悬念与问号,与PBL教学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可将PBL教学法运用于悬念分析、故事情节构思以及围绕案件所进行的最终追问。比如,作案者是谁?内在动机和犯罪心理是什么?如何作案?证据呢?人证物证是否充足?整个课堂教学围绕一系列疑问展开。以案件推理、问题探究,突出侦破案件的过程,并以此展开教学,让学生感受到悬念之间的内在联系。以创意写作课程中悬念解说为例,创设一个问题情景,比如最近的电视剧节目《绅探》第1~3集的故事梗概,民国时期一个大户人家的太太(阮梦竹)失踪,这位失踪太太的丈夫马博远报案,警探咨询案情,丈夫及其母亲吞吞吐吐,有所隐瞒,老太太打电话叫律师回答警探的问题。警探跟踪马博远,却将疑点转到家庭律师,最终真相大白。案情反映了当时妇女地位不高、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社会问题,案件背后的故事更令人深思,反映了民国时期青年男女对封建礼教、不平等观念的反抗。简短的情节却包含小说理论中几个故事点,比如,可运用PBL教学法设计教学:悬念、悬念的种类、悬念的设置、情感逻辑、侦探与反侦探的推理思路。运用PBL教学法,依次将故事情节展开,根据故事情节的发展,确定知识点,设计问题,引导学生思考,学生依据每一幕的故事核展开想象和推理。学生依据教师提供的情景线索,逐步丰满故事核,每一幕的信息尽量简单但却有线索,主线清楚。比如第一幕,可以按照故事的发展顺序先确定小标题为“富家公子报案太太失踪”,利用旗袍、轿车、家庭律师、百乐门游乐场所、停车的私家花园,将学生带入具有民国年代感的场景中。学生在讨论和思考的过程中理解悬念以及悬念的诸多种类,例如内部悬念和外部悬念、顺时悬念和逆时悬念、总体悬念和局部悬念、情节中的悬念、性格的悬念、命运走向悬念、社会生活的悬念、主题悬念、核心悬念、重要悬念以及一般悬念等[3],了解到悬念是如何巧妙设置的,认识到叙事者对于悬念的控制和对于故事发展状态的掌握。学生在探究的过程中,提出“为什么发生”“怎么了”“后来如何”等问题,在思维推导的过程中,体会到悬念带来的愉悦。对于故事来说,悬念的设置能提高故事对读者的吸引力,充分调动读者的思考积极性,激发读者潜在的创造能力[4]。读者在破解悬念过程中的发散性思维又推动故事发展。悬念出现、作者的设疑以及最后的解释疑惑,其实对应PBL教学中的提出问题、问题讨论、解决问题和探究学习,这能锻炼学生思维能力、想象能力、推理能力。通俗文学因为其趣味性受到读者青睐,由悬念展开故事,由一个又一个的悬念和解析构成整个故事,悬念的最后解决成为故事结局。在侦探小说中,悬念贯穿叙事全过程,悬念的出现与故事情节构成密切相关。人的内在心理欲望激发人的行动,人的行动推动故事情节发展。针对医学生的PBL教学法,以提问形式,利用医学结合的案例来调动学生参与度。比如《法医秦明》,对于小说的故事情节构思来说,可能不够曲折生动,但是因与医学专业结合,以《法医秦明》中案件展开教学,能够激发医学院学生专业兴趣。此外,每一年的教学案例和模拟情景都需要及时更新,选取学生不熟悉的新案例,避免学生的创新思维被熟知的旧案例所束缚。

4PBL教学法与侦探小说相结合的思政意义

注重课程教学改革是时代要求、教学实践需要。以学生为中心,开发学生心智,教师与学生在交流中实现教学相长,促进教育教学改革创新。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以敢闯敢干的勇气和自我革新的担当,闯出了一条新路、好路,实现了从“赶上时代”到“引领时代”的伟大跨越[5]。一直以来,我国高度重视高等教育发展和思政工作建设。近10年,PBL教学法被广泛应用于医学专业课程教学。将PBL教学法应用于医学生的创意写作教育中,能够将文学教育融入医学院课程体系,从而激发医学生对专业的兴趣,将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思想政治教育相结合,培养知识结构完善、逻辑思维严密、人格健全的优秀医学人才。将PBL教学法应用于创意写作教学时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案例要及时更新、故事的叙述要简约留白、问题的知识点导向要明确、注重小组讨论。悬念建立在人物的担心与恐惧基础之上[6],悬念的编排可增强故事的叙述张力,悬念就是创造和延长预期[7],故事情节的三幕式结构可以PBL教学法的三幕教学设计印证,见图1、2。如图1所示,跌宕起伏的侦探小说中侦破案件的过程也是学生阅读和想象的过程,在想象的过程中,将每个问题进行多种情景化模拟。与此同时侦探小说中的法治、话语权、各种人物关系的处理、尊重客观事实的科学实证精神等,都在影响着学生。学生在课堂中思考故事悬念的过程也是一种即兴创作,能够激发学生求知欲。侦探小说相比其他类型小说而言,包含更多的道德与法治内容以及文化教育意义。总之,PBL教学法能够将知识点精准细化,并将相关知识与技能整合与融会贯通[8]。PBL教学中教师教学目标明确,注重提高学生参与课堂的积极性与师生互动。

参考文献:

[1]周桂笙.译者叙言[N].新小说,1903.

[2]范伯群,孔庆东.通俗文学十五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3]许道军.故事工坊[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

[4]葛红兵,许道军.大学创意写作•文学写作篇[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5]习近平.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开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新局面[N].人民日报,2016-12-09.

[6]詹姆斯•斯科特•贝尔.冲突与悬念[M].王著定,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7]杰夫•格尔克.情节与人物[M].曾轶峰,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8]黄钢,关超然.基于问题的学习(PBL)导论———医学教育中的问题发现、探讨、处理与解决[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

作者:马妍 单位:上海健康医学院

医学生写作课程中PBL教学法的应用

2019/11/1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