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医学硕士论文 >> 正文

临床核医学翻转课堂教学实验探究

2019/08/27 阅读:

摘要:通过阐述临床核医学课程教学内容和教学讲授时间之间的矛盾,提出开展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重要性,并通过建立微信公众号平台,让学生有效利用课外碎片化时间进行学习,加强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双向交流,制作适合微信平台的多媒体课件,提高临床核医学教学质量,把教学与临床相结合,培养提高学生处理临床问题的能力。

关键词:微信;翻转课堂;临床核医学;移动学习

1前言

临床核医学是一门涵盖临床医学、医学影像学与以功能成像为特点的核素显像的综合性学科,专业性强,知识面宽。近年来,随着SPECT/CT、PET/CT及PET/MR等融合显像技术的发展,诊断模式已经向综合影像诊断模式过渡,做出准确诊断要求核医学医师的知识要兼顾专业性与广泛性,这对现有教学方式手段提出新的要求。但在我国现有教育环境下,临床医学教学方式仍比较单一,被动填鸭式教学方法普遍存在,这与倡导的因材施教教学理念相脱节。在移动学习时代,教学方法如何做到与时俱进?与互联网手段相结合,进一步提高课堂授课效率,充分利用课外碎片化时间,是解决目前临床核医学教学问题的有效手段。目前已经有多项基于微信平台的教学实验研究均取得良好效果[1],但介于临床核医学教学的特殊性,尝试构建基于微信平台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并在临床核医学教学中进行了应用研究,以供本专业教师借鉴和参考。

2临床核医学教学存在的问题

教学内容繁多,教学课时少,涉及学科授课配合差随着科技的发展,各种影像学技术手段日新月异,但传统的解剖成像与功能代谢成像相融合是影像医学的趋势。同时,随着临床治疗逐渐向个体化、精准化发展,对影像学人才提出更高的要求。为了满足临床新需求,必须让学生对各种影像新技术有较好的了解和掌握。但课程教学内容的丰富性和教学讲授时间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是本科教学中的普遍性问题,这个问题在临床核医学教学中尤其突出。核医学相关概念内容晦涩抽象、难以理解,又涉及临床医学、医学影像学等多个学科,内容庞杂,同时涉及学科又是独立授课,教学过程中各专业只讲自己的内容,使学生难以融会贯通。此外,影像医学包括X线、核医学、超声波、CT、MRI、DSA等内容,都有各自的独立理论,甚至在在很多医院里,上述部门都是独立科室,彼此隶属于不同的部门。医学影像学教学中,相关课程多采用的是各个影像学科分开的独立教学模式,单一专业、单一时间段进行教学。在教学过程中,各专业授课各自为政,自说自话,只强调本学科优势,对其他学科的发展缺乏了解,忽略了各学科之间的共同内容,忽视了其他学科的特长,使学生难以融会贯通[1],在实际工作中必然会出现无法根据患者病情合理选择最佳的影像检查手段的情况,也无法综合多种影像检查信息得出准确诊断。目前,国内各院校教学中相关学科教学各自为政,不能有机融合[2-3],如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临床核医学教学中,核医学和医学影像学教学分别由核医学科和放射科两个科室负责,但教学进度、内容有一定差异,不能很好匹配。比如在进行肺通气灌注显像时,肺部影像解剖教学不一定先行教授,因而会降低授课质量。但根据目前实际情况,尚无法做到综合相关临床医学(生理生化)、医学影像学(CT、MR)和临床核医学内容于一体的授课。授课模式单一,辅助手段少,师生交流不及时充分在基于授课的教学模式下,学生的学习过程是由“信息传递”和“内化吸收”两个阶段组成的。在“信息传递”阶段,教员和学生、学生和学生之间进行学习互动、教学相长;“内化吸收”阶段发生在授课结束以后,学生通过课堂自我理解、分析总结吸收知识要点,但这个阶段缺少教员和同学的支持帮助,同时存在预习准备、理解能力等个体差异,所以部分学生常常会产生挫败感,丧失学习的动机和成就感。虽然多媒体技术生动、形象、直观、易于理解,集合了文字、图像、视频、音频、动画等多种运载信息,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课堂效率,有助于学生对教学内容的理解掌握[4],但核医学教学难点在于其理论抽象、解剖复杂,常规教学具有单向性、静止性的缺点,学生大多仅限于单方面的理解,课堂交流不充分,课后无及时反馈机制,不能及时有针对性消解学生疑惑,巩固教学效果。

3临床核医学教学存在的问题

目前国内教学模式主要包括三种。基于授课的教学模式(Lecture-basedLearning,LBL)LBL是以授课方式为主的传统教学方法,其教学目的明确,教学内容系统,条理有序,是医学基础知识教学中的基本模式,符合“一人授课,多人受益”的需要,可短期内使学生快速学习到专业知识,同时可以直接、简洁地传授临床经验。但LBL教学模式是长期应试教育的产物,被动学习的方式抑制了对兴趣爱好和创新能力的培养,因而具有局限性。基于问题的教学模式(Problem-basedLearning,PBL)PBL是以问题为导向,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LBL的不足,能够在以问题为导向的教学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启发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同时能够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团队协作和交流沟通能力。基于案例的教学模式(Case-basedLearning,CBL)CBL是在PBL模式的基础上以案例为导向形成的师生互动的教学方法,其目的在于引导学生主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把所学的基础理论和前沿知识有机地结合并应用到实际工作中,从而锻炼学生的创新思维,提高其决策能力。单纯CBL和PBL模式更适合于临床教学,并不适用于核医学基础知识教学。

4微信平台在核医学教学中的应用

微信用户可以通过手机、平板等多个信息设备实现语音、文本、图片及视频的实时交流,实现跨系统平台和跨网络运营商的信息交流传播,从而为移动学习提供可能,可以为多种需求提供相应的学习环境[4-5]。同时,微信平台学习具有以下特点。资源丰富微信平台上有大量的专业性很强的公众号,其中不乏著名医院、著名教授发表的微信文章、课件,格式多种多样,内容涵盖基础知识、临床应用、经典病例等各个方面,而且有相关讲解视频。使用便捷微信平台操作界面简单,上传下载文字图片十分方便,同时结合微信网络版使用,更可以方便地上传下载较大的如Word、PPT、PDF格式的文件以及视频,通过在手机端下载相关APP,便可以实现在手机端查看相关文件进行学习。互动高效微信平台具有实时交流功能,教师在发布教学内容后,学生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相关信息,并可以通过微信平台随时进行咨询,教师可以及时跟进进行答疑,增加师生之间的互动交流。这既能加深学生对教学内容的理解,又能拉近师生之间的距离。

5基于微信平台的核医学移动学习环境构建

教学前,教员根据教学内容设计制作相关教学视频、PPT课件等素材,然后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要求学生事先进行预习;教员根据情况进行个性化辅助教学,通过翻转课堂的形式调动学习积极性、主动性,从而提高学习效率[6]。整个学习过程分为课前准备、微信平台学习、课堂授课和课后总结反馈四部分。课前准备申请开展班级微信平台并建立微信群,构建“微信平台—班级微信群”互动式网络学习环境,班级成员可以通过学习微信平台上业已上传的学习资料,制订个性化学习方案,遇到问题可以实时发布,其他学生也可以进行讨论解答,讨论结束后可以直接联系教员对讨论内容进行总结性发言。此外,对于共性问题,教员可以进行统一的、有针对性的解答,同时可以通过指引学生学习相关文献,进一步提高理论水平和临床实践能力[5-6]。另外,可以让学生自由结合组建学习小组,授课教员则可以结合教学进度任务,整理提供有针对性的学习资料上传微信平台,供各小组分组学习,从而提高学习效率。在线学习学生关注微信公众号后,就可以在微信平台上搜索获取相应学习资料,在预习过程中遇到比较难理解的知识点时,可以在微信群中与教员、同学展开讨论,及时解决疑难点。此外,学生可以根据自我情况制订学习计划,在班级微信群中还可与教员、同学探讨和交流。在这个过程中,教员可以为学生提供个性化指导,为学生开展自主学习提供支持帮助。教员可以在微信公众平台后台清楚地了解学生学习情况和学习效果,通过对学生学习行迹的追踪,给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指导与帮助,能更好地促进学生对新知识的消化吸收。课堂授课经过综合考虑学生在微信群中讨论问题,制定翻转课堂授课主题;同时把学生进行分组,小组成员围绕问题展开协作预习准备;讨论结束后,各小组归纳整理出代表性观点,并发布在微信群中和大家进行交流。在这个过程中,教员给各小组进行具体指导,对讨论热烈的话题进行宏观把控,并适时向教学目标方向进行诱导指导。协作学习进行一定时间后,由各小组代表进行总结性展示学习成果,其他成员可对内容进行补充。各小组代表发言完毕后,进行组间互评,最后由教员进行总结性点评。课后总结反馈课后鼓励学生通过班级微信群相互交流,促进学生对课堂授课内容的吸收、理解和反思,鼓励提出不同意见,教员和学生都参与其中。这不仅有利于教员详细了解学生的学习方法、对本课程的态度等重要信息,也能更加客观反思总结授课方式方法的不足之处,做到教学相长,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后续的教学质量。

6结语

基于微信平台对临床核医学教学模式进行探索,既发挥了教员的启发引导作用,也激发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能够积极融入学习中去;通过把丰富的教学素材上传至微信平台,拓展学生的视野,增加对临床核医学的学习兴趣。在与学生交流过程中,他们肯定了这一教学模式的创新性,认为基于微信平台的临床核医学翻转课堂教学模式能够显著提高学习积极性,对提高临床核医学的教学质量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郭彩虹,卢桂龙,郭宏伟,等.PBL联合微信平台在肿瘤内科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河北医药,2014,36(24):3812-3814.

[2]王双坤,翟晓力,王立侠,等.基于微信平台对放射科住院医师培训的教学改革及效果评价[J].中国病案,2015,16(6):69-71.

[3]张凌志,薛晶心,张媛.微信模式下个体知识学习的特征和交流模式研究[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5(7):67-71.

[4]钟靖龙.微信在教育领域应用现状研究综述:基于中国知网的文献分析[J].科教文汇,2015(27):6-7.

[5]杜娟.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移动学习应用初探[J].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13):53-54.

[6]言雅娟.基于微信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构建及实践[J].无线互联科技,2015(12):115-116

作者:孙高峰 左长京 单位: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核医学科

临床核医学翻转课堂教学实验探究

2019/08/2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