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医学本科论文 >> 正文

叙事医学教育发展对人体解剖学的启示

2019/09/02 阅读:

[摘要]叙事医学将医学技术与人文关怀相结合,提高医务工作者的医学叙事能力,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基于我国医患矛盾日益尖锐化,众多学者认为突破简单的医学人文教育,进一步增强医生的叙事能力,是在此背景下的一个积极尝试。人体解剖学是医学生的入门课程,同时也是医学人文教育的重要课堂。在人体解剖学教育中引入叙事医学将有助于缓解医患矛盾。

[关键词叙事医学;人文关怀;人体解剖学

早期,医疗模式主要以“医生为中心”,患者高度依赖医生的职业声望和权威就诊,而医生面对患者时也缺乏人文关怀,表现冷漠,不关注患者的意见或喜好,甚至将患者情感和痛苦强行转化为疾病症状或体征。这种传统的家长式诊疗模式持续了长达几个世纪。随着社会的进步,教育水平的提高以及医学知识的普及等,20世纪50年代,国外的医疗模式开始逐渐转变为“以病人为中心”的个体化整体医疗。我国受到国外医疗新模式的影响,同时为了满足国内广大民众对维护诊疗权利的迫切需求,80年代后,我国医疗模式也开始从“以疾病治疗为中心”逐渐向“以病人为中心”的模式转变。随着医疗模式的转变,医患沟通被广大医务工作人员高度重视并正式确立为新的研究领域。本文旨在通过综述叙事医学在医患沟通中的作用以及国内外叙事医学与叙事医学教育的进展情况,以期为国内人体解剖学开展叙事医学教育提供参考。

1叙事医学及其相关概念

2001年,Charon将“叙事医学”界定为具叙事能力的医生开展,能提供人道且有效诊疗活动的医疗模式[1]。叙事能力是指能够认知、吸收、阐释以及回应患者的故事和困境并对其采取行动的能力[2]。叙事能力的培养和提高有助于临床医生在医疗实践中提升共情能力、亲和力、职业精神和对自我行为的反思。医学叙事不仅包括患者生理状况的描述,而且还包含患者对其生命故事及生命体验的感受和叙述。它要求医生尊重患者的生命体验,耐心聆听,对患者的故事要解读和反思,与患者共情,理解患者所感,把患者的体验经历加入到诊疗中,发挥患者在诊疗中的主观能动性。这种对叙事的聆听、分析、诠释并将之利用于诊疗的能力不是简单凭借经历可信手拈来的。医生对医学叙事能力的掌握需要经过系统、长期的学习和训练,并在实践当中不断巩固和发展。

2叙事医学在医患沟通中的作用

患者不仅是组织、器官和躯体,他们有着复杂的情感和历史背景。在诊疗过程中,患者期望医生能够理解他们的苦难,感同身受,并肩作战,而医生往往没有时间思考和理解他们的痛苦,表现冷漠。随着医疗模式的转变,医生除了德艺兼备之外,更需要体察患者细腻的情感和积极参与医患微妙的互动。同时,事物是运动变化的,社会在不断进步,医生也需要在工作中进行自我反思、自我促进,而叙事医学恰恰能增强这些能力。叙事医学是从自传、现象学、心理分析、创伤研究、美学等训练中培养医学生关照、倾听和诉说疾病的能力的[3]。Green等认为[4],通过叙事医学提供患者倾诉和参与的机会以及医生倾听和感受患者情感的机会,可以减少痛苦的不平等负担。晏英提出[5],叙事医学技能的高低对医疗纠纷解决有显著的影响。此外,还有学者提出,中国式新医改面临的窘境可以通过叙事医学促进医学与人文发展,和谐医患关系,形成医患双方的道德共同体[6]。国内外大量的研究表明,叙事不仅具有治疗功能,而且医患间有效的叙事交流也可以改善医患关系,提高诊疗效果。

3叙事医学以及叙事医学教育在医学领域的进展情况

2008年,Pearson等研究发现[7],大部分医生认为以叙述为主的方法具有可行性。Cynthia在患者手诊疗法中运用叙事医学的实践中发现[8],允许患者讲出他们的故事,可使治疗、护理合并患者的价值观,使治疗更个性化。此外,国内的付世欧等发现在慢性疼痛患者常规治疗中加入叙事医学访谈[9],可以提高慢性疼痛患者对医患关系的满意度,并能降低患者心理痛苦程度。由此可见,叙事医学被国内外学者高度重视,为缓解我国日益尖锐的医患矛盾,作为医学生要从踏进医学院的第一天起,把叙事医学贯穿到整个医学学习和日后的工作中。在国外,早已有叙事医学教育的开展。比如,哥伦比亚大学整合了医学、护理、公共卫生学、口腔学四个学院的学生和老师开展“健康、疾苦和健康照护的文化”主题研讨会,利用跨专业合作的方式,对不同领域的问题交换意见和想法,从而培养同事间的叙事能力。另外,美国梅佑医学院的教师在解剖课上鼓励学生通过反思将课堂体验编写成剧本,并以戏剧的形式在课堂上表演,借助课程教学将叙事医学与传统课堂结合,培养和提高医学生的移情和反思等叙事能力。然而,我国叙事医学教育只停留在理论阶段,对于医学生或者参与继续教育的临床医生,尚未发现有关的实践研究报道。

4对人体解剖学的启示

人体解剖学是医学生的入门课程,同时也是医学人文教育的重要课堂,在医学基础教育中的作用不言而喻。目前,我国医学院校解剖课堂中“人文缺乏”的现象普遍,常可见个别学生对“无语体师”表现不尊重,把玩尸体、器官。在操作过程中,还有学生嫌脏,表现出厌恶之情。“无语体师”不仅能让学生学习到解剖知识,而且还表现出捐献者的心理历程,可促进医学生从中获得解读生命意义的神圣体验。作为一名合格的医学生,除了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之外,还需提高自身的人文素质,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在与学生和教师的学习讨论过程中提高自身的倾听和倾诉能力,进一步促进学生间和师生间叙事能力的提升。这个讨论学习过程还培养了学生间的团队合作精神。现在医患关系的紧张,很多原因是由于医生没有接受患者情感的交流,只是低头写着冰冷的处方导致的。对于人体解剖学这门课程,不管是系统解剖还是局部解剖,都离不开与医学标本的直接接触,同时它还是一门与临床紧密相连的课程。因此,在解剖学中渗透叙事医学是获得叙事能力、缓解医患矛盾很好的平台。从无声的倾诉开始感受情感,再到复杂的社会背景和人生经历下情感的呐喊,一步一步地增进学生的语言功力,从而促进日后与患者的沟通和交流能力。人体解剖学与叙事医学相结合的教学模式国内外出现的甚少。针对这种现状,今后研究者应采用多种科学研究方法,进一步对相关概念、理论分析整合,从理论基础、教学目标与策略等出发,完善培养临床医生及医学生叙事能力的教学模式。

作者:朱美凤 谢珊艳 单位:广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

叙事医学教育发展对人体解剖学的启示

2019/09/0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