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睡眠医学研究论文 >> 正文

精神障碍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风险

2019/09/02 阅读:

摘要:目的:探讨精神障碍患者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SAS)的风险因素。方法:对167例住院的精神障碍患者进行多导睡眠监测(PSG),根据监测结果将患者分为OSAS组(28例)及非OSAS组(139例),分析两组睡眠结构及OSAS风险因素。结果:两组间年龄、性别、吸烟史、躯体疾病和职业情况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均<0.05);PSG监测显示,两组间Ⅰ期睡眠(S1)时间和入睡后清醒时间(WASO)以及S1占睡眠周期(SPT)百分比(S1/SPT)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均<0.05)。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发现WASO(OR=0.981,95%CI:0.962~1.000,P=0.048)、代谢性疾病(OR=0.034,95%CI:0.005~0.225,P=0.000)、心脑血管疾病(OR=0.123,95%CI:0.020~0.767,P=0.025)和焦虑障碍(OR=6.033,95%CI:1.156~31.479,P=0.033)与精神障碍患者OSAS发生相关。结论:精神障碍患者OSAS风险因素为代谢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焦虑障碍及WASO延长。

关键词:精神障碍;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睡眠结构;风险因素;多导睡眠监测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SAS)特征为睡眠期间重复性上呼吸道塌陷,伴随氧饱和度下降、频繁觉醒和睡眠破碎[1]。OSAS是造成各种身体疾病及交通或工业事故的原因,因白天过度嗜睡和认知功能障碍导致患者职业困难[2-3]。普通人群中OSAS患病率为3%~7%;Szaulińska等[4]报道11%~18%抑郁症患者、15%~48%精神分裂症患者、及21%~43%躁郁症患者发生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Rezaeitalab等[5]报道OSAS患者的焦虑频率明显高于一般人群。OSAS与精神病性症状和治疗存在一定相关性,或加重精神障碍并影响其预后。Kalucy等[6]报道精神分裂症患者的OSAS发生率增加,治疗OSAS时精神病症状可能会有所改善。研究[7]显示OSAS患者抑郁症发病风险增加;两者症状相似(睡眠障碍、疲劳、意志力和判断力下降、加重认知功能损害和降低生活质量)[8]。余海鹰等[9]发现夜间睡眠结构紊乱、低氧血症可能是OSAS伴发精神障碍的病理基础。OSAS风险因素包括性别、年龄、肥胖、白天嗜睡等特征,以及伴有OSAS高危风险的合并症如心力衰竭、高血压和脑卒中等[10-14];表明OSAS不仅与躯体疾病相关,也与精神障碍明显相关。本研究探讨精神障碍患者的睡眠结构,分析其发生OSAS的风险因素。

1对象和方法

1.1对象

根据随机数字表随机抽取2016~2017年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18~70岁精神障碍患者;入组者均符合《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15]精神障碍(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焦虑症、精神分裂症)的相关临床诊断标准;均未经系统精神科药物治疗;患者或其监护人对本研究知情同意。排除妊娠期及哺乳期妇女、有明确睡眠监测禁忌(重度肺部疾病、神经肌肉疾病或充血性心力衰竭等)[16]及其他睡眠障碍者。

1.2方法

1.2.1入组者一般情况调查采用自制一般人口学调查量表,收集入组者年龄、性别、体质量指数(BMI)、受教育程度、职业状况、吸烟史、饮酒史、躯体疾病。

1.2.2多导睡眠监测(PSG)使用EmblaN7000系统对所有入组者进行PSG监测。第1夜为适应夜,以排除睡眠监测的首夜效应;第2夜进行PSG记录,时间为晚21:00至次日晨6:00;记录总睡眠时间(TST)、睡眠周期时间(SPT)、睡眠潜伏期(SL)、睡眠效率(SE)、Ⅰ期睡眠(S1)、Ⅱ期睡眠(S2)、Ⅲ期睡眠(S3)、快速动眼睡眠期(REM)及入睡后清醒时间(WASO)。呼吸暂停事件定义为完全停止或几乎完全停止气流10s,低通气事件基于10s内气流减少30%,伴随着血氧饱和度(SaO2)减少0.3%;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HI)为总睡眠时间内呼吸不足或暂停的次数/h;根据《OSAS诊治指南(基层版)》[16],以AHI>5诊断为OSAS。

1.2.3临床量表评估①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估被试的主观感受;采用4级评分评定症状出现的频度;SAS总粗分正常上限为41分,分值越低状态越好[17]。②抑郁自评量表(SDS):评估被试的主观感受;包含20个项目,采用4级评分评定症状出现的频度,SDS总粗分正常上限为41分,分值越低状态越好[18]。③Epworth嗜睡量表(ESS):评估被试白天嗜睡状态;ESS≥9分为日间嗜睡标准[19]。④睡眠状况自评量表(SRSS)[20]:评估被试的主观睡眠感受;包含10个项目,每项目1~5分,总分为10~50分,评分愈高,睡眠问题越严重。

1.2.4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计量资料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相关因素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2结果

2.1分组结果及两组一般情况比较

共纳入了167例患者,其中精神分裂症26例,情感障碍82例,焦虑障碍19例,其他精神障碍40例。根据PSG检测结果,OSAS组28例,非OSAS组139例;两组间年龄、性别、吸烟、躯体疾病和职业情况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P<0.01)。见表1。

2.2两组SAS、SDS、ESS、SRSS评分比较

两组间各项量表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2。

2.3两组PSG结果比较

OSAS组S1、WASO较非OSAS组明显延长(P均<0.05);两组间TST、SPT、SL、SE、S2、S3及REM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3。2.4OSAS相关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以年龄、性别、职业、吸烟史、躯体疾病史、S1、WASO、S1/SPT和精神分裂症、情感障碍、焦虑障碍为变量的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WASO(OR=0.981,95%CI:0.962~1.000,P=0.048)、代谢性疾病(OR=0.034,95%CI:0.005~0.225,P=0.000)、心脑血管疾病(OR=0.123,95%CI:0.020~0.767,P=0.025)和焦虑障碍(OR=6.033,95%CI:1.156~31.479,P=0.033)是OSAS相关风险因素。见表4。

3讨论

本研究发现,在精神障碍人群中,WASO作为保护因素,代谢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和焦虑障碍作为危险因素,均与OSAS相关,而本次研究未发现年龄、性别、职业、吸烟史、S1、精神分裂症和情感障碍等因素与OSAS有关。Tsai等[21]通过动物模型证实,间歇低氧可引起脑组织代谢紊乱、结构及功能异常;而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的产生及认知功能的下降是脑功能损害的常见表现。本研究间接论证了这一点,WASO的延长,可减少间歇低氧的时间,降低脑功能的损害,从而改善精神障碍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及认知功能。韩国的调查结果[22]显示,与OSAS高风险相关的主观睡眠特征是睡眠不足、白天过度嗜睡和失眠;此外,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和焦虑障碍是OSAS独立风险因素。另一项国外研究[23]发现,OSAS患者合并情感障碍的风险明显增加,尤其是抑郁症和双相障碍。本研究也证实了精神障碍患者中出现OSAS的患者具有代谢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和焦虑障碍等特征,但并未发现年龄、BMI、主观睡眠障碍(如睡眠不足、白天过度嗜睡和失眠)与OSAS有关。这可能与选取的研究对象、饮食文化不同等有关。本研究主要以精神障碍患者为研究对象,且样本量偏小,而上述研究对象是在全国范围内选取2740名受试对象来探讨普通人群中与OSAS显著相关的风险因素和后果;另外本研究纳入的精神障碍患者普遍存在主观睡眠问题,因此未得到上述与OSAS高风险相关的主观睡眠特征的结果;PSG是诊断OSAS的金标准,而上述研究未进行PSG监测,未讨论OSAS客观睡眠结构的改变。本研究中发现的风险因素和睡眠结构特征可以有效提高OSAS在精神障碍患者中的检出率,指导精神障碍患者中OSAS的预防、筛查和治疗。但仍存在自身局限性:一是该研究为横断面研究,未考虑OSAS的发生发展与精神障碍疾病发生发展的关系,无法说明二者的因果关系;二是未实施多中心研究,且样本量偏小,不能够完全代表本地区精神障碍患者与OSAS的关系;三是本研究所使用的临床评估量表为自评量表可能存在主观因素的问题,降低了OSAS组与非OSAS组之间比较的有效性。故应在今后的研究中解决以上问题,并探讨精神障碍患者中OSAS的风险因素和睡眠结构与精神障碍纵向发展的关系。

作者:吴涵 石贺敏 孙建华 张丽丽 栗克清 张云淑 单位:河北大学医学院

精神障碍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风险

2019/09/0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