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流行病预防研究论文 >> 正文

地区小儿烧伤流行病学研究

2019/06/18 阅读:

摘要:目的为小儿烧伤的防治总结经验。方法分析本科室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233例烧伤患儿的特点,从年龄、性别、致伤因素、入院前受伤时间及处理、治疗时间及方法、预后等方面进行研究。结果1~3岁年龄段小儿烧伤发病率最高,占小儿烧伤总数的63.5%。男性多于女性,比例约为1.5∶1。致伤因素中热液烫伤最为多见,有171例,占77%。伤后48h入院的有196例,占84%。入院前使用生活制剂的有187例,占53.4%。治疗时间大部分在两周以内治愈,占61.7%。有83.2%的患儿通过单纯换药治愈,有195例患儿预后较好,占83.6%。结论小儿烧伤主要以生活烧伤为主,加强对小儿的看护和正确的伤后处理对预防小儿烧伤的发生及转归预后有着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小儿;烧伤;流行病学

烧伤是小儿最常见的意外伤害[1],也是小儿致残主要原因之一。因小儿神经系统发育不成熟,且对周围环境不熟悉,自控能力差,好奇心强,极易发生烧伤[2]。而烧伤及后期康复治疗会对家庭及社会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对小儿本身也会造成身体和精神痛苦,影响其身心发育[3]。本文通过对我院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住院的233例烧伤患儿的年龄、性别、致伤因素、入院前受伤时间及处理、治疗时间及方法、预后等情况的回顾性分析,探讨小儿烧伤发生的特点,对小儿烧伤的预防提供一些支持措施,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因烧伤入住本科患儿,年龄≤12岁。非烧伤原因入院及因烧伤后慢性创面未愈第2次入院者不纳入本次研究。

1.2方法

本研究采用回顾性研究,通过收集患儿病例的临床资料,患儿的年龄、性别、致伤因素、入院前处理及受伤时间、治疗时间及治疗方法和预后等情况进行分析。

1.3统计学方法

所有结果使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进行描述性统计,计量资料用“x±s”表示,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表示,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年龄及性别分布情况

以幼儿组小儿烧伤发病率最高,占小儿烧伤总数的63.5%,男性占59.6%,女性占40.4%,男女比例约为1.5∶1,男性发病率高于女性,见表1。

2.2致伤因素分布情况

以热液烫伤最为多见,有181例,占77.6%,其次是火焰烧伤、其他烧伤和电烧伤,分别占13.8%,5.6%,3.0%。各年龄组致伤因素也有差异,婴儿组均为热液烫伤,幼儿组热液烫伤最为多见,有119例,占小儿热液烫伤的65.7%;学龄前组以电烧伤为主,有4例,占电烧伤的51.7%;学龄组也以热液烫伤为主,有51例,占28.1%。年龄、致伤因素分布,见表2。

2.3入院前受伤时间及处理情况分布

本组患儿中,受伤48h以内入院的196例,占84%;48h至7d的23例,占9.8%;7d以上的14例,占6.2%。关于伤后处理情况,受伤后立即就诊未作处理的78例,占33%;自行冷水冲淋的17例,占7.2%;外用烧伤药物的15例,占6.4%;外涂酱油、食醋、白酒等生活制剂等的187例,占53.4%。

2.4治疗时间及方法情况分布

本组患儿中,住院治疗时间<7d的76例,占32.6%;7~14d的68例,占29.1%;14~28d的49例,占21%;28d以上的45例,占19.3%。单纯通过换药治愈的194例,占83.2%;通过一次手术治愈的32例,占13.7%;两次手术治愈的8例,占3.4%;三次手术及以上治愈的4例,占1.7%。2.5预后情况分布本组患儿中,痊愈47例,占20.1%;好转148例,占63.5%;转院6例,占2.5%;死亡1例,占0.4%

3讨论

小儿烧伤是一种常见的意外伤害,研究表明,烧伤是小儿伤害的第二大原因,仅次于交通事故。由于儿童皮肤较薄,皮肤附件较少,同样的热力造成烧伤创面较成人严重[4],出现瘢痕增生,甚至挛缩畸形,不但影响美观,而且对功能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烧伤是一种灾难性损伤,对个人、家庭、社会造成巨大的痛苦和灾难。研究显示,小儿烧伤发病率以1~3岁幼儿组为主,与国内其他报道结果基本一致[4],此年龄段的小孩刚学会独立行走,比较好动,好奇心强,且独立活动能力差,动作欠协调,喜欢拉倒热水杯、热水壶,且行走不稳时易不慎掉入热水洗浴盆中[5],因此,幼儿组小儿烧伤以生活烧伤为主。而本统计中有25例患儿是因火焰致伤,这与本地区冬天(气温大部分时间维持在-1℃~3℃之间)有使用柴火或炭火取暖习惯有关,此阶段患儿行走不稳,容易扑入火中,且衣物穿着厚实不易及时脱除导致全身烧伤,部分伴有吸入性损伤。统计结果显示,男性患儿远远高于女性患儿,约1.5∶1,这与男孩生性好动有关[6]。入院前规范处理不够,本组患儿中仅7.2%(17例)入院前使用冷水冲淋创面,甚至有一部分留守儿童在老年人的指导下外用其他生活制剂如酱油、食醋及白酒等,没有进行规范的补液,加重了创面的感染,甚至发生了休克,严重时危及生命[7]。虽然部分患儿家属知道使用冷水处理的措施,但冲淋时间不够,无法达到良好的效果。烧伤后不科学的处理方式往往给烧伤的小儿带来灾难性后果。湘西地区是湖南省最贫困的地区之一,许多家庭青壮年长期在外打工,留守儿童多。同时由于社会发展,双职工多,年轻人工作压力大,许多小儿与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相处时间长,因而危险发生时现场处理的大部分为非父母,老人往往视力差,文化水平较低,危险的应变能力较差,烧伤烫伤后,粗暴去除衣服,将创面的水疱皮全部去除,致创面二次损伤,有些甚至使用尿液、酒精、汽油等冲洗创面,或用草灰、未严格消毒的中药粉末等覆盖创面,增加创面感染风险,从而导致创面加深。研究表明,烧伤早期处理不规范及延迟复苏是引起小儿烧伤后出现并发症甚至死亡最主要的原因。本研究中,创面基本痊愈的治疗时间在28天以上的有45例,占19.3%,而手术两次及以上的只有12例,占5.1%。由此可见,大部分患儿的治疗时间并非因大面积深度烧伤需多次手术导致,而是小面积深度烧伤患儿家属拒绝手术,要求保守治疗,从而延长了住院时间,这与湘西地区落后、经济条件差、科技文化程度低、生活居住条件差及根深蒂固的愚昧思想有关[8]。近年来,烧伤后尤其是小儿烧伤后及时、规范、正确的康复治疗,越来越多的得到国内烧伤界的重视[4],深度烧伤创面的保守治疗,容易导致预后疤痕增生,且挛缩畸形的发生率也很高,但目前的情况是,本地区绝大多数患儿家长,没有认识到烧伤康复治疗的重要性,依从性差,未能配合医生将规范的防治疤痕的措施坚持下去,导致越来越多的烧伤患儿必须进行整形手术,这不但进一步加重了经济负担,也严重影响了患儿的一生。烧伤预后差,轻微的可致皮肤色素改变,严重的可导致疤痕挛缩影响功能,甚至致残,这对患儿本身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对一个家庭也是摧毁性的灾难。因此,预防小儿烧伤尤为重要[9]。研究发现,小儿烧伤以生活烧伤为主,而从一定程度上讲,生活烧伤是完全可以预防的。预防生活烧伤应以以下几个方面为主:第一,对年长的患儿进行安全教育,提高其安全意识,从小建立自我保护的思想,通过各种媒体渠道宣传烧伤的防护措施及应急处理方案。第二,避免烧伤危险因素的暴露,使小儿远离致热源,比如将热水、热烫放置于小儿触碰不到的地方,对电插孔、易燃易爆物品的摆放及储存应当保护及隐蔽。第三,加强监护人的理论学习及教育,做到尽快脱离致热源,减少热源与创面的接触时间,对有浓烟及密闭空间的受伤场所,湿毛巾遮住口鼻,匍匐前进,减少吸入性损伤的发生。伤后应立即送往正规医院,切勿自行乱涂各种制剂于创面,不仅耽误了烧伤的治疗时间,而且加重了病情,影响了预后。小儿是祖国的未来,加强对小儿的看护是预防小儿烧伤的关键,可以极大减少小儿烧伤的发病率;而烧伤后规范的处理,可以提高烧伤的预后,对小儿一生的影响也是重大的。

参考文献

[1]陈向军,闫德雄,高国珍.15年间16595例烧伤儿童资料分析[J],中华烧伤杂志,2013,29(1):6-10.

[2]黎鳌.烧伤治疗学[M].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5.

[4]李宗瑜,吕茁.小儿烧伤救治相关问题的探讨[J],中华烧伤杂志,2017,33(7):401-403.

[5]童庭辉,王宇.泸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小儿烧伤流行病学分析[J].中华烧伤杂志,2008,24(4):247.

[7]苏海涛,朱应来,李宗瑜.150例重度和特重度烧伤患儿休克期计划液体复苏的效果分析[J].中华烧伤杂志,2017,33(7):419-421.

[8]胡宏,李兴照.1278例住院小儿烧伤的特点及防护策略[J].中国农村事业管理,2011,31(2):199-201.

作者:罗慧 李莉 李孝建 谷跃奇 莫勇 向艺 杨梦宇 梁晏诚 单位: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

地区小儿烧伤流行病学研究

2019/06/18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