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解剖学论文 >> 正文

医学绘图学习解剖学比较分析

2019/08/16 阅读:

摘要:目的通过调查分析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2018年医学解剖绘图比赛结果,比较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使用医学绘图学习解剖学的特点。方法由西安交通大学雁塔校区图书馆和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与组织胚胎学系成立比赛组委会,进行推广,收集作品,并进行评审。最后对比赛结果做以总结和进行统计学分析。结果中国医学生参赛人数为25/4919(0.51%)人,留学生参赛人数是7/632(1.10%)人,两者相比无显著性差异(P>0.05)。两者所采用绘图方法相比亦无显著性差异(P=0.09),都倾向于选择彩色绘图。参赛作品选择题材方面,留学生的作品中有5(71.43%)幅心脏大体解剖题材。结论通过本次绘画比赛发现,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在解剖绘画掌握程度没有明显差异,在绘画方法方面都注重彩色绘图,但作品选题不同。

关键词:医学绘图;解剖学;医学生;留学生

医学绘图(Medicalillustration)是一种以记录和传播医学知识的为目的生物插图形式,它可使抽象的理论变得直观且形象[1]。医学绘图在医学发展、教学、研究、交流和科普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解剖绘图对医学生尤为重要,通过绘制解剖图,锻炼了医学生细致观察、缜密思考和精准表达的能力。同时将医学学习和绘画结合起来,既丰富了课外生活,又寓教于乐[2]。在临床亚专业学习阶段,医学绘图有助于医学生对既往课程进行有效的复习,也能够提高其对亚专业知识的获取效率。在发达国家,医学院在录取学生过程中,拥有绘图和艺术学习背景的学生更具备优势。在当今数字化、基于图像的医学世界中,那些使用图形学习的人比用文字思考的人具有更大的创新能力,因此具有更多“右脑”特质的人(与视觉、图像和绘画技能相关)更容易成功。本文通过分析我校医学院2018年医学解剖绘图比赛结果,比较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在解剖学习中对医学绘图的掌握情况。

1比赛规则和结果评定

由西安交通大学雁塔校区图书馆和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与组织胚胎学系成立比赛组委会,通过组委会制定医学绘图比赛细则,发布中英文两种宣传海报进行推广。制作参赛作品具体要求如下:①绘图用纸由比赛组委会统一配发(8开绘画纸,约260mm×370mm);②作品创作技法不限,包括临摹画或创意画,但不包括电子绘画,鼓励实物标本临摹画;③人体解剖学或组织胚胎学为主要内容;④作品说明另附,包含作者姓名、专业、年级、作品名称和作品介绍;⑤全部校内医学学生均可参加。学生领取统一绘图用纸后自由选题,在课余时间完成绘画创作,于2018年6月25日~10月1日期间以个人为单位报送。比赛组委会负责征集保存参赛作品,将所有作品进行编号及备案。组委会组织评委对参赛作品进行评审,对所有参赛作品评出一、二、三等奖和纪念奖。

2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18.0软件(SPSSInc.,Chicago,IL,USA)对本次比赛结果进行统计学分析。技术资料描述采用构成比,两组构成比统计分析采用卡方检验,等级资料比较采用Wilcoxon秩和检验,P<0.05认为有显著性差异。

3结果

截止参赛日结束之前,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在校学生共计5551名,其中本科生2764名,留学生632名。共有32名参赛学生,其中留学生参赛人数为7(1.10%)人,中国医学生参赛人数为25/4919(0.51%)人,两者相比无显著性差异(P=0.111)。奖级分布中,一等奖中国学生与留学生分别为1(14.29%)VS2(8.00%)人,二等奖中国学生与留学生分别为1(14.29%)VS5(20.00%)人,三等奖中国学生与留学生分别为2VS10人(28.57%VS40.00%),纪念奖中国学生与留学生分别为3(42.86%)VS9(36.00%)人(P=0.139),相比无显著性差异。中国学生和留学生采用素描和彩色绘图的比例分别是44%VS28.57%和56%VS71.43%(表1),统计学分析结果显示中国医学生与留学生在绘图方法的选择上亦无显著性差异(P=0.09)。从参赛作品选择题材来看,8名(32%)中国参赛学生选择了头面部作为描绘主题,其次是5幅(20%)以心脏为题材的作品,而留学生的作品中则有5幅(71.43%)心脏题材(P=0.339)。留学生的作品题材以心脏为主,而中国医学生则多选头面部解剖(表2)。

4讨论

医学绘图有数百年以上的历史[3]。早期的医学绘图在目前看来很不科学,这是因为它依据的是古医学著作中的描述,并非来自于对解剖标本的直接观察。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等根据尸体解剖绘制了大量人体解剖绘图,对人体解剖学的传播和学习起到了极大地推动作用[4]。贝伦加里奥•达卡皮是第一个将医学绘图纳入教科书的解剖学家。在1858年出版的著名的人体解剖学教科书《格雷解剖学》中,展示了各种各样的解剖学绘图技术[5]。在19世纪90年代末,马克斯•布劳德尔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为哈维•库欣等著名的临床医生作医学绘图。1911年,他主持创建了第一个医学绘图系,并持续到今天[6]。在1450~1950年期间,有超过1000名医学绘图家活跃在解剖学、皮肤学和胚胎学等领域中。在医学快速发展的今天,医学绘图被广泛的应用于医学课堂教学、医学书籍插图和临床交流等方面,它可以提高医学生在校学习效率,在培养医学生成为一名合格的临床医生方面亦有帮助。有研究报道采用解剖绘图进行学习的学生在考试中得分更高[7]。本文通过分析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一次解剖学绘图比赛结果,了解校园内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对医学绘图的掌握情况。

4.1医学绘图在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中的普及

本次比赛结果显示,虽然留学生的参赛率高于中国医学生参赛率,而且一、二等奖的获奖人数相对较多,但统计学结果分析并无显著性差异。相对于生命科学知识竞赛80%以上的参赛率[8-10],本次医学绘图比赛参赛率低(留学生为1.10%,中国医学生为0.51%)。发达国家的医学绘图产业发达且完善,美国的医学院不同程度地开设有医学插图与动画等专业。在发达国家,医院和医学科研机构设有专门的医学绘图工作室,并有专职医学绘图师。医学绘图不但用于科研和临床工作中,其商用价值在很多国家也被充分开发利用。北美商用医学绘图约占整个医学绘图市场的20%左右。相比国外,中国的医学绘图发展相对滞后,已被开发的商用价值市场几乎为零。中国医学绘图教育最有影响力的曾是中国医科大学,但随着中国医学绘图行业的不正规和缺乏重视及认可,该专业已经不再设立[2]。目前,中国既没有属于医学绘图专业的行业协会,也没有健全的行业规范,而且缺乏一定规模的从业人员。本次比赛结果反映出在当前的教育大环境下,医学绘图在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的教学过程中都非常缺乏,从而导致医学生在医学绘图方面缺乏引导。其次,中国医学生在大学之前的学习过程中,其主要精力用于应试考试,因此缺少美术绘图方面的培训和学习经历。对于这部分医学生而言,即使其对医学绘图有兴趣和热情,但畏难情绪使他们在尝试和练习医学绘图时驻足不前。本次比赛结果发现,中国医学生与留学生参赛率相比无显著性差异。这可能是本次比赛参赛人数少造成了统计分析的偏差。总而言之,本次比赛结果显示我校医学生在医学绘图知识的普及方面与国外发达国家有一定差距。无论是基础医学教学、科研成果的发表和交流,还是临床工作的开展都与医学绘图密切相关。因此在以后的教学中,我校相关教辅人员需要掌握并在解剖教学中积极使用医学绘图知识,增加医学生学习医学绘图的兴趣,提高医学生的综合素质。

4.2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医学绘图方式分析

素描是运用单色的明暗和线条来塑造形象、表现空间,而彩色绘图则是通过丰富多彩的颜色来表现。素描是建立各专业框架的基础,也是彩色绘画的造型基础[11]。解剖关系对医学新生来说很具有挑战性,素描长期以来被用于勾勒局部解剖关系,并显示出良好的学习效果[12]。本次比赛作品为素描和彩色绘图两种形式,其中素描作品有13幅(41%),少于彩色绘图作品(59%)。中国医学生与留学生分别有11和2幅作品采用素描技法(P=0.765)。文献报道解剖素描在一所医学院校解剖教学中的作用时发现,80%以上的医学生认为素描可使解剖学学习更容易,并能活跃课堂气氛,同时也缩短了解剖学的学习时间。如果与授课教授同时绘制解剖图,超过60%的学生认为解剖课更具吸引力,该方法也有助于解剖实习课的学习[13]。另有研究分析学习曲线发现,采用素描还有最佳时机,在不同的学习阶段这种辅助认知工具会起到不同的效果。本次比赛中国学生与留学生分别有14和5幅作品采用了彩色绘图。彩色绘图在医学绘图中有诸多的优势,在语言描述困难的病理学学习中尤其有效;它也能够展示生动的活体解剖细节,同时又不会引起任何恐惧等不适。美国解剖学家协会强烈主张使用人体绘画作为表面解剖学和临床技能教学课程的辅助手段,同时因为人体彩绘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这种方法也可以调动医学生学习的积极性[14]。彩色绘图对解剖学和病理学上一些部位(如生殖系统的解剖和肿瘤)的描绘明显优于同类主题素描的效果。相对于素描而言,彩色绘图是比单纯的明暗素描更复杂的一种表达手段,要学习和理解色彩规律,才能用来学习并理解解剖学知识。虽然医学生课业繁重,难以抽出时间来学习这项需要花费一定时间才能掌握的新技能,但仍有大部分参赛作品使用了色彩表达解剖学知识,这也提示参赛学生认可彩色绘图在医学绘图中的表现力和冲击力。在医学教学中,传播医学知识效率高的往往是那些色彩丰富的图片或者动画作品。本次结果提示在以后的解剖学教学中可以多使用色彩冲击力强的素材,提高学生学习的效率和兴趣。当然在教学过程中也可穿插讲授色彩在排版、对比、饱和度、色相、明度和繁简中的运用技巧。

4.3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医学绘图题材选择

从参赛作品选择题材来看,8名(32%)的中国参赛学生选择了头面部作为描绘主题,其次是5幅(20%)以心脏为题材的作品,而留学生的作品中则有71.43%幅心脏题材。首先,医学绘画表达效果取决于作者对所选题材解剖知识的掌握情况,比如对所描述对象的形状、位置、比例、轮廓和内在的解剖结构等细节知识的了解。其次,这些信息通过技画法准确地表现出来,才能成为一幅满意的作品。中国学生的所选题材主要为头面部,而留学生则主要选择了心脏,这提示中国学生和留学生对于解剖知识熟悉的侧重点可能不同。但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对心脏解剖都可能掌握的比较充分。需要指出的是,本次参赛作品的解剖知识大都比较简单,缺乏深入、复杂和抽象的解剖学内容,尤其是留学生都选择了解剖学上更简单的心脏大体解剖。这反映出学生们对于解剖学知识的掌握还不充分,对于复杂解剖学知识表达缺乏信心,今后需要我们教学相关人员增加解剖学教学的投入,使医学生在科研、临床工作中拥有扎实的基本功,缩短临床医学的学习曲线。解剖绘图比赛能激发学生对于解剖绘图的兴趣,在以后的解剖课教学中可以通过课前临摹解剖图片,初步理解理论结构。其次,在局部解剖课之前,由上课教师在黑板上边绘图边讲解,然后要求学生进行同步绘图,这样就能够对课堂内容的理解形成持久的记忆,同时也能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第三,课后通过立体绘图的方式回忆出所学知识,将课本和图谱上抽象的信息转化为立体形象的知识。当然,教师的绘图水平也很重要,教师绘图水平越高越能带动学生的积极性,进而对学科更感兴趣。这也对教师的教学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在当今医学快速发展过程中,虚拟技术和图像技术在医学生基础教学和临床能力培训中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而医学绘图这项技术既提高学生学习效率,也有助于医学生拓宽视野,值得推广。此外,本次比赛由于留学生参赛人数少,导致统计学分析可能无法反应医学绘图在中国学生和留学生中的普及和水平,以后需要开展更多的调查来进一步明确。通过本次绘画比赛发现,本校中国医学生和留学生在解剖绘画普及率较低,在绘画方法方面都注重彩色绘图,而在题材选择方面存在差异。

作者:王睿智 翟中会 巩守平 吕晔 单位:西安交通大学

医学绘图学习解剖学比较分析

2019/08/1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