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健康教育论文 >> 正文

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在术后护理的应用

2019/09/18 阅读:

摘要:目的探究宫颈癌患者术后携尿管出院采用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延续护理方式的效果及作用。方法选择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于本院接受宫颈癌术后携尿管出院的患者50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实验组与参照组,每组25例。其中参照组采用常规健康教育形式,实验组实施微信平台健康教育模式,对比两组患者相关操作评分、尿管拔除后不良反应及健康教育护理满意度情况。结果实验组会阴清洁、管道放置、膀胱功能锻炼、尿袋固定、带尿袋活动等各项操作评分均高于参照组,实验组尿路感染、尿潴留、淋巴结肿大等尿管拔除后不良反应发生率(8.00%)低于参照组(32.00%),实验组宫颈癌健康教育护理总满意率(96.00%)明显高于参照组(72.00%),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通过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延续护理形式,能够有效改善宫颈癌术后携尿管出院患者操作及行为水平,从而改善患者术后恢复效果,应予以临床推广。

关键词: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宫颈癌;术后携尿管出院;延续护理

宫颈癌术后患者多需采用尿管排尿,但就当前医院医疗资源情况而言,患者术后尿管置管时间较长,极易造成床位紧张,部分患者携尿管出院时间长达1周左右。现阶段延续护理在传统方式基础之上有所发展,有研究显示,通过多种新型技术方式能够提升临床延续护理效率,提升临床护理实效性,是保障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方式[1]。本研究针对此部分患者实施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其效果较好,能够有效提高患者及其家属的看护能力。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选择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于本院接受宫颈癌术后携尿管出院的患者50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实验组(n=25)与参照组(n=25)。实验组宫颈癌患者年龄35~65岁,平均年龄(55.53±6.15)岁。有Ⅰb1患者8例、Ⅰb2患者6例、Ⅱa1患者4例、Ⅱa2患者7例。参照组宫颈癌患者年龄34~64岁,平均年龄(55.52±6.16)岁。有Ⅰb1患者9例、Ⅰb2患者5例、Ⅱa1患者5例、Ⅱa2患者6例。两组患者年龄、宫颈癌分期等临床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

1.2诊断标准

国际妇产科联合会宫颈癌诊断标准。

1.3纳入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了解并自愿参与本研究的患者;②家属可于家中看护的患者;③术后无并发症的患者。排除标准:①认知能力较差的患者;②精神类疾病的患者;③家属或患者本人依从性不足。

1.4方法

1.4.1护理方法参照组采用常规健康教育形式,出院前对患者及其家属进行健康教育,告知患者和家属如何在家庭中进行护理,并将尿管处置相关方式予以详细介绍,患者出院后进行随访,对其疑问加以解答[2]。实验组实施微信平台健康教育模式,患者出院前,护理人员与患者及其家属进行沟通和交流,在护理之中向患者和家属介绍其方法、目的、结果,尤其针对尿管护理,需着重介绍。出院前护理人员与患者或家属添加微信好友,出院后,护理人员每日实施微信平台健康教育1次,与患者或家属确定健康教育时间后,于约定时间进行双方视频,视频中护理人员着重观察患者尿袋中尿量、颜色、性质,并对其悬挂位置、导管处置情况进行判断,如存在问题需及时指出[3]。视频中患者家属在护理人员指导下进行会阴清洁、消毒、尿袋更换,直至全部护理流程结束。

1.4.2观察指标护理人员对患者及其家属会阴清洁、管道放置、膀胱功能锻炼、尿袋固定、带尿袋活动等各项操作进行评价,通过评分法予以评估,每项分值范围为1~20分,1分为完全不符合医嘱,20分为操作符合医嘱。并记录感染、尿潴留、淋巴结肿大等尿管拔除后的不良反应[4]。

1.4.3疗效判断标准应用院制《护理人员满意度量表》评估患者与家属对护理人员健康教育的满意度情况,10分制,8分以上为十分满意、6分(含6分)以上为一般满意、6分以下为不满意。1.5统计学方法本研究相关数据应用SPSS19.0软件对比分析,计量资料行t检验方式,采用“x±s”表示。计数资料行c2检验,采用[n(%)]表示。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宫颈癌患者术后携尿管出院相关操作评分比较

对比实验组与参照组宫颈癌术后携尿管出院相关操作评分数据,实验组会阴清洁、管道放置、膀胱功能锻炼、尿袋固定、带尿袋活动等各项操作评分均高于参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宫颈癌患者拔除尿管后不良反应情况比较

对比实验组与参照组宫颈癌拔除尿管后不良反应情况,实验组尿路感染、尿潴留、淋巴结肿大等尿管拔除后不良反应发生率(8.00%)低于参照组(32.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宫颈癌患者健康教育护理满意度比较

对比实验组与参照组宫颈癌健康教育护理满意度情况,实验组宫颈癌健康教育护理总满意率(96.00%)明显高于参照组(72.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讨论

宫颈癌是临床中常见的妇科肿瘤之一,该病临床发病率较高,目前治疗宫颈癌多采用全子宫切除及淋巴清扫相结合的方式,该种方式能够有效改善患者临床症状,彻底切除病灶,患者术后恢复效果较好[5]。术后患者置尿管时间较长,因此造成患者住院时间延长问题,对现阶段医疗资源紧张的局面产生不良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患者家庭经济压力[6]。对此,本研究针对宫颈癌术后患者实施延续性护理,将其家庭护理与院内护理进行有效连接,通过微信平台教育形式对患者及其家属予以指导和服务,能够完善上述缺陷,降低患者家庭经济压力[7]。除此之外,患者在家中实施微信平台护理,对患者心理状态的影响较大,大部分患者在医院之中受到其他患者的影响,休息时间及质量难以保障。在携尿管出院后,患者睡眠状态、精神状态得以显著提升[1,8-9]。本研究采用的微信平台健康教育模式应用效果较好,微信平台拉近了患者、家属与护理人员之间的距离,护理人员通过视频可直接观察患者恢复情况,患者家属在视频中进行护理操作,护理人员加以指导,能够保障患者得到正确、科学的护理[10]。同时,该种方式能够极大程度上提高回访效果,护理人员与患者经过几次微信平台交流后,护患关系更加融洽,有助于护理人员了解患者当前心理状态及生理情况,是当前家庭延续护理的重要措施,能够有效避免患者尿管拔除后发生不良反应及并发症问题[11-13]。刘文利等[14]在研究中发现,通过延续性护理能够有效提升患者护理满意度,与常规护理模式相比,延续性护理的患者与家属护理满意度水平较高。上述研究结果与本文结果具有一致性,说明延续性护理在宫颈癌患者护理方面具有较好的应用优势。但是,本研究样本数量较低,且随访时间较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准确性,希望在未来研究中能够进一步扩大样本范围,从而为临床护理工作提供参考。综上所述,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在宫颈癌患者手术后携尿管出院延续护理中具有临床推广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鞠小梅,张曦霞,张兰凤,等.网络视频健康教育在宫颈癌术后携尿管出院患者延续护理中的应用[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28):3600-3602.

[2]傅红波,沈军英,夏群伟,等.网络平台健康宣教在宫颈癌术后患者延续护理中应用的效果[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6,22(7):949-951.

[3]康会霞,马俊英,冯宝杰,等.延续护理对宫颈癌术后院外留置尿管患者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8,40(4):624-627.

[4]尹静.延续护理对改善宫颈癌根治术后患者生活质量的效果评价[J].现代诊断与治疗,2016,27(9):1743-1744.

[5]罗红.延续性护理对宫颈癌全子宫切除术患者出院后生活质量的影响[J].临床护理杂志,2016,15(4):29-31.

[6]郑夏玲.早期宫颈癌术后4C延续性护理干预对患者心理状况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6,13(24):3500-3503.

[7]秦洁丹,蒋兰芳.延续护理对子宫颈癌患者术后自护能力及自我效能的影响[J].山西医药杂志,2016,45(2):221-223.

[8]杨珍珍,金子玉.延续性护理干预对宫颈癌术后患者生活质量及护理满意度的影响[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7,21(4):125-128.

[9]杨珍珍,李雪辉.延续性护理预防宫颈癌术后中远期并发症及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6(32):3646-3648.

[11]康会霞,马俊英,冯宝杰,等.宫颈癌术后早期尿潴留的相关因素及护理干预[J].河北医药,2018,40(5):784-786.

[12]林永莲,高剑华,陈运群.家庭护理对早期宫颈癌术后患者生活质量与家庭功能的改善作用[J].河北医学,2016,22(11):1902-1904.

[13]陈小惠,汪玉芳,许庆萍.延续性护理对宫颈癌患者广泛子宫切除术后生活质量和婚姻质量的影响[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17,24(4):484-487.

[14]刘文利,李静霞,崔志利.院外护理干预对宫颈癌患者术后生活质量的影响[J].山西医药杂志,2016,45(11):1358-1360.

作者:魏晚霞 李君芳 刘东星 单位:江西省妇幼保健院肿瘤科

微信平台健康教育在术后护理的应用

2019/09/18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