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护理毕业论文 >> 正文

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现状及影响

2019/08/16 阅读:

摘要:[目的]调查并分析某军医大学护理专业四年制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现状及影响因素,为探索促进军医大学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提高与发展的方法提供依据。[方法]应用一般资料调查表和评判性思维倾向量表中文版(CTDI⁃CV),对某军医大学1年级~4年级共76名在校护理本科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某军医大学护理专业四年制本科生具有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随着年级增加评判性思维能力显著增强;担任过学生干部、喜欢护理专业和阅读频率高的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高于未担任过学生干部、不喜欢护理专业和阅读频率低的学生,且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是否接受过地方大学教育在除分析能力外的其他各特质和总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教育工作者应根据军医大学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特点和影响因素,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加强评判性思维能力培养的教学实践。

关键词: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现状;影响因素

评判性思维(criticalthinking)是个体在复杂情景中,能灵活地应用已有的经验及知识,对面临的问题及解决方法进行选择,在反思的基础上进行分析、推理,做出合理的判断,在面临各种复杂问题及各种选择的时候,能正确进行取舍[1]。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特别是创新思维及评判性思维,是高等教育的重要一环[2]。因此,面对日益复杂的护理环境及不断增加的护理需要,培养学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对提高护理质量具有重要意义[3],而对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现状和影响因素的了解是采取有效培养措施的前提。近几年护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在国内日益得到重视,相关研究较多,但研究对象基本聚焦在地方大学,对军队院校本科护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相关研究较少。本研究以某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为研究对象,分析其评判性思维能力现状及影响因素,以期为进一步深化军医大学护理教育改革,有效促进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采用整群抽样法,抽取某军医大学护理专业四年制本科1年级~4年级在校生共76人为研究对象,均为女生,全部为高中毕业生或地方大学本科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应召入伍,并作为部队战士工作2~3年后入校学习的战士学员,年龄(22.77±1.36)岁。

1.2研究工具

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内容包括两部分:一部分为一般情况,包括社会人口学一般资料和阅读频率、是否担任学生干部、是否喜欢护理专业、是否在入学前接受过地方大学教育等;另一部分为评判性思维倾向量表(CriticalThinkingDispositionInventory⁃Chineseversion,CTDI⁃CV),量表由香港彭美慈教授等[4]汉化并修订,用以评价学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CTDI⁃CV共70个条目,包含7个特质,即寻找真相、开放思想、分析能力、系统化能力、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求知欲和认知成熟度。每个条目采用Likert6级评分,评价学生对每个条目的赞同程度,得分越高,表明评判性思维能力越强。每个因子得分在30~40分之间,表明其倾向不明,≥40分表明个体有正性评判性思维倾向,≥50分表明有强的正性评判性思维倾向;总分≥280分,表明个体有正性评判性思维倾向,≥350分表明有强的正性评判性思维倾向。

1.3研究方法

采用方便调查法,由研究者统一发放问卷,以匿名方式,请研究对象独立填写,问卷当场收回。共发放问卷76份,收回有效问卷76份,有效回收率为100%。将结果输入计算机后用SPSS20.0统计软件,运用描述性统计和方差分析进行数据分析与处理。P<0.05表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研究对象的一般资料

研究对象共76人,其中一年级18人,二年级21人,三年级19人,四年级18人(已完成42周临床实习);51人(67.2%)在入学前曾接受过1~2年的地方大学本科教育;52人(68.4%)担任过各类别学生干部;41人(53.9%)表示喜欢护理专业。在阅读频率上,5人每天阅读,13人经常阅读,26人有时阅读,28人偶尔阅读,4人从不阅读。

2.2某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总体情况

本组76名学生总得分为(289.42±27.22)分,为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但≥350分的学生仅占2.63%,而≤280分的学生占36.84%。分析各特质得分,寻找真相和系统化能力得分在30~40分之间,表明评判性思维倾向不明,其余特质得分均在40分以上,呈正性特质表现;得分排在前3位的是分析能力、求知欲和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且呈正性特质表现及强特质表现的人数也最多。详见表1。

2.3不同年级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情况

4个年级护理本科生的CTDI⁃CV总分均高于280分,为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不同年级护理本科生CTDI⁃CV总分和寻找真相、系统化能力、求知欲方面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在开放思想、分析能力、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和认知成熟度方面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随着年级的增加,学生的CTDI⁃CV总分和求知欲得分呈明显递增趋势,尤其四年级护理本科生的CTDI⁃CV总分、寻找真相、系统化能力和求知欲得分明显高于其他年级,且均为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详见表2。

2.4是否担任过学生干部的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比较

担任过学生干部的学生CTDI⁃CV总分和开放思想、分析能力等6个特质的得分均明显高于未担任过学生干部的学生,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

2.5是否喜欢护理专业学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比较

喜欢护理专业的学生CTDI⁃CV总分、系统化能力、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求知欲和认知成熟度方面得分均高于不喜欢护理专业的学生,且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在寻找真相、开放思想和分析能力方面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4。2.6阅读频率不同的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比较阅读频率不同的学生除寻找真相和分析能力以外的各特质和总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从不阅读的学生总分≤280分,说明评判性思维倾向不明,其余学员均>280分,为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详见表5。

2.7入学前是否接受过地方大学教育学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比较(见表6)

3讨论

3.1某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具有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

本研究结果显示,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有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但具有较强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学生少(2.63%),倾向不明和负性倾向的学生比例较高(36.84%),提示护理本科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整体还有待提高,教学中应针对性地加强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训练。在寻找真相方面得分最低,这一结果与王海彦等[5⁃6]对地方大学护理本科生的研究结果一致。在传统教育体制下,教学主要还是围绕应试展开,学习方法以记忆为主,对学生独立思维能力培养的重视程度不够,学生的主动性没有被充分激发,对知识的求真和质疑精神有待提高。大学虽在很大程度上已改变既往填鸭式教学方法,但教育工作者仍需进一步加强对学生反思和探究意识的培养。求知欲和分析能力得分较高,由于调查对象全部为战士学员,他们从部队进入大学,更加珍惜学习机会,对知识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和学习欲望,渴望提高自己。同时他们的特殊经历不同,经历过多种环境和身份的变化使她们的分析能力得到一定锻炼。

3.2某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随年级增加逐渐增强

此研究结果与国内研究者对地方大学本科护生的研究结果稍有差异[7⁃8]。这可能与大学在课程设置上严格把握教学规律,以及近几年提倡开展现场式、小班化和研讨式的教学方法改革有关,学生在临床见习、案例分析和课堂研讨等多形式的教学中自身的自主学习和反思能力得到了锻炼。尤其是四年级学生,得分明显高于其他3个年级,在系统化能力方面差异尤其明显,这与他们在临床实习过程中建立了初步的临床思维、构建了基本的整体护理理念,解决问题的能力得到提升有关。另一方面也说明大学严格临床师资培养,加强实习岗前培训、科室培训等举措是有效的。多项研究结果也表明,科学的课程设置、有效的教学管理、适当的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均对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起着重要作用,教育工作者应根据教学规律和学生能力提升需要制定科学的培养方案,从知识、能力、态度方面提升学生质疑、反思、分析、推理和决策的能力[9⁃10]。

3.3担任过学生干部的学生比未担任过学生干部的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高

军医大学与地方大学相比,学生组织机构和学生干部岗位设置较多,包含了行政、教学、政治等各方面,加上学生总体人数较少,因此担任过学生干部的人数比例相对较大。学生干部在担任职务的过程中要承担一定的管理和组织任务,且要发挥榜样作用,因此对自我要求较高,逐渐培养了她们的自信心以及组织、管理、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因而评判性思维能力较强,而未担任过学生干部的护生没有得到这样的锻炼,评判性思维能力相对要弱。这与娄武英等[11⁃12]对地方院校本科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研究结果一致。因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充分发挥自身的主导作用和学生的主体作用,激发学生参与教学活动的积极性,支持并鼓励学生间相互交流与协作,并为其提供思考、创造和展现自我的机会,提高其自信心和责任感。

3.4喜欢护理专业的学生比不喜欢护理专业的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高

喜欢护理专业的学生对专业有较强的认同感,能主动学习新知识,并在学习中体会到快乐和成就感;而不喜欢护理专业的学生则较缺乏专业信念,求知欲较弱。提示教学管理者可以通过组织新生专业思想教育、实习前教育等活动,将正确的专业价值引导贯穿在整个教学过程中,使学生体会到护理工作的重要意义和深刻内涵,认可专业价值,树立专业自信,从而激发其主动思考、主动实践的积极性,促进评判性思维能力提高。

3.5阅读频率与评判性思维能力呈正相关

思维能力和语言发展是紧密相连的,经常阅读的学生对世界有更多的认识,在阅读过程中接受和领会到作者意图并学会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因此,开放思想、求知欲等得分均较高。开设各种讲座、举办读书交流会、辩论赛等活动,有助于学生养成主动阅读的习惯,为进一步提高评判性思维能力打下基础。

3.6是否接受过地方大学教育与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关系

除分析能力外,其他特质和总分方面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外,这与本研究的预期结果不一致,可能与样本虽已整群抽样但数量相对较小有关,如果辅以质性研究可能会更有效。能力的培养不仅仅是知识的获得,更重要的是具有主动思考的意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军医大学护理本科生与地方大学护理本科生在生源、教学和管理模式上均有差别,如何因材施教,并针对影响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因素采取更科学的培养措施,值得教育工作者的深入研究和探讨。

参考文献:

[4]彭美慈,汪国成,陈基乐,等.批判性思维能力测量表的信效度测试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04,39(9):644-647.

[5]王海彦,罗丹.某校531名本科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调查分析[J].护理学报,2014,21(15):1-4.

[6]彭丽娟,王娟.本科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全科护理,2013,11(12):3169-3172.

[7]王志稳.不同年级在校学习本科护生评判性思维倾向的比较[J].中华护理教育,2009,6(3):123-124.

[8]成静.不同年级本科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比较研究[J].护理研究,2007,21(10B):2658-2659.

[9]吴德芳,罗阳.教育环境对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倾向的影响[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6,33(9):72-76.

[10]何花,蒋谷芬,董大立,等.循证护理对本科护理实习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影响研究[J].护理研究,2016,30(7B):2494-2495.

[11]娄武英,沈佳丽,陈凤娥.影响护理实习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单因素分析[J].护理与康复,2017,16(4):313-315;318.

[12]马小琴,姚鑫倩,汪国建.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的调查与分析[J].护理与康复,2014,13(12):1134-1136.

作者:袁媛 徐霞 鲁芳 单位:陆军军医大学

护理本科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现状及影响

2019/08/1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