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法医学鉴定论文 >> 正文

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法医学鉴定

2015/08/12 阅读:

1查明死亡原因及死亡性质,明确案件性质

在怀疑机械性窒息死亡案件的现场勘查中,死者的死亡原因是什么,死者的死亡是自杀还是他杀、还是意外造成的?这是摆在法医面前最为迫切的问题,也是侦查人员最为关注的焦点,因此,法医要通过详细的尸体检验,并结合现场情况来解决这一问题。如案例1,死者的损伤表现为面部瘀血、紫绀、双眼结膜充血出血、口腔粘膜出血、心脏外膜出血及内脏淤血等窒息征象,但左右腕部均有长达5cm的切创深达肌腱,上腹部有两处刺创深达腹腔,现场有一个开启的煤气罐并有浓烈的煤气味。经过法医详细的尸体检验,死者腕部的切创和腹部的刺创均未伤及大血管,尸体失血征象不明显,不足以致死者死亡;死者心血未检出一氧化碳,可排除煤气中毒死亡;死者有明显的窒息征象,颈前部见片状的皮下出血及表皮剥脱,分析死者系因机械性窒息而死亡。死者头发凌乱,床套不整齐,死者仰卧的床边墙上有与死者鞋底花纹相同的鞋印,加之死者左肩部及双肘部背侧均有程度不同的皮下出血,分析死者曾有挣扎搏斗的过程,死者的死亡系他人加害所致。现场见多处血迹,DNA检验证实现场床垫的血迹为死者所留,现场地面上的血迹为伤者徐某所留,现场单刃刀上血迹为死者和伤者的混合型,结合现场发现伤者徐某写好的遗书反映出“感情剧变、精神崩溃、不想活在世上”等内容,分析徐某对死者捂口鼻、扼颈致其昏迷后,又用刀片割腕、单刃刀刺插死者腹部(因为DNA检验证实现场死者的血迹仅仅局限在床垫上伤口的部位),杀死死者后,产生自杀念头,写遗书、开煤气、并实施刀片割腕、单刃刀刺插腹部等自杀行为,故该案的案件性质经法医检验定性为杀人后自杀,因发现及时、自杀未遂。

2对致伤工具以及损伤形成方式进行推断,锁定作案过程

如前所述,当死亡原因、死亡性质以及案件性质都明确后,对致伤工具以及损伤形成方式的推断就是法医检验的关键所在,解决好这个问题,有利于明确作案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过程,从而锁定作案细节。如案例2,死者马某双眼睑结膜有微小的点片状出血、下唇粘膜少量点状出血,颈项部见不连续的索沟,而且索沟表现为轻度的皮下出血伴表皮剥脱,颈部见类圆形、条状、新月形、类半圆形表皮剥脱,颈部深层肌肉出血,舌骨体处见出血,左侧舌骨大角骨折,血液呈暗红色流动状,内脏淤血。本案中死者虽死于机械性窒息,但与一般单纯的捂死、勒死、扼死不同,从尸体征象来看,死者具备了被捂口鼻、扼颈、勒颈的特征。下唇粘膜少量点状出血,加之死者口鼻部皮肤苍白,说明该损伤系被人用手或柔软物捂口鼻所致,颈部类圆形、条状、新月形、类半圆形表皮剥脱说明该损伤系被人用手扼颈所致,颈项部不连续的索沟,说明该损伤系被用类绳状物勒颈所致,作案人采用又捂、又扼、又勒的手段最终致死者机械性窒息死亡。破案后证实,作案人从死者身后用左手扼颈、右手捂口鼻将死者从客厅拖入卧室床上,再用一件T恤衫捂其口鼻,又用该T恤衫反复缠绕颈项部勒颈致死者窒息死亡。法医经过详细的尸体检验,对致伤工具以及损伤形成方式进行了准确的推断,锁定了作案过程,为案件诉讼完善了证据链。

3全面提取生物检材,为锁定作案人提供有力的证据

在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案件中,由于作案人要对受害人实施捂口鼻、扼颈或勒颈等行为,一般情况下,在加害过程中,受害人会有挣扎搏斗的行为,故受害人指甲内极有可能遗留作案人的生物检材,如果成功检出死者以外DNA基因分型,那么对锁定作案人将提供非常有力的证据。如案例3,死者是一名独居老妇人,尸体检验颜面部紫绀、双眼结膜充血出血,面部见三处大小不等的片状皮下出血,口腔粘膜及牙龈出血,颈部见两处弧形表皮剥脱和两处片状皮下出血伴表皮剥脱,左肘部前侧、左前臂中段前侧、左手掌、右肩部、右上臂下段背侧、右肘部背侧、右前臂背外侧、右小腿中上段背侧见十多处大小不等的片状皮下出血伴表皮剥脱,右手背侧见两处弧形表皮剥脱,颈部皮下组织、肌层出血,右侧舌骨小角骨折,胸腹腔脏器淤血,死者死于机械性窒息。死者为独居的老妇人,头面部、四肢见多处皮下出血、表皮剥脱,损伤程度相对较轻,主要集中在正面,法医分析死者和作案人有正面搏斗的过程,特别是死者颈部和右手背侧的弧形表皮剥脱,分析系徒手搏斗时被作案人指甲掐、抓所致,既然是正面近距离徒手搏斗,而且死者被抓伤,那么作案人就极有可能被死者抓伤,在死者的指甲内就极有可能遗留作案人的生物检材,因此,法医对现场尸体上可能遗留作案人生物检材的部位进行详细提取,特别重点提取死者的双手指甲。结果在死者左手指甲内检出嫌疑人张某的基因分型,右手指甲内检出包含死者傅某和嫌疑人张某的混合基因分型,为锁定作案人提供了相当有力的证据。

作者:段会刚 宋凯亮 单位:罗定市公安局 云浮市公安局

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法医学鉴定

2015/08/1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