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病毒感染论文 >> 正文

涉外婚姻家庭HIV感染现状分析

2020/11/11 阅读:

摘要:目的了解云南省边境县涉外婚姻人群规模,掌握该人群艾滋病病毒(HIV)感染状况。方法2014-2018年,以村为单位,采用统一下发的数据库收集辖区内所有涉外婚姻家庭的规模数据及人口学信息,逐级汇总上报,并对其开展HIV动员检测。结果全省涉外婚姻家庭规模有49903户,德宏州、保山市、文山州和普洱市占75.3%。外籍家庭成员中缅甸占75.7%,女性占96.5%,20~39岁占73.2%。对84113人开展了HIV检测,HIV抗体阳性794人,阳性率0.9%。不同县区该人群的HIV阳性率在0.1%~3.4%之间,不同年龄、性别和民族的中国籍家庭成员HIV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44.2,P<0.001;χ2=25.14,P<0.001;χ2=231.74,P<0.001)。外籍家庭成员中,不同国籍、年龄、性别和结婚时长其HIV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4.61,P<0.001;χ2=120.48,P<0.001;χ2=7.01,P=0.01;χ2=18.21,P<0.001)。结论云南省边境县涉外婚姻家庭规模大,HIV感染率高,不同地区及人口学特征HIV感染率差异较大。建议将该人群纳入边境地区艾滋病防治常规工作。

关键词:艾滋病病毒;感染情况;涉外婚姻家庭;规模调查

云南省有8个州市25个县与缅甸、越南和老挝接壤,边民跨境通婚现象较为普遍。由于涉外婚姻的缔结手续复杂,边民难以按我国法律政策登记结婚和落户,多数为未进行婚姻登记但以夫妻名义进行同居。各边境州市调研情况深度不一,因此全省涉外婚姻数据不完整[’〕。人口流动迁移会导致艾滋病病毒(HIV)的传播风险增高[2一3]。近年来涉外婚姻数量迅速增加,给本省艾滋病防控工作带来了新的问题。为了获得全省涉外婚姻人群的规模数据及HIV感染状况,为边境地区艾滋病防控提供依据,2015-2018年,对25个边境县涉外婚姻家庭开展规模调查,并对能接触到的每对夫妻开展HIV动员检测,结果报告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2014-2018年定居在云南省8个州市25个边境县的所有涉外婚姻家庭(即夫妻一方是我国公民,另一方是外国公民),包括已进行婚姻登记或未进行婚姻登记但以夫妻名义同居的家庭。本文通过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查。1.2方法1)以村为单位,采用统一下发的数据库收集信息,逐级汇总上报。2014年起先收集辖区内所有涉外婚姻家庭的规模数据及人口学信息,2015-2018年每年将新增的涉外婚姻家庭进行登记,同时收集该群体离异、丧偶、死亡及离开中国等信息,发生变更及时更新,实现动态管理。2)2014年起在获得口头知情同意后,对涉外婚姻家庭夫妻开展HIV检测。2015-2018年,每年对上一年没有检测到以及当年新增的夫妻继续开展动员检测。采集调查对象静脉血3~5mL,初筛检测使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试剂,初筛阳性者使用蛋白印迹试验(WB)进行确证检测。1.3统计学分析使用SPSS20.0分析数据,计数资料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云南省边境县涉外婚姻人群规模截至2018年8月,全省涉外婚姻家庭规模有49903户,主要集中在德宏州、保山市、文山州和普洱市,共有37586户,占75.3%。县区分布集中在芒市、瑞丽、盈江、陇川,龙陵、腾冲,麻栗坡、马关、镇康9个县,共34074户,占68.3%。该人群结婚时长10年内占65.9%(30395/46126),10~20年占26.3%(12151/46126),>20年占7.8%(3580/46126)。2.2涉外婚姻人群人口学特征涉外婚姻的49903户中,填写外籍家庭成员的49855户中,缅甸占75.7%(37746人)、越南占20.3%(10112人)、老挝占3.9%(1961人)、其他(包括少数泰国或欧美国家人员)占0.1%(36人),女性占96.5%(48013/49754),20~39岁占73.2%(36520/49903)。中国籍家庭成员年龄均数36岁(17~87岁),30~49岁占62.1%(31004/49903),少数民族占62.9%(28394/45175)。2.3涉外婚姻人群HIV动员检测结果2014-2018年,累计对84113人进行了HIV检测,HIV阳性794人,阳性率0.9%(0.1%~3.4%)。其中检测中国籍39753人,HIV阳性377人,阳性率0.9%(0~2.5%);外籍44360人,HIV阳性417人,阳性率0.9%(0.1%~6.1%)。2.3.1不同地区涉外婚姻人群HIV检测结果从州市分布来看,涉外婚姻人群HIV感染率位于前三的州市是德宏州、怒江州、保山市,所辖边境县涉外婚姻人群HIV感染率均>1%。从县区分布来看,不同县区该人群的HIV阳性率在0.1%~3.4%之间,HIV阳性率>1%的县有11个,<0.3%的县有8个。夫妻双方HIV阳性率均1%的有3个县,仅中国籍>1%的有2个县,仅外籍>1%的有6个县。详见表1。2.3.2不同人口学特征的涉外婚姻人群HIV检测结果将涉外婚姻家庭的中国籍和外籍家庭成员分开分析,了解不同人口学特征HIV阳性率情况,结果见表2。2.3.3涉外婚姻人群HIV阳性者特征HIV阳性者中30~49岁占80.0%(635/794),男女比例为0.86∶1,男性感染者中外籍占6.3%(23/367),女性感染者中外籍占92.3%(394/427)。中国籍感染者中40~49岁占45.4%(171/377),傣族、汉族和景颇族占80.5%(302/375)。外籍感染者中30~39岁占49.2%(205/417),缅甸籍占90.6%(378/417)。HIV阳性的涉外婚姻家庭中,夫妻双方都是阳性的比例是24.8%(158/636),仅中国籍家庭成员阳性的比例是34.4%(219/636),仅外籍家庭成员阳性的比例是40.7%(259/636)。

3讨论

本研究摸清了本省所有边境县涉外婚姻家庭规模及HIV感染状况,近10年来涉外婚姻家庭数量急剧上升。有文献[4]报道,定居在云南省的跨境婚姻人群至少有2万户,与常规工作数据[5-8]比较多个县区该人群HIV感染率远高于当地大众人群和孕产妇的感染率,提示应尽快将该人群纳入边境地区艾滋病的常规综合防治工作中。各边境县涉外婚姻家庭规模数及HIV感染状况不一:有些县区涉外婚姻人群基数大、HIV感染率高,有些县区涉外婚姻人群基数大、HIV感染率较低,而有的县区涉外婚姻人群基数小、但HIV感染率却较高。建议各县进一步对该人群开展专题调查,因地制宜制定防制计划,如在感染率高的县区考虑推进该人群婚检及产检制度,加强感染者/病人的发现及管理、治疗,感染率低的县区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目前针对涉外婚姻人群艾滋病相关研究很少,既往研究[9]发现部分跨境媳妇感染HIV与其在缅甸就已结过婚和丧偶,通过缅甸配偶传播有关;跨境越南媳妇跨境前后高危性行为及多性伴现象普遍存在[10];处于性活跃且婚前在缅甸以打工、伐木为生的中国籍配偶,婚前感染艾滋病的情况较缅籍媳妇更为严重[11]。本研究发现,外籍丈夫家庭HIV感染率高于外籍媳妇家庭,HIV阳性家庭中夫妻双阳的比例占24.8%。可见该人群婚前婚后都可能暴露于高风险之中,家庭内部传播风险也较大,进一步探索该人群艾滋病传播影响因素很有必要。本研究显示缅甸籍涉外婚姻家庭比例很高,缅甸籍人员HIV感染率高于越南籍和老挝籍人员。其他研究发现缅甸普通人群的HIV感染率较高[12],可见缅籍涉外婚姻家庭是该群体中需要重点关注的一个类别。中国籍家庭成员中多个少数民族HIV感染率>1%,这些民族多居住在边远山区,相当一部分人不会汉语,同样提示涉外婚姻家庭中少数民族的宣教干预是今后边境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考虑的。

作者:李雪华 罗红兵 肖明扬 宋丽军 付丽茹 张祖样 牛瑾 单位: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涉外婚姻家庭HIV感染现状分析

2020/11/1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