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正文

浅谈政治学中价值中立的重要性

2013/10/21 阅读:

一、历史上完全“价值中立”的政治学研究是不存在的

从政治学产生开始,人们就试图采用科学的方法对其进行研究,但是事实表明他们最终的研究结果都深深的打上了时代的烙印,最后走上了维护既定意识形态的道路。无论是古希腊的城邦政治学,还是中世纪的神权政治学,都不可避免的和当时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紧密相连。例如,亚里士多德在调查了156个城邦之后,得出了自己的理想民主制的城邦,但是他认为“奴隶是会说话的工具”,这一论断充分的体现了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中世纪的神权政治观,更是直接论述了当时宗教统治的合法性。到了近代,资产阶级崛起,使得近代法学政治观一开始就成为新兴资产阶级在经济上追求自由,在政治上追求民主的理论工具。在资产阶级掌握了国家政权以后,这些政治理论就与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价值中立”的政治学研究不仅在历史上没有出现过,在提倡政治学研究的客观性和科学性的今天也无法实现。即使那些标榜“价值中立”的行为主义政治学者们,也没有摆脱价值因素的束缚。在他们的研究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意识形态的痕迹。比如“意识形态终结论”的代表者李普塞特,他认为人类自古以来就对理想的社会进行了不断地探索,但是到现在这种探索可以停止了,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社会,即美国的自由民主的社会。在其代表作《政治人》中,他为了避免价值因素的干扰,他采用“冲突”和“共识”两个变项作为其概念架构的支撑。但是在实际的整个概念架构当中隐含着一种价值判断:自由的社会优于压迫的社会,而美国就是这种自由社会的典范。这样,他企图免除文化的偏见,但最终却陷入了这样一种文化偏见之中。达尔,在他的代表作《现代政治分析》中,强调把“价值偏好”和是非评判排除在政治学研究之外,但是这恰恰反映了他的价值观念:即某种特定的政治价值已经定型,无需争论。在关于多头制与霸权政制的差异的分析中,达尔就极为鲜明的表明了他对西方模式的偏好,甚至认为人类应该以明智的行动来逐步地走向多头制。另外,达尔认为英美等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是民主的国家,并把这些国家作为评价一个国家是否是民主国家的标准,这就明显的带有价值偏好和意识形态的色彩。

二、对政治学研究中“价值中立”的评价

(一)政治学研究主体决定了价值中立的不可能性。政治学研究的主体是人,而且每个人都是社会中的一员,那么它必然会把它所属的阶级、阶层、社会集团的价值观念、政治倾向和宗教信仰等带入到研究的过程当中,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研究的结果。正如达尔所言“,无论一个人是否喜欢,实际上都不能完全置身于某种政治体系之外。……政治是人类生存的一个无可避免的事实。每个人都在某一时期以某种方式卷入政治体系。”所以,生活在不同政治体系当中的人必然会有不同价值观,这必然会对政治研究产生影响。

(二)政治学的研究对象决定了价值中立的不可能性。不仅研究主体难以价值中立,从研究对象上来看,政治学研究也难以实现价值中立。首先,研究对象和价值密切相关。政治学与价值、利益等范畴是有紧密联系的,并且政治利益是政治学研究的重要内容,而利益从本质上看就体现为价值。其次,政治学的研究对象也包含着人,人的能动性会影响政治学研究的过程和结果。这是因为“人类的行为通常以某种方式与他们的愿望相关。人是有目的的。”这种目的性使得一个人在描述和总结自己的行为态度时,可能撒谎、出错或自欺欺人。总之,人的行为存在各不相同的内在动因,例如利益动因、权力和权利动因、个人心理动因等。因此,研究者必须进行主观的判断,去分析人类政治行为的真正动因,否则就永远无法理解人类的政治行为。

(三)政治学研究结果的倾向性决定了价值中立的不可能。自然科学揭示的规律可以为不同的国家、民族、阶级所接受和利用,而社会科学中的许多规律则是带有强烈的倾向性。例如,马克思根据剩余价值理论提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观点,这一观点具有明显的价值性和倾向性,因此也遭到了资产阶级分子的攻击和谩骂。政治学作为社会科学的一个分支,其研究必然也带有倾向性。政治学的目的就是通过对政治现象的观察和分析,总结政治现象发展的规律,倡导政治生活的理想。正如美国学者伊斯顿指出的那样,“政治研究工作的效用来自这样的事实,即它帮助人们决定采取他们所中意的那种政治体系,并懂得怎样为达到这个目的而着手改变社会政策。”由此可见,政治研究的结果必然会带有某种倾向性,使“价值中立”难以实现。

(四)价值中立本身包含着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价值中立”本身追求的是一种“价值祛除”,但是这本身就体现了一种价值取向,从而违背了“价值中立”的初衷。尤其是以行为主义政治学派为代表的政治学研究者主张“非意识形态”“、意识形态终结论”,这些观点本身也是一种意识形态,从而说明了意识形态没有终结。并且,行为主义学派的“价值中立”的前提是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他们认为人类社会已经有了理想的社会制度,政治学就不需要去研究什么是好的政治制度的问题,为此各国应该以美国的政治制度为蓝本进行设计。由此可见,标榜“价值中立”的行为主义者,没有真正的做到“价值中立”,他们越是强调“价值中立”,就越是否认了“价值中立”,进而陷入了“价值中立”的困境。

(五)含有价值倾向的政治学研究,体现了政治学研究者的责任感。作为一名政治学的研究者,他不仅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研究过程,而且要把政治学的研究与国家和人民的政治生活相联系,并且相比之下后者比前者更有意义。首先,从国际方面来看,巴斯德曾说过“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这不仅仅是体现了学者的爱国情怀,更是体现了学者的担当。同样,任何一名政治家在做政治研究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本国的政治,这是一个学者应该有的责任感,而这种责任感就不可避免的渗透到学者们的研究中,从而使学者不能完全把政治研究当做一个单纯的学术问题,而是含有价值倾向性的问题。其次,从国内方面来看,当今社会贫富差距日益扩大,政治利益分配不平衡,各种社会问题突显,这些就需要从事政治研究的学者们去探讨和分析,并提出解决办法。如果学者们还仅仅保持着“价值中立”,就会失去自己的道德责任感。因此,在社会日益复杂的今天,需要学者们在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进行相关的价值探。

作者:赵霞王美淇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

浅谈政治学中价值中立的重要性

2013/10/2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