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学科德育论文 >> 正文

歌剧艺术风格

2009/10/18 阅读:

内容摘要:普契尼笔下的咏叹调,是作者所处时代的总体精神特征和作者个人艺术趣味的“合金”,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个人艺术风格。受真实主义艺术思潮的影响,普契尼在其歌剧中刻画了许多不同类型的人物,角色性格多样,反映到咏叹调中均有精当的音乐形态学标志。文章以《图兰朵》中公主的演唱作为例证,力图全面把握普契尼作品的时代精神、艺术风格和角色性格。

关键词:普契尼咏叹调演唱艺术风格角色性格

一、普契尼和歌剧《图兰朵》

普契尼(Puccini,1858—1924),19世纪末20世纪初,继威尔第之后,世界上最杰出、最受推崇的意大利歌剧作曲家之一。1893年,他以歌剧《曼农·列斯科》一举成名,从此便将创作歌剧作为其毕生的事业。此后,他又创作了许多如《艺术家的生涯》《托斯卡》《蝴蝶夫人》等轰动世界歌剧舞台的成功之作。普契尼以他20多部歌剧赢得了荣誉,且对歌剧的探索孜孜以求。《图兰朵》(Turandot)是普契尼晚年创作的最后一部歌剧。进入暮年的普契尼,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仍然保持着对不同类型主题的一贯探索,他是想“尝试一条新道路”(普契尼语)。他选择了戈齐(CarloGozzi)的寓言故事《图兰朵》作为脚本。《图兰朵》是一部以古代中国为背景杜撰出来的传奇故事。主要讲元代美丽而冷酷的公主图兰朵,时刻牢记着祖母年轻时受入侵鞑靼王掳拐,并含辱死去而产生仇恨,她发誓要杀尽异国王子,以王子们的首级来祭奠祖母的亡魂。于是,图兰朵设下了猜谜征婚的陷阱,猜中者可当驸马,猜不中就处死。几位前来征婚的邻国王子先后死于刀下。一天,紫禁城皇宫大殿下,被废黜的突厥老国王与失散多年的儿子卡拉夫在人群中相逢。老国王的侍女柳儿爱上了卡拉夫,而卡拉夫被图兰朵的美貌所吸引,决心去征服她。卡拉夫轻而易举地猜中了公主的三个谜。但图兰朵不甘心失败,抓获了老国王和柳儿。柳儿被严刑拷打,告诉公主卡拉夫的名字叫“爱情”后饮刃自刎。第二天,卡拉夫用爱融化了图兰朵冰冷的心,最终图兰朵投入到卡拉夫的怀抱。

这部歌剧的剧本是西莫尼和阿米尼合写,他们参照了戈齐的寓言剧和席勒的戏剧脚本。普契尼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剧本的编写,但他对剧情和主题作了许多提示。1921年,普契尼开始了对这部歌剧的创作。但不久,他被诊断出患有喉癌。他预感到生命即将结束,在治疗过程中加紧创作,并说:“如果我不能成功地完成这部歌剧,将会有人走到舞台前面说‘普契尼写到这里就死去了’”。果然,《图兰朵》的命运被普契尼不幸而言中。1924年11月29日,当此歌剧还差尾声没写完时,普契尼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剩下的部分由普契尼的学生,被认为和普契尼创作风格相似的意大利歌剧作曲家阿尔方诺根据普契尼留下的手稿和素材完成。1926年4月25日,在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在著名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的指挥棒下,《图兰朵》举行了隆重的首演。人们屏息静气,普契尼的美妙音乐响起在大厅上空。一幕幕辉煌的场面,一首首动人的旋律……场内的欢呼声盖住了一切。当演出进入到第三幕总谱上标有“极慢”(largosost)的地方,托斯卡尼尼示意乐队停止下来,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低声宣布:“大师写到这里,心脏停止了跳动。”

二、普契尼歌剧作品艺术风格分析

泰纳说:“要了解一件艺术品、一个艺术家、一群艺术家,必须正确地设想他们所属的时代精神和风俗概况。”普契尼的艺术趣味从根本上说是现实主义的,他所处的时代以及他那关注社会、热爱社会的伟大胸襟,使他成为现实主义歌剧艺术的主将之一。在《艺术家的生涯》中,作者从人物设计到戏剧情节都是围绕社会下层的普通人物铺展的,其实质也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写照。一曲《冰凉的小手》,作者假借剧中人之口,表达了对温柔、美丽,但却十分平凡的少女——咪咪的无限关爱。因此,在演唱这首咏叹调时,应准确把握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充分体现作品的时代特征。“在声音的处理上除按剧情的规定外,要用自己的真诚充分燃烧自己,去点燃观众的心头之火。”

时代精神和艺术风格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倘若说时代精神以一个时代的总体特征决定着一个艺术家艺术风格的基本面貌的话,那么,艺术风格对于时代精神又不是简单地被决定的关系,它浸透着艺术家个人的内在感受和艺术趣味,表现出鲜活的个性品质。在普契尼一生创作的不同时期,除现实主义时代精神的基本面貌之外,其艺术风格又表现出些许差别。总揽其歌剧作品,分别体现出晚期浪漫派伤感主义、现实主义、真实主义、自然主义以及异国情调气息的不同印记,普契尼的创作是随着欧洲社会文艺思潮的发展而演变的,其早期的作品具有较深的浪漫主义痕迹。1893年的《曼侬·列斯科》不属于现实主义,而是“晚期浪漫派伤感主义的标本”。在《曼侬·列斯科》的女主人公曼侬的咏叹调《在那柔软的帷幔里》,表现的是女主人公由于迷恋豪华生活而嫁给富有的老色鬼,而后女主人公虽身处金碧辉煌的住所,内心却十分空虚,仍然眷恋着往日与青年骑士的恋情的思想情感,音乐的第一主题(1—16小节)经过频繁的转调、离调,巧妙地构成一种迷离、温柔的意境;第二主题在到达高潮之后下转结束在宁静的中音区,好似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之中。作品的基调是“浪漫”和“伤感”的,是作品产生的时代背景及曲作者早期艺术风格的具体体现。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创作实践的深入,普契尼中后期的作品又表现出真实主义色彩。真实主义(Verismo)“源于左拉和易卜生的自然主义”。它取材于日常生活,反映普通人的悲剧生活,可以说是对瓦格纳理想主义的反动。真实主义在艺术上追求紧张的戏剧情节和夸张的情绪,往往带有传奇的性质,其基本特征是“悲剧性”“抒情性”和“传奇性”。《托斯卡》中的《星光灿烂》是普契尼真实主义咏叹调的经典作品,这是主人公卡瓦拉多西在临刑前唱给恋人托斯卡的咏叹调。作品真实主义的风格主要体现在,它真实地揭示了角色的那种对美好恋情的回忆和对死亡的绝望交织在一起的内心情感。作品一开始是宣叙调,在小调式的主音和属音上同音进行。单调、呆板、木讷,这里是主人公在回忆第一次约会的情景。接下来是四三拍,慢板,起伏跌宕的旋律是相会时幸福、甜蜜的主题。紧接着情绪又有了变化,一段痛苦的音调,用强音和保持音表现了主人公悲愤、失望、痛苦的心情。最后,旋律下行,结束在较低沉的音上,刻画了死亡的来临和绝望的心情。这种真实而细致的刻画,为演唱这首咏叹调提供了情绪上的基本线条,即“无表情地”——“痛楚的甜蜜”——“失望与悲愤”——“死亡的绝望”。

自然主义和异国情调也是普契尼涉足的艺术流派,如1910年的《西部女郎》就是一部带有美国西部音乐风格的自然主义作品,而《图兰朵》和《蝴蝶夫人》则是以东方色彩为特点的异国情调作品。因此,在演唱普契尼的具体作品时,一定要考虑其特定的艺术风格。

三、《图兰朵》中公主的声音分析

对于歌剧创作来说,普契尼是一位当之无愧的艺术大师。他受真实主义艺术思潮的影响,凭着睿智的头脑、精深的艺术修养和对社会生活的细心观察,在其歌剧中精心地刻画了许多不同的人物。如何正确把握其咏叹调的情感处理,发挥演唱者的歌唱技术,展示其中的艺术魅力呢?笔者在这里以他最后一部歌剧《图兰朵》中图兰朵的咏叹调《宫殿里传出》(女高音)为例来说明。

在剧中,图兰朵是一个重要角色,作为一位公主,她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藐视一切,为所欲为,达到她想要达到的一切目的。其次,其祖母娄铃公主的受辱而死在她的心中埋下了刻骨铭心的仇恨,她要复仇,因此她冷酷残忍,全无美德,为了复仇可以牺牲所有人的生命。再者,图兰朵美艳惊人,众多男性的追求正好成为她达到复仇目的的最好理由。在剧中,公主性格是从多方面加以描绘的。《茉莉花》曲调代表国王的女儿,“官气十足”。第二主题代表公主所体现的邪恶势力。第二幕中,大咏叹调《在皇宫中》活生生地描绘了一个傲慢、残酷的公主形象。在这里,普契尼插入合唱与卡拉夫的唱段来加强它的戏剧效果。相反,在第三幕中图兰朵与卡拉夫的爱情二重唱中,她的第二个咏叹调《第一次流泪》描绘了她作为一个女人被真正征服。作为一个女人,在人性的最深层,她仍然具有向往爱情的潜意识。因此,在勇敢、睿智、火热、真挚,敢于为爱而牺牲生命的人们面前,图兰朵的良知得以复苏,爱情的火花最终被点燃。这一角色性格深刻、复杂,反差极大,在其所唱的咏叹调——《宫殿里传出》中得以淋漓尽致的体现。

《宫殿里传出》是图兰朵在第二幕唱的咏叹调,面对为了赢得爱情而执意要去猜谜的卡拉夫王子,图兰朵向他讲明猜谜只是一个幌子,复仇才是真实目的。这段咏叹调充满了东方情调,其中的民族调式与西方大、小调式体系混合使用,和声功能相当模糊,恰似复杂、难以捉摸的角色性格。

第一部分为前18小节,用极慢(MoltoLento)的速度讲述一个古老的传说,力度变化为p—f—p。前8小节大体上以半音方式下行,旋律接近宣叙调,这里是痛苦的回忆。第9小节突然在高音区上行四度开始,旋律跳动大,强调单音的力度和保持,描写主人公的愤恨之情。第13—18小节,旋律再次回归平和,表现出刻骨铭心的痛楚。演唱时,歌者应充分把握情绪的变化、速度的准确和力度的对比,控制好气息和音量,突出第9—12小节的戏剧效果,用胸声和头声混合的音色,强有力地唱出,以正确表达主人公的愤怒与怨恨。

第19—45小节为第二部分,可分为两个段落,第一段(第19—32小节)为慢(Lento),描述图兰朵充满深情地回忆祖母娄铃公主的贤德、美丽和善良,旋律在中声区平和连贯地自由延伸。这一段落的演唱关键在于气息的连贯、音量的控制、腔体的通畅以及深情的表达。“第33小节音乐渐渐紧张起来,似乎要将往事重现。祖母所经历的苦难,那尸横遍野和国土被夺都深深地刺激着图兰朵。旋律以小字二组的d2和e2音为核心,环绕、重复而后落在低音区,沉重而悲痛。”这里是女高音戏剧性声音的最好表达,浓重、深沉而激动;情绪与旋律反向进行,愤恨之情渐次高涨,而旋律走向则越来越低,这是图兰朵心灵的颤抖之声。

第三部分的前半部(第48—57小节)是女主人公对一个个前来求爱而倒在刀下的王子们的嘲讽,音域逐渐向高音区推进,自达小字二组的b2,这里的声音要谐谑,着重表达她的自鸣得意和肆无忌惮。后半部(第58—68小节)则是图兰朵久埋在心里的誓言。演唱时,气息应饱满,语气要坚定,充分演绎出强烈的复仇心理。

曲目的最后部分重复着相同的剧词——“谜语猜不中,性命难保存”,唱出全曲的最高音小字三组的c3,并以两个斩钉截铁的降A音(小字二组)结束全曲,以表现她复仇的信念决不改变。由此看来,普契尼笔下的角色性格十分鲜明、复杂、细腻。他谱写的咏叹调恰切角色性格,对角色性格和乐谱标志的准确把握,是普契尼咏叹调演唱的基本前提和根本目的。换句话说,只有准确把握普契尼作品中的角色性格和乐谱标志,才能充分发挥演唱的技术水平,才能准确再现其作品,展示其中的艺术魅力。

结语

普契尼以他惊人的才华、绝世的天分,渴望着在这最后的作品当中超越自己,达到艺术的新境界,他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苦苦尝试。然而,就是在这种尝试超越自己的过程中,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普契尼却未能完成自己的心愿,他没有能够战胜命运的安排,却永远地倒下了。这是普契尼的悲剧,也是歌剧史上的悲剧。普契尼虽然早已离开了我们,然而他留下的宝贵的音乐遗产将永远受到世人的珍爱,他塑造的那些情感丰富、性格鲜明、活生生的人物将永远留在世界各地的歌剧舞台上。

参考文献:

[1]章安琪.西方文艺理论史精读文选[C].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485页.

[2]人民出版社经典著作编写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462页.

[3]陆贵山.中国当代文艺思潮[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63页.

[4]朱振山.外国歌剧选曲(下)[C].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9年版.第28-49页.

[5]钱苑,林华.歌剧概论[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3年版.第315页.

歌剧艺术风格

2009/10/18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