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特殊教育论文 >> 正文

特殊教育教师癫痫相关知识和态度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关键词】教育,特殊;癫痫;健康教育

癫痫是多种原因导致的脑部神经元高度同步化异常放电所致的临床综合征,临床表现具有发作性、短暂性、重复性和刻板性的特点,可表现为运动、感觉、意识、精神、行为和自主神经等不同程度的障碍[1]。国内有报道,癫痫患者中的智力低下者占53.4%,且发作率越高,智力低下发生率越高,反之,智力低下患者中,约50%有过癫痫的发作[2];45%的脑瘫患儿伴有癫痫[3]。为了更好地对特殊儿童进行教育和管理,促进全面康复,本研究通过调查了解特殊教育教师(以下简称特教教师)的癫痫相关知识和态度,从而有针对性地对他们进行相关知识普及,帮助其更好地从事特殊教育工作,以促进特殊儿童的全面康复。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对2017年7月在乐山师范学院进行“手语翻译员”培训的特教教师和在重庆市江津区向阳儿童发展中心进行“脑瘫及其他发展障碍儿童之动作训练人员系列培训班”的特教教师进行问卷调查,在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被调查教师以匿名方式完成问卷。共发放问卷75份,回收有效问卷74份,有效回收率为98.67%,其中男性20人,女性54人;≤30岁者51人,31~40岁者14人,>40岁者9人;大专以下3人,大专24人,本科46人,研究生1人;所学专业为特教的34人,非特教的40人;从事特殊教育工作1~3年的42人,4~10年的19人,11~20年的9人,>20年的4人;学生对象为培智生的40人,聋生和盲生等非培智生的34人。

1.2调查工具

(1)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由研究者在参阅文献[4-5]后自行设计,包括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所学专业、学生对象等。(2)癫痫相关知识问卷。采用王英杰[6]编制的癫痫相关知识调查问卷,该问卷共19个问题(判断题13个,选择题6个),涉及疾病一般知识、药物治疗及管理、疾病预后、癫痫发作紧急处理、日常生活注意事项和自我调节等方面,统计回答正确的题目和人数所占的百分数,计算总得分和各项目得分,正确率或得分越高,说明对癫痫疾病越了解,该问卷具有良好的效度和信度。(3)对癫痫的态度问卷。选用王英杰[6]编制的家长对癫痫的态度评估量表,该量表共8个条目,从“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分5级,分别赋予1~5分,其中第6条反向计分,得分范围8~40分,得分越高,表明态度越积极。该量表具有良好的表面效度和内容效度,对癫痫患儿父母测得Cronbachα系数为0.716[6],本次对特教教师测得Cronbachα系数为0.734。1.3统计学处理数据采用SPSS19.0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采用描述性统计分析、t检验、方差分析和Spearman等级相关分析等,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特教教师对癫痫相关知识知晓率及得分

2.1.1特教教师对癫痫相关知识知晓情况

本次调查对象对癫痫相关知识正确回答16题及以上(正确率>80%)的有13人,占17.57%;11题及以下(正确率<60%)的13人,占17.57%。调查对象回答正确率未超过50%的条目有6个:“会诱发癫痫发作的因素”(4.05%,3人),“癫痫的发病与年龄有关”(32.43%,24人),“癫痫是一种不可治愈的疾病”(37.84%,28人),“父母有癫痫,孩子也会得癫痫”(43.24%,32人),“癫痫是精神病的一种”(47.30%,35人),“因为药物有副作用,所以孩子一定不能长期服药”(50.00%,37人)。

2.1.2不同组别教师癫痫相关知识得分比较

特教专业毕业教师总体得分高于非特教专业教师(P<0.05);从事培智教育教师在疾病一般知识项目、药物治疗及管理项目和总体得分均高于从事非培智教育教师(P值均<0.05);>40岁教师在药物治疗与管理、发作时紧急处理和总体得分方面低于≤40岁教师(P值均<0.05),31~40岁教师在总体得分方面高于≤30岁和>40岁教师(P<0.05)。

2.2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

本研究中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得分为(32.78±4.19)分,其中最高分40分,最低分12分;32分以下者27人,占36.49%。将不同人口学特征教师对癫痫的态度得分进行比较,发现从事特教工作≤3年的教师得分高于>3年的教师(P<0.05)。2.3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与其相关知识知晓情况的相关关系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与其癫痫相关知识知晓情况相关均无统计学意义(r值分别为0.115,0.215,0.000,0.148,0.192,0.065,P值均>0.05),但与总的知识掌握情况呈正相关(r=0.260,P<0.05)。

3讨论

本次调查对象癫痫相关知识的总体得分为(69.99±12.40)分,正确率>80%的教师占17.57%,<60%的占17.57%。说明整体知晓情况不太理想,还需加强宣传和普及。其中自我调节、对癫痫发作时的紧急处理知识总体掌握较好,可能与所受教育、所处环境和目前的各种宣传报道有一定的关系[7-8]。但还是有个别教师对癫痫发作时不知如何处理或没有采取正确的处理方法。为了确保癫痫儿童在癫痫发作时能得到及时、正确、有效的救助,避免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有必要对特教教师进行这方面知识的普及与强化。本研究中特教教师对疾病一般知识、药物治疗及管理、疾病预后和日常生活注意事项的知晓率不高。对于“会诱发癫痫发作的因素”,完全回答正确的只有3人。说明很多教师意识到情绪波动、过分劳累和紧张对癫痫患儿不利,没有意识到“喝浓茶、咖啡、可乐、啤酒等饮料”对癫痫的影响。除上述因素外,睡眠缺乏、进食过量、饥饿、闪光、一过性代谢紊乱、过度换气、预防接种、条形或方格形等特殊图形、长时间过度注视某一物体等都可诱发癫痫发作[9-10]。因此,为了避免在日常教学和生活中诱发癫痫的发生,应该加强特教教师该方面知识的普及,以利于其更好地开展工作。另外,有56.76%的教师认为“父母有癫痫,孩子也会得癫痫”,说明很多教师并不清楚癫痫的发生是多种原因导致的。癫痫除遗传因素以外,还有各种明确的中枢神经系统结构损伤或功能异常所致,如脑发育畸形、宫内感染、肿瘤以及颅内感染、中毒、产伤或脑外伤后遗症等[11],也可能是因为对病因的不了解,仅有32.43%的教师知晓癫痫发病与年龄有关,37.84%的教师认为癫痫可以治疗,52.7%的教师认为孩子需要长期服药。而有40.54%的教师认为“癫痫是精神病的一种”,12.16%的教师填答“不知道”,即有52.70%的教师对此知识不清楚或有错误的观念,高于台湾的研究结果[12]。

虽然特教专业毕业教师对癫痫相关知识的各项得分与非特教教师的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知识总分高于非特教专业教师,说明总体上特教专业毕业教师对癫痫相关知识的掌握情况更好些,可能与其在学校的学习经历有一定关系,因为特教专业学生要学习一些与医学相关的课程如特殊儿童病理学、特殊儿童卫生学等,而以上课程中会涉及癫痫相关知识[2,13]。从事培智教育教师在疾病一般知识、药物治疗及管理项目和总体知识掌握情况均高于从事非培智教育教师,可能与其所处环境、所接触对象的具体情况有关系。年龄≤40岁的教师在药物治疗与管理、发作时紧急处理和总得分方面高于>40岁的教师,可能与传统观念有一定的关系,年龄越大,越容易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如认为多种药物同时服用效果会更好,或者药物有副作用,不能长期服药,更相信中医、祖传疗法[14];一旦癫痫发作,马上掐人中、掐虎口就可以终止发作等[7]。本次调查发现,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得分为(32.78±4.19)分,表明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总体上是比较积极的,但有36.49%的教师还有待进一步改善。从事特教工作>10年的教师态度分低于≤3年的教师,他们的态度可能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更大,因为社会上一直存在对癫痫疾病的许多误解和偏见,如认为该病是一种精神病等,提示对广大人群尤其是年龄稍长的人群进行癫痫相关知识普及的必要性。特教教师对癫痫的态度与其对各项目相关知识的掌握情况无相关性,但与总的知识掌握情况呈正比,说明对癫痫相关知识知晓得越多,对疾病的态度越积极。提示可以通过提高特教教师癫痫相关知识水平来提升其对疾病的积极态度。

综上所述,特教教师的癫痫相关知识有待于普及和加强,部分教师对癫痫的态度有待进一步改善,提高特教教师癫痫相关知识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升对疾病的积极态度。建议通过多种形式和渠道对特教教师进行癫痫相关知识的普及和强化,如对特教专业学生开设相关课程的学习、对新教师进行岗前培训和在职教师继续培训时设置相关内容,特殊学校可以聘请专业人员以开展讲座形式进行普及,也可以以板报或文字、视频形式等进行宣传普及,力争使每一位特教教师都知晓癫痫相关知识,正确对待和处理患有癫痫的特殊儿童,以促进其全面康复。

4参考文献

[1]贾建平,陈生弟.神经病学[M].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297-298.

[2]刘艳虹.特殊儿童病理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346-351.

[3]王卫平.儿科学[M].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408-410.

[4]王滔,马利.特殊教师的职业压力,情绪应对策略与职业幸福感有调节的中介效应[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5):699-704.

[5]陈永进,张昊,江雪,等.特殊教育教师反思对职业倦怠的影响[J].中国特殊教育,2014(6):73-77.

[6]王英杰.针对儿童癫痫患者以家庭为中心教育干预效果的研究[D].北京:北京协和医学院,2013.

[7]张恒.路遇癫痫发作咋办?求求你们不要再塞筷子/塞瓢根儿/掐人中了[EB/OL].[2017-06-12].

[8]伍君仪,胡誉怀.见到有人癫痫发作别再掐人中、掰嘴巴了[N].广州日报,2017-8-30(A14).

[9]尹延肖,余年,狄晴.癫痫发作诱因的研究现状[J].癫痫杂志,2017,3(4):310-314.

[10]杨巧华,谌艳,马翠侠,等.癫痫患者的急救及护理[J].继续医学教育,2016,30(4):132-133.

[11]王瑞丽,李磊,王保功.小儿癫痫持续状态的发病原因及治疗体会[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16):130-131.

[12]张均贵,吴丽敏.国小教师对癫痫学童疾病不确定感及其相关因子之探讨[J].学校卫生护理期刊,2013,23(4):33-48.

[13]戴旭芳.特殊儿童学校卫生学[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223-224.

[14]周戬平.药物治癫痫躲开误区才有效[N].健康报,2016-4-7(004).

作者:余菊芬;王亚慧 单位:乐山师范学院特殊教育学院

特殊教育教师癫痫相关知识和态度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