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视觉艺术论文 >> 正文

艺术创作论文:当今视像艺术创造的整合意义

2013/01/31 阅读:

作者:熊鹤单位: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

在拉里•里维斯的架上绘画里常常会见到多种风格与技法汇集在一个画面中,比如运用古典主义的写实方式与单纯的线描或拼贴方式杂糅在一起构成一幅绘画作品,或是通过对于边缘线的不同处理方式给人在平面使用拼贴的错觉(有的是真正的拼贴,有的是画出来的拼贴效果)等等。观者在似乎随意的处理方式中寻找到了另一种观看的乐趣,形象的叠加压平了画面的空间感,使空间交织在一起。他与大卫•萨利在架上绘画上都运用了比较多样的技法,有时一幅画面上同时出现古典技法、广告画的技法以及一些文字等元素。大卫•萨利异质混成的绘画作品显示出对大众传播媒介的强烈兴趣。既有抽象意味又包含自然主义的写实技巧。他的绘画作品主题来源广泛,有用严肃艺术中的素描等基础造型材料的,也有从艺术史中寻找的意义深刻、难以理解的绘画符码的。他同时也借用色情杂志作为图像来源,将这些主题相互重叠地加以描绘,比如在扩散的背景上再勾勒裸体人型。

现代人和现代文明令人迷惑的视觉信息组成了大卫•萨利的代表性图解。他的绘画结构极为复杂,但是多种绘画元素在集结时都达到了较好的统一,同时作品也产生了新的视觉语言。给观者耳目一新的视觉感受。如果生活已经不同,艺术也就不同,那么实现艺术的手段也会不同。综合已经成为风格。

与集合概念有关的当代视觉艺术样式

除了被命名为集合艺术的艺术形式之外,还有很多与集合概念有关的当代视觉艺术样式,它们是贫穷艺术、合成摄影、达达、新达达、高科技艺术、矫饰摄影、摭拾物、极限主义、波普艺术、废品雕塑、拼贴画、装置艺术、弗鲁克萨斯等等。合成摄影是明显运用了集合概念的艺术类型,是一种平面的拼贴。它把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影像组合在一起形成另一幅单独的照片,产生的影像可以是现实的或幻想的。实际上,无论是多次曝光还是多次印片,或合成印片或是将几张照片剪切后进行拼贴,都是对集合概念的运用。

在最终完成的摄影作品里,其效果都是对多个影像元素进行挪用、拼贴、叠印或复制的结果。它在反映集合文本特征的同时,重组了一种新的不着实际边际的荒诞作品。比如:玛丽•贝尔于1968年创作的照片合成作品《北太平洋的时间》拼合出离奇的自然景象;大卫•霍克尼于1982年创作的照片合成作品《我的母亲》把照片分解以后重新组合使作品呈现出错位的空间感等等。此类例子不胜枚举,它们都运用了集合这一技术手法来创作作品。合成是此类摄影的创作手段,同时也是艺术语言的组成部分。合成摄影较为集中地体现了后现代艺术中诸如:挪用、移植、复制、集合的修辞策略。在观念艺术中,有很多艺术家采用的手法是用照片分解后的再组合来做作品。比如法国的克里斯坦•波尔坦斯基于1990年制作的由照片,金属抽屉、盒子、串联灯组成的名为《骨灰盒》的装置作品,运用了纳粹集中营的犹太儿童照片、暗淡的夹口灯光、铁饼干盒,并置构成了巨型的装置,将无辜之死的悲剧感引申在单纯的罪恶控诉之外,给予观者一种宁静、和平的宗教性敬畏。

“新达达有时是对后波普解构装置及20世纪70年代后材料性质的观念艺术的泛称。新达达主要指涉琼斯与劳森伯格的作品。”

其中劳森伯格的作品运用废弃物与摭拾物来创造“拼合的”杂种绘画/雕塑。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够很清楚地看到达达思想的沿袭所产生的影响。他使用现成物与立体派惯用的粘贴技巧,那介于集合艺术与绘画之间的复合绘画即是对集合技法的平面的运用。

装置艺术与摭拾物的区别很小。如果要严格地区分它们,不同之处就在于装置艺术可以自创材料而不仅仅是堆砌现成的材料。装置艺术强调作品特定的空间性。全部要素或部分要素的汇集,给予作品另外的含义。当杜桑把自行车轮与四脚圆凳组成名为《自行车轮》的作品时,物体本身失去了其本来语言学上的含义,符号被独立出来,不再与物质相联系,它被唤起,被赋予新的意义。这也是装置艺术的意义之一。在形式上,图片、视像及各种方式本身,成为一种形式的集合,而集合本身成为一种言说方式,成为表现本身。

在废物雕塑的概念中,有人曾提到它是由工业残碎及废物集合而成的作品,根源仍然是立体派的拼贴与组构。“废物”是其材料特征,废物雕塑与摭拾物的差别,仅仅也在这一点。实际上无论是装置艺术还是摭拾物、废物雕塑,它们都利用了现成品,都赋予作品不同于材料本身含义的作品意义。包括在极限艺术、叙述性艺术中,都可以看到类似手法的运用。例如:德国艺术家伊娃•海斯创作的极限主义装置作品《关联》就采用了并置集结的创作方法;美国的爱德华•金霍尔兹与南茜创作的由综合材料制作的作品《阁楼7号》也运用了集合技法,而且在这里集合起到了在艺术语言中脱离符号与物质的作用,不是仅仅作为一种技术手段而存在。

在女性艺术中,也有运用集合概念的作品。最明显的就是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用那铺天盖地的圆点和生殖象征物的堆积所组成的作品。集合的互异性或无序性的特征,在身体艺术中也有表现。比如美国艺术家凯•朗1992年用树脂玻璃挤压人体而制作成的摄影作品《美国身体》,不同的人体挤压着并且被压平似的贴在玻璃上,不同的状态放在一起给人强烈的变异感和压迫感。还有君特•布鲁斯1965年名为《自画•自创》的作品,在记录了艺术品形成的全过程的同时,每个图像都成为一个元素,将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才成为一个完整的作品。

弗鲁克萨斯对于20世纪60年代的混乱状况是一种反映。集合的互异性、元素的多样性,也在其中得到运用与展现。将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同时并且不一致地展现在一个行为艺术与观念艺术中这种手法在当时成为表达意义混乱状态的法宝。1993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白南准展出了他的《电子高速公路,比尔•克林顿偷了我的想法》。这件视像作品所使用的手法,就是一种毫无关系的意想的并列。作品以不协调的姿态和格调,此起彼伏的向观众传递着这些无系统、无规律、支离破碎的形象,使观者无法依靠传统的美感规律观看而被迷惑,观众必须把自己提到另一种观赏层次,观赏图像本身带来的差异性和混乱感。这种方式是寻求某种理想形式所必需的。

集合概念并非在当代艺术中突然出现,它的出现是有其历史脉络与文化背景的。从1950年到现在集合概念几乎贯穿了当代艺术的整个发展过程,如此的广泛使用足以说明集合乃是视觉艺术中不可或缺的表达方式之一。“就个人而言,主体消失了,就形式而言,真正的‘个人风格’越来越难得一见了。个人特征都要瓦解脱落了。拼凑作为创作方法,几乎无所不在地雄踞了一切的艺术实践。”纯艺术、通俗文化、大众媒体已经被许多艺术家所混合、融渗。集合是关于观念或意识的自由流动,由碎片构成风马牛不相及的大杂烩的拼凑物。它包容了诸如新与旧、崇高与戏谑、革命与陈腐之类的对比性细节,以艺术品的“美”或“独特性”为基本原则的传统美学已经被各种形式的融合、各种领域的混淆所代替。

艺术创作论文:当今视像艺术创造的整合意义

2013/01/3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