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视觉艺术论文 >> 正文

情感艺术论文:视觉艺术的情感表达方式探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作者:何家欢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

在故事的开始,人物就处于一个蓝色调的环境中,墙壁、幕布、地砖、窗帘、窗外的楼房、女孩的衣服统统由不同的蓝色组成,蓝色忧郁的气质吻合了女孩此时孤单封闭的心境。渐渐的,随着男孩的出现,蓝色被演绎为一种对于交流的深深的渴望。这样的表达同样迎合了人们对蓝色的情感预设,据德国心理学者爱娃•海勒所言:“在今天,渴望仍被视为是蓝色的,因为它像忠诚一样,与遥远相关。”

孤独的女孩和不爱说话的男孩走在了一起,有一天,他们离开了压抑的城市,前往女孩幼年时居住的乡下爷爷家。在那里,他们看到了最美丽的星空,湖水和天空都呈现出最美丽的令人平静的深蓝色,深蓝色的周围包裹着一层如雾气般的黑色,透出一种高贵、典雅和神秘。最后,在女孩的梦境中,男孩化作一头鲸鱼缓缓游出了大海;女孩病愈后,独自坐在海边,广阔无际的蔚蓝的海水像是写满了遥不可及的思念。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作者对于蓝色的偏爱。幾米有意地铺设蓝色背景,想利用一种统一的基调烘托出故事中人物的情绪氛围,忧伤、安静、冰冷、渴望、遥远———这些感受都是蓝色在人类心理容易形成的情感预设。不过幾米似乎也注意到过多使用蓝色也会使画面显得有些冰冷和压抑,所以他又在画面上画出了暖色调的光源:《月亮忘记了》中,小月亮散发着温柔的黄光;《微笑的鱼》中,鱼缸被一层荧荧的绿光包裹着,象征着自然的灵性;《星空》中,星空里闪烁的群星就像是盛开于天际的黄色花朵。这些在冰冷夜空中的点点光源,如同暗夜中的灯塔,为在人生旅途中迷航的人们提供温暖的依靠。不只是蓝色,在幾米笔下,每一种色彩的性格都被充分地调动起来,释放出自己独特的情绪。例如《地下铁》中灰黑色的地铁空间象征着都市中情感的压抑与人际的疏离,而在盲女的想象中,单调的地铁墙壁又被装扮成了五颜六色的色彩拼接。

幾米似乎在以这样一种变幻喻指着,现实虽然冷酷,但盲女的内心却是丰富充盈的。还有在《星空》中,在众多蓝色基调的画面中,却有一幅是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的火红色的怪兽,红色正好表现了女孩当时心中对邪恶的仇恨和伸张正义的热情。作品集《又寂寞又美好》收集了幾米在病中创作的一些作品,低饱和度的黑、灰、土黄、砖红是这些画面的主要色调,这种如锈迹般陈旧的色彩,配合乖戾的形象,营造出一种恐怖鬼厉的氛围。

相较于人类直接的话语和表情,色彩对于情绪的传达往往更深入、更耐人寻味,这就是图画的语言,它借助于我们长期积累下来的视觉经验,也凝聚了绘画者独具匠心的感知与创造。

情绪的形象表达

如果有人想要数清幾米笔下的人物形象(含拟人化形象),那一定需要付出极大的耐心。因为在他的绘本中,除了少数的几个长篇故事的主人公曾贯穿于整部绘本作品中,大部分的角色都是根据情境随机出现的。这些人物多为单幅作品中的角色,他们存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完成叙事,而是单纯地作为作者表达某种情感的载体,因此他们的形象总是依据情境的需要而富于百般变化。例如,在《幸福的原则》中,幾米就用一只小猪和一只棕熊表现了一种不求名利的安逸的幸福感。(见图1)他在文字中写道:“他们说我笨,嗯,他们也一直这么笑我。他们说我懒,嗯,他们也常常这么侮辱我。他们还说我一辈子没出息。嗯,这样的话我也听多了。他们永远无法体会,笨、懒、没出息,对我们人生的幸福有多么重要……”一对“懒猪”和“笨熊”的对话恰好诠释出了某种容易被我们忽视的幸福观,而且懒和笨也很符合我们对猪和熊的印象,如果换做其他的任何形象,恐怕都不如这一对来的生动贴切。像这样随情境而出现的人物形象在幾米绘本中比比皆是。读者通过文字和图画了解到此时此刻人物的情感和思绪,也会联想起那些曾经在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他们自身便被置换在了画面的情境中,成为了新的情绪载体。所以,阅读幾米的单幅作品,总是会被带入到变幻的情境中,跟随他去完成一次又一次短暂而又富有意味的情绪体验。而在幾米长篇作品中,主要人物虽是被固定下来的,并承担一定叙事功能,但并不像其他叙事类作品中那样习惯性铺陈介绍,他们往往一出现便已处在某种情绪之中。总之,传达情绪一直是幾米设置形象的主要目的。

不仅如此,在幾米作品中,画面的背景也是由一些形象组成的,比如幾米经常会画到的树木、楼房、门、窗等等。当人物形象被带入到这样的背景中,便和背景产生了呼应。如何处理这些形象的空间关系是画面构图中最重要的成分,因此为了达到更加突出的视觉效果和更强烈的心灵回应,幾米有时会采用一些超现实的表现方式。

大与小的对比在幾米的构图中曾多次出现。在处理都市题材的作品时,幾米经常会将城市的楼群放入画面中,而让人物显得分外渺小。这种远景式的画法尤其能突显人类在都市中脆弱无助的情绪。相反,当幾米将画笔伸向那些被给予了依托感的小物件时,他又会将一些本来很小的东西数十倍放大,比如图2中《森林的秘密》中的毛毛兔,图3《星空》中的猫,图4《地下铁》中的骑兵玩偶等等。这些在现实中看起来比人类还要弱小许多的形象几乎被放大到占据绝大部分的画面,而人物却依然是小而瘦弱地呆在它们旁边。

这种大与小的对比完全是心理意义上的,而非真实的比例,它们的庞大源自于它们在人物心中所占据的分量,以及它们提供给人物的强有力的依靠感。当这样的画面呈现出来的时候,几乎不需要多余的文字赘述,所传达的情感便已一目了然。此外,人物所处位置的高低差异也能表达出不同的情绪体验。这里所说的高低不是形象在画面中的绝对位置,而是在画面所显示的空间中形象所处的相对位置,比如楼房的底部、树的顶端等等。根据我们日常的感觉经验,低处往往容易给人一种心理上的压迫感,而高处则让人感到刺激和开阔。在《地下铁》的第一幅画面中(见图5),盲女就是站在楼群底部的地下铁入口,她的身后是高楼林立的街道和仅存一线的天空,高楼上窄小密集的窗口就像是无数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窥视着街道上的行人,人物则是小小的伫立在水泥色的围墙边上,由此高耸入云的建筑物和瘦弱的盲女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

在《月亮忘记了》中,一开始,男孩也是在画面所展现的空间的底部,而在男孩带小月亮外出的夜晚,他们所到的地方无不是物体的高处,比如楼房的钢架、大树的枝头、卡车的集装箱车顶以及桥梁的顶端等等,男孩站在这些地方将小月亮高高抛起,他们的背后是一片蓝黑色的夜空,这种与天空的接近带给人一种飞翔般的刺激与渴望,曾经积聚的压抑之情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见下页图6、图7、图8)《星空》中也有类似的画面出现,男孩和女孩乘火车前往乡下,他们在火车的车顶迎风而立,象征着他们逃离出城市后放松、自由的心情。(见下页图9)这种画面空间位置所带来的视觉感受和我们日常的情绪体验是一致的,因而当它们出现在画面中时,特别能激发起读者的心灵回应。

背景中的形象有时也会超越单纯的布景作用,而具有特殊的心理意味。幾米常在他的作品中画下一些表现隔离的意象,比如高楼组成的建筑屏障、未建成的楼房冰冷的钢筋、树枝编织成的笼子等等,而关闭的门也是其中之一。这种隔离的意象象征着人类和生存空间之间难以调和的对立情绪。然而,当门被微微地打开一道缝隙,则象征着一种对于交流与沟通的试探。在《月亮忘记了》中有一幅画面,在众多紧闭的门中,一扇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温暖的黄色光从门缝里透出来照在通往外面的台阶上。(见图10)这是男孩带小月亮外出的那个夜晚,微开的房门预示着男孩和小月亮已经鼓起勇气走出两个人狭小的圈子,走向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相较于门,窗则象征着一种更为急切的交流欲望,因为还没有勇气打开门走出自己封闭的空间,便只能透过窗子释放憋闷的气息,张望一下外面的世界。在《星空》中,有多幅画面都是女孩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看电脑、呆坐或是偷窥其他的窗口(见图11),可以看出女孩的心中非常想往外面的世界,然而却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带有一种畏惧和不信任感。

幾米曾在创作谈中坦白过自己并不善于运用文字,“我鲜少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书写对我而言是困难的。”

因此,他总是很谨慎小心地使用着文字,而把更丰富的内容保留在了画面中,用图画本身来传递讯息。在幾米的作品中,无论是色彩还是形象,它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吐露着不易言说的心灵感受。幾米用情绪酿造出动人的色彩与形象,而这些色彩和形象也在经营塑造着我们的情绪。幾米是一位心灵的歌者,从1998年开始创作至今,他虽然也曾因市场定位的影响有意地调整过创作的内容,但是他在创作中始终都遵从着内心的感觉,精心地描绘着世界投射于自己心底的影像。我们很难界定他的哪些作品纯粹地属于成人或是儿童,因为在心灵成长的过程中,总有一些东西在发生着改变,也有一些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它们都被幾米敏锐地捕捉到,记录于画笔下丰富多彩的世界中,不论成人还是儿童都可以在幾米绘本中找寻到与自己相契合的心灵体验。

情感艺术论文:视觉艺术的情感表达方式探讨责任编辑:陈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