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课堂教学论文 >> 正文

高职院校翻转课堂教学实践满意度分析

2019/08/27 阅读:

摘要:随着“蓝墨云班课”信息技术移动平台应用到高等职业院校教学实践中,丰富了教学手段,提高了课堂管理水平,促进了传统教学模式的变革。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设置了调查问卷,采用SPSS统计软件分析了学生对基于“蓝墨云班课”互联网移动平台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满意度,结果表明学生对该教学模式持积极态度,有较高的满意度。从测试结果来看,使用“蓝墨云班课”移动平台有助于提高教学质量和教学效果,能够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及创造性,提升了学生自主学习的精神和能力,对新一轮信息化背景下的高职课程教学改革有借鉴价值。

关建词:蓝墨云班课;翻转课堂;满意度;SPSS软件

引言

传统的教学方式表现为注重知识传授,强调接受学习,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学生个性化学习的发挥,严重阻碍了对学生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培养。而“翻转课堂”教学方式改变了传统教学模式注重知识传授,过于强调接受学习、死记硬背、机械训练的现状,使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主动地、富有个性地学习[1],进而培养了学生自主、探索和合作的学习能力和意识。随着“蓝墨云班课”信息技术的引入,促进了“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在高校特别是在高等职业院校的实施[2-3]。尽管高等职业院校学生入学时的数学基础普遍较差,自主学习精神和能力严得不足,给开展“翻转课堂”教学带来不少困难,但这也恰恰可以通过实施“翻转课堂”教学培养其自主学习、探索及合作学习的精神和能力,真正达到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的目标,并从根本上改变传统教学模式,使课堂教学更具开放性和多元化。将信息技术与数学教学整合,可推动当前高职院校数学课程改革,全面推进信息化教学。目前,已有5500多所不同层次、不同类别的学校近15万多名教师使用该移动平台从事教学活动,因此,探究基于蓝墨云班课的“翻转课堂”教学的满意度,对促进高等职业院校高等数学教学改革具有重要意义,也可为高等职业院校课堂教学活动提供新的思路和方式。

1基于蓝墨云班课的翻转课堂教学实践思路

“翻转课堂”的教学特点是重视学生个性化需求,着力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精神和能力,激发其学习动机,鼓励其探究[4],为终身学习和发展奠定基础。基于蓝墨云班课移动平台的“翻转课堂”实现了线上自主学习与线下课堂教学深度融合,重构了师生关系(教师由“知识传授者”转变成“学习的指导者”,而学生则由过去的”被动接受者转变成“知识的主动获取者”),教师借助该移动平台可方便地完成课前设计、课中设计和课后设计。图1是实施“翻转课堂”教学实践的思路。说明一点,课前设计中教学资料(含教学视频、自制PPT及Word文档等)可通过云班课与PC机的接口上传到云班课移动平台上,再通过云班课“添加活动”窗口布置学习任务(作业/小组任务、答疑/讨论、测试、投票/问卷、头脑风暴等)。学习任务中除了有少量常规题目如判断题、单(多)项选择题、解答题、计算题等外,还应增加一些个性化、开放性的题目。

2基于云班课“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分析

调查研究学生对于“翻转课堂”教学方式的满意度及教学效果非常有必要,它关系着“翻转课堂”教学实践的成败,也关系着新一轮信息化教学改革能否顺利实施,对此许多国内外专家学者进行了研究[5-9],取得了极积成果。研究表明学生对“翻转课堂”教学方式是认可的,有较高的满意度,教学效果也明显。对于在高等职业院校实施“翻转课堂”教学模式会不会也有令人满意的结论呢?本文就此问题展开研究。文献[8]指出实施“翻转课堂”的教学环境(平台)、教学过程及教学效果影响着学生对该教学模式的满意度。本文在此基础上构建学生对“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评价指标体系,并以调查问卷的形式对教学实际效果进行数据采集和研究。

2.1“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评价指标体系

借鉴已有研究成果[7],给出学生对“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的评价指标体系,如图2所示。按图2设置问卷调查表,采用李克特5级计分法(即5分量表),其中“1”表标很不满意、“2”表示稍满意、“3”表示基本满意、“4”表示满意、“5”表示很满意,学生可根据切身感受给图2中的17个指标打分。调查对象为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2018级新生(按“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授课的班级),调查时间为2019年3月中旬,学生经历了一学期的学习生活和考试,渡过寒假,开始了第二学期的学习生活,这时他们可以理性地回顾“翻转课堂”教学给自己带来的收获,所打满意等级分相对客观、真实一些。发放问卷200份,收回198份,其中废卷3份,有效问卷共195份。

2.2基于SPSS软件的问卷信度检验

信度分析是评价问卷调查数据是否具有稳定性和可靠性的一种统计分析方法[10-11],主要用以判断问卷是否具有科学性和有效性。本研究以Cronbach’sAlpha值来检验问卷的信度。Cronbach’sAlpha的取值在0和1之间。一般而言,若Alpha<0.35,则问卷的信度相当低;若0.35<Alpha<0.7,则问卷信度尚可接授;若Alpha>0.7,则问卷具有较好的信度。分析结果如表1和表2所示。表1中两个信度系数值均大于90%,说明问卷测量数据具有显著的内在一致性,也说明该问卷有较强的可靠性。从表2均值(指题目各自的平均分值)的极小值3.5180与极大值4.2860可看出,各道题目之间的得分差距比较小,项方差范围为0.6180也较小,说明学生对问卷题目的回答或所持观点相近。由于是随机抽样调查,表明高职生对基于云班课移动平台的“翻转课堂”教学中的硬件设施、软件平台、教师指导帮助、同学间的协同互助及个人获得感、满意程度等方面所持观点、态度具有较高的认同感(或普遍性)。

2.3两级指标评分统计分析

依据调查数据,分别计算学生对“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一级指标和二级指标的均值和标准差,如表3和表4。从表3和表4给出的统计结果看,学生对教学环境(平台)和使用“蓝墨云班课”移动平台的满意度相对较高,说明学校在校园网络、信息化教学(含智慧教室)等建设方面成效显著,这也助推了“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实践。学生对各指标评价的均值都大于3.5(等级分的均值为3),而且标准差普遍较小,说明学生对使用“蓝墨云班课”信息化移动平台开展“翻转课堂”教学评价持积极态度,给出了较高且较稳定的满意度。另外,在教学资源学习时间问答中有93.28%的同学超过了1小时,90.24%的同学超过了2小时,说明该教学模式极大的促进了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达到了教学目的。需要改进的地方:从均值和标准差来看,学生的课堂参与度呈现出较明显的不均匀性,即课堂参与度低的同学偏多,具有两极特征,这就要求教师在实施“翻转课堂”教学时采取适当措施,或进一步改进教学方法,教学内容等,调动学生课堂参与的积极性。同样在课堂气氛、对知识的掌握、教师的指导和帮助等方面需要改善、提高及加强。

2.4两种教学模式效果比较

在两个平行班(一个采用传统教学模式,另一个采用“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各抽30名同学进行测试(见表5)。两道问答题,两道计算题,显然实施“翻转课堂”的教学效果好于传统教学模式。

3结论与建议

随着“互联网+教育”新型教育模式的全面起动和实施,基于互联网移动平台的“蓝墨云班课”教学得到了许多高职院校的青睐,助推了信息化教学在高职院校的发展。本研究结合自身的“蓝墨云班课”教学实践,借鉴已有研究成果,设计了调查问卷,收集到了基于“蓝墨云班课”的“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评价数据,通过数据分析得出如下结论:1)教师对课堂教学管理得到了显著改善教师借助“蓝墨云班课”手机移动终端可方便地实施线上线下课堂管理、推送教学资源、发布信息、点名签到(效率极高)、量化考核和及时了解学情等,并使教学评价多元化。利用“蓝墨云班课”移动教学平台真正践行了“互联网+教育”的教学模式,突破了教与学的时空的限制,增强了师生间的实时互动。无疑会推动高职院校课程教学改革和提升教学质量。2)学生课堂教学参与度得到显著提高与传统教学相比,基于“蓝墨云班课”信息技术的翻转课堂教学是以学生为中心,教师课前为学生设计学习活动并推送设计内容及发布教学通知,学生在课前自主学习陈述性知识,完成课前任务及测试,获取经验值;梳理疑难问题以便在课堂上师生交流,得到老师及同学的帮助,而教师在课堂上可进行集体辅导和个性化指导,帮助学生解决自主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厘清程序性知识。事实上,基于“蓝墨云班课”信息技术的翻转课堂教学本质上是课前借助信息技术平台实现了传统教学(即传道授业);而在课堂上实现答疑解惑,最终引导学生学有所获。但需要指出的是高职院校学生入学时的基础普遍较差,自主学习能力不强,存在厌学、懒学现象,为防止学生课堂教学参与度呈两极现象,需要教师在课前设计、教学管理等方面上功夫,全面提高学生的课堂参与度。使学生变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与传统教学方式不同(学生是被动接受者),基于“蓝墨云班课”信息技术的翻转课堂教学要求学生主动参与其中,由被动接受者转向主动探究者、获取者和学习者;而教师则由知识的传授者转向教学资料的开发者、设计者、学生的指导者(帮手)与驱动者。由于受任务驱使,学生主动接触教学资源的时间大幅度增加,提高了教学资源的利用率,对知识的获取拥有了更多的主动权,且不受时空限制。但对学生特别是职业院校学生的自觉性、自主学习的能力要求更高,这恰恰是职业院校学生的短板,这就需要教师有意识培养学生学习的自觉性和学生自主学习精神和能力。总之,通过调查研究,学生对基于“蓝墨云班课”信息技术平台的翻转课堂教学具有较高的满意度,认同度高,且学习效果好于传统教学方式。这种教学模式在我国职业院校尚处探索阶段,但发展前景广阔。

参考文献

[1]潘飚.现代数学教育技术及其应用[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赵立恒.翻转课堂在高等职业院校计算机基础教学中的应用[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8(11):390-391.

[3]董海茵,赵银善,张弟.高等数学课程信息化教学模式的探索与实践[J].辽宁师专学报,2016,18(3):9-12.

[4]缪静敏,汪琼.高校翻转课堂:现状、成效与挑战—基于实践一线教师的调查[J].开放教育研究,2015(5):74-82.

[7]于文浩.“翻转课堂”的学习满意度—高校课程教学行动研究[J].开放教育研究,2015,21(3):65-73.

[8]胡国良,黄美初.成人高校翻转课堂教学满意度测量及影响因素研究—基于MOOCs的实证分析[J].远程教育杂志,2017,35(2):104-112.

[9]翟雪松,林莉兰.翻转课堂的学习者满意度影响因子分析—基于大学英语教学的实证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14(4):104-109+136.

[10]王江荣,王春媛,刘建清等.基于因子分析法的高等数学教学质量影响因素分析研究[J].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15(3):59-62.

[11]杨维忠,张甜.SPSS统计分析与行业应用案例详解[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作者:王江荣 刘硕 王春媛 刘建清 苏筱丽 童伟 姚明 靳存程 单位: 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

高职院校翻转课堂教学实践满意度分析

2019/08/2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