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考古学教育论文 >> 正文

浅谈考古遗址公园旅游产品发展

2019/07/16 阅读:

引言

考古遗址公园之所以能成为遗产旅游的新途径,是基于当前我国考古遗址的特点:遗址规模大、遗存多、考古为主导、价值突出、“传承”与“共享”、可观赏性和展示性等,是分析考古遗址公园的依存基础。在考古中,要尽可能让物质遗存保持在它们原来的环境里,尽可能多的提取古代环境信息,将其原貌复原,以代表其原有的功能、含义,这样才不会引发不当的想象,或因为其他的处理而赋予其他的内涵,考古遗址公园是新形势下的考古成果展示的有利载体。

一、考古遗址公园定义

考古遗址公园与大遗址保护的可持续发展息息相关。在知网上以“考古遗址公园”为主题检索,截止2019年4月,近十年的文献数量如图1所示。通过对研究文献的梳理,得出考古遗址公园的定义如下。王璐以2009年国家文物局印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办法(试行)》为指导,认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即“以重要考古遗址及其周边环境为主体,具有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在考古遗址保护和展示方面具有全国性示范意义的特定公共空间”(国家文物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办法(试行),2009.)。单霁翔将考古遗址与公园分开解读,考古遗址,一般意义上是指“从历史、审美、人种学或人类学角度看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人类工程或自然与人联合工程以及考古遗址等地方”。公园,一般意义上是指“由政府或公共团体建设经营,供公众游憩、观赏、娱乐的园林。有改善城市防火、避难等作用”。杜金鹏认为考古遗址公园既是服务于大遗址保护与展示的特定空间,也是一个能为大众提供休闲活动的公共空间,它以保护遗址和考古科研为根本出发点,同时向公众展示大遗址的文化内涵和价值,在保护与展示的基础上,兼顾大遗址所带来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肖莉认为考古遗址公园是我国在长期的大遗址保护实践中形成的一种新的保护模式,实践证明它能很好地缓解城市化进程和文化遗产保护的矛盾。丛宇、姚军、成斌尝试对考古遗址公园概念中的“考古遗址”与“公园”的定位进行了辨析和界定,突出了考古遗址的重要性。通过对我国考古遗址公园的发展历程进行梳理,分析总结了各阶段的特征,同时对近年来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政策和纲领性文件进行整理,使读者在实践和理论层面对我国考古遗址公园发展历程有清晰的认识,为考古遗址公园保护模式的探索和发展提供有益思考。

二、曲阜鲁故城旅游价值

曲阜鲁故城具有丰富的旅游价值。就其地理位置来看,曲阜鲁故城位于山东省西南部的曲阜,历史上曾是中国周代鲁国都城遗址,周成王封周公旦长子伯禽于鲁,建都于此。鲁顷公二十四年(公元前249),鲁亡于楚,历时900余年,是周王朝各诸侯国中沿用时间最长的都城之一。优越的地理位置是鲁故城能发展为考古遗址公园的首要优势,也是最符合当下考古旅游现状的发展条件。从遗产地位上来说,曲阜鲁故城在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58年山东省文物干部训练班对遗址进行钻探和试掘,196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入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就其历史渊源来看,周成王三年为鲁城营建之始,其城址为周公所卜择,曲阜作为鲁国都城形成了中华大地上一种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鲁文化,是当时除镐京以外文化最发达的城市和东方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中心。除此之外,丰富的文物古迹、长期考古工作的开展,都为曲阜鲁故城开展旅游事业提供了保障。曲阜鲁故城内部保存的文物古迹,目前已确定了多达36处的重要保护区。鲁故城有考古发掘队驻扎,考古发掘是考古遗址公园的重要工作,无论在遗址公园展示上还是今后的发展上,考古研究工作都不能停留,以考古发掘研究为重点才能加强遗址公园的学术支撑。目前,遗址公园园区内的周公庙宫殿区夯筑遗址,已展开了考古发掘工作,作为遗址公园的核心区域,周公庙宫殿区遗址亦进行了文物保护展示工作,向公众免费开放。望父台遗址作为大型贵族墓葬区,其本身的地位在鲁国故城中非常重要,已基本上完成其考古发掘工作,以本体保护的展示呈现。总体上看,鲁故城是一处具有多种特征、多元因素的大景观区域,布局宏阔,城市功能完善,土地利用合理,是当时北方大城市的代表,是文化遗产与古人思想在实践中蕴涵智慧的重要体现。

三、曲阜鲁古城考古遗址公园旅游产品分析

(一)旅游产品概念中国国家标准《旅游服务基础术语》中关于旅游服务产品的定义是“由实物和服务综合构成的,向旅游者销售的旅游项目。其特征是服务成为产品构成的主体,其具体展示主要有活动、服务和食宿”。本文从旅游开发者的角度,将旅游产品定义为能为旅游者提供服务并能满足其旅游需求的吸引物,以一定的主题、形式、价格、内容表现出来。

(二)其他考古遗址公园旅游产品借鉴故宫——保护为主,兼顾旅游业发展,开发特色旅游产品。站在故宫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三个最高大的建筑物上往四周眺望,不能看到任何破坏景观,与景观不相协调的建筑;同时故宫与外部的缓冲区内的四合院胡同等古建筑受到保护,保留其原真性,若需建造新的建筑,则新建筑应与故宫建筑的格调保持一致。故宫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展旅游、考古等活动,既保护了故宫的文化遗产,又使其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和社会价值得到充分发挥。青海省喇家遗址——以资源、市场、人为主导。青海省喇家遗址,位于青海省民和县官亭镇喇家村,被称为东方的“庞贝古城”。青海遗址公园建设中把握了市场最新动态,深入市场,站在市场前沿,设置与市场相契合的旅游产品,满足多样化与个性化的市场需求,如借助地址地貌、民俗风情、宗教等独特的人文自然景观开展如丝绸之路游等大众都可参与的旅游项目,同时设置以温泉度假旅游山庄为主的温泉旅游和保健旅游、采摘果物的田园风光游、强渡黄河、骑自行车环青海湖等体育旅游。以游客为中心,设置游客参与的旅游项目,调动观众的积极性与参与性。立足遗址公园的实际,深入发掘与遗址相关的人文和自然旅游环境。大明宫遗址公园——文化旅游与休闲娱乐相结合大明宫遗址公园中建有考古探索中心、大明宫遗址博物馆、丹凤门博物馆等文化旅游场所;开展休学教育旅游,传播大明宫历史、关中文化和唐文化;开展民俗风情唐文化演出、秦腔表演、陕西皮影戏等。在开设文化旅游,传播传统历史文化的同时,又建造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绿地、草木等自然风光供观众休闲,在节假日中布置大明宫灯光晚会,为观众提供灯光夜景展示游,向观众提供唐代风格宫廷菜品,特色小吃。

(三)曲阜鲁古城旅游产品开发的SWOT分析SWOT(优势、劣势、机遇、威胁)分析法即态势分析,可对研究对象所处的境况进行全面、系统、准确的研究,表1是以SWOT分析法对曲阜鲁古城的优势、劣势、机遇与威胁进行的分析解读。

四、曲阜鲁故城旅游产品设计

(一)旅游产品开发目标的定位取向曲阜鲁故城旅游产品的开发目标定位包括本体目标、文化目标、产业目标、环境目标。具体如图2所示。1.本体目标曲阜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的旅游产品设计开发的本体目标包括三方面。(1)遗址公园可持续发展。遗址本体和景观环境的展示与再现是遗址公园的核心旅游产品,因此,注重考古遗址公园本身的发展是做好旅游产品的关键,把公园的景观功能、公共意义与遗址保护的有效性有机结合起来才能实现考古遗址公园的可持续发展。(2)文物保护真实性与可视性。有很多专家认为,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是保护遗址的重要举措。处理好考古遗址与公园之间的关系,确保考古遗址公园的特质属性和发展走向,科学保护、深入研究及有效展示有助于推动中国现代考古学的发展提升。曲阜鲁故城作为周代鲁国都城和汉代鲁王封国的都城遗址,不仅具有浓厚的历史人文情感,而且在遗址建设上也可看出当时的都城布局,是研究古代城市格局的重要历史实物资料。因此,要着重进行文物本体保护,使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更好地服务于遗址本身,使文物本身的活性永在。(3)“原真性”与“共生性”相结合。文化遗产的“原真性”被普遍认为是文化遗产的保护核心,原真性源于“Authenticity”意为原本的、真实的、可靠的、非复制的。但此处的“原真性”绝不等同于文化遗产的保护要求,而是相对于文化旅游产品来说的,即文化旅游产品的文化内涵与遗产地原本的、真实的内涵相一致。“共生性”则是此处“原真性”的表现形式,文化旅游产品在做到与遗产地内涵相一致的“原真性”后,自然流露出与环境所产生的共生形式。承载人类文明的考古遗址公园,其文化内涵在人类文明进步中不断丰富,并依托文旅产品有效重生,使一种原本只能存在记忆中的考古遗址,转变为身边的“现实的考古遗址内涵”。2.文化目标曲阜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旅游产品设计开发的文化目标主要包括两方面。(1)寓教于乐。旅游从本质上讲是人们寻求体验的一种活动,而考古遗址公园在为这一体验提供可能的基础上,将知识融入其中,为遗产旅游者进行深度文化体验提供了可能。考古遗址公园作为具有重要文化资源的历史事件发生地,不仅具有可观赏性,而且在长期发展中形成了历史的沉淀感,并为这一展示提供广阔的舞台,以各种形式,使旅游者沉浸其中,体验乐趣的同时,感受文化的熏陶。(2)理念解读普及化。考古遗址公园虽然以旅游产品为重要的文化载体,但并不意味着它给予人们的就是实体性物品,相反它是一个延展性的整体,是一种具有精神特性的非物质概念,其存在意义便是向大众传达它所保存的文化。从任何层面来说,考古遗址公园的这种文化都不是脱离大众的,而是具有能为大众共享的具体概念,这同样也是其存在的基础。将抽象化的精神概念转化为具象的语言表达,将人们心中精神化的考古遗址公园呈现出来,都需要用丰富的语言解读来实现。3.产业目标曲阜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以遗址公园为文化支撑,相关文化产业为纽带,将遗址建设为集旅游、学习、观光、休闲等功能为一体的场所。通过对国内相关旅游遗址的案例分析得出,曲阜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的产业体系构建应坚持优化产业结构、控制产业类型、产业集群化相,并与周围文化产业相适应,以求最终形成以鲁故城为中心的大遗址文化产业链。4.环境目标曲阜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的环境建设是关系全局发展的重要环节,因此要注重生态文明保护,控制旅游高峰期人数,不得超出最大环境容载量。同时,在保护的基础上重视生态建设,使考古遗址公园生态环境达到可持续发展的标准。

(二)曲阜鲁故城旅游产品设计策略1.精品发展战略将考古遗址公园旅游的文化内涵融入到旅游活动与过程中,考古遗址公园以古城址为主体,在不破坏遗址的基础上,注重遗址本来面貌的重现,采用高端修复手段,以达到考古遗址本体的精品化。在开展遗址旅游的同时,要保证各项程序准确、新颖,旅游服务细致、贴心,旅游产品向精品化方向发展。2.多元——系列化产品考古遗址旅游要形成多元——系列化产品开发才能充分利用旅游资源的多样性价值。如建立鲁故城建筑整体欣赏,包括周代至汉代的城垣、城壕、城门、大型建筑基址、道路与排水系统遗迹、手工业作坊遗址以及墓葬区等,利用微缩景观带构成系列化统一游。建立鲁国手工作坊体验、春秋舞蹈展示、城墙守卫兵扮演等活动,形成多元化景区。3.创新与解读高度契合旅游产品创意开发是使旅游目的地提高竞争力的强有力举措。鲁故城在旅游开发过程中,要注意融入新科技,如虚拟体验发掘过程、使用VR使游客身临其境,培养高标准解读人才,在各个景点放置标识,使用微信扫码解读。4.宣传与建设并驾齐驱建立政府主导,市场化参与为辅的运营管理模式,综合考虑曲阜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旅游资源的特殊性、独特性、综合性,通过各种旅游宣传、公关行为,让大众熟悉曲阜鲁故城,并通过软硬件设施建设和旅游服务水平提升,让游客接受,为曲阜鲁故城增加知名度和可靠性。

五、结语展望

综上所述,曲阜鲁故城的发展潜力相对较大,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教育观赏价值。但从实际发展来看,它并没有在一众历史文化遗迹中拔得头筹,其原因在于市场需求较小、周边竞争力较大、发展模式固化等。任何事物在发展的道路上既要注意对自身特色的发掘,又要注意对其他竞争对象或其他领域中优秀要素的借鉴,要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推陈出新、革故鼎新。在现代化的潮流之中并不缺乏其发展的可借鉴对象,比如,故宫、青海省喇家遗址、大明宫遗址公园。可通过对这些考古遗址公园旅游产品进行分析与总结,再结合自身的特色,从而探索出一条适合曲阜鲁故城的独特发展道路。上文提出的精品发展战略、多元——系列化产品、创新与解读高度契合等发展策略都是对该道路的初步探索。以建立考古遗址公园作为曲阜鲁古城的开发方向比较符合其发展定位。建设遗址博物馆,可引导人们以一种宏观的眼光看待历史问题,开放思维的同时也能拓宽眼界。用更加纯粹、务实的方式和积极、严谨的态度来应对考古遗址保护所面临的各类问题。我国目前对于遗址保护和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相关问题并没有建立健全的理论体系和完善的工作规程。因此,在曲阜鲁古城考古遗址公园的发展过程中要注意联系各方力量,尤其是政府及相关部门的积极支持,依托文物保护管理体系以及现有文物保护法律。总而言之,有曲阜鲁故城特色的考古遗址公园及其相关产业的发展任重而道远,需要漫长而严谨的探索,在发展的过程中要保持时刻学习、紧跟潮流、尊重历史以及大胆创新的态度,用坚韧求真的信念将这项事业慢慢做好、做强。

作者:耿一淏 顾雪玲 徐丽砚 张雅菱 单位: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浅谈考古遗址公园旅游产品发展

2019/07/1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