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教育硕士论文 >> 正文

医学教学学习模式硕士论文

2019/07/23 阅读:

【摘要】为提高新入学“四证合一”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对鼻咽癌的理性认识和感官认识,在鼻咽癌临床教学中引入病例为基础的讨论式教学法(CaseBasedLearning,CBL)、理论实践一体化教学及微视频教学,将鼻咽癌病例层层展开,侧重点充分展示,学生理解和记忆加强,独立思考能力及学习兴趣与信心等综合素质得到提高,教师和学生相互配合,能够增强学生的专业素质和职业素养,值得推广。

【关键词】联合教学;鼻咽癌;“四证合一”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规范化培训

鼻咽癌是头颈部的常见恶性肿瘤之一,我国主要集中于南方地区[1-2]。由于鼻咽癌特殊的解剖位置及对放射线敏感,因此放射治疗是鼻咽癌的首选治疗手段,早期病例单纯放疗有效率可达90%及以上,局部晚期患者仍需放化疗综合治疗[3]。因其复杂的解剖和毗邻,且大多数医学院校均未对临床医学专业学生本科阶段开设肿瘤放射治疗学课程[4],众多医学生对放射治疗了解甚少[5],鼻咽癌放疗是肿瘤放射治疗学中的重点和难点内容[6]。对于新入学的“四证合一”型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一边需要接受硕士研究生培训,一边需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具“双重身份”,放射治疗对于初次接触肿瘤放射治疗学的规培学员来说是陌生的。在我国传统医学教育中,鼻咽癌授课模式多以教师讲授理论知识为主导,这种以讲授为主的学习方式(Lecture—BasedLearning,LBL)具有课堂学习目标明确、知识点讲解清晰等优点[7]。鼻咽癌放射治疗需要具备临床肿瘤学、放射物理学、放射生物学、医学影像学等多学科知识储备,但随着医学领域的飞速发展,各学科之间交叉知识点多,对放射肿瘤学医师要求越来越高,以至于传统的教学模式如单纯的LBL教学模式逐渐显示不足,导致在这种灌输式的教学模式下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不足,制约学生思维发展,学生重理论而轻实践,直接影响教学效果。因此。为提高学生对鼻咽癌的理性认识和感官认识,在鼻咽癌临床教学中引入以病例为基础的讨论式教学法(CaseBasedLearning,CBL),进一步提高鼻咽癌的临床教学效果。近年来,以案例为主导(Case-BasedLearning,CBL)模式正不断推广应用,已逐步走进国内的医学教学课堂中,以案例为中心引出问题,教师引导、学生为学习主体,已经在不同学科的教学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8]。CBL教学是一种全新的、适应医学教学需求的教学模式。它的核心是以问题为基础,以病例为中心引出问题,以学生为学习主体、教师为引导的小组讨论式教学法[8]。是一个能适应医学教学需求、针对临床教学的独特性而形成的以病例为基础的教学学习模式[9]。目前已广泛地应用于临床教学中,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10-13]。

1CBL实例教学

1.1案例

罗某,男性,53岁,因“发现右颈肿物2月余,确诊鼻咽癌6天”入院。查体:右颈部肿物大小约5cm2×4cm2,质硬,无压痛,活动度差,余全身浅表淋巴结未触及肿大。外院头颈部CT提示:考虑鼻咽癌并右颈部多发淋巴结转移可能。病理提示:鼻咽未分化型非角化性癌。

1.2提出问题

①鼻咽的部位及毗邻解剖结构?②鼻咽癌的颈部淋巴结影像分区?③鼻咽癌的临床表现有哪些?④病理分型?⑤鼻咽癌病人病史采集及查体有哪些需要注意的?⑥鼻咽癌远处转移的临床表现?⑦鼻咽癌入院后常规检查有哪些?⑧鼻咽癌的分期?⑨鉴别诊断?⑩治疗原则?瑏瑡你对鼻咽癌的理解和感受。学生讨论及教师总结:通过提出问题,学生可以提前预习,通过查阅教科书及图书馆检索资料,利用网络资源查阅文献等逐一解答所提出问题,拓展临床思维,然后组间进行讨论分析,课堂交流,带教老师根据学生的回答进行归纳总结。案例总结:通过引入鼻咽癌教学案例,分析鼻咽癌的部位及解剖结构、鼻咽癌的颈部淋巴结影像分区,以及鼻咽癌的临床表现、鼻咽癌分期及分级等。分析引入了三维适形放射治疗和三维适形调强放射的概念、两者之间的优缺点及适用范围,根据鼻咽癌的特点以及鼻咽癌靶区勾画分析讨论哪种方式更适合鼻咽癌治疗。同时利用本案例引申出肿瘤放射治疗医师的责任重大,其作用贯穿于鼻咽癌患者放射治疗的各个节点,全面负责,需要与物理师、放射治疗技术人员密切合作,严格把控放射治疗全程的质量控制及质量保证,制定治疗方案,预防和及时处理可能的并发症,随诊病人,定期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学生的专业素质和职业素养。

2理论实践一体化教学

2.1放疗机房见习

所谓理论实践一体化教学,就是将理论与实践结合,理论指导实践,实践验证理论,实践理论完美结合[14]。放疗专业实践中机房见习必不可少,机房见习的主要目的是使学生了解放疗的流程,物理师工作室、体模设计制作室和直线加速器操作室等均需医师、物理师、模室技术员和直加操作室技术员组成带教教师团队。首先保证各岗位教师授课内容的连续性,比如在“放疗前的准备”中,以鼻咽癌为主要范例进行讲解,在“体位的确定及固定”及以后的学习中也应对鼻咽癌有所侧重;其次,注意内容的完整性,以“计划设计”见习为例,应涵盖:2D计划设计(常规的二维放疗计划设计)、3D-CRT、IMRT、IGRT、VMAT和4D计划设计,但应着重主流的3D-CRT、IMRT、VMAT等计划设计[14]。

2.2了解Pinnacle计划系统

Pinnacle计划系统(Philips)旨在为肿瘤放射治疗计划提供技术支持,可协助医生制定治疗方案,能够快速、完整地将病例的靶区和计划以数字化的方式海量保存起来,供随时迅速调取使用[15]。根据课前准备的案例,首先需要了解患者的影像资料,此图像是在特定放疗定位机上所采集,然后导入Pinnacle计划系统,供其参阅。学生观看带教老师勾画靶区,思考课前预习与实践有哪些异同点,带着问题课后与带教老师沟通或者课后查阅相关资料文献。带教老师总结靶区勾画的基础、靶区勾画的注意事项和侧重点。学生掌握此系统后可以建立新的文件由学生自己进行靶区勾画,以巩固理论知识点,提高学生学习兴趣。以课前鼻咽癌病例为主题,在影像系统及Pinnacle计划系统更直观地了解鼻咽癌的解剖结构、颈部淋巴结的分区、鼻咽癌颈部转移规律以及危及器官的位置和限量,以及不同靶区的剂量、鼻咽癌的分期等问题。学生带着问题查阅相关资料文献后,通过观摩教师在Pinnacle计划系统中勾画靶区,再根据自己的理解用Pinnacle计划系统亲自操作、勾画靶区,评估计划。教师引导学生对其他同学勾画的靶区和治疗计划展开讨论,最后教师进行总结点评,并与学生一起归纳和总结在治疗和勾画靶区过程中的经验和注意事项。

3微视频教学

课堂微视频可以通过动画、图片等形式向学生展示放疗设备的发展史、Pinnacle计划系统的操作流程、各种体膜、面罩的优缺点及适用范围等,加强学生感官认识。围绕一个知识点或一个教学主题,将重、难点内容,例如鼻咽癌的解剖及颈部淋巴结的分区、鼻咽癌的临床表现与危及器官的位置和限量等知识点,借助动画视频结合教师讲解,主题突出,内容精简,视频长度一般以3~8min为宜,符合学生的视频驻留规律和认知特点,能让学生在较短时间内完成学习任务且注意力不易分散[16]。教师提前做好准备,在课堂中及时引入,帮助学生理解掌握教学重、难点内容。微视频具有可重复性,便于学生课后反复观摩,查漏补缺,复习巩固课堂学习内容。在鼻咽癌教学中联合使用CBL、理论实践一体化及微教视频学,要求学生和教师共同参与,以学生为主,教师辅助学生的教学法,深受广大学生的好评。将鼻咽癌病例层层展开,充分展示侧重点,便于学生理解记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信心,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为后续课程的学习奠定良好的基础。三种教学的联合实施需要注意三者之间的配合充分。教师需要做到以下几点:精心准备案例,所选案例应为教学大纲重点内容,所选实验应紧扣理论课的相关知识概念,避免理论与实验的脱节;选择合适的微课内容,所选择内容要在学生可以接受和理解范围内,选择内容要适宜学生合理使用动画等辅助教学手段,制备各种类型的微课,对课堂教学和实验教学进行有益补充。在教学过程中也要及时与学生互动并得到反馈,及时合理调整教学计划。教师提前告知学生教学案例,以便学生课前预习相关内容,只有教师和学生相互配合,CBL教学、实践教学结合微视频的教学方法才能充分发挥其优势。综上,鼻咽癌临床教学中采用CBL教学、实践教学结合微视频教学的联合教学方式,教师和学生相互配合,能够增强学生的专业素质和职业素养,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3]黄祥,曲超,姜新,等.鼻咽癌的治疗进展[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5,35(11):3159-3161.

[4]张雅捷,李钊,张鹏.巴林特小组在我国医疗及高校教学中的应用现状[J],现代医院,2019,19(3):366-368,372.

[5]汪庚明,孙谦,周燕,等.CBL、PBL联合MDT教学模式在肿瘤放疗科临床规培医师教学中的应用[J].沈阳医学院学报,2017,19(3):298-300.

[6]汪翊,汪明,谢席胜.“四证合一”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培养模式创新思考[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31):19-21.

[7]王路,杜志伟,邓怡平,等.以实习生为主讲的病例分析对康复治疗本科临床教学的影响[J],现代医院,2018,18(12):1743-1745.

[8]利,谭理连,毕肖红,等.CBL与LBL两种不同教学模式在专业课程中的应用对比[J],现代医院,2018,18(12):1736-1739.

[9]高宁,寇列玲.引入CBL提升眼科研究生教学质量的研究[J].西部素质教育,2015,1(10):71.

[10]刘莹,王佟,吴薇,等.CBL教学模式在眼科学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国际眼科杂志,2016,16(11):2107-2108.

[11]王悦华,郑亚民,赵菁,等.基于临床决策思维模式设计临床医师规范化培训教学内容[J].中国医药导报,2016,13(17):173-175.

[12]何瑾,李骞,卢珊珊,等.CBL结合多媒体教学法在临床药物治疗学见习教学中的应用[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2015,36(9):159-162.

[13]陈心,夏静宇,曹德东,等.CBL结合PBL教学模式在肿瘤科留学生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中国医药导报,2018,15(15):53-56.

[14]柏晗,刘旭红,崔建国.肿瘤专业学生放疗机房见习思考[J].中国医学物理学杂志,2011,28(2):2576-2577.

[15]赵伟,朱小东,林源.Pinnacle计划系统联合PBL和CBL教学法在放射肿瘤学教学中的应用[J].中国癌症防治杂志,2015,7(6):434-436.

[16]钟志荣.微视频教学应用现状概览与述评[J].软件导刊•教育技术,2014(6):62-64.

作者:何芬 袁婷 魏旋 莫威 孙建聪 邹俊涛 单位: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研室

医学教学学习模式硕士论文

2019/07/23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