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教育建设论文 >> 正文

论教育集团化办学与学徒制育人关系

2019/04/29 阅读:

摘要:基于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实践,揭示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所涉主体具有相似性,内涵具有关联性,目标具有契合性;提出基于职教集团推进现代学徒制,有利于解决集团化办学组织松软和运行乏力难题,促进人才培养体制优化;而发挥职教集团的平台功能、系统功能、聚合功能、育人功能,则有利于破解现代学徒制标准制订、企业遴选等推进难题,形成现代学徒制推广范式,促进企业联合课程开发,塑造学徒职业精神和素养。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有机结合,对我国职业教育深化改革和优质发展具有方法论启示。

关键词:职教集团;现代学徒制;关系;优质发展

职业教育实践中,江苏、广东等地的职业院校在全国现代学徒制试点中将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相结合。有学者揭示“近年来对职教集团与现代学徒制的探索呈现出逐渐融合的趋势”[1]。实践提出了迫切需要回答的理论问题: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是否具有有机联系?如果有联系,这种联系的内在机理是什么?这种联系对集团化办学实践和现代学徒制育人意味着什么?本文拟探究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的关系。

一、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的联系

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旨在沟通教育与产业的关系,通过政行企校多元主体的制度化联系,提升职业人才培养水平和职业院校服务产业发展能力。而现代学徒制旨在发挥企业在职业教育中的重要主体作用,通过校企“双主体”实施职业教育教学,将传统学徒制的优势和现代学校职业教育的优势叠加,使学生掌握职业默会知识,形成良好职业精神和素养,更有效地培养学生的职业技术技能。集团化办学和现代学徒制育人的关系可以从主体关系、内涵关系、目标关系三个维度分析。

(一)从涉及主体维度看,两者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集团化办学涉及政府机构、行业组织、公司企业、各类院校、研究机构、其他组织等多元主体,教育部现代学徒制试点分政府牵头、行业组织牵头、职业院校牵头和企业牵头四种类型,现代学徒制育人涉及政府机构、行业组织、公司企业、职业院校等利益相关方,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所涉主体成员类型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二)从内涵关系维度看,两者具有很强的关联性集团化办学以多主体合作(校企合作、校际合作、校地合作、行业合作、国际合作)办学为内涵,现代学徒制以校企全程深度协同、师徒带教实岗育人为内涵,显然现代学徒制作为校企合作的制度化形态是集团化办学多元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两者的内涵具有很强的关联性。

(三)从目标取向维度看,两者具有内在的契合性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侧重职业教育办学体制机制创新,而现代学徒制育人侧重校企合作制度创新和职业人才培养模式创新,两者侧重角度虽然不同,但均致力于实现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两者目标取向具有内在的契合性。因此,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主体构成的相似性、内涵关系的关联性、目标取向的契合性,表明两者具有紧密的、内在的联系。这种联系为两者的互动提供了条件,推进现代学徒制有利于深化职教集团建设,提升集团化办学效能,而基于职教集团,实施集团化办学,可以解决现代学徒制面临的难题,有力地促进现代学徒制育人。

二、以现代学徒制育人促进集团化办学

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研究者称“职教集团的建设与发展仍然是一个短板,……有些职教集团甚至是个空壳,并没有真正发挥职教集团的作用”[2],部分业内人士因此质疑职教集团存在的合理性和集团化办学的有效性。这种质疑实际上是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实践中出现的职教集团成员过多、组织松散、内聚乏力等问题的反映。职教集团作为多元参与、开放办学的载体是职业教育社会性、职业性的内在要求,集团化办学是职业院校走出封闭孤立办学、实行开放合作办学的自觉选择。但仅从学理上认识职教集团的合理性和集团化办学的应然性显然不够,学界迫切需要深入研究职教集团的建设规律和集团化办学的运行规律。基于职教集团推行现代学徒制,部分解决集团化办学的运行问题,提高集团化办学的运行效能是对集团化办学运行规律的有益探索。

(一)推进现代学徒制,有利于解决集团化办学的组织松软问题集团化办学的组织松软问题,一则因为职教集团的规模过大,职教集团的组织边界问题未能合理确定;二则因为职教集团的合作项目偏少,集团成员联系的程度不够。对职教集团的规模问题,有研究者提出通过集团“瘦身”探索解决之道[3],却因得不到如何“瘦身”的要领而陷于困境。目前职教集团建设中企业成员的吸纳往往采取“多多益善”原则,只要承认职教集团的章程、有校企合作意愿、具有一定的合作基础即可参加,而对企业与学校合作的深度、广度未提出要求,职教集团不少企业成员与集团院校的合作并不紧密,影响了职教集团组织内聚力的发挥。如果以现代学徒制合作企业作为职教集团企业成员的遴选标准之一来进行职教集团“瘦身”,显然是集团企业成员规模合理化的可行的解决方案。从合作内容的深度、广度选择职教集团企业,将职教集团企业和一般校企合作企业加以区分,有利于职教集团成员常态化的紧密合作,集团成员围绕共同的现代学徒项目持续合作,可形成职教集团强大的内聚力。以是否合作开展现代学徒制作为职教集团企业成员的遴选标准之一,有利于提高职教集团企业成员吸纳标准的科学性,促进职教集团组织松软问题的解决,使职教集团真正成为集团化办学的有效载体。

(二)推进现代学徒制,有利于解决集团化办学的运行乏力问题集团化办学运行效能问题的解决取决于集团成员是否有合适的合作项目或者适宜的合作制度,且这种合作项目是可持续发展的,合作制度是长期有效的。有研究者提出“我国集团化办学过程中,可以尝试将校企共同实施现代学徒制作为集团运行的基础”[4]。现代学徒制作为校企合作的制度化形态,实施中形成大量的现代学徒制项目,显然有助于解决集团化办学的运行问题,从而成为推进职教集团建设的重要助力。职教集团将推进现代学徒制作为建设重点,可以从三个方面促进职教集团多元合作。一是以现代学徒制项目为抓手,破解职教集团校企合作内容缺位的运作难题,促进集团内校企合作;二是在职教集团范围内推广现代学徒制的成功经验,并促进育人成效的外溢,促进集团内校际合作;三是通过引入行业企业参与制订现代学徒制标准,促进集团内行业合作,提升职教集团运行效能。

(三)推进现代学徒制,有利于解决集团化办学的制度优化问题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制度创新持续面临制度建立、调适和优化问题。具体制度的建立、调适和优化一要有利于职业人才培养,二要有利于应用技术研究,三要有利于服务产业、企业及区域社会发展,四要有利于技术技能文化传承,五要有利于促进国际职业教育交流与合作。基于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目标,校际合作形成中高职衔接制度、高职专本衔接制度;基于产教融合目标,校企合作形成混合所有制、股份合作制、产业学院制、现代学徒制等一系列制度,其中,现代学徒制作为校企合作育人的核心制度,居于主体地位。显然,推进现代学徒制,有利于解决集团化办学中的人才共育制度优化问题。

三、以集团化办学促进现代学徒制育人

现代学徒制试点中存在校企组合配对难、学徒培养标准制订难、企业参与学徒制教学组织实施难、学徒职业精神塑造和职业素质涵养难等一系列难题。在集团化办学中推进现代学徒制,实现职教集团的平台组织优势与现代学徒制的合作育人优势叠加,充分发挥职教集团的平台功能、合作功能、聚合功能及文化功能,可一一破解上述难题,促进现代学徒制育人。

(一)发挥职教集团的平台功能,解决现代学徒制标准制订、企业遴选、班级组建、学徒就业等实施难题针对专业课程教学标准与职业标准不匹配、学用脱节的问题,发挥职教集团内行业组织和大型龙头骨干企业的行业标准、企业标准制订优势,制订对接职业标准的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标准。发挥职教集团内行业组织的牵头作用和同行企业的聚集效能,通过行业组织、公司企业和学校共同探讨行业人才职业标准,明确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目标定位,统一职教集团内专业课程教学标准,实现专业课程教学标准与职业标准的衔接,有利于提升职业人才培养的整体质量。针对现代学徒制合作企业选择难的问题,强调“订单培养”合作基础,职教集团范围内遴选既具有较强经济实力和广泛影响力,又具有浓厚教育情结和实际学徒需求的行业龙头骨干企业、发展型潜力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为现代学徒制合作企业,合作双方培养的既是学校的学生,又是企业的准员工,促进校企共享资源、协同育人。针对单一企业接纳学徒容量小的问题,聚合职教集团业务相近企业学徒需求,优化校企组合,实行“多企一校”组合配对,组建现代学徒制班级。这样既整合职教集团部分企业小规模小批量的学徒需求,又解决学校教学组班难的问题,使现代学徒制班级组建在大规模成批量需求“一企一校”组合配对基础上,实现小规模小批量需求“多企一校”组合配对,丰富现代学徒制班级组建形式。针对学徒职业发展空间不大的问题,实行学徒职教集团内就业。职教集团以企业群的优势,可以扩大学徒就业选择范围。经过集团内企业培养的学生,不仅可以在本企业就业,也可以到集团内其他企业相同或相近岗位就业。由上可见,充分发挥职教集团的平台功能,可以使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标准制订更精准、合作企业遴选更科学、班级组建更便利,同时还能实现学徒就业在集团同类企业横向迁移、上下游企业纵向贯通。

(二)发挥职教集团的系统功能,形成基于职教集团的现代学徒制推广范式从整体设计看,针对职教集团推进现代学徒制缺乏实施框架的问题,集团成员可共商“五定”协同育人。通过现代学徒制校企主体确定、利益相关各方协议约定、现代学徒制推进要素选定、学徒权益厘定、校企共育人才培养流程锁定等实现现代学徒制运行定主体、定协议、定要素、定权益、定流程的“五定”协同育人的培养模式。从实施层面看,基于职教集团的现代学徒制“五定”协同育人要求在校企长期稳定合作基础上,实行双主体育人;学校与企业、企业与学生、学校与学生分别签署校企合作实施现代学徒制协议、现代学徒制培养协议、学生企业化管理协议等;促进教师与师傅、教室与店堂、考试与考核、学历与证书等的融合;落实学徒期工龄计算、奖助学金发放、工龄工资补发和三年社保缴纳;校企双方共同制订学徒培养方案,共同建设课程体系,共同组织学徒培养,共同进行学徒管理,共同做好双师(教师与师傅)建设与管理,共同促进学徒职场发展。现代学徒制育人的基本路径和实施方略经职教集团成员协商一致,达成共识后,还可根据企业实际情况适当调整,因企制宜,使现代学徒制的推广更便捷。

(三)发挥职教集团的聚合功能,探索现代学徒制企业联合课程、课程体系和“渐进式”育人形式为克服现代学徒制试点中企业课程重复开发的弊端,集团内同类企业可根据用人标准,研究企业共性的人才需求,结合学生发展,嵌入“复合能力培养”,由同类企业共同开发企业课程,企业联合植入的课程不仅适用于定点合作的企业,也适用于职教集团内其他相关企业,所培养的学徒可适应行业内企业的不同需求,提高现代学徒的综合能力和行业适应力。集团同类企业与职业院校共商课程体系,构建理实一体、企业课程与学校课程交织的课程体系,共同开发融合职业资格标准和企业标准、基于工作过程系统化的职教课程。针对企业参与现代学徒制教学组织实施难的问题,可采取渐次发挥企业主体作用的现代学徒制“渐进式”育人形式。学徒前三学期主要在学校接受教育,现代学徒制合作企业每学期通过植入企业课程或企业联合课程参与学徒培养,后三学期以师傅培养和实岗学习为主,学校通过完成部分教学环节参与人才培养。企业在人才培养过程中承担的任务逐步增加,人才培养从以学校为主渐次过渡到以企业为主,培养场所从以教室和实训室为主渐次转向以企业真实岗位和工作现场为主,形成与国际上的“日释”(按日交替)、“期释”(按周或月交替)形式相区别的,既符合职业人才成长规律,满足学生发展需求,又能契合合作企业生产经营实际,满足合作企业需求的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现代学徒制教学组织形式。

(四)发挥职教集团的育人功能,塑造培养学徒良好的职业精神和素养针对学生职业精神塑造不易的难题,实行学生企业化管理,在校内班主任管理基础上,职教集团企业选择业务能力强、教学水平高的一线经营管理骨干作为企业导师,通过传、帮、带的方式带教学徒,实现角色、制度、管理、文化“四个衔接”。通过将合作企业文化的熏陶贯穿于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全过程,校企共同制订学徒形象标准和礼仪规范。通过拜师、宣誓等仪式,师徒结对,并明确各自责任与义务,在企业实岗育人中履行承诺,发挥企业师傅在学生职业素养培育中的独特功能,增强学生的企业员工角色意识,提升学生对企业的认同感和忠诚度,培养学生职业精神,使学徒具有可持续的职业发展能力。综上所述,因主体成员的相似性、内涵关系的关联性、目标取向的契合性,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具有紧密的、内在的有机联系。职教集团“搭台”,现代学徒制“唱戏”,既可解决职教集团“集而不团”、集团化办学虚而不实的难题,提升集团化办学的运行效能,又可部分解决现代学徒制推广实施难题,丰富现代学徒制的实现途径,更好地发挥现代学徒制的育人功能。集团化办学与现代学徒制育人有机结合,为我国职业教育深化改革和优质发展提供了方法论启示。

参考文献:

[1]王志伟,林红.现代学徒制与企业法人型职教集团的有机融合[J].教育与职业,2016(5):1519.

[2]艾,赵鹏飞,张志.基于职教集团的现代学徒制探索[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6(31):120124.

[3]叶东.联盟型职教集团建设发展的障碍分析和路径探索[J].教育与职业,2010(24):1113.

[4]张音宇.基于现代学徒制的职教集团发展策略初探[J].广州职业教育论坛,2014(4):59.

作者:叶东 单位:中央党校研究生

论教育集团化办学与学徒制育人关系

2019/04/2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