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继续教育论文 >> 正文

职业院校继续教育服务发展现状与策略

2019/12/06 阅读:

摘要:近年,国家主张各类院校要积极参与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提升院校服务学习型社会建设的能力。本文将研究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的继续教育服务现状,从中发现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教育服务存在的问题,并据此提出一些改革和发展建议,希望能为相关研究提供借鉴。

关键词: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教育服务;发展策略

2019年4月,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印发了《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2019年工作要点》。文件指出:“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引导各类院校开展面向重点人群的继续教育和培训,加快发展社区教育和老年教育,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提升普通高校和职业院校服务学习型社会建设能力,推动各级各类学校开放资源,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经过多年的改革和发展,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得到了极大提升,向社会输送了大量优质技术技能人才,在学历教育方面的地位和作用也越来越凸显。然而,职业教育在非学历教育以及继续教育培训领域的发展相对滞后、市场参与度不高、参与形式比较落后和单一,亟待改善和提升。

一、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教育服务现状

研究团队针对广东省高职院校继续教育服务现状开展了调研,共计调研广东省9所高职院校,选取了2018年位于全国高职高专排行前200名的分布在不同阶段的广东省高职院校,调研对象主要为一线专任教师、专业负责人、继续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调研内容主要涉及继续教育服务规模、服务对象、继续教育服务开展方式、是否设有专门继续教育服务部门、部门功能和人员设置等问题。

(一)继续教育服务规模较大,吸收能力较强调研的9所广东省高职院校中,有5所院校的年服务规模为2000~4000人,3所院校的年服务规模在2000人以内,1所院校超过4000人。教育部网站发布的“高等教育成人本专科学生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成人专科在校生2938744人,广东省高等教育成人专科在校生525301人,位居全国31个省/直辖市首位,在校生人数占总数的17.88%。教育部网站发布的“高等教育学校(机构)数”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高职(专科)院校共计1418所,将成人专科在校生人数与全国高职(专科)院校做简单平均,可得每所高职院校平均服务水平为2073人。对比参与调研的广东省9所高职院校,6所超过平均服务水平。如果考虑网络专科在校生,根据教育部公布的“高等教育网络本科、专科生学生数”统计数据,2018年网络专科在校生5430796人,则高职院校平均服务水平为3830人。考虑到部分本科院校具有培养成人专科学历的能力,平均服务水平会相应降低。从调研结果来看,基本有超过50%的高职院校达到甚至超过平均服务水平。由此可见,相对来说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的继续教育服务规模覆盖量较大,吸收能力较强。

(二)继续教育服务对象相对比较单一,有待进一步丰富从调研结果来看,目前超过60%的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的继续教育服务对象为在校学生和企业在职员工,其他社会人员占比为30%左右,社区待业和失业人员不超过10%,由此可见,其服务对象主要是在校学生,为其提供学历继续教育,如专升本服务;同时,为企业员工提供职业能力提升的继续教育服务或者是学历提升的学历继续教育服务。而面向社区的待岗人员、老年人等其他社会人员的继续教育,其参与度较低,服务对象有待丰富和扩充。

(三)继续教育服务的开展方式有所丰富,但传统方式依然占据主流调研广东省9所高等职业院校发现,基本所有调研学校在开展继续教育授课时都会采取多种授课方式,包括有组织的集中授课与培训、自主式在线开放课程和网络直播授课等。从调研结果来看,9所高职院校当下选用的授课方式中,集中授课和培训的方式占比100%,网络直播课占比50%左右,在线开放课占比40%左右,其他方式占比10%。尽管授课方式较之以前丰富,但是传统的集中授课和培训仍然占据主流地位。(四)继续教育的配套课程服务比较薄弱,有待进一步完善从继续教育的配套课程服务来看,超过80%的被调研学校设有专门的继续教育学院或部门,然而,绝大多数继续教育学院或部门只是负责招生和学员入学管理,继续教育课程的开设以及课程管理普遍由各个专业自行管理。调研还发现,绝大多数被调研学校开展继续教育培训时并没有配备专门的课程服务专员或助教,对课程开展过程中学员的学习情况进行跟进和管理,课中与课前、课后严重割裂。个别学校由授课教师亲自进行管理,但是基本仅限于课程资源的共享,督学、作业、沟通和反馈方面比较薄弱,需要进一步加强和完善。

二、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教育发展策略

第一,紧跟网络在线开放课程的发展,借助移动端课程平台,深入推广继续教育课程的自主式学习模式。近年来,各大院校均着力打造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积极开发资源共享课程。课程投放的移动端课程平台也很丰富,如超星、职教云、蓝墨云等,用户友好度均较高。继续教育课程完全可以依托现有在线开放课程,根据学员的需求,对教学内容做模块化调整,整合或开发适合继续教育学员的课程,并且推广教师线上指导为主、线下见面课为辅的学生自主式学习继续教育模式。第二,与市场化运作的教育机构合作,利用商业教育机构的资源,探究多样的合作方式,推动课程的商业平台输出。高等职业院校可以与商业培训机构合作,根据培训机构面向的用户特点,依托现有课程以及商业机构的线上线下平台,开发线上直播类公开课程或者小班课程。同时,可发挥学校的场地资源优势,与商业教育培训机构开展校企合作,组织输出线下小班继续教育培训课程。第三,积极与地方政府、社区党群组织、行业协会合作,积极参与这些组织及机构组织开展的社会人员的继续教育培训,丰富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教育服务对象的多样性。研究团队调研了包括福石社区、南溪社区、长沙社区、吉大社区、迎宾社区在内的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5个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发现上述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均承担了地方政府指定的负责相应社区人员尤其是失业待业人员的再就业能力培养、儿童的兴趣教育、家长的儿童成长心理教育及离退休老年人的兴趣课程教育的继续教育责任。同时,发现上述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存在教师和课程稀缺的问题,非常迫切希望各类院校能够积极参与社区党群组织的继教培训活动。因此,高等职业院校完全可以发挥自身课程和师资优势,与社区党群组织采取如下合作方式。一方面,教师或专门的继续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导入学员,学员依托课程所在平台的APP软件自主开展线上学习。另一方面,社区党群组织等其他机构可以和高职院校建立继续教育定点服务的合作,组织机构的学员可直接安排在定点服务机构接受继续教育。第四,明确继续教育各部门职责,配备专门的课程服务人员,为学员提供完整的课程配套服务。首先,高等职业院校需明确继续教育部门的工作范畴,规范继续教育部门的人员配备以及分工,制作相应的工作手册。确立继续教育部门负责招生、学员管理、授课教师统筹管理等基础工作,同时承担提供课程配套服务以及课程的后续跟进等责任。其次,加强专门的课程服务人员的培养,做好单纯的行政人员角色向“行政+助教”双重角色的转变,逐渐建立其由专门的课程服务人员担任班主任的机制。由其协助授课教师管理学生、负责督学、跟踪学习效果等,避免继续教育培训变成只有课上几十分钟的孤立课堂,确保继续教育培训课程课前、课中、课后的完整性。

三、结语

虽然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的继续教育服务已初具规模,但是在服务对象方面还有待进一步丰富,尤其是国家大力主张的对重点人群的继续教育服务还有待加强。广东省高等职业院校应充分借助“互联网+”带来的课程发展的新优势,拓展继续教育的开展形式,积极参与社区教育服务,探索与商业培训结构的合作路径,进一步完善继续教育课程配套服务,提升继续教育服务效果,建立起一定的口碑和品牌效应。

参考文献

[1]王少宾,康书光,任媛媛.“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高职教育与继续教育联动融合发展实践——以石家庄邮电职业技术学院高职教育与继续教育协调发展模式为例[J].文教资料,2018(19):88-89,92.

[2]彭仲文.高等职业教育之社会培训市场竞争研究——以广东省为例[J].中国市场,2017(28):133-135.

[3]路琦.天津市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教育管理模式研究——以天津H高职院校为例[D].天津:天津大学,2017.

[4]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高等教育成人本专科学生数[EB/OL].(2019-08-12)[2019-09-16].

[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高等教育网络本科、专科生学生数[EB/OL].(2019-08-12)[2019-09-16].

[6]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高等教育学校(机构)数[EB/OL].(2019-08-12)[2019-09-16].

[7]中国产业信息网.2018年中国继续教育市场现状分析.(2019-01-15)[2019-08-10].

作者:李娜 单位: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

职业院校继续教育服务发展现状与策略

2019/12/0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