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教育评价论文 >> 正文

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对我国的启示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美国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GalileoPre-KOnline)是美国评价技术整合团队打造的第一个网络技术综合程序,将早期教育在线课程、质量评价、质量报告融为一体。该系统分为0~3岁婴幼儿和3~5岁幼儿两个阶段的课程和评价体系,使用者可以借助评价系统规划完整而动态的课程活动、监督课程进展、核实幼儿发展数据、读取研究报告。该系统对我国综合性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建构,0~3岁婴幼儿和3~6岁幼儿一般发展指标的细化,“高质量”的早期教育评价系统使用者的培训,以及婴幼儿和幼儿发展资料库的建设具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教育质量;技术支持;专业评价

当前,很多国家将早期教育发展的着力点聚焦于质量层面,透过构建完善的评价体系督促早期教育质量不断提高,可以说,以评价促质量已然成为多个国家新历史时期的重要教育举措。此时,政策制定者和教育工作者所关注的内容早已超越了谁来评价,评价谁,评价标准是什么的陈旧评价体系,扩及到如何凭借先进的科学和信息技术,遵循儿童发展规律和课程标准,研制科学全面的早期教育质量评价工具,为幼儿未来学习提供具体、完整、详尽、准确的信息和支持。美国早期教育网络评价建设与应用程序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其将近20年的实施经验足以为其他国家的早期教育质量评价的设计与应用提供弥足珍贵的借鉴价值。

一、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发展缘起:为提升教育质量而生

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GalileoPre-KOnline)和伽利略基础教育在线(GalileoK-12Online)是两个平行的网络系统,由美国评价技术整合(AssessmentTechnologyIncorporated,简称ATI)的专家团队多年精心建设而成,囊括在线课程、儿童学习与发展质量评价及不同层次的报告体系。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程序的打造与开端计划有关,美国的开端计划是提供综合服务的领军者。1964年,美国联邦政府提供财政经费,由训练有素的专业工作者为处境不利群体中未参加幼儿园直接进入一年级的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教育、健康、营养以及其他社会服务来提高儿童的社会性发展和认知发展,用补偿性的高质量教育教学支持儿童做好入学准备,开启一个“良好开端”,为儿童幸福奠定基础。开端计划实施后,美国联邦政府委托斯汀豪斯学习公司(WestinghouseLearningCorporation)对开端计划的成效进行首次评价[1],工作人员秉持“泰勒原理”的目标导向价值观,运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和数理统计的手段评价儿童的认知和社会性发展成效,然而,研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开端计划没有促进儿童认知能力的发展。后续的一系列研究揭示出斯汀豪斯的这项研究存在严重问题:工作人员把儿童的发展结果用量化的形式展现出来(如幼儿的成就测验),但结果并没有为评价项目是否实现了预期目标提供足够详细的支撑,再加上原始样本巨大的差异(参加该研究的儿童比未参加开端计划的儿童贫穷很多)、干预限制在暑假这段时间,导致评价结果没有明显的说服力,不能解答纳税人所关注的投资成效问题。可以说,最初的开端计划评价是一种基于结果的问责制评价方式,从数量的角度思考投入和产出的关系,这样的评价方式凸显了“数量”,淡化了“质量”。为了规避问责制结果导向的评价弊端,1986年ATI凝聚了教育、测量、评价、儿童发展、软件编程语言、网络应用设计等领域的博士、专家学者一起共同研制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程序,并于1987年用于评价开端计划。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评价系统所体现的评价观已然有了转变,从目标导向转移到过程导向,从“量的评价”转向“质的评价”,教育人员采用结构化观察、档案纪录的方式关注儿童的真实学习历程,判断需要什么资源提升儿童的学习质量,分析儿童学习现况对未来生活质量有何影响,最终形成完整报告。至今,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已实施十几年,广泛应用于美国早期教育领域,包括开端计划(HeadStart)、早期开端计划(EarlyHeadStart)、平等起步项目(EvenStart)、聪明起步项目(SmartStart)、专业儿童保健中心(ProprietaryChildCareCenters)、家庭儿童护理之家(FamilyChildCareHomes)、公立学前学校(PublicSchoolPreschool)、特殊学前教育方案(SpecialEducationPreschoolPrograms)等多个项目,惠及数名早期教育工作者和几千名0~5岁儿童代表。

二、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评价内容与指标体系

(一)0~3岁婴幼儿的评价内容与指标体系:以内隐价值为侧重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将0~5岁儿童发展的评价体系划分为两部分:0~3岁的婴幼儿阶段(Ag⁃esBirthto3Years)和3~5岁的幼儿阶段(3~5YearsOld)。伽利略G3评价量表(0~3岁)(GalileoG3As⁃sessmentScalesfromBirthto3Years)仅针对0~3岁婴幼儿的学习质量,遵循早期教育课程标准、开端计划早期学习结果框架的内容要求,从五个领域评价婴幼儿的发展:学习品质,认知发展与综合知识,语言、沟通、阅读与书写,身体发展与健康,社会与情感发展,五个领域是评价量表的一级指标,每级指标再细分为3~10个二级指标,充分展现0~3岁婴幼儿在每个领域能够学什么,应该学什么的整体样貌。学习品质是关于儿童的学习态度、习惯和方式的核心素养,也是ATI专业团队最为重视的一个领域,细分为热情和好奇、坚持、创造与发明三个二级指标。其他领域也尤为侧重婴幼儿内隐价值的养成与积淀,例如,认知发展与综合知识领域注重儿童的探索和发现、问题解决与创造性表达;语言、沟通、阅读与书写领域将儿童对印刷文字的意识列为单独二级指标;社会与情感发展领域侧重儿童对环境的回应,社会问题解决,胜任感与自信心的养成等[2]。由此看来,尽管面对的是0~3岁的婴幼儿,伽利略早期教育质量评价的工作人员仍然关注的是儿童借助所知所能去解决现实情境中的问题,这是助推人一生发展的根本能力。由于儿童年龄越小,发展水平差异越大,婴幼儿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会在短程阶段显现出来,教养内容和方式也要随之改变[3],因此,G3量表再细分为:0~8、9~18、19~24、25~36四个月段,每个月段的三级指标会因为发展不同而略有差异,从0~8和9~18个月婴幼儿学习品质的二级指标(坚持)来看(见表1[2]68-82),0~8个月的婴儿主要肢体动作是躺、翻、坐、趴,其体位的固定决定该月段的婴幼儿探索世界的主要媒介是感官和动作,ATI专业团队成员在研究儿童发展的基础上准确描述婴幼儿能够体现出坚持的动作表现,把评价指标具体化,便于使用者简单便捷而又直指核心地捕捉到婴幼儿坚持的外在表现;9~18个月的婴幼儿不仅会躺、翻、坐、趴,还会移动体位,可以爬、站、走,移动的体位扩展和延伸了婴幼儿的探索方式,其坚持的动作表现比0~8个月婴儿更为多样,增加了反复上下楼梯的动作表现,同时,9~18个月婴幼儿产生了语音意识,对故事、音乐、图片、文字有一定的注意力,所以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又从婴幼儿关注图书、故事、图片、声音等方面增加了坚持的外在表现。

(二)3~5岁幼儿的评价内容与指标体系:以入学准备为核心美国联邦政府在《2000年美国教育目标》中提出首个教育目标:“所有美国儿童在参加学校教育之前,做好学习的准备”[4],具体涵义是儿童身心发展状况都已准备好可以主动地参与教室活动[5]。无疑,入学准备的关键在于儿童的转变,从非正规的教育过度到正规教育,从生活学习转换到学校的专业学习,需要儿童在入学前获得一系列积极社会情绪、态度和“前学术”技巧、知识、能力,才能应对小学的课程与学习。为此,ATI专业团队构建了两个量表,一个是伽利略入学准备量表,涵盖认知与综合知识、语言与文学、学习品质、身体发展与健康、社会与情感发展五个范围。另一个是伽利略G3评价量表(3~5岁)(GalileoG3AssessmentScales3~5Years),囊括11个评价范围:学习品质、创造性艺术、早期数学、语言、文学、逻辑与推理、自然与科学、身体发展与健康、社会与情感发展、社会研究,非英语母语幼儿的英语语言学习的评价内容。每一个范围由一系列的能力、知识、技巧、态度、情感构成一串系统、完整、递进的关键经验,这些经验依据幼儿发展的次序排列,汇合而成幼儿的经验发展蓝图。“入学准备”“转化”的落脚点在于如何支持儿童从“前学术”向“学术性”蜕变,美国教育界注重“学术性”是从早期教育阶段开始的,早期教育阶段的“学术性”是指儿童像专业研究者一样对现实情境中的问题进行深入而实事求是的探索,探索过程中需要主动发现问题、自行或合作蒐集文献与资料、实地调查、撰写报告。以伽利略G3评价量表为例,11个一级指标下面会详细单列促进儿童“学术性”的二级指标,最典型的要算自然与科学领域,见表2[2]147-150,二级指标下面再详述三级指标,把“科学研究人员”做实证研究的种种历程都展现出来:感受—观察—描述—预测—蒐集资料—解释数据和结果—形成真正的研究假设。儿童亲历了这些历程,才具有一定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解释能力、研究能力,为日后学校课程的顺利学习做足充分准备。

三、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使用程序:不断递进的循环周期

(一)起始:完整而动态地规划课程使用者依循规划—实施—监督—调整的循环周期运用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经过ATI专业训练并获取资格证书的使用者先登陆ATI门户网站注册,选择一个年龄段一个或多个学习领域设定教育目标,依据教育目标、儿童及家庭的文化需求制定课程规划,再从课程活动库中选择丰富而适宜的活动,每个活动都可以链接到量表的评价指标,使用者可以检视活动是否吻合目标要求,若在线活动库中没有能够达成教育目标的活动,使用者可以自行设计活动并添加到相关领域的具体指标下面,随时修改、删除、保存、传播,其可调性与动态性刚好契合儿童发展的连续变化性。

(二)推进:全面细致地监督进展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突出优势是使用者可以透过平台监督课程计划的实施进展,掌握儿童的进步情况,评价课程干预对儿童的影响,快速搜索儿童发展的各种数据,获得丰富信息,全面细致地掌握每个中心、机构、班级的课程计划实施进展。专业机构管理者可以随时核查每个机构的儿童、家长、工作人员信息、检索电子日志,了解班里的教师是否按照目标执行课程计划,采取什么方式了解儿童的学习,课程干预对儿童产生什么影响,儿童是否有进步。教师本人可以利用平台了解幼儿在一段持续时间内每个领域每个具体指标的学习情况,提高课程计划自评的效力。例如,一位教师在学期中发现儿童文学领域的知识与技巧欠缺,便增补一些儿童文学领域的活动。

(三)监控:严格核实数据的准确性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有一个质量控制的组件可以监测数据是否错误,其内部质量监控检查包括三类:检查收集的数据、检查传输的数据、检查更新的数据。在检查数据收集方面,全球唯一身份识别(GloballyUniqueIdentifiers,GUIDS)可以在第一时间确保所有引用的数据都是唯一的[6],GUIDS是由时间和空间确定其唯一性的,因此哪怕是同一儿童的信息在不同电脑上的ID也是不同的,如果教师把儿童的出生日期填写错了,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程序中的跨界检查就启动了,将其出生日期与其他机构输入的该儿童信息进行匹配检查,若有差异会立即提醒教师。所有数据信息都可以直接传输给联邦政府,以备政策制定所用。

(四)结果:系列报告契合不同使用者的信息需求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用报告的形式把儿童的学习质量情况显性化,包括发展概况报告、里程碑报告、总结报告、成就分析报告、父母中心活动报告、进步报告、管理报告、数据来源报告、历史记录报告、其他信息报告。每类报告的目标指向不同,其呈现内容与展现形式略有差异。譬如,教师想了解儿童在某一个特定领域的学习情况,可以回顾儿童的发展成就报告,该报告中将儿童一个特定领域的发展水平相对划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层次,教师可以依据儿童的表现灵活调整课程计划或课程活动,以促进每位儿童的最大程度发展。若是学区督学或专业机构管理者则可以调阅结果分析报告,了解跨学区儿童多个领域发展,呈现区域的儿童发展整体状况。

四、对我国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启示

(一)建构在线课程、质量评价、追踪报告融为一体的早期教育评价系统我国的幼教网络平台主要扩及两类:一类是高等教育课程网,由高等院校针对合格幼儿园师资的培养所设置的课程网络平台,另一类是各类组织与机构设置的资源平台,旨在为幼儿教师提供教学素材。两类平台都可以便利资源共享和互动交流,但局限性也较明显,那就是不能将婴幼儿的发展作为纵贯线索,呈现婴幼儿的一般发展脉络和个体婴幼儿的发展曲线。而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则体现了这个优势,以联邦政府、州政府的早期儿童学习框架和课程标准为导向,编制科学有效的0~3岁婴幼儿与3~5岁幼儿的评价量表,培训专业评价人员,对0~3岁婴幼儿和3~5岁幼儿的个体发展曲线进行循环监督评价,形成因需而宜的系列评价报告,协助教师、政策制定者、家长合力有效地促进儿童发展。在“大数据”蓬勃发展的科技时代,我们理应利用“大数据”和“真评价”详实勾绘出我国儿童发展的独特轨迹,为儿童发展科学研究和现场教育支持提供科学有效的引领。

(二)细化0~3岁婴幼儿和3~6岁幼儿的一般发展指标在我国政府全面开放“二胎”政策时代,0~3岁婴幼儿在近两年内激增,婴幼儿数量的增加不仅需要政府提供更丰富、全面、有效的托育服务系统,更需要早期教育的专业人士建构0~3岁婴幼儿的一般发展指标,引领0~3岁教育工作者依据科学指标为婴幼儿提供合理、适宜的保教活动与身心护理。我国心理学家已拟定了0~3岁婴幼儿一般发展指标,但较为笼统、模糊。而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则有详尽、细致的发展指标,如前所述,0~8个月和9~18个月的婴儿都处于感知动作阶段,但0~8个月婴儿只能通过动作的反复出现和感觉的反复感受体现出“坚持”,而9~18个月的婴儿则可以“有意识”地模仿成人的声音,持续引起成人的关注,用“有目的”的动作表现体现出其“坚持”,如此详尽的指标描述利于使用者捕捉到最直观的信息,判断出婴儿的发展表现。2012年我国教育部颁布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指南》告诉家长、教师、社会人士3~6岁的幼儿应该知道什么,能做什么,可以学习什么,为科学开展幼儿教育提供学理和政策支持。幼儿教师在使用《指南》前已接受了专业培训,但现场仍然会遇到模棱两可的问题。笔者以为,《指南》的领域指标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细化,明确描述三级指标的具体要求,将每个三级指标的具体要求连续化,用实例动态展现出幼儿学习历程的脉络。

(三)培养“高质量”的早期教育评价系统使用者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的最大优势在于培训了“高质量”的使用者,“高质量”体现在:第一,使用者是专业化强、敏感度高的教育工作者。使用者需要通过两次认证,第一次认证是学习伽利略G3评价量表中各个领域的具体指标,了解每个领域每个指标婴幼儿的学习程度并通过每个领域的测验。第二次是使用者必须在真实的教室环境中以教师助手的身份进行观察,本班级的教师和这位(临时)助手同时对一个幼儿分别用同样的量表独立观察,如果两者共识超过80%,即授予其二级认证,方可使用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评价系统。第二,教育工作者在精熟每位婴幼儿的基础上,依据教育目标、每个家庭的文化需求,筛选适宜、灵活、脉动、个别化的课程,并随时监控课程发展的实际情况,以便因需调整。第三,教育工作者需要为婴幼儿撰写质量报告,描述其发展的动态历程,呈现其发展过程中的优势和空间,提供进一步活动的建议和思考,并给当地的研究者、教师、政府人员、家长、医生等取用信息。在任何一个早期教育评价系统中,技术只是一种外在的、附属的、次要的工具,最核心的力量源泉在于“人”——使用者,其专业性决定了在线评价系统的使用率、使用成效、使用程度,也直接决定了所获得的婴幼儿发展信息是否真实可用。

(四)建构系统、全面的婴幼儿和幼儿发展资料库伽利略早期教育评价系统是一个由跨学科、跨领域的专业团队打造的早期教育课程质量评价平台,也是一个较为系统、全面的婴幼儿和幼儿纵贯发展的资料库。它包括每位婴幼儿和幼儿的发展曲线(明显显示婴幼儿和幼儿在每个领域、每个指标的初级—中级—高级水平);儿童个体、家庭、教室、社区的变量信息(个体变量包括儿童的年龄、性别,家庭变量包括家庭结构、家庭规模、主要照顾者、照顾者的教育背景、照顾者与儿童的关系,教室变量包括教师的素质和经验等,社区变量包括社区大小、社区学习资源等);评价每一个变量与儿童学习结果的关系,确定影响每个个体的关键因素,以报告的形式呈现出来(包括发展概况报告,发展里程碑报告,发展总结报告,成就分析报告,父母中心活动报告,进步报告)。世界各个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已经建立了长期追踪婴幼儿和幼儿发展的资料库,比如美国国家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院进行的“早期幼儿照护和青少年发展研究”,爱尔兰的儿童与青少年事业部资助的“爱尔兰成长”资料库,澳大利亚社会服务部与统计局所做的“澳洲幼儿纵贯期研究”等,这些纵贯发展资料库的样本较大,长期追踪婴幼儿和幼儿的健康、认知、语言、社会、情绪等领域的发展,不仅为各类研究者提供了重要资讯,也为国家政策制定提供实证参考。

我国幼教发展长达百年,但还未建立纵贯的中国婴幼儿和幼儿发展资料库,导致很多婴幼儿发展的数据和资料流落民间,处于凌乱、琐碎的状态,不易研究与分析,未来我们可以借鉴伽利略早期教育在线评价系统的有益经验,将婴幼儿和幼儿发展的纵贯数据、发展水平与质量报告整合形成资料库,必将推动我国早期教育精致化、纵贯化、科学化的发展。

作者:杜丽静 单位:金华职业技术学院

早期教育评价系统对我国的启示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