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 >> 教育论文 >> 高等教育理论论文 >> 正文

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优化研究

2021/08/02 阅读:

摘要:经济增长是影响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变化与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合理的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可以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建设和发展。当前,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出现了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结构调整不平衡以及各层次办学定位不准等问题。为进一步优化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必须逐步提高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加大高层次结构资源投入以及明确各层次办学定位。

关键词:新时代;高等教育;层次结构

经济发展与高等教育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两者相互影响,又相互制约。经济发展离不开高等教育人才的培养,高等教育的发展也始终依托经济的支撑。在新时代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要根据当今时代的经济发展态势进行优化,以与经济发展对人才的需求变化相适应,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

一、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既相互影响又相互制约的辩证关系。一方面,高等教育为经济发展提供所需的人力资源。合理的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能有效地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各层次专门人才,促进经济发展,反之,则满足不了社会和经济发展对不同层次人才的需求,阻碍社会经济发展。另一方面,经济发展支撑高等教育发展。经济的发展水平直接影响着国家对高等教育人力、财力、物力等资源的投入,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低,对人员素质要求就低,对高等教育的资源投入也会不足,区域国家的教育水平层次就会低。反之亦然。由此可见,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明显的相互影响的关系。新时代,为了更好地促进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对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提出了新的要求。首先,在经济实现高质量全要素方向发展的过程中,高等教育要能够提升经济发展过程中最为关键的劳动生产率水平[1]。高等教育通过提供高水平、优质的教育,提高劳动力质量和水平,进而促进科技进步和创新,推动社会资源的重新配置,从而达到促进新时代经济快速稳健增长的目的。其次,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要顺应新时代知识创新的步伐以及科技变革加剧的发展态势,培养高层次、高素质的创新型科技人才。新时代的经济发展向着创新的方向转型,社会更多地依靠知识与技术创新来积极地发展新兴产业。高校是技术创新、知识传播和知识转化的主体,因此,高等教育在创新发展中将发挥非常重要的基础作用。市场所需要的促进经济发展的高素质人才离不开高等教育的培养。我国近年来经济的迅速增长与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以及培养出的满足经济发展需要的人才资源也有着密切的联系。随着新时代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高等教育也在不断发展,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超过50%。这意味着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实现了从高等教育大众化到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转变。我国进入了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新时代,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要对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作出总体部署和战略设计[2]。新时代,在进入教育强国和即将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背景下,伴随着新时代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以及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推进,探讨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调整的总体目标和优化对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的发展现状

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是指高等教育各层次的构成及其比例关系。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主要分为专科教育、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三个层次[3]。三者之间既互相联系又存在一定的差别:一是本科教育与专科教育是不衔接的两个层次,两者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从培养模式到培养目标都不尽相同;二是研究生教育与本科教育相衔接。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在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在层次结构方面,我国高等教育存在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具体表现在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调整不平衡以及各层次办学定位不准等方面。

(一)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

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当前,虽然我国高等教育发展飞速,进入到了普及化的阶段,但相对于新时代经济快速发展以及不断转型的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模式而言,高等教育发展仍然处于相对落后的态势。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内外环境和条件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创新为驱动力的经济发展新常态需要更多高层次的人才,然而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发展跟不上经济飞速发展的步伐。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的现状是低层次人才规模增长速度过快,高层次人才规模增长速度过慢。研究生的招生人数和规模虽然年年都处于增长状态,但研究生的在校人数和毕业人数所占的比重依然较低,满足不了国家对于创新型、研究型人才的需求。这样的发展现状导致了我国高层次人才培养远远落后于新时代经济发展水平。

(二)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调整不平衡

高等教育层次结构的比例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程度。当前,我国高等教育面临着层次结构调整不平衡的问题。近几年来,我国专科、本科和研究生的在校生数量都有很大程度的提升,但是三者的比例仍然存在较大差距。由表1所示,2015年我国本科生、专科生和研究生的在校人数分别为104.8万、157.6万和19.1万左右,三者的比例关系约为0.665:1:0.121,研究生比例明显偏低。经过几年的发展和调整,到2019年,我国本科生、专科生和研究生的在校人数分别为128万、175万和28.6万左右,分别增长了23.2万、17.4万、9.5万,三者之间的比例约为0.731∶1∶0.163,研究生的增长速度过慢,所占比重仍然偏低。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调整不平衡,研究生规模增长速度不及本科和专科的增长速度,三者之间比例上的严重不平衡导致本专科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本科生数量的急剧增加以及专科院校培养定位不清晰与本科院校培养方式的同质化导致了专科毕业生严峻的就业问题。同时,由于研究生高层次人才的挤压以及自身规模的快速发展导致了本科就业的形势严峻。

(三)高等教育各层次办学定位不准

我国当前高等教育办学模式是专科教育和本科教育分别为两个独立的层次,培养方式和培养目标都有其独特性,研究生教育则是本科教育之后的深造课程。同时,专科教育注重培养的是适应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职业和技术型人才,而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注重培养的是具有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或担负专门技术初步能力的高级人才。因此,不同层次的培养目标不同,在办学定位上要有自己独特的清晰定位。然而,当今我国部分高等院校对自己的办学定位没有清晰的认识,失去了各层次的办学特色。首先,专科院校办学形式相对单一,无法适应地方的经济市场需求。部分专科院校在办学过程中过于追求“升本”,不能沉下心来探索适合自己的专科特色发展道路,盲目为了“升本”而照搬本科的培养目标和培养方式,导致专科办学形式单一、特色不明显以及本专科同质化等问题的出现。这就导致培养出的学生缺乏实践能力,在就业时失去了其“技术能力高,应用实践能力强”的优势。其次,部分本科层次的高等院校培养方式千篇一律,没有自己的教学特色。很多高校与省内外学校的课程设置和专业划分上几乎没有差别,突出不了自己院校的特色专业与特色培养。同时,部分本科院校不在人才培养特色方面下功夫,热衷于在“改校名”“升大学”等形式上做文章,与国家提出的本科院校“内涵式”发展道路和理念相背离。最后,研究生教育的“高素质”“高层次”优势特色深挖不够,培养质量屡遭诟病。主要原因是部分学校对研究生的培养过于松懈,在质量测评与评估评价制度方面有所欠缺,这样就导致了研究生在毕业时的素养得不到明显的提高,在就业和从事研究的领域中展现不出自己的优势。

三、新时代优化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的对策

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的优化,要逐步提高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中心,大力发展高层次人才,加大高层次结构资源投入,明确各层次的办学定位,突出特色,通过一系列的优化政策,使高等教育结构能够更好地与经济发展相适应,为新时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数量足够的高层次人才和持续不断的创新动力。

(一)逐步提高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

新时代,我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在人工智能以及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进程中,我国产业分工正处于价值链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变关键阶段,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应该与科技和产业发展中向高端人才转变的需求变化相适应,逐步提高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提高高层次人才比重,实现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与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深度融合,更好地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调整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应在继续坚持发展本科、专科层次教育的同时,积极推进研究生层次教育的发展,使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更加合理。一是合理扩大各层次结构的招生规模,协调各层次之间的稳步发展。根据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的发展,满足市场对各层次人才的需要,要合理扩大各层次结构的招生规模,适度、稳步地提高招生数量。同时,在合理扩大招生规模的进程中,更要兼顾各层次结构之间的比例关系,优化目前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比例不平衡的现状。要注重建设宝塔形合理的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适当加大研究生教育所占的比重,保证各层次结构之间协调、稳健地发展。二是逐步提高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加快培养创新型人才。新时代,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需要更多具有科研能力及创新意识的高层次人才。因此,在对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优化的过程中,需要将层次结构的重心上移,将高等教育的培养重心由专科、本科逐步向研究生偏移,构建高层次、高水平学术人才培养体系,提高我国高等教育整体学术能力和学术水平,构建符合我国经济发展的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体系。近几年,随着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创新驱动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国家对于高层次创新型人才的需求不断增加。因此,我国高等教育硕、博士人才培养规模还应扩大,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应逐步提高。

(二)加大高层次结构资源投入

教育资源是高等院校的坚实基础,教育资源的合理投入是其协调、可持续的根本保证。高等学校是人才培养的基地,教育资源的投入、使用以及具体的划分等各个方面都应以人才培养为核心目的,根据人才培养计划,合理地配置资源。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在2020年实现创新人才培养水平的提高,推动我国由人才大国迈向人才强国。研究生教育是高等教育的最高层次,担负着高层次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任务。要改变我国高等教育高层次结构教育投入与教育资源不足的现状,就要加大对高层次教育资源及经费的投入。首先,要提高对研究生培养经费的投入。国家和政府相关部门应增加研究生培养预算,进一步改善研究生的奖助学金体系,提高研究生的补助,杜绝研究生在校期间因过度兼职和实习,占用学习时间,从而影响培养质量的现象。其次,加大科研经费投入,给各学科师生创造一个良好的科研氛围。对研究生的培养,特别是理工科研究生的培养须提供一定的仪器设备、实验室等,以保证研究生顺利开展科研活动。同时要在增加导师的数量解决师资不足的前提下,着力提升研究生师资队伍的科研能力和水平,确保研究生的培养水平能够得到不断提高,以满足新时代对于高素质人才的不断需求。最后,高校自身应利用各种人才资源和独有的办学特色,开展各种形式的交流与合作,鼓励高层次人才保护知识产权和研究具有专利型的技术,这样既可以提升高层次人才的科研水平和创新能力,又能带给学校多种渠道和途径的财政收入,为社会和国家培养更多更合格的优秀人才。

(三)明确各层次办学定位,突出特色

学校的定位与特色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定位决定了学校的发展方向、发展目标和战略布局,科学定位是学校合理制定规划和配置资源的前提,是学校发挥优势和办出特色的基础。在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优化的过程中,一定要明确各层次的办学定位,突出各层次人才的培养特色,培养具有自己独特优势的各层次人才。首先,对于专科教育,要大力发展高等职业教育,为社会培养所需要的技术型人才。对于发展高等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曾明确强调,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高度重视、加快发展[4]。专科院校的办学目标就是要培养高技术应用型人才。专科院校在办学上要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较强的目标针对性,保障专科毕业生的就业市场。在专业的设置上要注重与地方产业结构的对接,要从地方经济发展的产业技术和人才需求的角度来设置一些能够更好适应地方人才需求的专业。同时,要结合各地方的就业情况、地区文化、经济特点等实施区域性院校的特色发展。其次,本科教育应加快应用型本科高校的发展步伐,培养新时代所需的应用型人才[5]。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强调了本科教育的重要价值,明确指出要坚持“以本为本”。陈宝生部长也强调了学校资源要体现在本科设置等方面[6],凸显了本科教育在高等教育中的核心地位。本科教育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十分密切,在本科学校的办学过程中,应当根据经济发展特点设置一些特色专业,例如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大数据等新兴专业,充分挖掘和发挥新兴特色专业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最后,研究生教育应精益求精,攻坚高精尖领域科学技术和发展前沿,进一步完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体系和制度。虽然近几年研究生的招生规模和在校生人数都有着快速的增长,但是,在三者之间所占的比例仍然较低,研究生教育总体规模仍然滞后于新时代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期待和新需求。大力发展研究生教育,既要发展学术学位研究生教育,也要积极发展以提升职业能力为目的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要根据新形势下国家对高层次人才的重大需求,实施学科调整机制,提高学科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匹配度。各区域要积极探索和参考其他高校的研究生培养制度,有针对性地开展高层次人才教育。

作者:徐艳红 叶琦 单位:南华大学

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优化研究

2021/08/0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