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动漫艺术论文 >> 正文

动画生态要素的特征论述

2013/01/01 阅读:

作者:王家民孙浩章王丰张中义苍慜楠王曦茜单位:西安理工大学

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既是“艺术创作的美学命题”[4],又是衡量动画是否原创的主要标准。原创是什么以及怎么原创,普遍以为“有了手绘造型就是原创”的观点虽然没错,但这只是原创的要素之一。原创中的角色造型固然重要,但角色只是演绎内容的符号。只有在社会与历史、哲学与美学、民俗与人生等因素综合中才能赋予角色造型以生命活力。如“我国的《三个和尚》之所以成为动画经典,就是因为对寓言故事中所蕴含的哲理和人文精神准确把握的结果”[5]。虽然,关于动画原创是多种因素相互关系的整体评价,但内容题材的抉择却具有决定性的作用。百年动画,一路走来。动画经历了二维手绘、偶型摆拍、三维数字等造型式样的变化,经历了黑白向色彩、无声向有声、影院向网络、模拟向高清等简单技术向高新科技的演变,但是它反映着人类在“动”的本能驱使下的离奇、幽默与乐趣,所表现的丰富多彩的现实、理想和未来生活的内涵却是不变的。动画承继了文学艺术中的人生与人性、崇高与悲剧、正义与善良、邪恶与丑陋等永恒的主题,以比其他艺术形式更加无羁无绊、自由浪漫、灵活多变的手法讲述故事,表达思想情感。动画艺术注重适合的故事内容,既为少年儿童打开认识世界的一扇窗口,又为成年人寻求精神解脱的欢乐空间。显然,内容是动画的生命力,动画的价值依赖内容与形式相互统一的原创性来实现。

产品与市场的互动产品与市场是动画转变为动漫产业的条件。动画片如果能够成功地进入传播发行并凭借其主要角色形象衍生出众多的上游和下游产品,才能构成动漫产业。动漫是创造多元产品和经济行为的文化产品。国家文化部等部委联合颁发的《动漫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试行)》[6]中的动漫产品包括:①漫画———单幅和多格漫画、插画等及原画其报刊、图书出版等。②动画———动画电影、电视剧、影视特效片段及其音像制品,科教、军事、气象、医疗等影视节目中的动画片段等。③网络动漫———以计算机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网等信息网络为主要传播平台,以电脑、手机及各种手持电子设备为接受终端的动画、漫画作品,包括FLASH动画、网络表情、手机动漫等。④动漫舞台剧(节)目———改编自动漫平面与影视等形式作品、或采用动漫造型或含有动漫形象的舞台演出剧(节)目等。⑤动漫软件———漫画平面设计软件、动画制作专用软件、动画后期音视频制作工具软件等。⑥动漫衍生产品———与动漫形象有关的服装、玩具、文具、电子游戏等。动漫产品的以上所有方面互为支撑,才能依靠其产品链构成动漫市场及其营销空间。产品与市场的良性互动效应的建立,需要以原创动画片的艺术质量形成品牌,以品牌的影响力带动动漫活力及其产品开发。通过“产品观念”和“市场目标”的协调统一,才能促使上游产品和下游产品的全面实现,诸如印刷与音像出版物、品牌形象与相关产品、演艺与多媒体传播产品等。

内需与外包的兼顾动漫内需指的是以原创动画片及其衍生产品为国内消费者所用,这是一个服务对象与文化方向的原则问题。动漫外包则指企业用自己的IT基础设施、人力资源等包揽国外机构的动漫产品生产环节的部分任务,这是企业运营的一种模式。显然,前者投资大、周期长、困难多,但原创和品牌是自己的,具有自主的知识产权;后者短平快、成本低、利润有保障,但原创和品牌却是别人的。内需服务目标的动漫原创,是打造动漫品牌的基础。企业根据自己的资源和发展目标,需要承揽一定的外包业务,但应该注重与内需市场的民族化动漫原创目标相互兼顾。

陕西动漫存在问题分析

陕西动漫业在发展中的问题,可以用“企业数量较多,但能力低,缺龙头企业,缺少企业满意的动漫人才,缺少可持续发展模式”[7]来概括。这是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动漫处的宋奇慧女士在陕西“ACG(动漫游)产业创新与发展”会议上,明确指出陕西动漫业所存在的与全国其他地区动漫业相类似的一些突出问题。

(一)重任与重负动漫业经历着以艺术形象为先导的“精神取悦”传统动画形态向以科技手段为先导的“经济效益”产业形态过渡。这种过渡形态中的“大动漫”,被定义为是资金、技术、知识高度集中的新型文化产业,并被赋予了“凝聚高新科技、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区域经济”的重大作用。显然,动漫业承受的科技进步、社会经济责任过于重大。问题的关键在于,动漫中文化艺术的根本属性、精神功能产品及其创作规律被忽视,产生的“给投资就要有效益”的生存与发展压力太大。产生这种问题的根源,是经营管理者对动漫业的“跨界”属性及其价值构成规律认识错位。忽视了“没有原创动画就没有动漫业”的规律,忽视了一部成功的原创动画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数以千万计的资金、数以百计的各类专业人才和许多行业的共同努力,绝不亚于一部电影大片的策划与制作。

(二)商机与投机政府于2006年出台了推动动漫产业发展的意见并批复建立了由文化部等10部委组成“扶持动漫产业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后,各省市均出台了相关政策文件。扶持动漫业政策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舆论热情鼓励、企业争相注册、播映媒体增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期。陕西扶持动漫产业发展联席会于2008年授予了西安高新区3家企业为“动漫产业基地”和7家教育单位为“动漫教育基地”,国家投资以西影厂为基础建立了西部电影集团数码基地,碑林区政府扶持组建了“陕西动漫产业平台”。2009年陕西有5家企业通过文化部等部门的联席审核,被认定为国家级动漫企业。2010年高新区规划500-800亩的动漫产业园区,并提出了打造国家级动漫基地的发展目标。据统计,西安有140家动漫(游戏)企业注册,其中80%以上的企业聚集在高新区。动漫业在国家税收上享受优惠政策。由此为企业创造了一种新的“商机”,有商机就会有“投机”。具体表现在:①存在把动漫业被当做政绩和形象工程来运作的现象,违背了动画艺术创作规律、文化创意产业及其市场发展规律。缺少研究动漫产业的科学管理并解决动漫原创扶持、知识产权保护、融资通道建立、产品市场准入等方面问题;存在着脱离实际片面追求动漫业的高速发展目标;对动漫业的数量控制、地域布局与资质评估不够合理。②存在以挂动漫的“名”而求政策优惠之“实”的现象,虽然一些与IT设备销售、软件加工相关的小企业争相挂牌,但文化人、演艺家和画术家却无所适从,并不知道自己在动漫业发展中的位置及其工作内容。③数量迅速增多的动漫企业中既有个体户注册的“空壳”式作坊,也有散兵游勇而无规模、无资源、无能力的“三无”式企业[8],产生了一些“伪动漫”现象。稍名副其实的动漫企业类分为:一是依赖举办应用软件培训班起家而现在继续以办培训班为主;二是依赖外包业务的游戏制作为主;三是依赖经营相关设备盈利的小业主。能够以动漫之“实”而励精图治、具备动漫原创能力者仅占注册企业的9%左右。

(三)资源与整合动漫资源既指动漫业的支撑体系与平台建设、服务管理与发展环境等资源,也指其文化与历史、地域与民族等特色化的题材资源。其资源统筹与配置不仅包括着技术、资金、团队、管理、服务等与其“产业链”相关的所有方面,而且包括着艺术原创的文化根底和历史资源的认同、梳理、挖掘与整理等方面的工作。动漫业的健康、有序及其可持续发展,需要动漫资源的合理配置。陕西作为华夏文明的发祥地,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现代科教资源完善,培育动漫业并带动文化创意产业全面发展的科技、教育、文化、出版、人才等资源比较齐全。但是这些资源并没有围绕动漫产业的发展进行组合与配置,存在着各自为政、合力不强的现象。陕西文学创作队伍虽然强大并曾有过“陕军东征”的辉煌,但是却没有产生较好的动画文学脚本;戏剧“西京故事”虽然轰动京城,但却没有一部动漫舞台剧上演;美术创作的实力虽然强劲,但没有产生宫崎骏那样著名的动漫画家;虽然曾经有过“西部电影”的历程,但是却从来没有制作发行过动漫美术片。正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斌在“陕西电影产业发展研讨会讲话”中所说:陕西是文化大省,却是文化产业小省;陕西是电影大省,却是电影产业小省。包括传播媒体、书刊出版、产品设计与制造、资金与融资渠道等环节并没有围绕动漫做文章,说明陕西发展动漫产业的愿望虽然强烈,但是相关的资源因素和相关行业的积极性却没有调动起来。同时,由于西高新、曲江、东新等区域均倾力而争,形成了陕西动漫企业布局的三足鼎立之势,力量分散而导致资源整合困难,无旗舰和龙头企业,无原创产品和品牌,则是显而易见的困境。

(四)教育与人才陕西存在着动画专业教育的“规模大、数量多,质量差,用不上”的突出问题。目前有24所本科院校的动画专业年招收345名学生,有11所高职高专动画专业年招收317名学生[9]。每年约毕业600名左右的本(专)科动画专业学生,规模虽然不小,但动画教育与动漫业人才需求的现实依然不相适应。其一,院校动画教育与企业动漫人才培养呈现出两极分化现象:①院校的动画专业普遍存在着培养目标不明确的问题,教育观念、教学内容与教学实践等均落后于社会现实的发展与变化,把课堂教学等同于“人才培养”,偏向于纯粹的学术价值或理论说教,忽略了结合陕西动漫发展需要培养人才的职责。院校学生绘图原创能力和运用软件技术的实践应用能力都不是很强,难以适应动漫企业和现代动漫产业发展的需求。②动漫企业自己培养的人才虽然动手能力较强,但又由于师资、设备、资料等条件制约,致使学生缺少系统的基础理论知识而发展后劲不足。其二,所谓的动漫企业与动漫教育基地各行其是,相互脱节。陕西院校的动漫教育在实习环节中存在着“向外不向内”的问题。即重视组织动画专业的学生去北京、上海、青岛、广州等地进行“走马观花式”的考察、“蜻蜓点水式”的实习,缺少进入陕西企业动漫实习的环节。一些企业虽然悬挂着某某院校实习基地的牌子,但是掩盖不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现实。没有真正构建起来推动动漫业发展的产学研合作模式,是影响陕西动漫产业健康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发展陕西动漫业的建议

针对陕西动漫产业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动漫动机与核心价值错位、民族化与原创不足、产品与产业链脱节、投资与融资困难、投入与产值倒挂、难以促进文化产业发展并推进新型经济模式的建立等问题,提出以下建议和对策。

(一)确立文化、经济与科技统一的观念动漫文化、经济与科技的统一观念,即强调“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无论是文化产品还是文化服务,在具有特定的意识形态属性的同时,也具有商品、产业和经济的属性,可以通过市场交换来实现其价值。”[10]即需要尊重文化艺术的创造规律,强调以文化资源、西部元素等内容与形式完美的动漫作品,融入文化创意产业的大格局,在推进文化创新中拥有中华民族的、陕西自己的原创动画作品。提倡文学家与动画艺术家结合,在共同把握漫画脚本的创作规律、理解漫画的特征、熟悉动画套路的基础上,演绎三秦文明历史、塑造三秦人物传奇。只有在动画艺术的成功品牌及其角色形象的同时,才能更好的结合经济与科技实力,打造出陕西特色的动画精品。动漫产业的价值虽然是时尚文化、经济模式、科技成果等方面的结晶,但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文化艺术的价值观在发生作用。动漫的个性化、国际化需要与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相统一,坚持先进文化的正确方向和健康向上的精神追求。动漫艺术内容需要多姿多彩、雅俗共赏、老少咸宜,而不能全是舶来品,其表现形式也需要诙谐幽默、自由浪漫、造型夸张、个性鲜明等,但动漫艺术拒绝荒诞无聊和低级趣味,更不能照搬抄袭而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

(二)构建信息、服务与管理的综合平台文化部部长蔡武指出,政府要从“办文化”向“管文化”转变[10]。在管理文化事务时,“既要遵循市场规律,也要遵循艺术规律,不搞长官意志的文化跃进”[10]。政府角色的重点应该放在保护知识产权,构建公平、合理、透明的动漫产业发展环境建设上。政府的职责是加强服务与管理平台的建设,对已经授予的动漫示范区、教育基地、注册的企业提供技术、团队、融资、流程管理等服务。实行动漫企业资质重审制度,并进行优胜劣汰整合资源,形成合力,组建动漫旗舰或龙头大企业,提倡文化、教育、科研部门专家学者与动漫业的密切协作。通过综合服务平台,把全面扶持政策落实与重点支持相结合。试行对动漫原创的政府采购(以题材、剧本、导演和后期制作等“捆绑式”的招标)制度、对动漫原创的知识产权保护方法或专利制度等,培育陕西动画成长要素并优化动漫发展环境。

(三)坚持以“产学研”推进动漫原创人才是动漫业成长与发展的决定因素。从历史来看,如果没有华特•迪斯尼就没美国的迪斯尼动画及其文化产业;如果没有宫崎骏、手冢治虫等也就没有日本动画的今天;如果没有上海的“万氏兄弟”和画家张光宇、张正宇等也就没有中国动画电影《大闹天空》的辉煌成就。显然,无“大家”难成艺术,无画家和IT精英结合的人才队伍,也就没有动漫业的核心成果———动画原创。动画“创意人才的培养是保证文化产业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12],陕西作为教育大省,尤其历史悠久、实力雄厚的美术学院、音乐学院等艺术教育机构,是培养动漫专门人才的坚实基础。动漫产学研平台是推进动漫原创的主要举措,但动漫产学研又不同于其他学科专业的产学研机制。其文化属性与技术特征、成果形式与市场转化等都具有特殊性,政府、院校、科研机构、企业等方面都需要以全新的思考,协力构建动漫业产学研的创新平台、明确目标任务、完善保障制度。其一,遵循艺术和文化产业的创造规律。在工程训练、生产实习、毕业设计等院校教育实践的多种模式中,要充分考虑到动漫业的文化产业属性,可以试行“工学结合”的实践教学模式。既重视以“学习与工作相结合的教育模式,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及其为动漫企业服务的能力”[13],又通过“工学结合”构建不同于其他学科专业的动漫产学研平台。其二,合作共赢目标中的动漫产学研模式探索。动漫产学研平台既可以采用企业主导的创意产业园模式,也可以试行院校主导的大学科技园模式。①创意产业园区可以把与动漫相关的上下游企业集聚起来,同时也把院校的动漫教学实践作为产业发展的载体,既提供教学实践的技术支持,又通过企业集群和多重交织的产业链环推动教学实践成果的转化。②“大学科技园区不但促进了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加速了知识信息的创造、加工、传播与应用,而且也促进了新技术和新思想的不断涌现。”[14]目前大学科技园区几乎全是科、工、贸类型,在文化产业方面还是空白,需要把握产业结构调整的机遇,构建包括动漫在内的文化产业科技园模式。企业与院校的携手共建动漫产学研平台,对提高教育质量、促进动漫创新、提升经济效益等都具有重要作用。其三,重视动漫原创的成果转化。陕西动漫产学研平台无论采用哪种模式和类型,都需要加强企业、高校及相关研究机构的项目任务合作,共同提高动漫原创作的核心竞争力,推动动漫原创的成果转化。

(四)注重以“产品链”繁荣文化产业动漫产品链是以动画为核心的“产业共生概念”。其中,动画艺术的共生产品包括有前期(上游)产品的文学脚本、漫画、连环画出版与发行等,同期产品有动画的音像制品制作、发行与传播等,后期(下游)产品有角色形象衍生的服装、玩具、文具产品及舞台剧目、网络动漫、电子游戏等;泛动画产品则表现为在科教、军事、气象、医疗等领域的广泛应用。动漫产品链呈现着同步与延期并存现象,既是跨文化、教育、科技、轻工、工业制造等行业的远亲,又是相关企业之间的近邻。动漫“‘近邻’企业间的物质、能量、信息、知识、价值的‘小循环’,会进一步拓展到跨区域企业问的‘大循环’。”[15]因此,动漫产品链是领跑文化创意产业的领头羊。陕西具有条件、也具有能力围绕动漫原创这一核心竞争力,打造完善的动漫产品链并繁荣陕西的文化产业。被誉为“文化大省”的陕西提出了“文化强省”目标,就需要在重视现代多媒体技术的网络与手机游戏、建筑与环境设计漫游、工业造型设计的展示等“泛动画”的同时,提高动漫也属于文化事业及其精神创造的认识,对其文化的先导性、艺术的原创性、人才培养的基础性予以高度重视,把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与发达的现代科技教育优势结合起来,培育动漫业的良好生态环境并促进文化创意产业的健康发展。

动画生态要素的特征论述

2013/01/0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