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工作报告 >> 调研报告 >> 正文

县蚕桑产业发展调研报告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著名的蚕桑之乡,栽桑养蚕起源于商周,盛于唐宋,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悠久历史,是古丝绸之路重要货源地之一。《穆天子传》载:“天子四日休于获泽”、“甲寅,天子作居范宫,以观桑者,乃饮于桑林”,境内的原桑林乡在古代就是蚕桑集中产地;明万历年间吏部尚书王国光的《临涧更宿》,生动描绘了当时蚕业发达的盛况;至清代,栽桑、养蚕、缫丝已遍及全县。改革开放以来,历届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大力支持、久久为功,蚕桑持续发力,所产“蚕茧”享誉全国,素有“华北蚕桑第一县”的美誉,现已成为全县农民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县先后荣获全国蚕桑标准化生产示范县、全国“东桑西移”蚕桑基地县等称号,“蚕桑习俗”成功入选第四批省级“非遗”名录,“蚕茧”“桑葚”被国家质监总局和国家农业部评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国家农产品区域标志保护产品,在中国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中,“蚕茧”品牌价值达到11.29亿元人民币。

一、基本情况

(一)发展规模

截止2019年,全县桑园面积3.34万亩,养蚕2.5万张,产茧122万公斤,收入5723万元,蚕农户均收入7200多元,蚕茧产量占全省的86.8%,占全市的90.7%,雄踞华北县级之首;全县现有次营、寺头5000亩以上桑园乡镇2个;芹池、东冶3000亩以上桑园乡镇2个;全县426个行政村有221个村养蚕。

全县建成禹珈豪、佳美、永丰源缫丝企业3家;安麒俪、官道等丝绵被加工企业10余家;皇城相府、花烂漫桑葚饮品厂2家;美丹梦、桑宝丝绸等丝绸服饰生产加工企业不断拓宽茧丝深加工渠道;桑枝木耳、桑枝香菇、桑叶茶、桑叶菜、桑叶宴、桑葚酒、桑葚干、蚕蛹食品、蚕砂枕等副产品加工企业和家庭农场系列产品逐步拓开市场;桑葚采摘、林下养殖等休闲观光生态蚕业初见端倪,初步形成了蚕桑资源多级利用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有效提升了产业综合效益。

(二)现状分析

从发展规模看,县历来就有栽桑养蚕的传统,高峰时期,全县农户75%以上从事栽桑养蚕,户均养蚕2张左右,呈现规模小、覆盖面广的散养模式;2014年以后,受茧丝市场波动、农村劳动力外流影响,全县养蚕数量逐年减少,不少桑园出现撂荒,特别是山区大部分地埂桑无人管理,资源闲置,出现有桑无蚕的窘境;到2019年底,全县养蚕徘徊在3万张左右。

从自身比重看,就省而言,蚕桑无论从历史到现在,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始终位居华北县级之首。尽管20世纪末,我省垣曲、沁水、高平、泽州等县都有一定规模,但总量不高,不足的1/3;就全国来讲,自2005年以来,蚕桑产业发展的重点产区由过去的江、浙、鲁、粤等省区逐步西移到云、桂等西部地区,其主要原因是东部沿海地区工业逐渐发展,土地资源减少,劳动力成本上涨,蚕桑产业必须走“东桑西移”之路,而蚕桑处在“东桑西移”的中部节点上,尽管受到各级政策支持,产业发展相对稳定,但与全国大形势一样,同样面临着规模逐年萎缩、总量发展缓慢的现实问题。

从技术层面看,尽管蚕桑总体规模在全国体量不大,但由于我县各级政府和科技人员潜心钻研,不断创新,根据立地气候,成功示范推广了山区桑园出扦技术、旱地丰产桑园栽培管理技术,小蚕供育、大棚省力化养蚕、方格蔟自动上蔟等实用技术,多次受到省、市科技部门的表彰奖励,在北方地区乃至全国具有一定的领先作用。特别是2019年,又从广西、四川等地引进“工厂化”规模养蚕新技术,结合生产实际进行改进,可望在今后逐步推广,以解决当前劳力匮乏、规模效益不高的难题。

从产业化方面看,受传统栽桑养蚕模式的影响,全县蚕农普遍思想观念固化,最典型的惯性思维就是:栽桑-养蚕-结茧-缫丝-织绸,这一根深蒂固的发展模式,使整个蚕桑产业都“吊在一根丝上”,产业发展仍处在上游茧丝初加工阶段,产业链短,规模小,印染、丝绸、服装等下游加工还几乎是空白;桑枝、桑叶、桑果、蚕沙、蚕蛹等衍生产品开发刚刚起步,品质不精、规模不大、市场不稳,处于小而散的作坊式加工状况,发展步履维艰。总体上来说,全县蚕桑产业链不完整,企业规模不大,分布较为分散,产业集聚度不高,整体运行质量不佳,尚处在“初级加工强、深加工相对滞后”的阶段,作为华北蚕桑大县,我们离蚕桑强县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从经营体制方面看,多年来,蚕桑产业出现产供销相互割裂,农工贸不相融合的分散经营体制,尽管2014年县委、县政府推行了蚕茧收购议价机制,但2016年随着全国蚕茧市场的放开,议价机制已经不适应当前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不能充分体现优质优价,使得鲜茧收购市场化之路难以尽快实现,一定程度上挫伤了蚕农栽桑养蚕积极性。

二、主要做法

近年来,县发挥传统优势,立足蚕桑特色产业,通过夯实基础、创新科技、转变作风、拉长链条等措施,有效促进了全县蚕桑产业快速发展,蚕桑生产基本形成了集制种、养蚕、烘茧、缫丝及副产品加工为一体的蚕桑产业化发展新格局。

(一)强根固本,产业基础越来越稳

一方面改革制种工艺。建成1200㎡标准化散卵制种楼,变原有的平附种生产为散卵制种,彻底解决了平附种生产工艺复杂、原蚕户劳动强度大,良卵率不高的问题;另一方面加强桑园管理。为各乡镇免费发放乐果农药1万瓶,组织各乡镇对桑木虱进行群防群治,保证了养蚕用叶需求。

(二)科技创新,生产效率越来越高

一是蚕桑中心引进新蚕品种与现行品种进行对比,筛选出品种性状优良的“苏豪×钟晔”新蚕品种,深受广大蚕农好评;二是大力推广小蚕集中供育,平均单产较普通饲育高出5-10斤,收入增加100元以上;三是以晋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为示范,开展“工厂化”养蚕试点,全年养蚕80张,单产达到52公斤,收入20.8万元;四是在寺头乡试点推行仪评收茧,2019年春季收购1197户蚕农鲜茧,其中达到或超过县级议定中准价的1161户,占收购户的97%,真正体现了优质优价。

(三)改革创新,产业链条越来越长

2019年,全县新建桑葚酒厂2家、桑葚烘干生产线2条、桑叶茶加工企业4家、桑叶菜生产企业1家、鲜蛹食品开发企业2家,培育县绿源林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葚天酒业有限公司、晋岳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等蚕桑副产品深加工企业十余家,逐步构建“桑-蚕-茧-丝-绸-附属产品”的全产业链模式,打破蚕桑资源利用瓶颈,开创了产业发展新局面。

(四)改进作风,技术服务越来越好

充分发挥县蚕桑中心技术优势和职能作用,以“一乡一重点,一人一亮点”为抓手,明确了技术人员包乡驻村工作责任制,技术人员全年连续下乡3个多月,与蚕农同吃同住同劳动,开展新蚕品种推广、技术培训、生产指导等服务,全县养蚕平均单产达到44公斤。特别是秋蚕发病率低、产量高、质量优,单产达到47公斤以上,单张收入2400元以上,较去年每张增收670元。在大旱之年,其它农作物基本绝收的情况下,蚕桑生产获得丰收,农民增收贡献突出。

(五)精准施策,脱贫步伐越来越快

通过“政策扶贫、技术脱贫、服务帮贫”举措,对各乡镇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在桑园建设、蚕种发放、小蚕共育等方面进行补助,每公斤鲜茧在政府统一补助4元的基础上再补助4元。2019年,全县共有7个乡镇74个村44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从事蚕桑生产,全年养蚕1199.5张,产茧4.87万公斤,收入225万元,新增一次养蚕3张以上(含3张)户19户,新建桑园2亩,新建养蚕大棚3栋,累计产业扶贫资金29.72万元,户均收入5700余元。

三、存在问题

一是农村养蚕劳动力短缺,蚕农年龄老化,发展后劲不足,亟待培育新的生产经营主体。

二是蚕茧收购机制不顺,市场化运营不良,亟待进行仪评收购机制创新和改进。

三是土地流转困难,农户参与经营意识不强,规模蚕业发展亟待进行布点示范引导,稳步向前推进。

四、2020年工作

2020年,县蚕桑产业将积极探索“企业+基地+合作社+农户”模式,大力扶持蚕桑种植大户,通过多种形式稳定农户收益,塔高蚕农养蚕积极性。以重塑“蚕桑”品牌为抓手,抓好次营、寺头、芹池、东冶四个规模化核心生产示范区,积极争取上级资金,加快推进禹珈豪、晋桑、博宇蚕桑产业园项目,大力推行“工厂化”生产新业态,新发展桑园1万亩以上。

(一)调整扶持政策,推进蚕桑产业化发展

一是加大政府配套政策支持力度,在育苗、栽桑、养蚕、基础设施等方面完善补助补贴使用的方向,发挥财政资金最大效益,对新建优质丰产桑园、桑园机械化管理、原蚕繁育、小蚕集中供育、标准化养蚕大棚、纸板方格蔟等进行扶持,加快新技术的推广运用;

二是建立和健全土地流转机制,依法采取转包、出租、互换等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鼓励桑园向有能力、有技术的蚕农合理流转,开展适度规模经营,进一步发展栽桑养蚕大户;

三是整合财政资金,对从事桑叶、桑枝、桑葚、蚕沙、蚕蛹、蚕蛾等蚕桑衍生产品研究开发的蚕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及个体户进行扶持,大力发展蚕桑下游产业。

(二)加快项目进程,推进现代蚕桑园区建设

利用1000万元“省级农业标杆项目资金”,推动省级现代蚕桑产业园创建工作。2022年底建成次营、寺头、芹池、东冶四个规模化核心生产示范区,培育一批蚕桑副产品加工大集群和大品牌,推动蚕桑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重构和上档升级,真正将蚕桑产业园打造成示范引领农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绿色发展的先行区。

(三)加快科技创新,促进蚕桑产业高效发展

充分发挥蚕桑中心科技推广服务体系作用,因地制宜,加快技术创新,大力推广科学养蚕,不断壮大蚕桑生产规模,提高生产效率。

一是抓好高丝量、强健性优良蚕种“苏豪×钟晔”的普及推广,引进三眠蚕、雄蚕、彩色蚕等新蚕品种进行试验,全面服务于“蚕宝宝”领养工程;

二是借鉴广西“工厂化”和四川“组装式”养蚕技术,结合本地实际,以晋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禹珈豪茧丝有限公司等现代蚕桑产业园区为示范,总结经验,创新科技,加快建立适宜本地推广的省力、高效、规模养蚕模式;

三是引进鉴蛹机,在原蚕繁育中进行示范应用,提高原蚕繁育的科技含量;

四是探索桑园机械化管理和桑、蚕病虫害综合防治、优质蚕茧标准化生产的新技术;

五是深度开发桑叶资源,努力争取引进桑叶提取物加工项目,真正实现生产蚕丝产品向加工开发桑产品的顺利转型,促进蚕桑产业高质量发展。

(四)改革蚕业体制,发挥龙头企业带动作用

逐步建立“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生产经营模式,从土地合理流转、蚕农转变蚕工、仪器评茧收购、实行优质优价等环节着手,建立一套企业与蚕户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市场化运行机制,实现土地集约化、饲养机械化、生产标准化、市场信息化的可持续发展新模式。

(五)挖掘蚕桑文化,加快推进三产融合发展

一是深度挖掘蚕桑历史底蕴和悠久文化,结合全域旅游、中国农业公园建设,加强对全县蚕桑产业的整体规划,准确定位蚕桑文化旅游市场,推进蚕业与旅游、文化、养生等产业深度融合。树立现代营销理念,建立“互联网+旅游+特色产品+现场体验式营销”的发展销售新模式,把传统的蚕桑产业变成现代人的休闲娱乐康养项目,让游客来了之后,有看头、有吃头、有玩头、有学头。

二是通过打造文旅结合、养殖体验、生态休闲的“蚕宝宝领养”工程,先期在寺头乡建设100亩蚕宝宝领养园,初步计划接待全市5万名青少年参与活动,实现蚕桑产业由卖产品向卖文化的蜕变。

三是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加快建设蚕桑现代产业园,发展桑叶、桑枝、桑果、蚕蛹、蚕沙、蚕蛾等在食品药品日用品的精深利用、白厂丝加工、丝下游高端印染丝织、蚕桑丝绸文化旅游等产业,汇集蚕桑产业相关的管理、政策、金融、科技、信息、电商、协会、农资农技资源,构建“桑-蚕-茧-丝绸-附属产品”的全产业链发展格局,重塑“蚕桑”品牌。

县蚕桑产业发展调研报告责任编辑:宋小艳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