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政法杂志 >> 法学杂志 >> 两岸关系杂志 >> 正文

两岸政策论述的回顾与前瞻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两岸关系》2017年第12期

长期以来,蔡英文拒不接受“九二共识”,但也担心两岸关系陷入僵局对其选举或主政不利,故也不敢公开挑战一个中国原则,不时抛出一些模棱两可的论述来敷衍祖国大陆。自2015年以来,蔡英文已先后抛出5个关于两岸政策的论述,通过这些论述基本可以勾勒出蔡英文两岸路线的大致特点。

一、五大两岸关系论述及其历史逻辑

2015年6月以来,蔡英文先后抛出五个两岸关系论述,包括“宪政说”“会谈史实说”“宪法说”“三新说”和“新四不说”,其中,前三个论述侧重于两岸政治关系定位,后两个表述侧重于民进党的大陆政策,具体内容与历史逻辑如下:

(一)“宪政说”

“宪政说”是蔡英文于2015年6月访美时提出的第一个关于两岸关系新论述,既是蔡英文向美国递交的一份“答卷”,也是对祖国大陆之前喊话的一次回应。2014年11月,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大胜,祖国大陆据此判断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已是在所难免。为了在岛内第三次政党轮替之时保住两岸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成果,2015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协会议期间重申:“九二共识”是两岸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如果两岸双方的共同政治基础遭到破坏,两岸互信将不复存在,两岸关系就会重新回到动荡不安的老路上去”。很显然,这个呼吁是针对民进党说的,因为国民党不存在拒绝接受“九二共识”的问题。2015年6月3日,蔡英文在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演讲时表示,未来将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之后,蔡英文又进一步解释道:“我所说的是‘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我也以教授身份提供定义,包括‘宪法’的内文、增修条例、相关‘宪政’释文、法官判决以及‘政府’与人民的相关运用,只要是跟‘宪法’有关、‘释宪’有关、跟运用有关,都含在我所谓的‘现行宪政体制’里。”此即“宪政说”,也是蔡英文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对“‘中华民国宪政’体制”作肯定性表态。

(二)“会谈史实说”

针对蔡英文的“宪政说”,祖国大陆在2015年11月7日习近平与马英九会面期间,一改过去对“九二共识”的刚性表述,细节上做了巧妙调整,将“九二共识”拆分为“历史史实”与“核心意涵”两部分,希望能在“九二共识”被岛内高度污名化的今天,为民进党缓解一些承认“九二共识”的压力。作为回应,2016年1月21日,蔡英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在以1992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与双方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两岸过去交流成果,以及台湾民主原则与普遍民意等“既有政治基础”上,持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稳定与发展。这是蔡英文第一次对其“既有政治基础”主张进行具体阐释,并提炼出四个关键元素,构成了“会谈史实说”。

(三)“宪法说”

虽然“宪政说”与“会谈史实说”向“九二共识”方向迈进了一步,但仍未达到“九二共识”的要求,祖国大陆于是继续向蔡英文喊话。2016年3月祖国大陆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期间,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张志军先后就两岸关系发表讲话,再度重申“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表明了与民进党进行政治互动的底线,即民进党必须接受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核心意涵。面对祖国大陆的坚定态度以及岛内民众的质疑,蔡英文在就职演说中又向“九二共识”推进了一步,表示将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被许多学者视为蔡英文在两岸关系问题上迈进的重要一步,因为这是其首次明确表示将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来处理两岸事务。长期以来,“中华民国宪法”对民进党而言是一个沉重的现实障碍,民进党向来极力撇清台湾与“中华民国宪法”的关系,甚至一度以废除“中华民国宪法”为政党目标,故此次表示依照“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来处理两岸事务的确释放了一定善意,正因如此,祖国大陆官方将蔡英文的就职演说视作一份“未完成的答卷”,并期待蔡英文能在后续执政过程中尽早“补全答卷”。然后,后来的实践表明,蔡英文的善意释放也就到此为止了,祖国大陆对蔡英文接下来的一系列倒退举动失望了。

(四)“新四不说”

虽然“宪法说”离“九二共识”仍有较远距离,但考虑到蔡英文背负着民进党的“台独”包袱且刚刚上任,所以祖国大陆给予“宪法说”以极大的宽容,并期待蔡英文能更进一步。蔡英文上台后,一方面大力推动“文化台独”,一方面对国民党进行“政治追杀”,仿佛昔日对“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承诺已经烟消云散。在蔡英文的不断挑衅下,两岸关系发展逐渐陷入僵局。2016年10月初,蔡英文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和日本《读卖新闻》专访时提出“新四不说”,之后又在“双十讲话”中予以重申。所谓“新四不说”指:“我们的善意不变、承诺不变,不会走回对抗的老路,但也不会在压力下屈服。”显然,“新四不说”只是一段模棱两可的文字游戏,没有提供任何论述增量,而这仅是蔡英文在两岸论述上敷衍祖国大陆、实施“拖字诀”的开端而已。

(五)“三新说”

提出“新四不说”后,蔡英文很久都没有再抛出新论述,在“文化台独”的道路上埋头狂奔。2017年3月,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WHA)受阻,两岸再次在所谓“国际空间”问题上产生龃龉,而酿成此次矛盾的关键其实就是蔡英文对“九二共识”的拒斥。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明确指出,民进党拒绝接受“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整体面貌受到巨大冲击的始作俑者。2017年5月3日,也许是为了争取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的最后机会,蔡英文接受台湾《联合报》专访时抛出“新情势、新问卷、新模式”的两岸关系互动主张,表示在变动中的情势下,台湾与大陆要共同维护一个和平稳定的状态,这是双方需要努力的,而且需要有一些结构性的合作关系。蔡英文还强调,大陆的“未完成的答卷”是一个缺乏善意的讲法,因为情势已经变了,现在两岸共同面对一张新问卷,不是任何人可以单独回答的。该主张一经提出便遭到两岸舆论强烈抨击,台湾世新大学教授游梓翔直接称“三新”主张充分体现了民进党的“三心二意”,“三心”是指“联美制中”“联日制中”“台湾独立”的心,“二意”则是指对大陆的敌意和有事没事来段空话应付一下的虚情假意。至此,蔡英文的五个新两岸关系论述已经全部抛出,其后蔡英文只是一再重复,再未提出新论述。2017年5月执政周年时,蔡英文刻意回避祖国大陆对其两岸政策的诘问,没有在当天发表讲话;就职后的第二个“双十讲话”,蔡英文更是大幅压缩关涉两岸议题的篇幅,并且重弹“新四不说”老调。

二、蔡英文五种论述与“九二共识”的距离

表面上看,蔡英文在不到两年时间抛出五个新两岸关系论述,似乎在两岸议题上怀有一定诚意,然而,即便不考虑蔡英文言行不一的一贯作风和“温水煮青蛙式”的“渐进台独”策略,就这五个论述本身而言,也与“九二共识”存在相当距离。这五个论述中,“新四不说”和“三新说”与“九二共识”的距离最远。除了众所周知的虚假空洞之外,这两个论述更大的问题在于直接拒绝了“九二共识”。就“新四不说”而言,其核心主张集中于两个关键词——“不变”与“不屈服”。“不变”是指“善意不变、承诺不变”,而民进党目前所给出的所有善意和承诺是什么呢?是背离“一中”原则、催化“事实台独”。所以“不变”的潜台词就是“蔡英文在两岸政策上的让步已达极限,以后不会比现在更加靠近‘九二共识’,大陆不必再有所期待”。“不屈服”是指“不会在压力下屈服”,而所谓的压力显然来自祖国大陆,无论是经济上的收紧政策,还是政治上的切断接触,抑或民意上的统一意志甚至军事上的武力迫近。总之,“不屈服”已经充分表明了蔡英文的态度:“无论大陆如何施压,我都不会接受‘九二共识’。”至于“三新说”就更加得寸进尺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英津对此犀利指出,所谓“新情势”是指岛内民意对“维持现状”的支持,以及对“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这个国家叫‘中华民国’”的认知,在蔡英文看来,既然台湾是一个民主社会,那么就要遵循反对统一的“普遍民意”,以民意对抗“九二共识”;所谓“新问卷”是指缓和两岸局面的责任不能仅落在台湾一方肩上,“大陆出题、台湾回答”模式应让位于“共同出题、共同回答”模式,将“九二共识”从祖国大陆抛给台湾的考题变为两岸共同协商的议题,将“一个中国”从不容置疑的政治前提变为可供讨论的政治问题;在以上“两新”铺垫下,所谓“新模式”的意涵呼之欲出,即抽空“九二共识”的两岸互动模式。

可以说,“新四不说”和“三新说”就是对“九二共识”的明确拒斥。“会谈史实说”是一个比较中庸的论述,即没有直接否定“九二共识”,但也没有全面接受“九二共识”,实质是通过将“历史事实”和“核心意涵”二分的方式绕过“九二共识”,是“没有承认的承认”或“承认不曾达成共识”。在蔡英文的演讲中,甚至连“共识”二字都未出现,而用“事实”“求同存异”和“共同认知”来替代,可见其对“九二共识”的一中意涵与共识性质的刻意回避。“宪政说”和“宪法说”是目前蔡英文提出的最靠近“九二共识”的论述,但仍与“九二共识”存在相当一段距离。“宪法说”只承认了“宪政体制”,而“宪法”和“宪政”存在显著区别。“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包含四个方面:一是“宪法”文本,二是增修条文,三是“大法官释宪”,四是在台湾的实施情况。换言之,任何关于宪法的解读和实践都是“宪政体制”一部分。因此,“中华民国宪政体制”是一个范围远大于“中华民国宪法”的、边界模糊的、随着解读和实践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广义概念。所以,接受“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并不意味着承认“中华民国宪法”。既然仅仅接受“宪政”并不足够,那么蔡英文后来的“宪法说”是否可以等于承认一中原则?答案还是否定的。原因主要有二:第一,虽然“中华民国宪法”含有“一中”内容,但经过七次“修宪”后,“一中”内容已被大幅删减,而“台独”内容大幅增多,现在的“中华民国宪法”可以向“一中”“独台”或“台独”至少三个方向解读。第二,就算目前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中”宪法,蔡英文对它的承认也建立在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前提之下,即承认两岸同时存在两部具有正当性和效力的宪法,两部宪法分别治理两岸事务,相当于“一中两宪”,这与“一国两府”“一国两治”“一中两国”和“一个中国,两个政治实体”等论述一样,都是企图用治权(宪法)架空主权(国家)、建构“虚体一中”论述。因此,“宪政说”与“宪法说”也不会为祖国大陆所接受。

三、对蔡英文未来两岸政策的展望

虽然蔡英文对“九二共识”的拒斥浇灭了祖国大陆的期待,但其实并不难理解,而且这种拒斥很可能会贯穿蔡英文的任期。这是因为,将蔡英文拉向“一中”的向心力基本只有对祖国大陆严厉经济制裁甚至武统的畏惧一种,而将她拽向“台独”的离心力却有至少四种:前两重离心力主要源自对“大两岸”和“小两岸”局势的主观误判。第一重力量是对祖国大陆政策软化甚至放弃统一的幻想。一直以来,蔡英文都抱有某种侥幸心理,认为即便自己不承认“九二共识”,祖国大陆也不会反应过激,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祖国大陆会逐渐适应和默许两岸“现状”,这种对祖国大陆政治底线的误判,使得蔡英文在两岸问题上有恃无恐。第二重力量是对美国将会在台海危机时站在台湾一边的坚信。自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骤升,尤其2017年10月1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台湾旅行法》(TaiwanTravelAct),全面解除美台官员互访的层级限制,并且允许两地官员互相参与彼此官方举行的公开正式活动,等于恢复了美国与台湾在实质上的“外交关系”,很可能在中美之间和两岸之间掀起惊涛骇浪。一直以来,民进党都希望台湾能在中国大陆与美国博弈的夹缝里险中求生,用主动承担美国制衡中国棋子角色的忠心表现,来换取美国在两岸问题上对台湾的支持,近年来,随着美国对华政策的日益强硬,台湾的这种期待也日益膨胀。后两重离心力主要源于岛内小环境的客观支撑。第三重力量是岛内的“维持现状”民意以及潜藏在其背后的“事实台独”思想。一直以来,蔡英文都以2300万民意为挡箭牌,抵挡祖国大陆的反“独”促统攻势,虽然就真正的民主而言,2300万台湾人民无权单方面决定近14亿两岸人民的关系问题,但岛内民意的确为蔡英文提供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和貌似坚实的支柱。第四重力量是岛内政党的整体“绿化”以及由此带来的共振效应与自我强化。曾经,蓝绿之间存在明显的统“独”分歧,后者向“台独”跃进的距离或多或少可以通过前者的反作用抵消。然而现如今国民党的政治立场已经严重本土化,蓝、绿在两岸政策上的重叠共识扩大,加之民进党已经实现从中枢到地方、从行政到立法的全面执政,国民党很多时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些都为蔡英文拒不接受“九二共识”提供了资本。

不过,不接受“九二共识”不等于敢从事“法理台独”,目前,四重离心力中的前两重已经出现显著变化,这些变化均能有效挫伤蔡英文推动“法理台独”的决心与信心。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在重申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的基础上,着重强调了“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明确界定了两岸关系的根本性质”,这是首次在党代会政治报告中将一个中国原则与“九二共识”嵌合在一句话内。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向对岸释放的坚定信号,是在告诉民进党,“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是一个中国原则,无论建构什么新论述,只要背离“一中”,那么就不可能被祖国大陆接受。此外,十九大报告还将十八大报告中的反“台独”“三个任何”升级为“六个任何”,指出“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台独”的一切出路都被堵死,蔡英文对祖国大陆官方政策软化的幻想也随之破灭。除了来自祖国大陆的坚定宣示外,美国对一个中国的继续承诺也给了蔡英文当头一棒。2017年11月9日,习近平与特朗普在北京举行会谈,特朗普不仅表示中美双方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与广阔的合作前景,而且再次重申了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特朗普的表态充分说明,中美之间共识大于分歧、合作多于冲突,蔡英文妄图“在大象之间跳舞”是不现实的。总之,无论蔡英文建构了怎样的新论述,只要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发展就会一直陷于困境;无论蔡英文今后意图走向哪里,“法理台独”抑或“事实台独”,只要不接受统一,台湾人民必将背负本不必背负的沉重命运。两岸关系未来发展的决定权在祖国大陆,但短期选择权在蔡英文,而对两岸人民都负责的选择只有“九二共识”与国家统一。

作者:庄吟茜

两岸关系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