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政法杂志 >> 政治法律杂志 >>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 >> 正文

美国黑人的他者性及身份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2014年第七期

一、美国黑人的他者性

1.第一类“他者”《桑尼的布鲁斯》中刻画了两种第一类“他者”,第一种在压迫面前逆来顺受,第二种会用武力或其他方式进行反抗。哥哥和桑尼曾住在一个种族主义者的社区中。他们的叔叔被白人无情地杀害,以至于父亲长时间态度悲观,“我的父亲总会哼哼道,‘让安全见鬼去吧!没有哪儿是安全的,也没有谁是安全的’。”由此可见,当时黑人家庭的生活环境有多恶劣。第一类“他者”中的这些人是可悲的,因为他们毫无反抗意识,仍旧是白人意识形态统治下的奴隶。第一类“他者”中的另一些人则是像桑尼之前那样的愤懑黑人青年,他们游走于法律边缘,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由于生活环境极度恶劣,作为老师的哥哥也意识到哈莱姆的孩子可以“这么快,真是快”地变坏完全不足为奇,就连他的学生长大以后也只会“冒冒失失地一头撞到现实那低矮的天花板上”。绝望会使这些黑人盲目地与社会进行抗衡,甚至走上不归路。

2.第二类“他者”———“双重他者”霍米•巴巴(1949-)认为,除了被他者化,被殖民者还会通过模仿来改造自己,以此得到认可。而事实上,他们对于殖民者来说一直都是“他者”。一直以来,桑尼的哥哥都希望通过自强自立改善自己的生活。他向白人社会的标准看齐:瞧不起周围那些堕落的黑人青年,对弟弟追求“低俗”音乐的梦想嗤之以鼻。他从未对弟弟表示过关怀,对于弟弟吸毒被捕,他只是一味地推卸责任。他尽量不去想那个只会连累他的弟弟,安然地过着相对舒适的生活。很显然,他的处境也没好多少,但他从不试着去改变。他活着没有目标,态度悲观,且在不停地逃避问题。由此可见,以叙述者为代表的第二类“他者”虽努力争取获得白人认可,但实际上他们并未实现目标,反而使自己陷入了绝望。

3.两类“他者”的碰撞米歇尔•福柯(1926-1984)在《话语的秩序》里提出“话语即权力”这一观点。事实上,白人社会中备受压迫的“他者”权力已然被剥夺,他们都患上了失语症。面对白人的不公待遇,大多数黑人选择沉默和忍耐,其中有些人可能会以暴制暴,但是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却依旧无声。文章开头介绍桑尼被捕入狱时,哥哥是从白人发行的报纸上得知这一消息的。由此可见,是白人统治了主流媒体,掌控了事情的真相。虽然报导的内容不得而知,但是文中可能使用了不堪的文字或对事情的夸大来贬低黑人形象。然而,事件的主角桑尼却未进行任何辩驳。他只在狱中给哥哥写了封信,说自己很后悔。躁动的黑人青年们试图通过闹事来表示他们对社会的不满,然而,他们仍旧是失语的,因为说话权掌握在主流媒体手上。信本身也只是一种无声的话语,更何况桑尼信中的内容丝毫没有谈及他的迷茫。再者,虽然是写给哥哥的信,但是它更象是桑尼的内心独白,缺少两人的情感交流。而哥哥从一开始就与“不走正道”的弟弟及其同类没有共同语言,他甚至表现得十分专制。当他安排桑尼住到伊莎贝尔家去时,桑尼回答说:“你决定吧”,“我从没有决定权。”桑尼之后也抱怨说:“你从不认真听我说话”,这几句话表明,哥哥从不理解桑尼。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这也是桑尼对社会无声的控诉:作为黑人,要在白人社会,甚至是自己的家人那里发声都实属不易。尽管哥哥曾经努力改变两人的关系,但是他做出的决定是按照他的思维方式得出的,这种无法相互认同的行为只能加深两人之间的嫌隙。由此可见,两类“他者”并不相互理解,而只有他们找到归属,重建身份,双方才能找到出路。

二、身份的重建

虽然桑尼一再行走于社会边缘,但是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音乐梦想。当哥哥明确表示不支持他学布鲁斯的时候,他没有退缩,还不分日夜地苦练技巧。虽然一开始四处碰壁,但是出狱后的桑尼不再诉诸暴力反抗社会了,而是由无所顾忌的叛逆派成长为理性的身份认同派。他默默地追随自己的音乐梦想,在音乐的国度里获得满足,在同胞的圈子里获得认同,在精神上找到“自我”。如果说哈莱姆当时正笼罩在充满种族歧视的黑暗中,那么桑尼(其名字“Sonny”与“sunny”,意为“充满阳光”,读音相同),就是会给它带来光明的使者,而“blues”不仅有“布鲁斯音乐”的意思,还有“悲伤”的含义。故事的标题就暗示了桑尼的悲伤与布鲁斯之间的纠结往复,但终有一天他的音乐会取代悲伤成为生活的主旋律。以桑尼为代表的第一类“他者”也会在他们的本族文化中找到避难所。而作为叙述者的哥哥始终未出现姓名,或许是因为他属于“双重他者”,于白人社会或是黑人族群都无关紧要。但是,这一类人在以桑尼为代表的身份认同派的影响下会逐渐与他们达成共识,共同找到各自的文化身份。

哥哥原先对生活抱有幻想,但是当他得知弟弟被捕时,他的幻想破灭了。他明白独善其身无法保护家人,而被孤立后更无法为黑人处境作出一丝改善。随着与出狱的桑尼的交流逐渐加强,他学会了倾听,并开始珍视兄弟情以及与本族人的联系。他最终同意跟桑尼一起去夜总会观看桑尼的演奏。夜总会里光和影不断交替出现,他的内心也随之受到无比震撼。尽管黑人的生活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中,但有了桑尼等人在台上释放的光和热,他看到了希望。哥哥最终认同了弟弟的音乐梦想,也即认同了黑人文化。虽然日后的生活未可知,但是通过对本族文化的进一步认同,哥哥也会逐渐摆脱“双重他者”的围困,重获“自我”。

三、结论

在《桑尼的布鲁斯》中,鲍德温通过塑造一对黑人兄弟形象,揭露他们的迷茫、困境以及成长,探讨了黑人争取民族解放的道路所在。在他看来,一味地迎合白人要求的黑人只会让自己于种族内部不和、外部不受待见,成为双重“他者”;而一味地逃避问题或者暴力反抗则只会使自己成为白人社会中“他者”。而只有当他们开始珍视并利用本族文化,尤其是布鲁斯音乐时,他们才能找到“自我”,重建文化身份,并最终得到接受。

作者:张婷 单位:华中师范大学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政法杂志热门范文
  •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
政法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