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政法杂志 >> 政治法律杂志 >> 国际政治研究杂志 >> 正文

全球政治的特征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全球政治的内涵

蔡拓教授梳理了中外学者关于全球政治的概念的界定,指出了人们理解的差异之处。他将全球政治界定为:“全球政治是以人类整体论和共同利益为轴心,以全球为舞台,以全球价值为依归,体现全球维度的新质与特点的政治活动与政治现象”。我们认为全球政治是指在全球化背景下,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在全球价值的指引下,以共同利益为出发点,超越传统国家边界,就全球性问题展开讨论与合作的政治现象或政治行为。全球政治体系就是由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基于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在对全球性问题的讨论和协商中形成的“一种多头政治的‘混合主体体系’”。全球政治涵盖了国家政治、国际政治、世界政治,它包括“世界政治的各个层面:文明社会的内部事务,诸如人权、民主、多数民族与少数民族人权、权利、环境、贫困、社会公正、阶级和男女平等,以及从传统意义上讲内容比较狭窄的国家间政治”。全球政治关系交织成了一张错综复杂的网,包含了更多主体和更广泛的议题,具有丰富的内涵。

二、全球政治的特征

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政治的发展轨迹已经清晰可见。虽然全球政治还未最终形成,但众多的全球政治现象和行为可以帮助我们从它发展的轨迹中归纳其特征。全球政治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全球政治的主体较国际政治显著增多。全球政治行为主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主权国家;二是非国家行为体。第二,全球政治具有包罗万象的全球议题。全球政治的议题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传统政治中的议题;二是冷战后全球舞台上出现的全球性议题。

(一)多元化的政治主体

全球政治主体较国际政治主体显著增多,全球政治行为主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性质相似的主权国家;二是非国家行为体,例如:政府间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民族团体、地方政府、个人等。这两类行为体在全球政治中拥有平等的地位,但在具体运作模式、价值取向、发挥的作用等方面具有明显的差异。

1.国家是全球政治舞台上最重要的行为主体。凭借其完善的组织形式、雄厚的经济实力、高科技创新能力和优越的执行能力等在全球政治中发挥着重大作用。它对于全球议题的产生和解决,往往起到主导性作用。一方面,全球化给予了国家强大的压力,并使得国际政治产生了许多重大变革,如今的国家已经丧失了唯一主体的地位,而且部分主权被侵蚀、削弱。另一方面,国家虽然在全球化面前显得很脆弱,不能不受到全球化的影响,但也应该承认它支撑了全球化。国家也在积极的适应全球化的发展,并利用全球化这把“双刃剑”,促进本国的发展。

2.非国家行为体的数量在全球政治中占据绝对优势,并越来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全球层面上的非国家行为体主要包括:政府间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政府间国际组织是建立在政府之间正式政治关系之上的国际组织,例如: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随着全球政治的发展,国家共同利益的增多,政府间国际组织开始逐渐超越国家利益追求全球共同利益。非政府组织也可以称为民间组织,往往是以非营利为宗旨而组成的,例如大赦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等。非政府组织往往具有某种特定的兴趣或方向,具有共同的价值取向和共同的利益,他们不受特定利益的约束,可以依靠全球性的规模,灵活自由独立的开展工作,并在其专业领域主导着事态的发展。非政府组织以其一定的行为能力、公正的价值取向、专业的政治作为等成为全球政治的一大亮点,某种程度上诠释了全球价值,代表着全球政治的发展方向。跨国公司既是一个经济的实体,也是一个政治的实体。跨国公司拥有巨大的经济活动能力,以至于全球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跨国公司的存在及其作用。他们作为典型的营利团体,从事经济活动时往往脱离母国控制,而依靠市场指向决定其行为,这极大的促进了全球经济的发展。但这也让国家感到难以控制,而他们“甚至被看作导致国家地位和作用下降的最主要力量”。他们对国家经济主权的削弱,有效的侵蚀了传统国际政治中“主权至上”的观念,让全球政治的出现成为可能。

地区层面的非国家行为体主要包括:地方政府、民族团体、个人等。随着全球政治的发展,地方政府不仅仅局限于与同级别的行政单位交流,还出现了不同行政级别交叉交流的现象。地方政府交流一般表现在教育文化、运动等方面,较少涉及政治、安全等。地方政府作为全球政治行为体,他们之间频繁的交流,进一步冲破了传统主权国家界限的藩篱,让国内事务和国际事务更加难以辨认,从而模糊了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的界限。民族团体又可以称为民族解放组织,是指受到统治和压榨的种族集团,他们往往以建立自己民族国家为目标而展开斗争,例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等。三次民族解放高潮以后,当代社会这种民族解放组织大大减少,但他们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与发展,仍然在不屈不挠地开展抵抗运动,矢志不移地争取民族独立。个人作为全球政治行为主体的存在,往往被忽视。这里说的个人并不是指一般市民或大众,而是指那些与国家权力本身没有直接关系、与国家保持一定距离并能够发挥超国家作用和拥有巨大影响力,具有一定社会地位、能力的个人。他们通过既有的社会地位或者在组织中的重要作用成为全球政治中的独立行为体。他们往往摆脱狭隘的政治忠诚,保持着自律性,以全人类的和谐、可持续发展为最高价值,为全人类的利益而奋斗。例如,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不遗余力的致力于伊朗浓缩铀调查即是为了全人类的安全。

(二)包罗万象的政治议题

全球政治包含丰富的政治议题,从传统的主权、安全、军事,到当代的生态、能源、金融、卫生等等都是全球政治关注的对象。在这里将全球政治的议题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传统政治中的议题,如国家主权的捍卫;二是冷战后全球舞台上出现的全球性议题,如全球变暖问题。这两大类议题共同构成了全球政治丰富的政治议题。

1.传统政治议题并不因为全球性议题的大量出现而销声匿迹。只要国家仍然是全球社会的基本单位,那么诸如主权、安全之类的传统议题就将始终在全球政治中占据重要地位。人们生活在一个无政府的世界中,这是不论现实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承认的逻辑起点。只是这个无政府的社会中,国家间不再如现实主义描述的那般为了生存而人人自危,也并没有达到像自由主义期望的那样———合作在国际机制的保障下遍地开花。只是因为冷战结束20多年后,人们的冷战思维逐渐弱化,同时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潮流给予了人们合作、共赢等新思维。因此,在表象上传统政治议题似乎被弱化了。如果仔细观察国际政治现象可以发现,这些议题已经渗透到国家的每一根神经。国际政治是全球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传统议题既然是国际政治的核心,那当然在全球政治中也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国家对于主权的维护,在全球政治中随处可见。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中,主权关系是国家的存在的象征,互相尊重主权原则是保障世界和平的基本法则。全球化对国家主权的削弱主要表现在经济主权方面,但这种削弱绝不是强盗式的入侵与掠夺,而是建立在国家自愿的基础上。通过与相关国际组织、跨国公司签订和约来让渡部分经济主权。而对于国家的政治主权,这是不论全球化如何发展都不会减少其重要性和敏感性的。政治主权这一主题在全球政治上将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主题。安全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其在传统国际政治议题中占据绝对的位置,在全球政治中亦是国家紧抓不放的根本议题。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因为安全问题而引发的冲突难以计数。不论是人们还是国家,首先要保证的就是自己的存在,然后才可能谈别的利益诉求。安全议题在全球政治中处于根本地位,谁都不敢越雷池一步。意识形态议题随着冷战的结束较少被提及。冷战结束后,国家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经济建设、社会福利等方面,不再热衷于全球意识形态的斗争。但这一斗争只是在表象上减少了,大多转为采用“和平演变”的方式,暗地里进行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渗透。因此,意识形态这一传统议题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就算表面风平浪静,暗地里亦然波涛汹涌。

2.全球性议题涉及全人类共同利益,单靠国家或政府间组织难于驾驭,需要国家同非国家行为体合作控制或解决。从现在全球舞台上出现较多的议题来看,大多集中在生态、能源、经济、卫生、人权等方面。生态议题主要包括大气臭氧层破坏、酸雨污染、有毒化学物质扩散、森林锐减、土地沙漠化扩大、湿地减少、水资源污染和短缺、野生动物保护、生物多样性锐减等问题。全球政治关于能源的议题,主要是围绕以石油为代表的不可再生能源展开的。由于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不可再生能源是工业化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对这些国家的国民经济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世界上关于能源的争夺近乎白热化,两伊战争、伊拉克战争是能源争夺战的典型代表。同时,如何降低能耗、延长不可再生能源使用周期、开发可替代能源等成为众多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共同关心的问题。经济议题是全球政治舞台上最活跃的议题,也是对于全球政治的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的议题。经济议题所包含的问题比较广泛,例如:市场、货币、信贷、金融、投资,等等。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增进了经济相互依赖,这使得经济活动敏感性增加,经济议题所牵涉的范围和影响的对象也更为广泛。卫生议题牵涉到人类的生命健康,在全球政治议题中也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一直以来为国家和人们所关注。全球卫生议题主要包括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改善公共卫生、推动确定生物制品的国际标准、促进人类健康生活等。卫生议题往往能真正诠释全球价值,为了人类健康、和谐发展无私奉献的精神,为全球政治的发展点亮了希望。从以上全球性议题中,我们可以深刻的体会到全球性议题的共同之处。这些议题都具有公共性,折射着公共产品的特征。但他们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又不属于公共产品,因此他们可以在全球这个大集体中被提供。他们拥有着类似于共同产品的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却又比公共产品对于个体的吸引力大,因为他们往往关系到个体的切实利益,因而不能等闲视之。

三、全球政治的缩影:欧洲一体化

如上所述,国际社会发生的变化已经昭示着一个全新的全球政治的时代已经来临。全球政治改变了国家主权不可让渡的状况;全球价值正逐渐被各行为主体认同并践行;全球政治决策模式日趋平等、民主、透明。而全球政治的这些表现我们可以通过欧洲一体化来观察,可以说,欧洲一体化是全球政治发展的初期缩影。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伴随着各种专门性的国际组织的纷纷建立逐渐勾勒出经济一体化和政治一体化两条主线,展现出其强劲的爆发力和顽强的生命力。欧洲一体化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经欧共体到欧盟的发展历程,在经济一体化部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成功进行了经济与货币联盟建设,建成了统一大市场,发行了单一货币欧元。欧洲政治一体化进程以欧洲共同核心价值为基础,以实行共同外交和自主防务为主要目标,涉及到成员国高级政治领域的主权让渡。欧洲政治一体化实质上是对主导了国际社会三千多年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进行挑战,并力图超越其而建立起一种全新的模式。虽然欧洲政治一体化面临重重阻力,并屡屡遭受挫折,但伴随着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的产生和发展,尤其是《里斯本条约生效后》欧洲政治一体化取得了较大的发展。无论是欧洲经济一体化还是欧洲政治一体化的发展历程都折射着全球政治的基本特征。我们可以从欧洲一体化的发展历程中去列举两个例子:案例一,《罗马条约》。1957年2月25日,煤钢六国在罗马签订了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统称《罗马条约》。条约规定在成员国之间建立一个统一的市场、逐步实现关税同盟、实现共同农业政策,共同体在特定的与非成员国的对外关系领域实行共同政策。统一大市场是以关税同盟为基础的,这不仅意味着取消了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壁垒,更重要的是成员国将制定对第三国的共同关税,并且制定市场上各种商品贸易的规则。这表明,欧洲经济共同体经过谈判成功的实现了成员国在制定关税方面的经济主权的让渡,从而使得欧洲经济共同体更多的领域具有了超国家性质。欧洲一体化过程中的主权让渡可以被看做全球政治挑战传统国家体系的一个侧面。案例二,欧共体(欧盟)东扩。欧洲一体化的发展过程中,加入欧共体(欧盟)的国家不断的增多,这表明欧共体(欧盟)吸引力非同一般。这种吸引力除了来自经济收益方面,还有价值认同。这些国家申请加入突显了正在建设中的欧盟的实质,即它不仅仅是一个人员和物资自由流动的共同市场,而且是一个价值共同体。这个价值共同体以欧洲共同为核心理念,以主权让渡为操作前提,以共同体机构为运行载体。正如欧洲一体化开启之初,各国联合在一起的实质也是要追寻一种欧洲共同价值。这种欧洲共同价值具有着与传统的维斯特伐利亚体系国家价值所截然不同的特质,可以被看作全球政治发展初期全球价值的类型之一。总体而言,从欧洲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可以清晰的发现,以欧共体(欧盟)为载体的欧洲一体化进程以一种全新的模式不断挑战着传统国家观念,在一定范畴内超越了主权国家模式,在部分领域改变了国家中心地位,探寻着国际政治新的发展方向。全球政治的主体、议题以及上文所论述的全球政治的特征都已经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逐渐展现出来。因此,可以说欧洲一体化是全球政治的一个缩影。未来的全球政治的发展,将会是欧洲一体化的放大。

四、小结

从欧洲一体化的发展路径来看,它的制度框架和运作方式打破了主权国家的中心地位,成功的实现了一个个具体事务领域内的主权让渡。但是,它又并不完全背离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至少目前为止,欧盟框架下的主题仍然是主权国家。只不过,他们不再以自己的主权至上为唯一原则,它们开始认同共同体的价值,让渡部分经济和政治主权,在部分领域放弃了国家中心地位。因此,可以说全球政治发展至今,简单的轮廓已经呈现在世人眼前。全球政治的出现带来了国家政治、安全、主权等一系列的变化。全球政治的发展成就了众多的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为全球舞台注入了丰富的元素和十足的活力。在全球化背景下,国际政治发生了巨大变化,国际政治体系正在转型。“民族国家在治理范围上无法覆盖全球化问题,这是全球化进程中最根本的矛盾”,也是推动全球政治形成的动力之一。全球政治以其主体的多元性、议程的广泛性为全球合作提供机会,为全球和平及全人类和谐、可持续发展提供可能。

本文作者:章娟 单位:吉林大学行政学院

全球政治的特征研究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
政法杂志相关期刊
政法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