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政法杂志 >> 行政法杂志 >>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 >> 正文

网络用语规范化探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5期

摘要:

网络规范是社会规范的一部分,网络用语规范是网络规范的一个核心要素。因此,在推进现代社会治理过程中,规范网络用语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当前,社会网络用语失范的表现形式主要有网络用语的语音失范、字词搭配失范、语法失范、语义失范、标点符号失范等。治理网络用语使用失范,主要可从强化理念宣传、建立制度体系、完善运行机制、加强平台建设、建立专业队伍、科学分类信息、加强后勤保障等方面展开。

关键词:

社会治理;网络用语;规范;途径

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决定》针对“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提出了要“坚持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的方针,加大依法管理网络力度,加快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确保国家网络和信息安全。”[1]网络规范是社会规范的一部分,网络用语规范是网络规范的一个核心要素。因此,在推进现代社会治理过程中,规范网络用语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那么,如何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研究分析互联网的内在发展规律和社会发展的要求,进一步科学规范网络用语以达到创新社会治理机制的目的?本文将对此展开分析。

一、网络用语失范的表现

近年来,琳琅满目的网络用语如雨后春笋般在社会中广泛传播。随着网络用语的裂变式传播,非主流、负能量、低俗的网络用语也彷若泥沙俱下,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尤其是影响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发展。在当前,社会网络用语失范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网络用语的语音失范

第一类为汉字谐音,如“鸭梨”———压力、“骚年”———少年、“稀饭”———喜欢。第二类为英文谐音,例如“IC”———Isee、“CU”———Seeyou、“PK”———Playerkill。第三类为英汉谐音,如“粉丝”———Fans、“爱老虎油”———Iloveyou、“逼格”———Biger。第四类为数字谐音,例如“9494”———就是就是、“520”———我爱你、“1314”———一生一世。第五类为拼音谐音,例如“GG”———哥哥、“MPJ”———马屁精、“JJWW”———唧唧歪歪。第六类为方言谐音,例如“介个”———这个、“酱紫”———这样子、“你造吗”———你知道么。第七类为组合谐音,例如“V5”———威武、“+U”———加油、“3Q”———Thankyou、“Buy+”———败家。这七类语音失范的网络用语读音或同于原词组、或接近原词组,以一种新编的修辞法展示原词之意[2]31-33。

(二)网络用语的字词搭配失范

第一类为字词拼接失范,例如“喜大普奔”———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人艰不拆”———人生已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必拆穿了。第二类为字词新意失范,例如“新蚊连啵”———被无数只蚊子咬了。“细思恐极”———仔细想想,恐怖之极。这类字词搭配失范的网络用语都为新编词语,有些是生搬硬套而成,有些是混杂拼接而成。

(三)网络用语的语法失范

第一类为汉英混搭,例如“开会ing”———开会中,“同学s”———同学们。第二类为词性变异,例如“QQ被黑了”中的“黑”从形容词变成动词。第三类为用法失范,例如“tooooooo……bad”———太……糟糕了。这类语法失范的网络用语偏离了语言规范的轨道,造成了一定的用语混乱。

(四)网络用语的语义失范

“恐龙”原意指一种灭绝的动物,网络用语解义为丑陋的女子。“偶像”原意指一种为人所崇拜、供奉的雕塑品,比喻人心目中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物,网络用语解义为呕吐的对象。这类字词语义失范的网络用语都为已有的词语,但被创作了或另类、或荒唐、或风趣的新义。

(五)网络用语的标点符号失范

标点符号的缺失句式举例:“你好在做什么呢”;标点符号的误用句式举例:“走吧~~”;标点符号的重贴句式举例:“太棒了!!!”。对照国家标准《GB/T15834-2011标点符号用法》,这些网络用语标点符号的失范主要表现有标点符号的缺失、误用、重叠使用等表现。网络用语作为一种社会发展与进步的新交际用语,其创新性、趣味性、补位功能是值得肯定和保护的,但网络用语来自网友的灵感创作,其随意性注定引发其失范性,违反了基本的语言语义和构词规范。网络用语源自于网络,盛行于网络,波及现实的社会生活,一些失范的网络用语流入社会各个层面,带来了一些社会不文明的现象,需要予以适度的规范。

二、社会治理视阈下规范网络用语的途径

网络用语一方面丰富了语言表达的方式,使其更加生动、充满活力,另一方面也影响了人际交往的模式,使人们会在日常生活中有意无意地加重网络用语的使用量。一些失范的网络用语影响了人们口语和书面语的规范使用,这种负面影响若常态化发展,可能会影响人们准确表达的能力。因此,我国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以下简称《文字法》)为规范网络用语的基本原则,以继承和弘扬中华语言文化传统为使命,开展“依法治语”的网络用语规范化建设。

(一)强化理念宣传,引导公众对语言的正确运用

一是要构建规范网络用语的宣传体系。要充分利用各级各类媒体宣传网络用语的使用规范,积极营造有利于网络用语规范使用、良性发展的社会环境。加强舆论的导向性工作,注重对社会关注的网络用语进行宣传解释,并弘扬积极向上的网络用语,如“正能量”、“给力”,逐步做到去芜存菁。二是要加强氛围营造。以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作为宣传的主渠道,在全社会营造“说规范话、写规范字、用规范语”的良好氛围,以最直接的宣传方式做到“以美感召,以美宣传”,让广大网友认知到中华民族传统语言的魅力所在,自觉抵制网络低俗用语,倡导用语文明。三是要创新宣传办法。要以鲜明的立场支持网络用语的规范化发展,可尝试开展规范网络用语宣传周活动,集中力量推进规范网络用语的宣传工作。同时,也可尝试编写有关网络用语的使用规范标准等刊物,以“有形的表达”宣传“隐形的主张”。四是要对网络用语主要的使用群体进行重点、强化式宣传。高校是许多网络用语的发源地和使用地,大学生知识储备量大,但尚未拥有成熟的“三观”,重点加强高校青年的思想引领工作大有裨益。网络用语具有创新性,创造网络语言的创新精神值得弘扬,因此,要对创新精神和创造意识予以保护,但对创作的过程要予以引导,对创作的结果要予以甄辨。此外,要对少年儿童积极开展图文并茂的生动宣传,弘扬主旋律,以坚定的信念面对未来网络世界的冲击。

(二)建立制度体系,明确网络用语规范

一是要出台通用的网络用语法律法规。目前我国尚未颁布过关于治理网络用语失范的专项法规,目前相关的法规和条文是《文字法》以及《2012年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考试规定》)。其中,2001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文字法》是我国第一部有关语言文字的专门法律,它规定了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作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法律地位,并对国家机关、学校、新闻媒体和公共服务行业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出了规定。[3]87-89另外,对于考试中屡屡出现使用不符合规范的网络用语的情况,教育部出台《考试规定》指出:高考时,除外语科外,笔试一律用现行规范汉语言文字答卷。这是针对教育领域出台的语言法律规范。[4]36-40我国应根据社会网络用语发展的实际情况,制定《国家通用网络用语办法》,依法治语,加大专项法规的推广力度,同时进一步强化《文字法》和《考试规定》的执行力度。二是要制定网络用语创造与使用的规范标准。网络用语体系是大众创造的语言体系,既要得到尊重与保护,又要给予引导与指导,所以,我国应构建与《文字法》相配套的、具有一定创作和使用要求的网络用语规范标准体系,加强网络用语创作和使用规范的技术标准、管理标准和工作标准建设,设定规范标准层级、加强统筹管理,形成法制化、标准化、规范化的工作长效机制。[5]三是要建立健全奖励和惩罚机制。政府要加大对出版社、期刊杂志、广播电台、电视台、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微博等承担了传播单位的管理。出版部门要注重刊物的核查,拒绝出版使用了不当网络用语的刊物;广播电台、电视台等新闻单位在发布新闻时,要避免使用消极的网络用语;微信公众平台、微博、网站等在发布信息时,也要避免使用不雅的网络用语。政府可以制定“规范网络用语工作奖励办法”,对在网络用语事业发展中作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和组织予以表彰和奖励。政府也可以制定“规范网络用语工作惩罚办法”,对各类信息发布单位的监管部门实行严格督察,发现问题及时介入、指导、督促整改,对多次出现问题的单位和屡教不改的单位“开罚单”,进行警告、暂停业务、取消资格等惩罚。

(三)完善运行机制,优化网络用语管理方法

1.项目化运作。一是实施网络用语规范化示范校项目。将网络用语规范化建设工作纳入学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体系,由教育部思政司牵头,制定国家级和省级网络语言规范化示范校项目标准,考核与评比网络语言规范化工作,督促高校形成文清风正的网络用语氛围。二是推进城市网络用语规范化工作评估项目。坚持“以评促建,以评促改,评建结合,重在建设”的原则,制定城市网络用语规范化工作评估指标体系及目标。将网络用语规范化工作纳入文明城市创建工作,对城市网络用语使用情况予以评估,对未达标的城市提出整改建议。

2.优化专业及课程设置。一是开设网络语言专业,培养专业人才;在大学开设与网络用语相关内容的选修课,让更多的大学生了解与使用规范的网络用语;开展国家通用的网络用语培训,对网络达人、超级网虫、教师等进行导向性培训。二是加强网络语言学的专业建设。其一,要加强专业师资团队建设。注重培养学科带头人和领军人物,大力支持他们开展业务研究与学术创新。其二,要大力提升新兴的网络语言学的专业地位和学术影响力。其三,网络语言学具有现代化的属性,其发展依托于现代化发展,因此应促进网络语言学研究方法的现代化。其四,鼓励跨专业领域开展协同创新研究,以多专业视角为网络语言学的研究提供创新性思维。三是要加强课程建设。以课堂为主阵地,大力推进语文课程的教育教学质量,并在教材中增加语文规范化的知识,把国家对语言文字的规范普及给中小学生,让他们从小就养成良好的行文用语习惯。[6]

3.建立专门的研究体系。一是要设立专门的课题研究。要以课题研究的形式,对网络用语规范化建设的前瞻性、对策性、战略性进行深入研究,从而挖掘更多规范网络用语的有效途径,探索如何引导网民正确使用网络用语的方法,探索网民网络素养的提升路径、网络管理新模式、网络用语对网民产生的负面影响及解决办法等。二是要健全专门研究机构。建立健全科研管理制度,重点发挥科研的智力支撑作用,提升科研管理水平,重视科研成果的共享和社会应用。积极发挥高校、科研院所和学术团体的作用,协同研究,形成合力;督促各级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发挥好科研的工作职能,以及科研基地的建设工作。

(四)加强平台建设,优化网络用语环境

一是要打造文明的网络用语建设平台。有条不紊地推进报纸、杂志、电视、广播四大传统媒体平台和微信、微博、网站等新媒体平台的建设工作。积极打造文明的媒体空间,加大媒体平台的自身规范化建设,平台主办方要对发布的信息进行网语自查工作,发布前根据事情的重要级进行多级复查机制,尽可能地避免使用不规范的网络用语。平台监管方应加大监管与引导力度,对已发布的信息进行实时监管,及时介入错漏事件,控制负面事态延展趋势。重点发挥好人民网、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的示范作用,以求实的文风、高雅的格调、榜样的力量推进网络用语的文明化。二是要打造网络用语良性发展的保护平台。虽然有些网络用语有其负面的影响,但网络用语内在具有的创造精神是值得保护的:其一,既有词汇的新义创造精神,例如一个“囧”字,原义本是“光明”,被赋予了新的意义“郁闷、悲伤、无奈”,成为当下网络聊天、论坛、博客中使用最频繁的字之一,也被形容为“21世纪最风行的一个汉字”;其二,新生字的创造精神,如当“duang”成网络热词后,网友创造的汉字“成+龙”(上下结构),意为多表达某种声响或特效。在政府大力鼓励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应有效保护各种创新精神,哪怕是微小的创造,也要力求保护。鼓励创新、规范创造的途径有很多,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可以通过待审机制对网友灵感而至的网络用语进行审查,对于符合《文字法》的规范用语批准流通使用。网络用语环境平台重在环境和氛围的营造、网络用语建设平台重在文明化建设、打造网络用语良性发展的保护平台重在创新精神的保护。三者各司其职、协同治网,以平台群的共振作用助推网络用语规范化建设。

(五)建设专业队伍,引导网络用语使用方向

一是要培养业务精、素质高的媒体信息发布者专业队伍。媒体信息传播者应以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品格,居敬穷理、廉隅细谨的态度对待每一次信息的发布与传播,为受众提供准确、及时的信息。政府、媒体应积极开展媒体信息发布者的培训工作,授予他们使用文明网络用语的知识和规范,并紧跟网络用语发展的步伐不断更新他们的网络用语知识库,引导他们紧扣时代脉搏,甚至引领时代风尚。二是要培养可信赖、懂发声的网络用语引导员队伍。选拔一批政治信念坚定、熟悉网络用语、热爱网络事业、擅长宣传动员、活跃在网络一线的网友,组建一支核心网络用语使用者队伍,培养他们成为规范网络用语引导工作的骨干力量,争做“网络大V”,使他们在网络中具有话语权和导向性。结合文明网络用语建设工程,推进积极向上、向善、向好的网络用语使用和创建。三是可以依托各级语言工作委员会,成立网络用语工作办公室,以行政力量推动规范网络用语的各项工作,例如,为建章立制提供基础数据,为建设数据库提供各方的语料资讯,开展宣传、培训工作等。

(六)科学分类信息,更新语言数据系统

1.编撰规范词典。2014年8月,国家发布了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修订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第3版,其中增补了一些具有时代特色的网络用语。但若能另外专门编写一本《网络用语规范词典》,或修订于根元主编的2001年出版的《中国网络语言词典》,对网络用语分层收录,将大大推动网络用语规范化建设工作。“校本证原”的网络用语词典界分了哪些是规范的、哪些是不规范的、哪些是有待继续考察的,这将为网络用语的研究者提供科学依据和研究的动力,也将对一些有争议的词解进行准确的定义以供人学习。

2.建设网络用语信息数据库。可考虑收集整理全部网络用语,将每个网络用语的基本信息(来源、读音、英文名、词类、释义等)归档入库,采用视频、音频、图像等新媒体方法记录。特别是对来源于社会公共事件的网络用语可以加上有效的故事链接,例如“蒜你狠”、“豆你玩”、“楼脆脆”。网络用语信息数据库的完整记载功能,将为社会治理提供更精准的语料信息。另外,要做到动态更新网络用语实时的新意,动态增加新生的网络用语入库,定时关注数据库建设、完善数据库建设。

(七)加强后勤保障,加强技术监管和经费支持

1.技术监管。网络用语源于网络,代码是网络世界的一种约束要素,由于代码具有强大的可塑性、隐匿性和规范力,因此它具有规制和塑造人们行为的灵活性。监管和设定特殊代码的使用(例如过滤和跟踪IP地址的代码),以解决通过法令来进行网管的难题。政府要加强对QQ、微信等聊天工具的技术监管,及时发现并摒弃低俗、不雅的网络用语[7]65。

2.经费保障。建立健全网络用语事业经费投入机制。加大对网络用语事业的经费投入,推动财政对网络用语事业重点项目的经费投入,设立网络用语事业发展基金会,鼓励多渠道筹集经费,为网络用语规范化建设提供经费保障。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N].人民日报,2013-11-16(01).

[2]高岩.网络语言的应用现状分析与研究[J].辽宁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5).

[3]黄中习.网络用语与语言规范[J].嘉兴学院学报,2003,(3).

[4]钟之静.网络语言消极词汇的生成机理和规范策略研究[J].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15,(8).

[5]中国新闻网.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EB/OL].

[6]张颖炜.公民网络用语亟须强化规范意识[N].光明日报,2014-12-30(02).

[7]郑琼.网络语言对青年思想的影响及应对策略研究[J].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3,(11).

作者:刘锦鑫 刘振军 单位:顺德职业技术学院 广东警官学院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责任编辑:冯紫嫣    阅读:人次
政法杂志热门范文
政法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