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政法杂志 >> 党史杂志 >> 长春市委党校学报 >> 正文

大数据下主流意识形态安全探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长春市委党校学报》2016年第4期

摘要: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对意识形态工作的影响是全域的、深层的。它加剧了意识形态的外来威胁,催化了意识形态的多元分立,增大了意识形态的引导难度;也拓展了意识形态的辐射范围,丰富了意识形态的传播形式,增强了意识形态的工作实效。面对大数据浪潮对意识形态安全的巨大冲击,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抓住机遇、趋利避害,充分发挥大数据优势,不断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力、引导力和凝聚力。

关键词:

大数据;主流意识形态安全

意识形态安全关系着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1](P105)大数据不断渗透到当今各个行业和领域,也给意识形态传播带来了重要影响,使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性和复杂性更加凸显。为此,我们必须深入研判大数据时代意识形态安全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并积极探寻将大数据有效嵌入到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和建设中的契合机理和策略路径。

一、大数据时代主流意识形态安全面临的严峻挑战

大数据时代,互联网已成为意识形态传播的新阵地,在国内外各种复杂因素交织缠绕与合力冲击下,网络空间已逐渐演变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面对大数据浪潮的强烈侵袭和巨大冲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面临诸多新的挑战和困境,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力和凝聚力亟须增强。

第一,加剧了意识形态的外来威胁。近年来,西方国家相继出台一系列战略举措来推动大数据的应用和发展,也越来越注重利用数据信息优势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一是通过庞大的数据库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拥有世界性的大型数据库,借助这些带有鲜明意识形态色彩的数据信息,潜移默化地对我国民众进行价值观念、制度模式和生活方式的输出与灌输。二是运用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进行意识形态侵袭。大数据可以完整记录社会舆情和民情民意,在大数据思维和技术支持之下,每个人的网络痕迹都可以被完整提取和精确分析,从而为敌对势力进行意识形态侵蚀提供了标靶和参考。三是凭借先进的数据技术设备进行意识形态攻击。“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几乎渗透到我国网络空间的每一个节点,覆盖了信息技术的所有领域。”[2]当前我国网络信息体系的关键设备与核心技术整体落后于西方国家,在其所主导的网络技术规则和信息规则之下,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监视和窃密已是不争的事实,网络病毒、网络攻击、网络窃密等事件频频出现。

第二,催化了意识形态的多元分立。大数据时代,网络已经成为各种社会意识自由表达的主要场所,一些错误思潮和言论借助网络不断传播扩散,一定程度上解构着主流意识形态的公信力和影响力。首先,传播主体大众化造成舆论信息异构多元。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与普及,不同利益阶层和社会群体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诉求,而混乱陈杂的信息也使民众在海量传播面前难辨真伪,变得迷茫失语甚至轻信盲从。其次,传播途径多样化导致舆论管控和引导的难度也明显加大。日新月异的媒介载体实现了舆论信息的分众化和个性化传播,无疑使多元社会思潮和网络舆论杂音的传播渠道更加多维立体。最后,传播速度即时化造成舆论信息复杂多变。大数据打破了信息传播的时空阻隔,多元舆论主体能够迅速地表达和交换观点主张,而“信息传播的即时性也在某一特定时间段内导致信息真假的迷惑性”,[3]大量非理性舆论和不真实信息在裂变式快速传播下,容易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受到影响和煽动,甚至从“表达对抗”发展到“现实对抗”,影响意识形态安全和危害经济社会稳定。

第三,增大了意识形态的引导难度。伴随着媒介格局和舆论生态的深刻变化,传统主流意识形态的地位和优势受到强烈冲击,对社会民众的影响力和凝聚力有所弱化,意识形态控制和导向的难度日益加大。一是主流媒体的转型发展急需推进。部分传统主流媒体难以适应大数据时代的发展要求,宣传内容老化过时,缺少动态性和生动化,传播话语居高临下缺少平等性和互动化。此外,在网站建设、议题设置、热点引导、沟通监督等方面创新不够、能力不强,严重弱化了主流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二是复杂媒介的依法治理急需强化。大数据条件下,由于媒介受众的浏览需求与爱好左右着新闻报道的形式与内容,部分新闻媒体为追求眼球效应和经济利益而置职业道德准则于不顾,热衷于传播负面消息,炒作花边绯闻、热门话题,对一些社会问题和矛盾冲突大肆渲染,助长部分网民偏听偏信的非理性情绪,加剧了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冲击解构。三是多元主体的信息辩识素养急需提升。由于网络空间的虚拟性和开放性,加上部分网民缺乏理性思考的能力和习惯,对海量信息缺乏应有洞察和分辨能力,跟帖发言缺乏思考,使得一些负面情绪和观点快速呈现出高速裂变的发展态势,给舆论监管和引导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大数据时代主流意识形态安全面临的重大机遇

大数据带来的信息风暴正在深刻改变着社会经济结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自然也不可避免地席卷了意识形态领域。大数据也以其信息海量、即时共享、分析预测等特征,为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创新提供了全新的思维路径和方法手段。

首先,拓展了意识形态的辐射范围。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当前我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人数规模已跃居世界第一,通过网络每个人都成为意识形态的传播者和接受者,从而使得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范围变大、受众人数增多。一是开放交流和隐匿沟通相结合。大数据时代,一方面传播媒介和渠道日益丰富多样,传播手段和技术愈加先进,极大拓宽了主流意识形态的覆盖面和受众面;另一方面“大数据在本质上而言,是人与人之间的隐性沟通”,[4]通过隐匿传播主体可以有效消解人们的逆反心理和抵触情绪,不断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辐射力和影响力。二是虚拟网络和现实世界相连接。大数据为人类生活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可量化程度,从而使得“网络逐渐成为现实世界的‘镜像’,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日益融为一体”,[5]基于网上网下各方数据的关联分析,可以实现网络和现实的联系互动和协调共治,不断改进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力和掌控力。三是宏观把握与微观分析相统一。“大数据技术给意识形态工作提供了呈现和开发利用信息的无缝方法”,[6]通过分析、判断、过滤和提纯使海量信息转化成有价值的信息,既可以宏观把握当前的热点难点问题,全面呈现事件的来龙去脉和真相背景,又可以微观分析个体的所思所想和态度情绪,通过把握其习惯偏好有针对性地选择话语时机和话语内容,不断提升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力和凝聚力。

其次,丰富了意识形态的传播形式。通过把握大数据的丰富性、共享性、即时性、交互性等特征,可以为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提供多种渠道和便利。一是由抽象说教向形象感化转变。“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们在认识某一事物时,只用听觉能认识事物的15%,用视觉能认识事物的20%,而视觉、听觉并用可以认识事物的65%。”[7]大数据不仅数据规模庞大,而且数据类型多元,通过融合声音、图片、影视等非结构化数据,可以使原本枯燥的意识形态传播变得丰富多样、生动有趣,不断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感染力和吸引力。二是由单向灌输向双向互动转变。大数据时代的新媒体,有效拉近了主流意识形态与受众之间的距离,不仅可以迅速便捷地传播主流观点和主张,而且受众一方可以讨论和反馈,可以不断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公信力和认同度。三是由集中固定向动态分散转变。利用大数据的动态性、分散性、非线性等特点,不断促进“两微一端”的发展和普及,可以使意识形态教育“转变为不受时间限制的动态性教育、不受地点限制的分散性教育”,[8]不断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号召力和凝聚力。

再次,增强了意识形态的传播实效。大数据不仅是一种科学技术和战略资源,更是一种价值观念和思维方法,可以有效助推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理念和教育模式的变革创新。一是基于数据,提高传播的科学性。《大数据时代》的作者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指出:“将世界看作信息,看作可以理解的数据的海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审视现实的视角。”[9](P126)当前,网络舆情大数据已成为人们生产生活和思想动态的“仪表盘”,通过对海量数据的挖掘处理可以了解大众需求和分析舆情态势,克服以往基于经验或直觉推断的缺陷,不断增强意识形态宣传工作的科学性。二是基于动态,改进传播的时效性。大数据时代,信息的传播迅速及时,利用云计算等相关技术可以对所获数据进行高速处理,可以快速获取舆情信息,能够做到研判快、预警快、决策快,积极抢占先机,有效化解舆情危机,不断提升意识形态工作的反应力。三是基于预测,增强传播的主动性。传统的舆论管控通常都是事后通报,而大数据的核心功能是预测,通过数据挖掘和分析及时发现各种问题和倾向,从而及时调整意识形态的信息内容并有效进行解释说明,避免谣言和误解的扩散传播,不断增强意识形态工作的预见性和主动性。

三、大数据助推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策略路径

在大数据时代,必须牢固树立大数据思维,充分发挥大数据优势,不断增强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

1转换模式,改善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内容和话语

一是要创新话语内容。意识形态工作的关键是“其所承载的内容本身是否具有解释力,是否具有回应社会诉求和解决社会矛盾的理论能力。”[10]因而,首先就是要以理论研究推动意识形态的创新发展。以大数据为代表的信息网络技术所带来的一些社会现象和问题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新的思考,人们面对这些冲击所产生的理论困惑和伦理困境也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给予及时的解释与引导。此外,大数据的发展为意识形态传播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支持,要利用大数据技术,全面加强教育资源数据库建设,做到资源共享、内容丰富、快速便捷,实现教育资源的信息化、共享化、动态化,使传播和教育效果得以提升。

二是要革新话语方式。“语言是交流的工具,如何使用语言、使用何种话语极大程度上决定了沟通机制的畅通与否以及效果好坏。”[11]要以大数据先进的技术系统为支撑,打造一批经典网上传媒品牌,及时、公开、透明地提供权威信息,增强网络民众对主流思想舆论的信任信仰。同时还要契合网络平台和信息交流的需要,改“假大空”为“短实新”,一方面关照群众所关注的现实问题,另一方面用群众喜闻乐见、耳熟能详的语言阐述理论,不断提升话语的感染力和亲和力,增强网络民众对主流思想舆论的认知认同。

2创新方法,拓展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广度和深度

一是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辐射力。首先是优化传播平台,要拓展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网上传播的主阵地,构建多媒体传播平台和全媒体舆论阵地,努力壮大宣扬时代主旋律的网站和舆论专栏,不断巩固和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其次是改进传播方式,要顺应大数据时代信息海量、即时交互的传播特点,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以大数据技术为支撑,完善信息反馈与互动机制,通过整合信息资源优势和调动网上网下一体等方式,不断扩大受众规模和提升传播效力。再次是丰富传播手段,要充分利用大数据的多媒体性和互动性,增加影音图画等非结构化数据的比重以提高宣传载体的可视性和观赏性,并针对社会民众的差异需求,有针对性地挖掘信息资源、遴选媒体素材,不断提高传播的精细化和科学化水平。

二是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力。一方面,反映舆情不缺位、不失语。要完善意识形态领域的预警研判机制,充分利用大数据工具进行数据挖掘,系统收集、分析、判断和反馈社会舆情的最新动态,不断增强舆情信息的关联分析和科学预测,及时阻止有害信息的传播蔓延。另一方面,引导舆论敢发声、善发声。要通过对信息数据的敏锐洞察和挖掘分析,把握舆论引导的时机、分寸和效果,面对敏感问题和网络谣言要主动设置议题、及时澄清真相,不断增强舆论的处置和引导能力。同时还应积极培植一批忠于党和国家的意见领袖,打通线上线下两个舆论场,牢牢占领网络舆论主阵地。

3强基固本,提升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能力和水平

一是对外占领制高点。大数据事关国家主权和安全,要牢固树立大数据作为国家战略资源的意识,确保大数据的安全存储和规范使用,对涉及意识形态安全的复杂敏感数据尤其要加强监管并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同时,要推进国家大数据建设和发展工程,建设国家大数据体系平台和处理中心,实现大数据基础领域和关键技术的创新突破,加大关键性硬件和软件设备的研发投入力度,减少民众对西方国家信息数据的依赖,为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提供自主可靠的技术支撑。

二是对内掌握主动权。要确立大宣传工作格局,意识形态工作渗透到各行各业,涉及方方面面,而大数据时代各类海量数据纷繁复杂、良莠不齐,为充分发挥大数据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作用,就必须全党动手,依托党本身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加强各个部门相互配合和支持,推动数据资源的开放与共享,为把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动权提供数据支持和决策依据。同时,要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大数据时代的来临需要更多具备数据处理技术的复合型人才。一方面要提高自身素质和运用大数据的能力,主动收集、整理数据并认真分析以提高意识形态工作的预见性和主动性;另一方面作为意识形态工作主体在掌握大数据这一工具的同时,还需提高自身的思想素质和作风修养,赢得人民群众的理解和信任,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感召力和凝聚力。

参考文献:

[1]习近平.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M].北京:学习出版社,2014.

[2]任贤良.推动网络新媒体形成客观理性的网络生态[J].红旗文稿,2014,(11).

[3]王超.大数据时代我国意识形态安全探析[J].学术论坛,2015,(1).

[4]刘辉.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微传播化[J].思想理论教育,2014,(6).

[5]鲍宗豪,宋贵伦.重视大数据时代的社会治理创新[J].红旗文稿,2014,(11).

[6]赵周贤,徐志栋.信息技术发展趋势与意识形态安全[J].红旗文稿,2014,(24).

[7]吴玉荣.互联网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研究[D].中共中央党校,2004.

[8]张学军.让“生命线”在网络时代焕发强大生命力[J].中国军队政治工作,2015,(5).

[9](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10]蔡志强.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实践困境与改进路径[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5,(9).

[11]李明德,张园.互联网思维下舆论引导的改善与创新[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3).

作者:李晓阳 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

长春市委党校学报责任编辑:冯紫嫣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