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销售论文 >> 市场分析论文 >> 正文

泡桐木材市场分析与我国发展对策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中国速生泡桐木材品质下降明显,由于速生泡桐木材深加工利用关键技术还没有解决,对其产业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导致高端桐木家具市场出现拒用速生泡桐木材的现象。文中介绍了国内外泡桐资源状况,评述了目前主栽泡桐品系的木材密度、应用价值、色度等指标,指出不同类型市场对泡桐树种、材质的要求。研究分析了国内外泡桐木材市场,重点介绍了引领高端桐木家具的日本与中国、欧美等地区市场差异,在产品品质、制造工艺、桐木质量、密度、纹理、色泽等方面的不同要求;测算了不同区域所占市场份额,即国外占比85%、国内需求占比15%。建议加强我国速生泡桐加工利用研究,同时制定可持续发展对策,培育密度大、白度好、纹理美观的优质泡桐,以期解决低质桐木资源与高端市场需求不相适应的矛盾。

关键词:泡桐;品种资源;木材市场;木材密度;家具

泡桐(Paulownia)是我国重要的短中期速生多用途树种[1-7],原产我国,在我国25个省(市、区)均有自然分布,品系较多[8-9],各树种材质差异较大[10-22]。以往对泡桐培育研究主要关注生长速度,包括生长量、干型、径级等指标,没有将市场关心的优良材性作为第1指标,造成了树木生长快、成材早,而材质疏松、密度下降、颜色劣化,出现加工企业抵触速生材倾向,形成生产速度快、后期木材产品加工经济效益不明显甚至下降的局面,也即树木培育与木材市场脱节的现象。随着人们对高品质桐木需求的呼声不断提高,桐木加工企业为研发高品质、高附加值产品,对泡桐木材品质如密度、强度、花纹(立丝度)提出了更高要求[23],这就需要从材料源头上培育出优质泡桐资源。国外研究资料显示,树木生长过快,会导致与木材强度相关的关键指标——密度下降[24-31]。以往研究没有对泡桐主要资源材种、分布、材质特性、主要用途、目标产品等做出全面的调查与分析,造成资源与市场不匹配,速生材不受欢迎,资源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出现降等、降价甚至遭到抵制或弃用,急需详细调查分析市场供需状况,确立正确的泡桐发展战略。本文拟研究分析泡桐市场及发展趋势,指出急需开展速生泡桐加工利用研究,同时确立正确的泡桐培育目标,发展优良泡桐品系,提高桐木品质,提供优良家具用材,对带动泡桐产业优质、高效、健康发展,缓解我国对高品质泡桐木材供需矛盾,改善栽植区生态环境,提升泡桐产业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和出口创汇能力等均具有重要意义。

1国内外泡桐资源

1.1主要资源品系

中国在黄河流域主要栽种兰考泡桐、杂交泡桐,如毛白33、豫林1号等速生泡桐,以及少量的毛泡桐、楸叶泡桐。长江流域主要栽种白花泡桐、毛泡桐等桐种,其他种也有种植,但资源量有限[1,5,8]。日本、欧美国家、澳大利亚是从19世纪中期开始从中国引种泡桐。日本主要栽培种为毛泡桐、楸叶泡桐、兰考泡桐及杂交无性系;澳大利亚泡桐品系较多,有毛泡桐、白花泡桐、兰考泡桐及一些杂交泡桐;欧美国家以毛泡桐居多[1,5,8]。

1.2资源情况

泡桐原产中国,在国内的25个省(市、区)有自然分布,在黄淮海平原及长江中下游地区人们有栽植泡桐的习惯。据调查,全国泡桐资源大约为5亿株,其中河南省有1亿株左右[5,8],活立木木材蓄积量5000万m³左右,年产泡桐木材500多万m³。日本大概有泡桐1亿株[1,5,8],蓄积量4000万m³,年产100多万m³泡桐木材。澳大利亚有泡桐近1亿株,主要分布在中部和西澳,因其大径级材林少,蓄积量只有1000万m³左右,年采伐木材很少。北美洲的美国、南美洲的巴西、巴拉圭、乌拉圭等国家泡桐栽培比较成功,泡桐长势好,成林成材,不但满足本国之需,而且实现对外出口。美国的种植泡桐主要分布在中南部,约有7000万株,蓄积量约4000万m³,年产泡桐木材100多万m³。南美洲泡桐主要分布在巴西、巴拉圭、乌拉圭等国家[5,8]的平原、浅山丘陵区,种植量在3亿株左右,蓄积量约1亿m³,年产桐木300多万m³。

2主要栽培泡桐材质评价

影响泡桐原木价值有很多技术经济指标。但是,泡桐的木材密度和色度是其中的2个最为重要的指标,明晰不同泡桐种木材密度和白度对于后期加工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2.1木材密度

木材密度是木材最重要的材质特性之一。经研究分析,楸叶泡桐、白花泡桐、毛泡桐木材的绝干密度高,最高达0.2845g/cm3;兰考泡桐、毛白33居中,较白花泡桐分别低9.21%、11.70%;杂交泡桐豫林1号的密度最低,较白花泡桐低达14.62%。楸叶泡桐、白花泡桐、毛泡桐适于制作优质、抗冲击、高质量的家具用材,更适于制作装饰材;豫林1号及其他速生桐强度不高、密度低,制作装饰材比较适合,因为不需要太大的强度;兰考泡桐、毛白33以及其他毛白系列杂交种密度中上,可用于普通家具制造及建筑装饰材。

2.2桐木色度评价

色度指标是表征泡桐木材表面质量的重要参数,在变红度、变黄度适中的情况下,明度、白度高、总色差低的木材价值高。6个品系泡桐木材明度、变红度、变黄度、总色差、白度等5个颜色指标见表2。从表2可以看出,长江流域的白花泡桐最好,北方的毛白33次之,比白花泡桐白度低2.4%,楸叶泡桐、兰考泡桐与豫林1号和毛泡桐接近,白花泡桐白度比楸叶泡桐、兰考泡桐、豫林1号和毛泡桐高4~9%。

3桐木市场分析

泡桐木材应用市场主要在中国、日本、欧美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不同国家对泡桐木材有着不同的认知,了解其消费倾向,有针对性地发展泡桐资源,有利于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3.1日本市场

日本是泡桐木材加工利用强国,也是引领桐木产品高端消费的国家,研究日本市场发展趋势,对于培育我国泡桐产业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3.1.1日本桐木用途

日本企业对桐木家具材料选择颇有讲究,对一些泡桐树种情有独钟。日本国内使用泡桐木材制造家具,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融为一体,其质量、生产档次、制造技术等在世界首屈一指,引导国际桐木高端消费市场。据调查了解,日本有独特的桐木文化,日本人将桐木跟幸福、吉祥、婚姻喜庆联想在一起,桐木是幸福、吉祥的象征,这一点跟我国古代有些相同。年轻人结婚时父母都要送给他们一套全新桐木家具进行祝福,美好生活从使用桐木家具开始。桐木尺寸稳定性好,加之日本家具的气密性好,所以桐木家具防潮防湿。日本是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多发国家,桐木还是安全友好型材料,轻质家具不易造成砸伤碰伤。因桐木细胞腔大,相对密闭,保温隔热性能好,冬暖夏凉,质感好,桐木又是非常好的保温隔热、节能材料,桐木家具及其制品在日本特别受欢迎。从衣柜、餐桌、椅子、卫生间地板,到墙壁装修材料大多采用桐木材料[23]。

3.1.2日本对泡桐木材质量要求

日本选择密度大、年轮窄、白度好的泡桐木材,用于制造高端桐木柜类家具,日本多以日本国内、美国、南美洲等地自然生长的原始毛泡桐作为材料,这些地方的泡桐生长慢、密度高,绝干密度在0.28g/cm3以上,立丝度美观,材质致密,符合大众心理。日本的桐木家具售价很高,一件高档桐木衣柜标价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日元很普遍,笔者见到一件卖465万日元的日本桐木家具,他们说这不是最高的,一件好的桐木家具可售价上百万人民币,实在惊人!在日本你会感觉到高品质泡桐木材的价值,在日本一件桐木家具的价值是我国的几倍乃至四五十倍之多[23]。

3.1.3日本桐木加工工艺

日本是桐木家具制造水平最高的国家,件件都是精品,其制造方法仍保持我国古代传统榫卯结构,基本不用金属钉或胶粘剂,完全是纯天然桐木家具。做工精细,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粗制滥造的痕迹。木材纹理细腻、平行均匀,俗称立丝度,有似丝绢下垂之势,颇具美感。表面色泽柔和,丝绢乳白色调,给人以清雅别致的格调。日本桐木家具精巧、美观、耐用、纯天然,深得人们喜爱。

3.2中国市场

我国桐木家具的制造历史最为悠久,早在2600年前就有制造桐木家具记载[5],只可惜随着时代变迁,辉煌不再,传统桐木加工技艺丢失殆尽。由于消费观念的变化,国内过度追求红木类又重又硬的木材消费,加上泡桐速生、材质软,以至中国城市高端消费者倾向于将泡桐木材列为劣质低档木材。河南、山东少数龙头企业曾尝试用桐木做家具,但因桐木特色加工工艺与技术水平不高,市场占有率低,部分只在国内城乡使用,少量可以出口到日本、欧美国家,但是价格一般,附加值不高。中国城市桐木家具市场占有率极低,只有乡镇、农村用桐木做家具,工艺粗糙,不讲究纹理、花纹、色调、白度、立丝度等质地搭配,质量不高,价格低。中国主要是生产桐木拼板,出口到日本、欧美国家用于二次深加工。

3.3欧美市场

因泡桐栽培是农桐间作型,可再生循环,不砍伐破坏天然林,符合欧美人的环保理念,且泡桐木材耐水、耐腐蚀、耐火、轻便,易于加工,近年来,欧美市场不断扩大。意大利人用桐木制造实木家具、棺木的很多,每年从我国进口约3万m³。法国、德国、英国也从我国进口桐木,用于制造全桐家具。美国近年来也从我国进口桐木进行纯实木家具制造,同时进口中低档家具,补充其低端市场需求。欧美市场虽接受速生桐,但其消费倾向仍是材质好、密度高的桐木,特别青睐楸叶泡桐、毛泡桐的材质,这一点跟中国、日本一致。欧美市场对桐木年轮宽窄、立丝度、颜色不敏感,只是崇尚木材纹理色泽自然。欧美桐木家具大多是属于中低档次的,价格便宜,基本与我国持平。

3.4泡桐家具市场分析

泡桐木材首位市场消耗需求,就是广泛用于家具制造,年消耗泡桐木材120万m³,详见表3。我国由于过去追求泡桐速生、成熟期短、见效快,造成材质下降,密度降低,只能用于中低档家具及其部件辅助材料的生产,如拼板、指接板、细木工板、刨切薄木贴面板、胶合板等,我国制造的桐木制品及部件除少量在在国内市场销售,大部分出口到日本、美国、意大利、德国、美国等国家。速生桐木材与自然生长的相比,年轮宽、密度低、易变色、发泡、发轻、易碎、易裂,影响了产品质量,加之制造工艺粗糙落后,产品附加值不高。

3.5泡桐装饰材市场分析

泡桐木材除大部分用于制造家具外,另外一个主要用途就是生产制造建筑装饰材。例如,房屋内外墙板、地板、装饰线条、欧式型材、百叶窗、装饰性人造板(胶合板、细木工板、中密度板等),泡桐装饰材的数量仅次于家具用材,年消耗木材净料约20万m³,折合原木材积约60万m³。除一部分用于国内市场外,85%出口到海外市场,可出口到日本、美国、澳大利亚、东南亚、欧洲等国家与地区。日本是传统桐木装饰材市场,占比25%,美国占比25%,澳大利亚占比15%,东南亚与欧洲各占8%左右。因泡桐速生,可再生循环利用,资源丰富,价格便宜,且是四旁树方式种植,利用速生泡桐意味着减少对天然林的采伐,保护了森林资源,迎合欧美发展理念,国外用泡桐做建筑装饰材发展趋势良好。

4讨论与建议

楸叶泡桐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称谓,如小叶桐、长葛桐、密县桐(河南)、楸皮桐(河南嵩县)、本地桐(河南林县)、山东桐、胶东桐(山东)、无籽桐(河北)、眉县桐(陕西)等。楸叶泡桐材质优良、密度大、白度高、年轮均匀、立丝度好,是制作桐木家具的尚好材料,经济价值很高,其优异的材性被桐木加工业界广泛认同,楸叶泡桐是泡桐种类中的珍稀树木资源。目前,楸叶泡桐大径级树木资源日渐稀少,在我国只有山东、河南、河北、山西、陕西黄河流域有分布,在其他省区基本没有分布。楸叶泡桐在日本也有引种和栽植[32],是东亚区域泡桐属独有的高等级树木资源。据说,有日本商人,非常喜欢楸叶泡桐木材,有时特地到河南西部、陕西等地寻找这种树木资源,用于制作上等桐木家具、民族乐器或高级工艺品。毛泡桐木材密度大、年轮均匀、立丝度美观,是制造家具的优等材料。毛泡桐耐寒、耐旱能力强,分布范围极广,辽宁南部、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甘肃、四川、云南、江苏、江西、安徽、湖北、北京、上海等地有栽培。河南西北、湖北西部山区有野生。垂直分布可达海拔1800m。日本、朝鲜、欧洲和南北美洲亦有引种栽培。自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由于追求高效、速生成材,注重国土绿化、防风固沙,加上过去桐木加工不成工业体系,对泡桐种类的材质区别认识不够,木材密度指标不是主要培养目标,推广栽培了大量速生泡桐。同时,由于兰考县栽培兰考泡桐的示范效应,各地在适生区域大面积推广,兰考泡桐发展非常迅速,毛泡桐的优良材性没有得到重视,使传统的毛泡桐栽培受到影响。现在,毛泡桐资源大幅减少,已经到了资源枯竭的边缘,只有山区、偏僻、交通不便的地区才能找到。日本加工企业反映,由于中国的毛泡桐货源不易组织,他们现在制作尚好的桐木家具,主要采伐日本本土的毛泡桐,但因产量有限,每年进口很多产自美国、巴西、乌拉圭等地的毛泡桐资源。鉴于我国速生泡桐资源多,木材质量差,影响加工利用,出现消费者抵触甚至弃用等不利局面,严重阻碍了泡桐产业发展,为提升我国泡桐在国内外市场竞争力,提出以下发展建议:1)加强速生泡桐木材利用研究。通过表面纹理细化美化、表面硬化强化、材性改良、变色防治、保证自然色泽持久等现代科技手段,解决年轮过宽、密度过低、变色严重、加工劈裂、掉块起毛等关键技术难题,为速生泡桐木材找到有效利用途径,提高产品加工附加值,研发轻质高强、经久耐用、美观大方、受市场欢迎的高值高端产品,改变我国低价销售资源的现状。2)开展速生泡桐木材家具制造技术研究。解决速生桐木家具产品视觉效果差、结构不稳、连接件不牢、表面硬度低、耐冲击性能差等制造难题,改变我国泡桐家具制造技术落后的不利局面,树立泡桐木材也能制造高质量家具的理念,为桐木家具产业提供技术支持。3)培育优良品种。大力培育群众认可的、口碑好的优良桐种,如楸叶泡桐、毛泡桐、白花泡桐,以保持资源品质优质高效。基于国内外人们普遍喜欢泡桐木材颜色淡雅、丝绢色泽的消费趋势,应栽种高密度、高白度、高质量、高价值、高性能泡桐优良品系,满足供给侧需求,为泡桐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资源品种支撑。

参考文献

[1]李宗然.泡桐研究进展[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5:2-218.

[2]行淑敏.浅议桐木家具材料的开发利用[J].陕西林业科技,1995(1):57-58,69.

[3]安培钧,段新芳,樊军锋,等.三种泡桐无性系木材材性及纤维形态的研究[J].西北林学院学报,1995,10(1):34~37.

[4]陈碧华,刘碧华,吴湘娟.泡桐胶合板研究[J].林业科技,2003,28(6):34-36.

[5]常德龙,胡伟华,张云岭,等.泡桐研究与全树利用[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6:5-172.

[6]李江晓.基于木材材质特性的桐木家具设计研究[D].郑州:河南农业大学,2009.

[7]胡伟华,常德龙,黄文豪,等.泡桐植物源的综合利用研究阐述[J].天然产物研究与开发,2016,28(增刊2):349-354.

[8]蒋建平.泡桐栽培学[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0:370-410.[9]李芳东,乔杰,王保平,等.中国泡桐属种质资源图谱[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7:1-113.

[10]茹广欣,何瑞珍,朱秀红,等.泡桐无性系间材性的差异[J].河南农业大学学报,2007,41(5):531-535.[11]常德龙.人工林木材变色与防治技术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05.

[12]段新芳,常德龙,李增超,等.木材颜色调控技术[M].北京: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2:77-126.

[13]段新芳,常德龙,孙芳利,等.木材变色防治技术[M].北京: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5:292-416.

[14]常德龙,黄文豪,张云岭,等.4种泡桐木材材色的差异性[J].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13,41(8):102-104.

[15]张云岭,常德龙,崔俊昌,等.不同种源泡桐木材全干密度差异分析[J].西南林业大学学报,2013,33(4):82-84,88.

[16]常德龙,张云岭,胡伟华,等.不同种类泡桐的基本材性[J].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14,42(8):79-81.

[17]韩黎雪,常德龙,张云岭,等.人工林泡桐木材不同生长部位材色的差异性[J].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14,42(10):95-99.

[18]黄文豪,常德龙,唐玉红,等.四种泡桐材抗劈力研究[J].国际木业,2014(1):8-11

[19]常德龙,张云岭,马志刚,等.泡桐材墙壁板两种涂饰工艺效果差异[J].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15,43(2):116-118.

[20]崔令军,王保平,乔杰.湖北低山丘陵区泡桐无性系材色分析及综合选择[J].东北林业大学学报,2015,43(12):17-20,59.

[21]韩黎雪.泡桐材色质量控制研究[D].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2015.

[22]崔令军.泡桐装饰材优良品系选育技术研究[D].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2016.

[23]常德龙.科技工艺品质,三位一体高大上:解析日本泡桐产业发展之道[N/OL].中国绿色时报,2015-11-26(B02).

作者:常德龙;李芳东;胡伟华;谢青;黄文豪;张云岭 单位:国家林业局泡桐研究开发中心

泡桐木材市场分析与我国发展对策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