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杂志 >> 医药卫生杂志 >> 中国学校卫生杂志 >> 正文

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影响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中国学校卫生杂志》2015年第十二期

【摘要】

目的探讨影响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的因素,为制定大学生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措施提供依据。方法采取两阶段分层整群抽样法对我国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9所高校2500名在校大学生的生理、心理及认知、家庭、院校等基本情况和健康生活方式进行调查,通过建构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影响因素的结构方程模型来分析变量间相关性和因素的标准化效果。结果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和院校特征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的标准化影响效果值分别为0.037,-0.389,0.159,-0.053。路径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生理特征→院校特征、家庭特征→生理特征、家庭特征→院校特征路径系数分别为-0.30,0.23,-0.09,-0.27。结论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和院校特征对大学生的健康生活方式均有影响,且因素之间存在相互影响关系。学校应针对这些主要因素特征制定相应的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对策措施,引导大学生采取健康生活方式。

【关键词】

生活方式;健康素养;因素分析,统计学;学生

生活方式对健康的影响日益受到重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多种疾病尤其是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1],而健康的生活方式则能促进健康,降低疾病风险[2]。随着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和高校的扩招,大学生在同龄人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其生活方式将会极大影响我国未来的人口素质。既往研究表明,我国大学生较多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3-4]。为了解影响我国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的因素,在前期采取探索性统计方法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因素初步分析的基础上[5],本研究采取结构方程模型进行验证性分析。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于2011年4—5月,采用两阶段分层随机抽样法,从9所高校共抽取2500名在校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第一阶段按照三大经济带的划分,采用单纯随机抽样方法在东部沿海地区、中部内陆地区和西部边远地区分别选取4所、2所和3所高校。第二阶段采取整群随机抽样方法,从每个被抽中高校中抽取2个专业,每个专业内随机发放问卷140份,最终回收问卷2236份,其中有效问卷2108份,有效率为94.28%。男女生有效人数分别为1096,1012人。

1.2方法

1.2.1一般情况包括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和院校特征4个方面内容。具体因素及赋值情况为性别:男=1,女=2;年龄:≤18岁=1,19~21岁=2,22~24岁=3,≥25岁=4;体型:偏瘦=1,中等=2,偏胖=3;血型:O型=1,A型=2,B型=3,AB型=4;民族:汉族=1,少数民族=2;自测健康:非常好=1,好=2,一般=3,差=4,很差=5;自感成绩:优=1,良=2,中=3,合格=4,不合格=5;是否患慢性病:是=1,否=2;气质:多血质=1,粘液质=2,胆汁质=3,抑郁质=4;是否经常生病:经常=1,一般=2,很少=3;出生地域:东部=1,中部=2,西部=3;家庭月收入:1999元以下=1,2000~4999元=2,5000~9999元=3,10000元以上=4;入学前居住地:农村=1,城市=2,城镇=3;父亲文化程度:小学及以下=1,初中=2,高中=3,大专/大学=4,硕士及以上=5;父亲职业:公务员=1,企事业单位职工=2,个体经营者=3,无=4;母亲文化程度:小学及以下=1,初中=2,高中=3,大专/大学=4,硕士及以上=5;母亲职业:公务员=1,企事业单位职工=2,个体经营者=3,无=4;是否独生子女:是=1,否=2;父母是否离异:否=1,是=2;父母是否一方死亡:否=1,是=2;年级:大一=1,大二=2,大三及以上=3;专业:医学=1,理工=2,人文社科=3;院校地域:东部=1,中部=2,西部=3;院校性质:医学院校=1,专科学校=2,综合性大学=3;和谁住一起:独居=1,室友=2,恋人=3,父母/其他亲戚=4;是否学过健康教育课程:有=1,无=2。

1.2.2健康生活方式评价量表采用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评价量表修订版[6-8]。调查内容包括运动锻炼行为、饮食营养行为、健康责任行为、规律生活行为、健康危害行为、人际关系行为、压力管理行为和生命欣赏行为8个维度。各维度按照5分制Likert评分标准,“从不、偶尔、约半、经常、总是”对应分值为1~5。

1.3质量控制采用现场调查方式,由培训后的调查员以专业为单位进行,要求学生根据自己近4周的实际情况当场填写。调查员严格审查每份调查问卷,以避免缺项、漏项和逻辑错误。问卷收回后,再次对数据进行仔细审核。

1.4统计学分析用EpiData3.02软件建立数据库,采用双录入检错。用SPSS20.0和AMOS20.0软件进行结构方程模型分析。

2结果

2.1模型拟合经对理论模型(图1)适当修正,得到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影响因素结构方程最终模型的标准化路径图(图2)。各项目的概率性P值均<0.05,误差项也未出现负值,且模型的拟合效果可以接受,其近似误差均方根(RMSEA值)为0.072,<0.08;拟合优度指数(GFI值)和调整拟合优度指数(AGFI值)分别为0.855,0.879,接近0.90。

2.2影响因素分析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和院校特征均会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产生影响。其中,生理特征包括性别、年龄、体型、血型,心理及认知特征包括自测健康、自感成绩、是否患慢性病、气质、是否经常生病,家庭特征包括出生地域、家庭月收入、入学前居住地、父亲文化程度、父亲职业、母亲文化程度、母亲职业、是否独生子女、父母是否离异和父母是否一方死亡,院校特征包括专业、院校地域、院校性质、和谁住一起和是否学过健康教育课程。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和院校特征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影响作用的标准化效果值分别为0.037,-0.389,0.159,-0.053。

3讨论

Gillis[9]分析发现,人口学特性是许多探讨健康促进生活方式研究中最常选用的修正因素,其中,以年龄、教育程度、性别、收入和婚姻状况最常被探讨。结构方程模型可以对多个因变量同时处理,能够获得自变量对因变量影响的直接效果、间接效果和总效果等,因此被广泛地用于分析一些涉及潜变量的复杂关系[10-12]。从标准化影响效果值来看,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是影响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的两个主要因素。具体而言,自测健康、是否经常生病、气质、自感成绩、是否患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母亲文化程度、父亲文化程度、是否独生子女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影响作用较大。健康自评可以客观反映健康状况,或作为客观健康指标的一个补充[13]。本研究结果显示,自觉健康与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之间呈正相关,即自觉健康状况越好,越能够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慢性病源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是否患有慢性病和是否经常生病对于其健康生活方式水平具有影响作用,且影响作用较大;未患慢性病、生病次数越少,越能从事健康的生活方式行为。本研究发现,气质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的影响效果值位居第三,说明气质类型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具有一定的预测力。父母亲文化程度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有明显影响,父母亲受教育程度越高,可能使其教养方式、家庭经济状况、家庭生活方式等越趋于正向,从而可能影响其子女的生活方式更趋于健康。是否独生子女亦对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有较大影响,这可能与独生子女在其成长过程中,拥有父母及家人充分的关怀、较为优裕的物质生活条件、丰富多样的智力投资有关。

生活方式的影响因素有很多方面,且关系错综复杂。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家庭特征和院校特征不仅各自影响着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行为,而且生理特征与心理及认知特征、生理特征与院校特征、家庭特征与生理特征、家庭特征与院校特征之间也存在着影响关系。即生理特征可以直接影响大学生的健康生活方式行为,也可通过生理特征→心理及认知特征→健康生活方式、生理特征→院校特征→健康生活方式来间接影响。家庭特征可以直接影响大学生的健康生活方式行为,也可通过路径家庭特征→生理特征→健康生活方式、家庭特征→院校特征→健康生活方式来间接影响。鉴于此,提出如下建议:(1)营造良好的校园环境和氛围。高校管理部门要通过完善校园运动设施、增设健康教育课程、设立健康咨询室等措施,利用同侪策略组成各种小组或团体组织,充分调动学生从事健康生活方式的积极性。(2)加强健康生活方式教育,提高学生的健康生活方式自我认知水平。高校管理部门要认真制定季度或年度健康教育方案,采用榜样示范法、案例分析法、讨论辩论法等诸多形式进行健康生活方式宣传。(3)推行差异化的健康促进介入计划。高校管理部门要重点关注自测健康较差、患有慢性病、经常生病的学生群体,将其列为优先和重点服务对象,充分了解其健康需求,制定差异化的健康促进介入计划,并对计划执行情况和效果进行定期的检查和调整。此外,学生家长也要时刻关注学生生理、心理等各方面健康状况,及时与学生进行沟通,并引导和督促学生养成健康生活习惯。

4参考文献

[1]李英华,聂雪琼,杨宠,等.2009年我国六省(市、区)五类城市职业人群生活方式与自测健康状况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2,46(3):214-219.

[2]胡月,陈福宽,龚磊,等.农村居民生活方式及健康行为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2013,29(6):796-798.

[3]夏蒨,韩雪.上海市2所大学本科生健康危险行为现况调查[J].上海预防医学杂志,2009,21(3):130-131.

[4]叶杨,彭中东.湖北省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与健康状况的调查及对策研究[J].体育科技文献通报,2010,18(6):18-19。

[5]王冬,吴娴波,陈清.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分析[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1,20(5):444-446.

[6]王冬,邢晓辉,陈清.Delphi法在筛选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评价条目中的应用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0,13(22):2499-2501.

[7]焦建鹏,王冬.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评价量表的修订[J].中国卫生统计,2013,30(5):654-657.

[8]王冬,许宏,吴娴波.大学生健康生活方式评价量表的考评及修订[J].中国学校卫生,2011,32(7):790-792.

[9]GILLISAJ.Determinantsofahealth-promotinglifestyle:Anintegra-tivereview[J].JAdvNurs,1993,18(3):345-353.

[10]吴明隆.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M].2版.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0:1-7.

[11]邱皓政,林碧芳.结构方程模型的原理与应用[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92-107.

[12]HAUKT.Confirmatoryfactoranalysesofsevenlocusofcontrolmeas-ures[J].JPersAssess,1995,65(1):117-132.

[13]刘海燕,龙红,温波.贵阳市大学生自测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2013,29(2):202-206.

作者:焦建鹏 王冬 单位:河南省人民医院医疗发展部 南方医科大学人文与管理学院

中国学校卫生杂志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