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杂志 >> 临床医学杂志 >>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 >> 正文

神经领导学的领导力探究与评价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17年第5期

【摘要】神经科学为领导行为解释提供了客观证据,神经领导学的产生与发展使得领导力研究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神经领导学从领导特质、情绪管理、领导行为、权变领导等方面对领导力进行探究,认为领导力表现与领导者大脑特定区域神经系统有着密切联系。基于脑神经的刚性与可塑性,可利用脑电图(EEU)、心电图(ECU)、神经系统反馈训练等技术对领导力进行评价与开发,提升领导绩效。

【关键词】神经领导学;领导力;大脑;神经系统

近年,领导力研究集中在领导特质、领导行为、领导风格等多方面,以访谈评价、心理测量和行为实验等手段相结合对领导力的影响机制和评价指标进行整体构建,并取得了相关成果。但由于客观证据和实证数据的缺失,很多学者对研究结论质疑,如访谈评价带有较强的主观性,评价结果的效度和信度都有待提升;心理测量的信息处理方式和领导力等级规定的精确性不强;行为实验的干扰因素较多,研究结论并不具有概括性。基于此,领导学学者积极探索关于领导力研究与评测的新路径,有学者将神经科学与领导科学相结合,从神经领导学视角对领导力进行深入研究。

一、神经领导学的理论渊源与发展

神经领导学的研究源于20世纪90年代,美国领导学家DanielGoleman提出:“领导者的情绪管理能力与绩效呈正相关关系,但具体运行机制如何?或者说领导者是如何影响组织成员的?要探究其中缘由就需要借助神经科学的相关研究。”[1]美国学者Cooper认为,社会环境日益复杂,领导力提升依靠信任、承诺、洞察力和领导技能等多方面因素,而神经科学在这些因素研究过程中扮演着关键性角色。美国管理学者Dickmann等提出,人的智力与情绪是由神经系统传导转化形成的,传导机制、传导结果与领导行为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如果领导者能够有意识地控制神经系统传导,其领导力就会得到明显提升。上述研究为神经领导学的产生奠定了良好基础,2006年,学者Rock和Schwartz联合发表了《基于神经科学的领导力》一文,标志着神经领导学学科的初步形成,2007年他们又建立了神经领导学协会,“神经领导学”的概念被正式提出。

二、基于神经领导学的领导力研究

(一)领导特质社会心理学

将心理特质作为领导者与非领导者之间最主要的区分因素,以神经机制为视角的心理特质研究在于分析领导者的人格特质、领导自我复杂性、同理心和心理资本。DeYong等(2010)认为,领导者的人格特质集中表现为正外部性和尽职性。在神经机制中与正外部性相对应的部分是眶额叶皮层中线,与尽职性相对应的部分是额回中线。Hannah等(2010)从领导者自身属性出发进行研究,认为领导者是具有多种角色和属性的复合体,这对组织绩效的预测、适应和提升具有很大意义,而与领导者自我复杂性相对应的神经系统主要分布在大脑的海马回。Shamay-Tsoory等认为,领导者在具有优秀人格特质与良好自我认知的基础上还应善于观察追随者,产生对下属的同理心。他们认为同理心包括情感系统与认知系统,情感同理与神经系统的额下回相关联,认知同理与神经系统的腹内侧前额叶皮质相关联。Peterson认为,心理资本也是优秀领导者的必备素养,他利用脑电波(EEG)对68位资深领导者进行观察,探究心理资本与神经机制之间的关系,研究表明,展示出积极心理领导者与消极心理领导者在大脑左侧额叶皮层上有着很大的区别。因此,神经机制为领导特质理论提供了较为丰富的神经学证据,在某方面表现出良好特质的领导者在大脑结构或者神经机制上总是存在一定的独特性。

(二)情绪管理

情绪管理与领导绩效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受到学者们的关注,并将其作为领导力的重要构成因素。现阶段,情绪管理研究主要集中在情绪表达和情绪调节两个方面,神经领导学以此为基础从脑机制视角解释了情绪管理对领导行为和领导活动的重要性。领导者情绪表达是领导者将自身情绪传达给组织和下属的能力。神经领导学认为,有效的情绪表达是优秀领导者脑神经的固有功能,如Russell等认为,个体情绪是大脑不同区域之间共同加工的结果,因此,神经系统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和影响着情绪表达的方式与方法,他们对个体型领导和社会型领导进行脑神经分析,得出两种领导者的大脑右前额皮层在活动方式上存在差异。还有研究表明,当负责情绪管理的大脑神经区域活动异常或者受损时,个体不能够清晰地对自身与他人的情绪进行区分,这从侧面证实了具有良好观察能力的个体在情绪表达方面也比较畅通。除情绪表达,领导者还应掌握情绪调节的技能。Phelps提出,大脑杏仁核区域控制个体认知,并根据社会行为刺激进行情绪反应。Goldin认为,个体情绪调节包括认知重评和表达抑制两种方式,认知重评是个体转变情境理解进行情绪调整,在这个过程中个体的前额叶皮层得到激活,杏仁核活动得到抑制;表达抑制是个体抑制情绪反应的过程,右腹外侧前额叶皮层得到激活。从这两个过程分析,前额叶皮层和杏仁核对情绪调节起着重要作用,领导者优秀的情绪调节能力与此有着很大关系。

(三)领导行为

领导行为是领导力的直接体现,对领导绩效、下属行为与态度、组织愿景实现程度等多方面有着显著影响。神经领导学为领导行为研究提供了新的途径与证据,Waldman等将访谈与定量脑电图(qEEG)技术相结合对美国某企业员工进行了实证研究,研究过程中让员工从社会化与个体化两个维度对领导者进行评价,结果显示,大脑右额叶的活动水平与领导、下属社会化愿景沟通程度具有很强的相似性,且程度越高下属追随力越高。Waldman等认为,大脑右前额的主要功能是情绪调控、整体思考与预测,这些能力与愿景构建、愿景表达具有重要关系。社会学习理论认为,领导行为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组织成员,这种影响与组织成员的镜像神经元有着很大关联,因为镜像神经元的功能是实现接收信息向个体自动化模式的转变,因此,组织成员能够更好地理解与认知领导者的领导行为,这也从神经学角度论证了领导者榜样带头作用的正向影响。Johnson等还对比了领导者与非领导者在相同情境和相同行为模式下的脑神经差异,他们设计了听觉被动警觉、视觉被动警觉两种任务内容,要求被测者完成,根据测试结果划分为领导者与非领导者两种类型,而划分的主要依据是在视觉被动警觉任务中大脑额叶和中线皮层慢θ波表现活跃的为领导者,表现不活跃的为非领导者;听觉被动警觉任务中大脑中央和左侧皮层θ波表现活跃的为领导者,不活跃的为非领导者。

(四)权变领导

领导力具有相对复杂的结构,领导者除具备良好的自身特质与能力,还要协调好领导角色与组织成员之间的互动,正确处理自身与组织情境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权变领导。FredFiedler、PaulHersey和KenBlanchard等(2012)发展和扩展了权变领导理论,变革型领导与和谐型领导风格就是在此理论基础之上形成的,神经领导学结合两种领导风格进行了论证与研究。Balthazard等(2012)通过脑电波(EEG)验证了神经成像技术在区分变革型领导与非变革型领导应用上的可操作性与精准性,实验结论为大脑前额叶神经的活跃性和活跃时长能够较好地区分领导者与非领导者。大脑右半球越发达,变革型领导的水平也就越高,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女性领导更适宜变革型领导风格的观点。总的来说,脑电图和神经成像基础在鉴定是否为变革型领导上具有较强的应用性。Boyatzis等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技术观察下属回想领导者与其互动时的大脑神经活动,通过观察发现,回想与和谐型领导互动时下属的双侧脑岛和右下顶叶显著激活,回想与不和谐型领导互动时下属的双侧额下回后、右额下回显著激活。[2]

三、基于神经领导学的领导力评价与开发

以神经领导学为基础的领导力研究能够更为深入地理解领导者行为,以及领导者与下属之间的互动关系,明晰大脑特定区域与领导力之间的关系。基于此,我们能够实现对领导力的评价、开发与培训。神经科学认为大脑兼具刚性和可塑性的特点,刚性表现为大脑是由众多神经通路构成的网络与系统,可塑性是指环境、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都有可能改变大脑神经结构,并提升大脑神经模型创新能力。因此,首先,根据大脑神经系统相对静态的活动模式,可对领导力进行甄选与评价。其次,根据大脑神经系统动态创新的特性,可利用神经技术对领导力进行培训与开发。

(一)领导力评价

传统领导力评价模式下,评价主体为上级领导、下属员工、同级岗位人员,有的还包括第三方专家;评价方法包括问卷调查、访谈法等;评价内容为领导者的行为和才能等。这种评价方式带有较强的主观性,虽然构建出各种关于领导力评价的模型与理论,但从客观上说解释力不强。神经科学技术能够直接找出领导行为和领导活动的前因变量,更为直接和客观地解释了领导力各方面的强弱与大小。神经科学的临床技术已经能够鉴定健康个体与异常个体之间的区别,并且神经技术的验证效果相比行为观察是更为准确的,领导力评价可积极借鉴这种技术。部分学者已经将神经科学技术与领导力评价相结合,比如,Dorneich等(2007)结合脑电图(EEU)和心电图(ECU)技术对某排排长与班长模拟战斗时的领导行为进行观测,评价其模拟战斗时的认知符合状况,经过分析他们认为,脑电图和心电图对领导行为的解释度可达到95%,远超一般的领导力评价量表。Robertson等(2007)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技术对两组领导者的道德领导力进行观察与评价,结果显示,大脑后颗上沟和内侧额极的激活水平越高,道德领导力越强。PushkaY-skaya通过神经成像技术对不确定环境中领导者的决策分析能力进行验证,他提出,杏仁核活动水平越高模糊决策能力越高,纹状体系统的活动水平越高模糊决策能力越低。

(二)领导力开发领导力开发

在美国具有广阔的市场,各大咨询公司都有专门的领导力开发与培训课程。Haines认为,传统领导力开发模式在理论和方法上都存在一定缺陷,而神经领导学是基于大脑神经的可塑性对领导者的领导力进行重新审视和针对性开发的,神经反馈技术的优势得到明显体现。神经反馈训练利用专门仪器对培训对象的脑波活动状况进行观察与分析,按照检测结果通过电脑游戏等形式协助培训对象进行脑神经活动模式调整,从而强化神经系统网络连接,或者构建新的神经通路线路,以达到消除负面神经连接,实现新的神经系统平衡来改善领导行为的过程。说得通俗一些,就是培训对象以脑替代手进行游戏操作,完善与调整脑神经系统。游戏设置包括奖励与惩罚两种模式,效果的实现是通过声音直接作用于神经系统的,如奖励时的声音会愉悦神经系统,惩罚时的声音会使神经系统感到烦躁。操作性条件反射的不断重复使得培训对象神经系统自动建立目标反应模式,执行更为优化的活动功能,特别是对大脑薄弱区域的训练与反馈能够提高大脑注意力,从而加强领导者的专注力和集中力。

现阶段,在领导力开发领域应用较多的两种技术为脑电图神经反馈训练和实时fMRI训练技术,其基本原理都是对大脑特定区域实施信号训练和反馈,增强培训对象对该部分神经系统的掌控能力。Egner等通过脑电图神经反馈训练对领导者的情绪管理能力进行强化,提高了领导者情商,提升了领导者与下属之间互动的频率与效果。Perry等根据神经反馈技术提升了团队领导者的领导心智。Decharms等运用实时fMRI训练技术,发现大脑特定区域神经系统的习得性控制对于个体行为模式改变具有重要作用。需要指出的是,以神经领导学为基础的领导力评价与开发并不能完全取代传统领导力评价与开发模式,而是应将两种研究模式相结合,更为全面地对领导力进行综合研究,更为直观、有效地通过领导力塑造提升领导绩效。

神经科学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为领导力研究提供了人体内在性的客观证据,揭示了优秀领导者的大脑之谜。神经领导学的产生与发展是领导科学迈向新层次的重要表现,不仅为领导力探究提供了新的范式,而且它在领导力评价与开发方面的应用价值非常值得关注。将神经领导学与其他领导理论相结合是未来研究的重要方向,也是促进领导力发展的有效手段。

参考文献:

[2]李浩,马庆国,董欣.神经组织学:概念解析、理论发展和研究展望[J].管理世界,2016(8):164-173.

作者:张蕾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