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行政管理 >> 行政管理论文 >> 正文

国内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采用社会网络分析技术,对国内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状况进行了共现网络图分析、中心性分析以及凝聚子群分析。研究发现,国内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的系统性、深入性不够,也尚未形成主流的研究范式,但以“实践教学”改革为方向、以“课程教学”改革为支撑的改革思路初具雏形,但前景尚不明确。基于行政管理专业自身的理论依据以及行政管理的实践场域,未来应从“技术化”方向推进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才可能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关键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文献述评;社会网络;技术化教学改革

已经成为当前国内大学教学研究的主要热点领域之一[1],在CNKI数据库中按篇名输入“教学改革”检索词,共有近12万条结果,从宏观到微观、从专业到课程、从理论到实践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但在如此广博的“丛林文献”面前,本文的旨趣在于聚焦审视某个具体专业改革的研究现状,这在理论层面有助于继续深化教学改革研究,从而进一步推进现有理论研究成果,在实践层面也有助于为具体专业的教学改革提供思路借鉴,从而助推教学改革实践的深入发展。

一、研究方法

在国内社会科学研究中,不使用反映客观事实的数据,而是仅凭个人的经验、感受、想象和思辨得出结论的现象较为普遍,这使得国内社会科学研究整体上缺乏规范性和科学性,导致难以与国际接轨,甚至远远落后于国际社会科学的一般水平。[2]国内现有大学教学改革研究的文献,绝大多数也都未采取规范和科学的研究方法,为避免这一现状,本文以向文献“事实”敞开的原则进行研究,通过对客观呈现的文献数据的收集处理,分析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的真实场景,从而为后续研究提供更为科学的对策建议。本文具体采取社会网络分析技术进行研究,社会网络分析用于描述和测量行动者之间的关系,以及通过这些关系流动的有形或无形的东西,如信息、资源等。[3]作为一种非常有用的方法,社会网络分析法早已突破了社会学研究领域的范围,被广泛应用于其他领域也包括情报学与文献学领域。[4]为了尽量不遗漏重要文献,在CNKI数据库中按篇名“行政管理专业”而非“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进行检索,共有495条结果,时间跨度从1987年至2017年,然后按“被引”进行降序排列,排除掉研究对象是开放性大学、研究内容不属于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以及没有关键词的文章,共保留136篇文章,然后提取136篇文章的关键词。为提升关键词的分析质量,去掉关键词中的“行政管理”“行政管理专业”以及“研究”“学院”等与教学改革无实质联系的关键词,合并意义相同或属于同一研究范畴的关键词,最终共保留“实践教学”“课程教学”等30个关键词。采用社会网络分析技术分析关键词的基本步骤是:首先在BIBEXCEL中建立共词矩阵,然后用UCINET软件进行数据分析处理,最后得出研究结论与对策建议。

二、结果与分析

1.共现网络图分析

在NETDRAW软件中将共词矩阵进行可视化处理,绘制出关键词共现网络图,见图1。图中的节点表示关键词,共有30个节点,节点越大该节点相比其他节点在网络中的地位更加重要。图中的连线表示关键词之间的关系,连线越多代表关系越紧密。由图1可以直观地看出,“实践教学”“课程教学”“教学方法”“课程设置”的节点较大连线较多,表明研究这些主题的文献相对较多,尤其是“实践教学”的关注度最高,这可能与国内行政管理学界已经较早认识到行政管理专业传统教学的弊端[5],从而促使行政管理专业整体上已逐渐由学术型转向为应用型有关。[6]而“问题导向”“实践平台”“考试方式”“教材建设”“教学内容”等网络图边缘的节点很小连线很少,表明研究这些主题的文献相对很少,但同时也表明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涉及的领域较为广泛。图1的网络密度值为0.0828,处于网络密度值[0,1]范围的下限,表明网络密度较低网络关系趋向于随机分布,网络整体结构较松散,反映出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并没有形成一个真正主流的教学改革研究主题,整体研究状况的聚焦度不够。这可能与行政管理专业本身“杂能成纯”的特点有关。比如美国著名行政学家德怀特•沃尔多认为,行政管理类似于“医学”,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专业,不是一个单一的事物,而是一个最好被描述为一种涉及范围广泛的“公共事业”的兴趣中心[7],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的主题“散而不焦”的特点在形式上较好地吻合这一判断。

2.中心性分析

为更清晰地分析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状况,对关键词进行中心性分析。在社会网络分析中,中心性用于测度社交活跃程度,是评价一个人的重要性、优越性、声誉性的重要指标[8],这一思路也被广泛运用于文献管理中的数据挖掘。中心性分为度数中心度、接近中心度、中间中心度三类。度数中心度用于衡量网络结构中谁是最主要的中心个体,在关键词共现网络知识图谱中,度数中心度可以测度某一关键词在网络中的活跃程度或重要程度。接近中心度是以距离为概念来计算一个节点的中心程度,与其他节点越近则中心性越高,但这一指标要求很高,一定要整个网络结构中所有的节点两两强相连才能计算。由于这些要求十分严格,再加上这一指标又与度数中心度高度正相关,所以在实践中很少采用此指标[9],因此本文也不采用此指标分析。中间中心度是衡量一个个体作为媒介者的能力,也就是占据在其他两个个体快捷方式上重要位置的事物,它拒绝做媒介,其他两个个体无法进行沟通,占据这样的位置越多,中间中心度就越高。为便于比较每个关键词的中心性大小,中心性的取值采用标准化值。

3.凝聚子群分析

社会网络领域主要通过对群体的研究揭示社会结构,对群体的研究主要是为了分析凝聚子群的各种类型,在此基础上对社会网络的核心结构作出分析。比如,社会心理学家贝尔斯通过对群体成员的沟通发现,不论群体的规模有多大,群体中最健谈者作出的评论数总是占评论总数的40%~50%,次健谈者作出的评论数占评论总数的25%~30%,其结果是,大的群体被一两个人控制。[10]这一思路也被广泛运用于文献管理中的数据挖掘,用于发现知识图谱中的凝聚子群分布状况及结构特征。本文选取n-派系方法,对关键词共现网络知识图谱中的凝聚子群进行分析。在派系分析的现实运用中,建立在可达性基础上的凝聚子群考虑的是点与点之间的距离,要求一个子群的成员之间的距离不能太大,这样我们就可以设定一个临界值n作为凝聚子群成员之间距离的最大值,临界值n越大,对派系成员限制的标准就越松散,n的最大值不能超过社会网络图中总点数减去1,一般认为n=2是一个较好的临界值。[11]本文取n=2,最小规模取2,将共词矩阵进行二值化处理后,在NET⁃DRAW软件中生成n-派系分析图,见图2。30个关键词被分成4个凝聚子群,“实践教学”“课程教学”“市场导向”等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子群,成为各个子群的联结“纽带”,表明这些研究主题在当前研究中居于重要地位,而“教材建设”“网络教学”“教学内容”等只出现在唯一子群中,表明这些研究主题在当前研究中居于非常次要的地位。从派系分析图可知,“实践教学”“课程教学”位于图形的最左边,表明两个研究主题是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的热点领域,整个网络群体基本被这两个关键词控制;而“教材建设”“教学内容”位于图形的最右边,表明这些研究主题是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的冷门领域;整个图形结构较为松散,表明行政管理专业教学应该如何进行有效的教学改革,在学术界还并未达成良好共识,但以“实践教学”改革为方向,以“课程教学”改革为支撑的改革思路初具雏形,而前景尚不明确。

三、结论与建议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一是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的系统性、深入性还不够,但研究领域范围的广泛性较好。二是当前行政管理专业教学研究尚未形成主流性的研究范式,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究竟应该如何进行,并未能提炼出一个能达成广泛共识的核心理念。三是以“实践教学”改革为方向,以“课程教学”改革为支撑的改革思路初具雏形,但前景尚不明确。未来研究的思路建议:一是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要立足于行政管理专业自身的理论依据,即要遵循行政管理专业自身的学科发展规律。从“威尔逊-韦伯”范式的技术理性追寻,到“西蒙-沃尔多之争”的学科定位及发展路径之辨,再到“公共治理”的公平与效率融合诉求,无一不在警醒我们:作为脱胎于政治学专业的行政管理或公共行政专业,其目的是为了实现政治意图,因此行政管理专业归根结底是实用科学而非价值思辨之学,公共行政的首要精神应是执行精神而非公共精神。[12]所以要立足于增强行政管理专业的“技术能力”去推进教学改革研究,才符合行政管理专业自身的理论依据和学科定位。二是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要回应行政管理专业自身的实践场域,即要致力于解决行政管理现实实践的瓶颈问题。当前最重要的行政管理瓶颈问题是行政效率较为低下,从“政社分开”到“机构改革”再到“简政放权”,不同时期的政府改革主题均是致力于提升行政管理实践效率,而这一系列改革实践的现实重点均是“技术改革”而非“价值改革”,因此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要服务于政府的“技术改革”才具有现实价值。同时,我们也发现,行政管理的实践场域与行政管理专业自身的理论依据具有内在的高度契合性,都强调行政管理的“技术性”,所以未来从“技术性”的方向去推进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应该会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参考文献

[1]张新培.近十五年我国大学教学研究的热点与趋势——知识图谱的视角[J].高教探索,2017(04):81-86.

[2]乔晓春.中国社会科学,离科学还有多远?[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7(01).

[3]张存刚,李明,陆德梅.社会网络分析:一种重要的社会学研究方法[J].甘肃社会科学,2004(02):109-111.

[4]朱庆华,李亮.社会网络分析法及其在情报学中的应用[J].情报理论与实践,2008(02):179-183.

[5]薛澜.历史、现状与未来:中国行政管理教育发展分析[J].中国行政管理,2000(12):46-52.

[6]陈振明.行政管理专业由传统的学术型向应用型转变的探索[J].中国行政管理,2001(10):23-24.

[7]丁煌.西方行政学说史(第二版)[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217.

[8][9]罗家德.社会网络分析讲义(第2版)[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187,193.

[10][11]刘军.整体网络分析:UCINET软件使用指南(第2版)[M].上海:格致出版社,2014:153,163.

[12]文华.驳公共行政的首要精神是公共精神——《公共行政的精神》评论[J].学术界,2015(03):116-123.

作者:文华 单位:重庆文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

国内行政管理专业教学改革研究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