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文学文化论文 >> 音乐文化论文 >> 正文
普契尼歌剧创作特点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选材严谨,贴近社会生活

普契尼认为要想写好歌剧必须先有好的脚本,而脚本的好坏则决定于剧情。根据这个原则,有时他亲自参与脚本的编写工作。19世纪末,受意大利真实主义的文学影响,包括普契尼在内的许多歌剧作曲家加入现实主义运动,尝试把左拉、易卜生及同代作家的自然主义加到抒情戏剧中,多从日常生活中吸取素材,用客观冷漠的手法描写现实生活中的普通的人和事。普契尼擅长描写小人物,尤其是为爱情而牺牲的、温柔的妇女的内心情感世界。基于这一点,无论是风流轻浮,追求享乐的曼侬,还是巴黎穷人区娇弱可怜的绣花女咪咪,或是热情而盲目的歌星托斯卡,以及轻信但忠贞于爱情的日本妇女巧巧桑,普契尼都赋予其真挚热情的性格,并对这些遭到凌辱的弱者给予了深刻的同情。凡观其作品者,无不得到艺术上的享受,并使心灵受到感动。普契尼还擅长写异国情调题材的作品。如:以日本长畸为舞台的歌剧《蝴蝶夫人》,描写生性活泼可爱的“蝴蝶姑娘”巧巧桑和美国海军上尉平克顿恋爱、结婚后遭遗弃,最终被迫自杀的故事。普契尼成功地采用日本曲调作为歌剧的背景,一方面增强了异国情调,另一方面一改过去歌剧作曲家只注重情调,而忽视戏剧环境刻画的不足。以美国为舞台的歌剧《金色的西部女郎》是以美国西部为背景,描写了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在西部“奋斗过、笑过、赌博过、诅咒过、恋爱过,而且在一种我们今日所无法相信的情况下度过了他们奇异的一生。”《艺术家的生涯》内容取材于法国巴黎,描写了19世纪30年代聚集于法国巴黎拉丁区的年轻艺术家的欢乐与忧伤。《图兰朵》取材于剧作家戈齐写的一篇中国故事的剧本,在歌剧中运用了“茉莉花”这一中国江南民间曲调,故事发生在元代的北京,为洗雪先辈女祖的耻辱,公主图兰朵报复男人,她要求前来求婚的人必须先猜三个谜,猜中可招为驸马,猜不中要被处死。这部歌剧以恢宏大气的合唱、激情洋溢的个人咏叹、色彩斑斓的乐队处理与诙谐怪诞的喜剧因素为广大听众所倾倒。其创作很富有剧场的效果,非常成功。

二、旋律创作富有个性,善于表述人物内在强烈而自发的情感

普契尼认为“没有新颖和刺激感情的旋律,就不可能有音乐。”在他的创作中,突出地表现了意大利歌剧的传统:旋律优美、流畅细腻、易于接受,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普契尼的作品以其婉转如歌、如泣如诉的咏叹调或二重唱旋律而引人入胜。这种独特的旋律贯穿他创作始终,他的女高音咏叹调更为突出。“人们叫我咪咪”、“为艺术,为爱情”、“晴朗的一天”、“我亲爱的爸爸”等久唱不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咏叹调风格。在旋律的处理上打破了宣叙调和咏叹调的界线,在歌剧咏叹调中巧妙自然地融入咏叹调。咏叹调比宣叙调更富于歌唱性,说话有音乐性,旋律很有口语化,语言自然真实,产生如泣如诉、如诗如画的意境。另外,旋律乐曲中他巧妙融合使用各类拍子形成多变的、丰富的节奏。如《蝴蝶夫人》中巧巧桑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蝴蝶夫人巧巧桑望眼欲穿期待丈夫平克顿归来。音乐一开始用了2/4拍,节奏较缓慢,抒发了巧巧桑遥望海面,有一只军舰出现的情景,充分显示了咏叹调的性质。当唱到“我静静站在小山坡上,等待着和他幸福的相见”。这时节奏加快用2/4拍。当唱“他是谁?当他来到家门前,他将会说什么,他会把小蝴蝶一声声召唤,”形象地描绘了主人公巧巧桑与丈夫重逢时的情景。又明显地显示了宣叙调的性质,使用了4/8拍,节奏更急促。最后又以3/4拍结束全曲。整个咏叹调用了三种不同的节拍,由开始抒展的旋律、缓慢的节奏,节拍一次比一次快,与后面紧促短小的节奏形成了对比,使旋律线条由慢到快,自由伸缩,起伏流畅。把巧巧桑看着军舰从远到近,盼夫归来的复杂心理动态,表现得活灵活现、淋漓尽致。

三、惊人的和声与配器技巧

普契尼歌剧在运用和声语言上大胆新颖,在处理声乐与器乐的关系上,吸取了德国瓦格纳交响作品的风格,将声乐、交响融为一体。普契尼继承了意大利歌剧的优秀传统,以声乐为主导,器乐为衬托,利用和声和乐队的色彩营造气氛、描摹环境。在这方面普契尼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大师。他能够根据不同情境的需要,用音乐勾勒每一个场景的外在气氛,并借此暗示内在的微妙心理状态。我们可以对《蝴蝶夫人》中的日本色彩渲染和《图兰朵》中的中国音调运用不以为然,但此处重要的并不是作曲家对东方音乐的把握是否真实正宗。东方情调在歌剧中所发挥的喜剧作用是否妥当,重要的是普契尼的歌剧几乎都具有彼此有别的音乐色调。从《艺术家的生涯》的伤感柔媚,《蝴蝶夫人》的隽永干练,到《外套》的阴森恐怖与《图兰朵》的恢宏气魄,他们在普契尼个人风格的笼罩下,都散发着各自独特的异彩光辉。这种对艺术作品整体色调的完美把握,是普契尼作为一个歌剧作曲大师艺术成就的有力见证。普契尼是近代欧洲最杰出的、其作品普及率最高的歌剧作曲家之一。他的许多歌剧咏叹调,从问世至今深受人们喜爱。如《贾尼斯基基》中芬莱达的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艺术家的生涯》中咪咪咏叹调“人们叫我咪咪”,“咪咪告别曲”,《托斯卡》中托斯卡的咏叹调“为了艺术,为了爱情”,卡伐拉多西的咏叹调“星光灿烂”,“巧妙的和谐”,《蝴蝶夫人》中巧巧桑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图兰朵》中柳儿咏叹调“啊,主人请听我说”,卡拉夫王子咏叹调“今晚不能入睡”等等。当前已成为世界各大歌剧院经常上演的主要曲目,这些咏叹调至今仍百唱不厌,久演不衰,成为国际声乐大赛必选曲目,同时也是我们声乐教学中常见的教学曲目。

总之,普契尼是一位才华卓著的天才艺术家,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抒情色彩、丰富的旋律和近代的和声感。当时在音响巨大、色彩浓重的交响乐队统治的音乐世界中,普契尼的音乐以其情真意切的动人风格取胜。依然注重人声的力量,运用传统意大利式优美流畅的旋律,同时又十分注意音乐抒发与剧情展开的自然衔接;普契尼的乐队音乐也达到了意大利歌剧史上的最高水平,富于抒情的、细腻的效果和色彩,与声乐融为一体,交相辉映。意大利歌剧只注重人声不注重器乐的状况,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到普契尼已经根本改变了。他的许多作品在世界上享有盛名,使十八世纪末衰颓的歌剧艺术重获新生,从而带来了意大利文化艺术的繁荣,达到了这个时代歌剧的顶峰,揭开了二十世纪意大利歌剧的新篇章。

普契尼歌剧创作特点责任编辑:陈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