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现实主义论文 >> 正文

现实主义美术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

文章对黑龙江现实主义美术进行研究,以主题创作《中国精神——铁人的那个时代》为例证,认为人物画创作应以人为表现主体,坚守“成教化,助人伦”的水墨精神及其深刻的教育意义。

关键词:

黑龙江;现实主义美术;水墨

水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一,是中国本土的艺术。发展水墨,使水墨的发展方向成为中国民族文化复兴的途径之一是时代的要求。以“中国精神”作为主题思想发展中国水墨是新时代水墨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成教化,助人伦”始终是中国人物画所坚守的圭臬,在民族复兴的新时代下,中国精神、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所在,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体现,体现中国精神、民族精神是中国水墨发展的时代要求。东北作为新中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丰富的物质保障,物质保障的背后必然蕴藏着精神文明的发展。“铁人精神”是当时精神文明的典范,是中国精神的具体化,深深影响和激励了几代人,在新时代的今天仍然具有深刻的社会教育意义。

新时代的水墨是精神的表达与寄托,表面上看似平淡、宁静,而骨子里无限深邃与坚韧,它不再是一种对于一时感动的记录,而是一生、一个时代的凝结与汇聚。由这件创作激起一次观看的际遇,使观者激发出自身的创造欲望和个人理解世界、参悟人生的积极状态,这是时代对水墨的期许与呼唤,也是笔者创作《中国精神——铁人那个时代》的初衷。在创作《中国精神——铁人的那个时代》之前,笔者收集了大量王进喜同志的人物形象,并多次前往大庆铁人王进喜纪念馆进行深入学习,希望通过实地考察,追寻曾经深深烙印在父辈精神中的原始雏形:是什么让那个时代的一位普通工人在如此恶劣环境下,心中满怀憧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在今天看来都让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在《中国精神——铁人的那个时代》这一主题创作中,笔者并没有刻意突出铁人王进喜这一典型的人物形象,而是描绘了一批靠人力正竭尽全力将机器扛上机床的工人,他们之中必有一位真实的“王进喜”,而他们每个人都是实实在在的“王进喜”,正是一位位这样的“王进喜”凝聚成了“铁人王进喜精神”。

在创作初期,笔者对作品的构思主要还停留在以往对“铁人精神”——王进喜这一形象先入为主的思维模式之中:整幅创作采用传统中国画“三段式”——近景、中景、远景的构图形式。近景右下角以铁人王进喜为主体形象,中景以油田工人集体人力牵拉设备机器作为描绘对象,远景描绘了东北平原冰天雪地的自然风貌。如果用以往的创作思路,笔者能够很顺利地完成这一纪念碑式的英雄式主题性创作。但在初期的创作构思中,初次进入铁人王进喜纪念馆的印象始终浮现在眼前:这是个让人沉思和怀念的场所,油田的勘探与发现是新中国磨难时期民族团结的辉煌记忆,成千上万的青年男女在这荒凉的土地上奉献了一生。踏上长长的阶梯,进入纪念馆的参观者起初几乎没有意识到纪念馆起点展示的场景和一场战争的开场极为相似:一批又一批青年从祖国各地被派往这块土地。因此,“团结”的主题始终“打扰”着笔者的创作进程。于是笔者果断删除主人公王进喜的形象,尝试将原先作为主体的“王进喜”融入中景劳作的工人群体:或许“王进喜”是那个站在机床之上高高挥舞手臂的“他”,或许是那个蜷缩在角落撑足顶臂的“他”,或许“他们”个个都是“王进喜”。

英雄式人物的确定性绘画创作固然能使主题鲜明、紧扣题旨,而人物形象的“非确定化”表现手法同样能够体现创作。在围绕“团结精神”这一主旨进行具体创作时,笔者采用了勾勒人物的结构(并非人物轮廓),趁其未干施以淡色(赭石、花青之类),使人物与人物之间,人物与道具、背景之间相互融合交流,以不确定的艺术手法体现“团结精神”。塑造人物形象时,不刻意描绘人物的五官、神情、性别特征,而是强调人物间的动态组合,削弱单个人物的具体特征,使人与人形成组群、由组构成团队。这既体现了所要表达的创作主题,又符合传统中国画中关于“势”的运用。笔者一改传统中国人物画勾勒轮廓、先入为主的表现手法,将之后的渲染手法提前(渲染并非没有骨法用笔),寻求画面整体的协调,注重整体的观念,最终在创作即将完成之际根据整体需求随“势”勾勒人物形象,使画面整体层次丰富、清晰,而不失用线的基本准绳。

除了人物形象的表现,道具(机床)、背景的处理也尤为棘手。机器、机床的结构以长线交织而成,现实生活中的机床依据功能与力学原理构成,这势必造成与画面构图(势)相冲突的线条。大胆取舍,主观摒弃与人物动势相冲突的道具线条而不失道具的基本功能,是处理人物(群组)与道具关系的主要手法。其间,笔者根据山水画“间”的原则(大间小、小间大),以散落的钢管、日常生活中的水瓶等事物点缀画面,使画面既符合实地生活情况,又符合中国画画法规律。远处山水的处理也着实动了一番脑筋,具体地貌的限制、创作季节的要求与创作尺幅的规定,决定了在创作过程中不能完全按照传统小尺幅作品中表现雪景时所采用的计白当黑的方法描绘冬季的东北平原。在这里,为了使平原中的雪景不空洞单调,笔者在雪地之上横铺一条迷蒙的白雾顺势而上,白雾四周随地势参差布置植被、村舍、蜿蜒山道与运输中的绿皮卡车……远景的虚与中景人物的实形成了对比。

作者:刘艳辉 单位:黑龙江大学艺术学院

现实主义美术研究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