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戏剧艺术理论论文 >> 正文

东西方戏剧艺术融合的探索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喝漓江水看戏曲长大

龙杰锋出生在一个较为贫苦的铁路家庭,父亲是驻扎在桂林灵川小溶江的基层养路工。不过,童年时代的龙杰锋还是在艰难的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看戏。50年代初,在桂林小溶江村子里但凡有戏的日子,总是能见到这位铁路小家属的身影。虽然年纪小不怎么能听得懂,演出也不太专业,但三个禾桶搭起来的调子戏台总是深深地吸引着他。小学三年级后,龙杰锋随父亲转学到灵川县县府(今灵川县三街镇),爱看戏的他在县府看了很多彩调和桂剧演出,这些演出比村子里的更热闹、更有看头。解放初期的桂林,小孩看戏是不用交钱的,所以爱看戏这一份简单的小愿望在那个年代很容易实现,困顿的生活滋味也因此被稀释了不少。学生阶段寒暑假在当时广西首府桂林度过时,龙杰锋又在桂林看到了更专业的桂剧和彩调,在那里他有了自己喜爱的一批戏曲艺人,如同今日的追星族一样,只要有这些艺人们的演出,他必定巴巴地跑去看。最难忘的是夏秋时节桂林的晚上,孩子们都吃饱饭跑出去玩耍了,但他却喜欢到漓江边与大人们一块乘凉。因为那里常常有瞎了眼睛的老艺人们背着京胡和大筒沿街卖艺,当远远听到“哪个要听彩调哦,哪个要听桂剧哦……”那苍凉悠远的声音,他就赶紧跑过去跟在老艺人的后面走,直到哪个爱戏的大人给了瞎子艺人100元旧币(相当人民币1分钱),小龙杰锋才在一旁找个小石头什么的坐下,静静地听老艺人们演唱极有韵味的桂剧和彩调。50年后的今天,龙杰锋甚至还清楚地记得一位唱彩调《化子腔》的瞎子艺人,当他用缓慢的声音唱着极优美又极忧郁的“天上星子朗朗稀,么哟咿哟,朗朗稀呀,莫笑我穷人穿破衣……”时,小小的龙杰锋听了也会联想到自己的生活而泪流满面。早年的龙杰锋就这样在耳濡目染的戏曲浸润中生活着,天然地对戏曲有了自己独特的经验和禀赋,桂林各个层次的戏曲样式和风格基本都接触过,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很多经典的传统戏都能哼出几个板路,而且味道也不输一些成人。于是1963年被时任广西彩调团第一任团长的宋德祥看中,遴选插入广西戏曲学校(今广西艺术学校)桂剧班三年级,开始了专业学习戏曲的生涯。

二、喝邕江水演调子成人

刚到戏校的时候,龙杰锋是作为插班生进桂剧班三年级学习。由于桂剧班更需要过了变声期的孩子,他听从老师建议转到彩调班从一年级学起,这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当时的彩调班几乎集中了谢继舟、张桂妹等广西最权威的彩调老艺术家,同时广西彩调剧团的傅锦华、唐继、梁友森等一大批年富力强艺术家也都来为他们上课,这为龙杰锋创造了相当专业的彩调艺术学习环境。在彩调班他还认识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位老师———他的班主任张丽玲。张丽玲老师原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老师,曾跟随苏联专家系统的学习和研究过斯坦尼表演体系。在戏曲老师教会了学生们所有程式动作之后,张老师为他们排戏时会很自然地为他们带来斯坦尼的表演方法。龙杰锋在二年级排自己的开蒙戏《龙女与汉鹏》时,张老师就通过问题来提示扮演汉鹏的他除了表现出戏曲艺术形式之外,内心还需要进入到汉鹏这个人物。每当龙杰锋扭着漂亮的中桩出场,眼神却不知所以时,张老师就会问他:“汉鹏,你出来是来干什么的?你想去见谁?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再回去想想,想清楚了心里带着答案,再走出来一次看看。”龙杰锋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并在表演中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便真正地进入到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成为了这个人物。张老师通过排戏慢慢地将斯坦尼表演上提倡的“松弛”、“交流”、“适应”、“当众孤独”等等技巧融化于一个个问题和引导中,通过剧目的排演一点一滴地渗透到龙杰锋的心灵之中。而认真、刻苦学习的他把老师的话都好好的记在心里,时时揣摩,勤奋练习。龙杰锋1966年从戏校毕业时,他已具备了外部形态是良好传统戏曲范式、内部又能够很准确地塑造人物的能力,同时也懵懂地埋下了日后将斯坦尼的内部技术和戏曲外部技术相结合的艺术创作形象进行艺术实践的种子。

刚毕业的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除了闹革命并没有什么机会排练演出。龙杰锋好不容易弄到了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一直藏在枕头下面,这是他在那个动荡、疯狂的时期里最重要的精神支柱。他常在休息的时候拿出来悄悄阅读并在无人的夜晚就着窗外的月光偷偷练习,十年如一日……当“文革”后期再次回到彩调剧团正式开始演员生涯时,他已经能够自如地将戏曲的外部形式与斯坦尼内部人物塑造技术融合并运用到人物塑造上。这一时期,他主演的王锦丹、阿勤、毛小春等彩调传统四大名剧的男主角和彩调传统六小名剧中的汉鹏、小宝、王三等男主角及现代戏等30出大小剧目的角色无一例外都自觉地运用了这一技巧。在这些角色塑造中,他自觉地将斯坦尼内部体验技术调动起来,与彩调在表演上、形体上、程式上的外部技术有机结合,极大地丰富了当时彩调角色的表现力和艺术张力。这在当时广西戏曲演员中是不多见的。观众们是如此热烈地欢迎这样现代而又传统的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人物形象,他参与演出的剧目在当时都能演出近百场,收获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因期望于他能够将这样成功的经验分享给更多从事戏曲的演员,刚满25岁的龙杰锋成为了广西彩调团主管业务的副团长。不过他没有自满,这些成绩、荣誉和认可,促使他开始更深入地思考戏曲如何适应当下观众审美需求,如何令观众更加喜欢戏曲、爱上戏曲等等问题。于是,他在工作之余开始关注戏曲表演之外的各个细节问题,在演出中思考这些戏曲的“灯光、服、化、道、效”等手段如何与表演有机地配合,如何在最大程度上烘托出表演,让戏曲在传统的基础上,具有更丰富的表现力、展现更深刻的思想内涵……老天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1983年,龙杰锋带着所有的思索扣开了他导演时代的大门。

三、喝浦江水探世界成才

到上海戏剧学院学习是龙杰锋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他们当时的老师是郭东篱、余秋雨、金长烈、方传芸等中国著名的戏剧各门类艺术家。龙杰锋带着自己几年间的疑惑,在上戏不仅完成了导演专业所有课程、全国60多套皮黄剧种和花灯剧种程式套路地学习,还深入学习了康德、伏尔泰、尼采、黑格尔、叔本华等西方重要的哲学、美学思想以及世界上另一戏剧体系布莱希特戏剧理论,大大地提升了自己的艺术认知和艺术理论水平,更重要的是在上海这座中国与西方文化交融的城市中,他观摩学习了很多西方艺术样式,接触思索了众多西方艺术思潮,观看了各种各样的演出,阅读了各类艺术探索书籍。这为他在今后戏剧作品地探索和实践上大大地开阔了眼界和思路。他如同干海绵吸水一般不论有用没用、接受不接受,只要是新的、没见过的艺术观点、艺术形式、艺术风格、艺术流派,都尽收囊中。两年后,龙杰锋带着上海积累的所有知识和阅历回到广西,在广西舞台上沉淀、消化和呈现。从此以后,他导演的作品自然而然地展现出东西方文化艺术交融的气质。龙杰锋排的第一个戏是以印度名著改编的彩调剧《断线风筝》。这是广西第一部以外国戏剧为题材并将其戏曲化的戏剧,这种跨文化的嫁接和碰撞,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同洗礼了当时的广西观众,面对新颖的艺术样式和内容观众们感到如此的新鲜而喜爱,龙杰锋亦品尝到自己几年寒窗之后成功的喜悦。

1994年他任彩调团团长兼书记后,主持并导演了对广西戏剧史产生重要影响的现代彩调《哪嗬咿嗬嗨》。三年间,他与编剧及全剧组人员一起对该戏进行不断修改,以团队的方式完成了该剧的一二度创作。为了寻找到传统戏曲与现代文化的契合点、原始的彩调艺术与现代文明碰击的契合点、剧中飞彩班调子客的悲欢离合与人类广泛精神体验的契合点,龙杰锋通过“我要回家”的形象种子,在彩调传统的艺术风格基础上融入西方艺术形式与手法,力图寻找东西方文化融合之后带来的有着特殊意味的形式感。人物定位上,他坚持在遵循戏曲风格、程式和行当下进行演员独具创造力的个性艺术创造的原则,将主角李阿三的定位从小生应工改为丑角应工,呈现出悲剧喜演的人物风格,同时引入西方理论中戏剧人物首先是那个时代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行当的观点,把斯坦尼的“你就是”理论与中国传统戏曲的审美特征结合起来。最终,我们在舞台上看到了一位扭着矮桩、耍着彩扇的小丑李阿三,同时也看到一位被战争吞噬的悲情人物李阿三。舞美上很巧妙地展现了中西戏剧的戏剧时间意识。舞台的主要表演区使用西方戏剧的设计理念,做成一个圆形转台的树根。同时又将这个树根变为一个虚拟时空的表演区,营造出树的年轮如同人的一辈子、演员在表演区里行走如同在生命中行走,转来转去、生老病死,最后“落叶归根”的舞台总体意象。龙杰锋还有意将“树根”这一舞台装置融合、呈现东西戏剧两种对立的时空处理:在戏的流动和幕间的时候,树根是一个虚拟的转盘,在上面展演出所有剧情,表演者可以根据情境需要将其转换成流动的时空环境,这是中国传统戏曲假定性原则的运用;转台一旦固定下来,“小桥”接上,“树叶”从舞台上方垂下,景就实起来了,变成一个中国传统农村的村头景象,在这个村头展现人物、事件、情感。

两者的结合使场景的处理和空间的运用更为灵活,有力地强化了演出形式的美感和意蕴。东西戏剧艺术的魅力如何在情境处理与营造上出彩,龙杰锋更是绞尽了脑汁,当李阿三思念心上人桂姑时,全场灯光关闭,一束光打在被绑着手在倾斜平台上扭矮桩的李阿三,另一束光打在舞台后区高台上手拿彩扇的桂姑身上。两人在各自独立的空间里一前一后、一高一低,远远地、无比深情地合演着彩调传统折子戏《四门摘花》,形成了李阿三遥望着家乡、思念着自己的爱人、与自己“虚幻”出来的桂姑唱戏的画面感,这种用西方戏剧时空处理和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相结合的艺术表现手法,不仅很有效地刻画出人物内心思想活动和情感诉求,延展出人物强烈的思念意味感,更形成了“调子即爱情”、“调子即家乡”、“调子即人性”能指所指对应统一的抽象符号意象。他很谦虚地吸收团队成员的意见,在东西方戏剧融合又不失传统彩调意味和特色的前提下进行着自己的二度创造,于是为广西戏剧舞台留下了一部令人难以忘怀的作品。该剧公演后一举收获了文华奖、文华导演奖等23个国家级奖项,成为彩调界获得国家级奖项最多的剧目,也成为龙杰锋导演作品中最重要的里程碑。至此,龙杰锋导演的作品已囊括所有的中国戏剧各类艺术大赛的奖项。

四、三川汇集的艺术与人生

这位热爱着、探索着、实践着东西方艺术融合的调子客仍然没有停下追寻艺术融合的脚步。他在东西艺术风格融合的基础上,继续探索彩调与其他艺术形式的融合。他执导的《梦里听竹》是很少有的正剧风格的彩调。为了在传统彩调形式的基础上拓展彩调在导演和表演艺术的思路和方法,他又先后执导了四部现代乡村题材的小戏。如展现了传统彩调艺术形式的《巧戏妻》、展现了传统彩调与话剧艺术表演特色结合的《村长醉酒》,以及彩调与音乐剧结合的《抢亲》、彩调与摇滚结合的《玫瑰约》等,这些尝试为彩调借鉴其他艺术样式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和经验。他在执导新版彩调歌舞剧《刘三姐》时,更是全方位地、立体地实践了他的这一艺术追求,使新版彩调歌舞剧《刘三姐》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又上了一层楼。与此同时,他还在其他戏剧样式中探索东西方融合的艺术表达方式,有意识地将传统戏剧的表演程式和表演风格与斯坦尼内部技术的实践有机结合起来,如2003年执导的京剧《霸王别姬》把话剧、影视剧的表现处理方式与京剧严格的程式做了很好的融合,同时在京剧现代戏中引入斯坦尼“解放演员”的理论,为京剧演员饰演现代人物时更自如的进入角色提供了帮助。而这样的艺术实践道路,他至今还在思索和践行……回顾龙杰锋不断追寻和思索戏剧艺术的一生,他一直稳稳地站在挚爱的戏曲艺术上,向所有的兄弟艺术挖掘适合戏剧生存、壮大的养分,用自己的人生实践为广西戏曲艺术传承与发展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作者:韦玺 单位:广西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

东西方戏剧艺术融合的探索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