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文学翻译论文 >> 正文

文学翻译作品的风格再现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本文从阐释风格的概念出发,分析文学作品中风格的可译与不可译之争,并站在可译性的角度,从风格的多样性出发分析作家风格及陶诗风格,以及从语言层面,即遣词、修辞和音韵三方面分析汪榕培在英译陶诗时如何再现它的风格。

【关键词】文学翻译;风格再现;汪榕培;英译陶诗

“风格”一词刚开始出现时,在我国并不单单指作家或作品的风格,也指人的风致、风度、品格、气格等。风格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风格包括时代风格、民族风格、阶级风格、流派风格等,而狭义的风格是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的有机统一中所显示出来的具有独创性的总特点。(王明居,1990)本文通过分析作家风格和作品风格,讨论汪榕培英译陶诗时如何再现其作品风格。

一风格的可译与不可译

风格的可译与不可译在我国翻译界一直有争论。一方面有学者认为风格虚无缥缈,无法把握,如我国翻译家周煦良先生认为作品所特有的感情色彩和艺术特性是不可译的,他认为风格好像只是在无形中使译者受到感染,而且译者也是在无形中把这种风格通过他的译文去感染读者的。(李玉梅、王蕾,2009)另一方面,部分学者认同另一种观点,即语言是风格形成的基础,不同的语言因其社会环境、民族特点而具有特殊性,但同时所有的语言都是对人类实践的反应,是思想的表达手段,语言是有共性的。笔者认为文学作品的风格是可译的,而诗歌作为文学体裁中的一种,其风格也是可译的,倘若译者能准确把握作品风格和作家风格,便能在一定程度上再现诗歌的风格,而作家风格的形成与他的时代背景、家庭环境息息相关,因此译者在翻译前需对作家的人生经历有所了解。

二陶渊明的人生经历及其诗歌风格的形成

陶渊明的一生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出仕前,即29岁前,在儒家思想有所作为的影响下,他意气风发,想为国效力,实现政治抱负。第二阶段是时仕时隐阶段,即29岁到41岁,历经13年之久,此时的他徘徊在归隐和出仕之中。在受儒家思想影响之余,他还深受道家思想影响,主张隐居,要无所为,一切顺其自然。他出仕时怀念田园风光的美好,归隐时又关注时事,等待时机想有所作为,但总是以失望收场。第三阶段是辞官真正归隐田园阶段,他淡泊名利,不为五斗米折腰。

三陶诗英译的风格再现

由于“文学是借语言文字来作雕塑描写的艺术”,因此整部作品的风格,集中体现在语言风格上。本文将分别从遣词、修辞、音韵三个方面对陶诗英译的风格再现进行分析。1.从遣词看陶诗英译的风格再现作者年近半百,归隐田园8年后对少年时光的回忆,当年意气风发、积极乐观,拥有一番雄心壮志,体现的是慷慨激昂的风格。一方面,原诗中“自”字表现出作者的快乐是由内心自发出来的,从侧面强调了这种快乐不是周围环境或事物所能左右的。汪榕培在翻译时用“overwhelm”这个词来再现这种快乐。“overwhelm”作为动词,有“(感情上)使(某人)感到不可自持”的意思,若汪榕培用“befilledwith”来代替“beoverwhelmedwith”则失去了强调这种快乐是无须理由、油然而生的意味,也就无法准确体现作者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另一方面,原诗第三句中的“猛志”是指壮志,但当我们初看译文,发现它被译成“aims”,那种雄心壮志的意味便荡然无存,我们无法体会到作者年少时的志向到底有多大,但当我们继续读下去便会豁然开朗,体会到译者的良苦用心,译者用“seizethestar”即“摘星”这一具体的行动来体现只可意会的豪情壮志,遣词方面可谓是恰到好处,妙趣横生。综上所述,译者能较准确地再现原诗中慷慨激昂的风格。

2.从修辞看陶诗英译的风格再现

陶渊明诗歌中采用频率相对较高的修辞手法是明喻。如《杂诗十二首•其一》的前两句:“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这两句采用了明喻的修辞手法。陶渊明起笔便感叹人生无常,认为人的一生宛如尘土,无根蒂,随风飘散。很明显,第二句中的“如”字便是明喻的提示词,将人生比作尘土。汪榕培将其译成:“Humanlifeisrootlesslikeagale.Floatinglikethedustalongatrail.”(汪榕培,1999)第二句用了英文中的比喻词“like”,很好地对应了原诗中采用的明喻修辞手法。陶渊明在感叹人生无常时用明喻,同样,在感叹生命短暂时也采用了相同的修辞手法。如《饮酒二十首•其三》中的“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汪译为“Nomatterhowlonghumanlifewilllast,asswiftaslighteningitwillsoonbepassed”(汪榕培,1999:197)。用“as…as…”的结构表达“和……一样”,同样使用比喻词,将生命的短暂比作闪电,倏然间就消失了,因此再现了原诗隐约悲愤的风格。

3.从音韵看陶诗英译的风格再现

饮酒二十首•其五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首诗是典型的田园诗,双数行押韵且押的都是平声韵。如双数行的韵脚喧、偏、山、还和然的韵母分别为uan、ian、an、uan和an,而韵母an、ian和uan同属一韵部,中间并无换韵,一韵到底。而且它们的声调都属于平声,读起来声韵和谐。本诗采用朴素的语言描绘了再平常不过的田园景象,画面感十足,再加上和谐优美的吟诵节奏,体现了陶诗的恬淡闲远风格。我们知道汉诗无一例外都要押韵,汪榕培为了保持汉诗的韵律美,从而从吟诵节奏和音乐美上向原诗靠近,他在英译时采用了抑扬格五音步的韵律,因而和原诗一样也押了韵。首先,诗的每一行包括10个音节,5个音步对应原诗中的5个汉字,整齐划一;其次,采用了aabbccddee的押韵方式,即每两句最后的单词押尾韵,如-en,-ind,-sure,-ther等;最后,吟诵上一轻一重,抑扬顿挫,音调和谐优美,再加上朴素简单的用词再现了原诗恬淡闲远的风格。

综上所述,一方面,风格的概念从不同角度理解便有不同的范围,可大可小,可深可浅。特别是作家的个人风格更是如刘勰所说,受“才、情、学、习”等主客观原因的影响,具有多样性的特点。另一方面,虽文学翻译作品风格的可译性与不可译性在当今仍是一个争论,但大多数学者用其实际行动以及翻译作品证明诗歌风格的可译性,在可译性的基础上,诗歌风格可通过语言层面,即从遣词、修辞和音韵三方面来再现。

作者:罗彤;廖昌盛 单位:赣南师范大学外语学院

文学翻译作品的风格再现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