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世界文学论文 >> 正文

世界文学小说创作的艺术特征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红高粱家族》是莫言的成名之作,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作品通过第一人称“我”的叙述,艺术地再现了高密东北乡上演的一幕幕轰轰烈烈、英勇悲壮的故事,塑造了以爷爷、奶奶、父亲等为代表的人物。他们敢恨敢爱,个性张扬,既勇于奋起抗击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又演绎着令后代子孙们相形见绌的爱情传奇,是一群独特的,集正义与邪恶于一身的,特属于那片红高粱地的英雄。书中洋溢着独特、丰富而饱满的想象力和令人叹服的感觉描写,以汪洋恣肆之笔彰显出中华民族坚韧旺盛的生命力,堪称当代文学中划时代的史诗性作品,曾被译成20余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纽约时报》书评则称:“通过这部作品,作者把他的‘高密东北乡’安放在了世界文学的版图上。”根据这部作品改编而成的影片《红高粱》,由著名导演张艺谋执导,曾获得1988年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

莫言,原名管谟业,出生于1955年,山东高密人。12岁读五年级时即辍学务农,1976年入伍,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其一系列乡土作品充满“怀乡“”怨乡”的复杂情感,因而被称为“寻根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主要作品有《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酒国》《生死疲劳》《檀香刑》《蛙》等。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之影响,通过天马行空般的叙述、陌生化的处理,构筑了一个个独特而神秘超验的、带有明显的“先锋”色彩的感觉世界。其写作风格素以大胆新奇著称,作品激情澎湃、想象奇诡、语言恣肆。鉴于其作品“用魔幻般的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和现代融为一体”,瑞典文学院决定将2012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莫言是一位怀着强烈的“故乡情结”步入文坛的作家,高密“东北乡”赋予了他早期的文学涵育。正是凭借他的作品“,东北乡”逐步从一个地理概念变成了一个文学概念,成了莫言赖以言说的“精神家园”。在得知自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莫言对记者坦言“:我当年在这个地方是人民公社的社员,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劳动的时候,厌烦透了。这个地方这么贫困、落后,就梦想着有一天逃离,到外边去看看世界,到外边去过更好的生活。但当真出去以后,过了几年,就开始怀念这个地方。尤其是当拿起笔来写作的时候,更感觉到这个地方跟自己是血脉相连的。“”在我早期的作品里边,故事、人物,有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有的是邻居的、亲戚朋友的经历,有的是听老人们讲过的故事,这是一批最原始、最宝贵的素材。这批素材成就了我早期的小说。”

《红高粱家族》是献给有着关于“我爷爷”“我奶奶“”我爸爸”这一辈记忆的青年人阅读的东西,是一首对我们这个民族深入骨髓的,千百年来一直被压抑的豪情与血性的颂歌。其跋云:谨以此书召唤那些游荡在我的故乡无边无际的通红的高粱地里的英魂和冤魂。我是你们的不肖子孙,我愿扒出我的被酱油腌透了的心,切碎,放在三个碗里,摆在高粱地里。伏惟尚飨!尚飨!这段跋语为我们揭示了作家的创作意图,对这一创作意图,作者在第一章就有过具体和明确的宣示:高密东北乡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我的父老乡亲们,喜食高粱,每年都大量种植。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洸洋的血海。……一队队暗红色的人在高粱棵子里穿梭拉网,几十年如一日。他们杀人越货,精忠报国,他们演出过一幕幕英勇悲壮的舞剧,使我们这些活着的不肖子孙相形见绌,在进步的同时,我真切感到种的退化。作者屡屡提到“不肖子孙”一词,其中包含着复杂的情感因素:有对流淌在前辈血液里的豪情和血性的由衷赞美,有对作为后代子孙“种的退化”的羞惭,以及因这种羞惭的难以摆脱而引发的深沉思索和忧虑。

这种创作意图是通过一系列精心编织过的有兴味的故事体现出来的,这些故事令我们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在结构、语言、修辞、感情色彩等方面都展示出了作家的独特才能和鲜明的创作个性。在作品的结构方面,莫言既立足传统又能突破传统的钳制。从叙事学的角度来看,其小说的叙事模式依然是我们所熟悉的传统的讲故事的形式。他的那些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的作品常常通过儿童视角来叙述故事,对此莫言说道“:采用儿童视角讲述故事原来是我的一种潜意识。……少年岁月吃的苦,生活环境的寂寞荒凉,无人理睬却又耽于幻想,所有这些都使我从小就对周围的世界充满了观望和想入非非。而在这种情况下,儿童视角就成为我讲述故事的首选。”在他的小说里,活跃着一群稚嫩的、精灵一般的孩子,如《红高粱家族》中的“我爸爸”、《檀香刑》中的赵小甲、《丰乳肥臀》中的上官金童、《梦境与杂种》中的柳树根与柳树叶等,他们是天真、美丽、聪明和智慧的化身。莫言扬弃了传统的、讲求故事的曲折委婉的线性叙事方式,转而采用一种打破了时空界限,将过去与现在、幻想与现实融为一体的立体结构模式。如伴随着去伏击日本人的汽车队这一故事的讲述,我与爷爷、奶奶、父亲都被纳入了同一个艺术空间,把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切人物、事件融为一体,千头万绪彼此贯穿,场面浑阔,气度恢宏,唤醒着人们潜意识里那种遥远而苍凉的激情和思绪,看似天马行空,不受任何羁绊,却更合于艺术创作的轨范和规律。莫言能如有神助般自如地驱使和驾驭它,诚如他在《天马行空》中所说的:“创作者要有天马行空的狂气和雄风。无论在创作思想上,还是在艺术风格上,都必须有点邪劲儿。”例如《红高粱家族》第一章正在进行历史叙事的过程中,他却出人意料地插入了一笔来写小男孩儿,全然不去顾及故事本身的连贯和顺畅:父亲就这样奔向了耸立在故乡通红的高粱地里属于他的那块无字的青石墓碑。他的坟头上已经枯草瑟瑟,曾经有一个光屁股的男孩牵着一只雪白的山羊来到这里,山羊不紧不忙地啃着坟头上的草,男孩子站在墓碑上,怒气冲冲地撒上一泡尿,然后放声高唱。

莫言在小说叙事方面就是这样地随心所欲,不肯受传统的所谓“典型”“集中”之类创作规范的束缚。他要给人讲述一个有情趣、耐寻味、惹情思,令人过目不忘的故事,尽力避免叙述上的单调和呆板,常常在环顾左右时横生妙趣,在闲情逸致中一显神来之笔。奇诡而丰富的想象力和深湛的艺术描写功力的融合构成了莫言小说鲜明的审美特征。想象力是衡量一位作家的天才和灵气的最重要表征。勃兰兑斯把想象力视为作家心灵中的显微镜,莫言正是借助这样一只显微镜,深刻地观察和透视着古往今来的大千世界。因而他往往可以在一点上无限深入地开掘下去,把作品写得根脉俱现、声色并茂、情采飞扬。例如经过他的点化,那本来普普通通、司空见惯的高粱竟也变得如此充满灵性和诗意: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秋风苍凉,阳光很旺,瓦蓝的天上游荡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高粱上滑动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的紫红色影子。

从路两边高粱地里飘来的幽淡的薄荷气息和成熟高粱苦涩微甘的气味,我父亲早已闻惯,不新不奇。在这次雾中行军里,我父亲闻到了那种新奇的、黄红相间的腥甜气息。那味道从薄荷和高粱的味道中隐隐约约地透过来。凭借这种诉诸于视觉和嗅觉的深层次的细节描写功力,高粱的情态和气息被赋予了生命的灵动。其实在整部作品里,红高粱就是一个具有浓厚象征意味的意象和背景,有着巨大的阐释空间:它既是家乡人赖以生存的物质食粮,又是他们繁衍生息的现实空间。它内蕴着热烈、强悍、茁壮、顽强的生命力,又象征着刚毅不屈、坚韧执著的复仇精神。高粱地里的野合、伏击,演绎出的是一幕幕英雄壮举,红高粱则象征着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血性、胆魄和灵魂。通感,是文学创作中常用的一种艺术手法。恰当地运用通感,可以令人全方位地接收天地万物之间的一切色彩、线条、音响和气息,使种种最难以言传的复杂而细微的感受得到最形象生动的表达。莫言无疑是运用通感来描写事物的圣手,例如“:她的叫声很响,具有一股臭豆腐的魅力”,是将听觉变为嗅觉;“槐花的闷香像海水一样弥漫着……风吹来,把香气吹成带状”,是将嗅觉变为视觉;“醒来听到太阳正嘎吱吱地响着,像一条老牛车在爬着上坡路”,是视觉、听觉的相互转换。至于那“冰一样澄澈的天空”式的景物描写又是何等奇警“,奶奶鲜嫩茂盛,水分充足”式的人物描写就更加出人意表、秀意可观了。

正是超凡的想象天赋成全了莫言,无论是在取材炼意还是细部描写方面,他都如鱼得水,达到了点石成金的艺术境界。读莫言的小说,首先令你心悦诚服的恰恰是语言。那一个个字像是具有活脱脱的生命,在不停地跳脱着、欢娱地上前来拉拽着你,使你身不由己地跟随着它们跃入了那一片情采斑斓的波浪,进而痴迷地遨游起来。它们传神写意而飘逸玲珑,气势灌注而潇洒蓬松,灵动活泼而变化莫测,读之不禁令人喟然叹服。莫言始终践行着“必须站在人的立场上”写作这一准则。因童年时曾告发别人而愧疚至今,后悔因年少无知向邻村农民和他小脚的妻子扔石块……这一幕幕回忆不停地敲打着人们的心灵,在感染自己的同时也触动着读者柔软的内心世界。在瑞典文学院的演讲中,莫言用大段篇幅谈自己母亲的善良、坚毅和宽容。其实,这些中国传统妇女身上的优良品质也见诸世界任何一个民族的妇女身上。由最初将小说《丰乳肥臀》“献给母亲在天之灵”到“献给天下母亲”,由小小的“高密东北乡”扩展到中国乃至世界,莫言的作品不但见证了大爱无疆的人文关怀,而且也见识了引起世人共鸣的人文精神的回归。莫言说“:我觉得严肃的文学作品,它不可能是热闹的,如果它特别热闹,它就不是特别正常。”他的作品将崇高与滑稽、欢快与沉重、忠诚与愚昧、甘甜与苦涩融汇在一起,使人产生一种阅读之时啼笑皆非,咀嚼之后肃然沉重的审美感受。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佩尔•韦斯特伯格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你读莫言之前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他的作品中除了有精彩的关于爱、自然和善良的描写外,还有极其暴力、残酷、血腥的描写,比如反映20世纪中国被日本占领时期的作品。莫言的创作视野宽阔,几乎涵盖所有领域。尽管他的作品中描写的是自己故乡的小村庄,但让读者感受到的却是人类共有的情感体验。……他充满想象力的描写令我印象深刻。目前仍在世的作家中,莫言不仅是中国最伟大的作家,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莫言的作品正是凭借着其独特的思想和艺术造诣,为世界文学的殿堂增添了一串温润璀璨的灵蛇之珠,从而“把他的‘高密东北乡’安放在了世界文学的版图上”。

作者:丁万武 李进学 单位: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基础部

世界文学小说创作的艺术特征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