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女性主义论文 >> 正文

浅谈他们眼望上苍中的女性主义叙事风格解读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作为一部充分展现美国社会全新背景下黑人女性意识觉醒的长篇小说,作者在实际书写过程中以主人公的方式推动文本的不断发展,其中虽然讲述了主人公三段失败的婚姻经历,但是主人公却始终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进而从人生的幼稚时期逐渐走向成熟。倘若对小说的叙述特点进行分析,可以发现其独特的叙述框架充分展现了黑人女性的觉醒意识,该种叙事方式值得深入研究。

关键词:《他们眼望上苍》;女性主义;叙事风格

通过对大量关于《他们眼望上苍》评论的分析,绝大多数都集中于种族歧视、女性意识觉醒,以及对于自我身份的追求等方面,但也有少数学者在实际探索过程中对作品的具体叙事方式、黑人宿命论、黑人民间文化,以及语言特色等进行了深入研究。但之前所进行的大量探索并没有涉及人物性别和具体叙事方式之间存在的必然联系。本部小说作为一部和女性主义联系极为密切的作品,对其叙事方式和女性主义之间存在必然联系的探索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一、其具体叙事框架安排有效凸显出女性叙事策略

叙事方式中涉及的故事镶嵌是指在某一故事叙述过程中插入另一个故事的叙述。针对文学创作方式,在该部小说中采取框架叙事的根本原因在于,当时处于社会底层的黑人女性必须从家庭的从属地位摆脱,并和男性进行独立平等的对话的需求与当时的社会发展需求存在极大的差别。基于此,黑人女性在表达自我需求时必须准确把握时机,并借助充足的时间和空间,以及优秀的说教能力完成相关叙事工作。因此,该种苛责的叙事条件要求使得其在现实社会中基本不能实现,只能在虚拟的小说世界中实现上述叙事策略。作品中作者赋予了女主人公充分展示自我的机会,即女主人公在遭受大量挫折之后,最终趋于成熟并实现自我回归。作品中女主人公向好友讲述自己所经历的三段失败婚姻,以及形成的根本原因,从而向广大读者传递相异于传统的黑人女性的生活和精神世界。作品中,女主人公珍妮代表着广大黑人女性的实际生活状态和极为压抑的心理感受,其通过全面的展现充分激发了广大读者的认同感,主人公对于自身、性别,及爱情和家庭的向往充分激发了广大女性觉醒的意识[1]。作品中,主人公珍妮是一个值得读者信任的讲述者,而信任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其被放置于故事框架中,保证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能够真实感受到珍妮的实际生活和精神需求,最终对珍妮多次婚姻的做法予以同情和接受。主人公在幼小时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地位——黑人女性,在经过满怀情愫的青春期之后,她开始了自己的婚姻生活,第一次婚姻是一个当牛做马一般的奴隶,而第二次婚姻则是一个在家庭生活中身份及其低微的个体,从中读者可以清晰体会到主人公实际生活过程中的被动和内心的压抑之感。虽然在第三段婚姻中女主人公收获了自己期待的爱情,但是其也因为世事无常而很快结束。虽然在遭受了一系列打击后珍妮曾向残酷的现实低头,但是她依然放弃了所谓的“美德”,在女性意识觉醒的同时向自己的丈夫发出反抗。在多次反抗中,不仅仅包括基本行为和语言的抗争,更包括意识的觉醒。珍妮在叙事层面上所展现出的动作看似极为简单,但是其对读者的引导作用极为显著,即带领读者对相关动作进行思考,从而充分了解其在珍妮当前成长阶段所产生的基本意义。通过珍妮第一段婚姻中扔围裙的动作可以发现,珍妮此时已经从内心深处试图摆脱当前当牛做马的人生。对于上述动作,倘若通过传统的视角分析,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违反社会道德规则的行为,而该种现象所隐藏的意义可以通过小说创作的基本目的和语境进行分析,其实际是借助该种方式表达在黑人男性家庭中,女性试图颠覆父权社会限制,与当时社会流传的主流黑人文学创作方式存在较大差别。

二、采取双重叙事方式展开故事情节

本部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于其不但是美国黑人文学史上第一部充分展现女性主义意识觉醒的黑人妇女作品,其还在作品中融入了大量作者自身的写作手法。本部作品最吸引读者的除了丰富的故事情节和叙事话语,还包括整体叙事结构的安排。小说中借助倒叙和框架结构完美展现了女主人公珍妮的人生经历。其中框架结构在故事叙述过程中,在某一故事中融入另一个故事,最终通过多个小故事叙述的方式使作品形成完善的整体结构。在小说的第一章和第二十章最后都采取了较大的叙事框架,而镶嵌在叙事框架中的部分作为小说主体,珍妮向自己的好友讲述自己悲惨的人生。即故事中的故事是珍妮在和自己的姥姥进行短暂生活之后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生活,然后随着时间推移进入了第二和第三段婚姻生活,虽然在第三段婚姻中收获了自己期待的爱情,但是在经历了短暂的甜蜜之后却以甜点心之死结束了这一切[2]。主人公珍妮舍弃一切,回到伊顿维尔向好朋友讲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时,整个叙事过程得到完美结束。在该框架中主人公珍妮经历了三次婚姻,自己也从一个幼稚天真的小姑娘逐渐成长为一个具有女性主义意识的成熟妇女。在此过程中,珍妮从初期的完全依赖逐渐成长为独立女性。在第一和第二段婚姻中,珍妮始终是一位沉默者,在实际生活过程中没有发言权和属于自己的声音。尤其是丈夫乔始终没有平等地对待珍妮,总是试图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珍妮,保证她能够完全服从于自己。但不可忽视的是珍妮不再选择沉默,而是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找到了真实的自己。在第三段婚姻中,珍妮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该种叙事结构在现实社会中较为常见,对于本部小说作者这样的民俗专家来说,其采取该种方式展开叙事较为自然。另外,作为黑人女性作家,其为了更好地掌握故事实际发展方向,并借此充分表达自身的女性主义立场。另外,该种叙事方式不能对读者心中已经形成的小说直线叙事方式形成改观,能为小说的主题思想服务,该种方式使珍妮完全掌握和讲述自身经历的同时,找寻到支持自己的声音,从而保证更加真实自我的实现。

三、确立性别主体,形成叙事角度叙事视角

能够充分展现语言环境中存在的性别因素对于文本的实际影响。通过对叙事视角的准确定位和转移对小说的实际内容进行分析。在胡亚敏的相关言论中将视角划分为非聚焦型、内聚焦型、外聚焦型三种,其中内聚焦视角对所有事件的呈现都是借助多个人物的实际感受和意识展现的。其仅仅通过少数个体的感官感受认定事物,通过少量的外部信息揣摩人物可能产生的内心活动。在小说实际创作过程中,男女作家都会受到某种因素的影响而选择相应的叙事视角,而叙事视角和被观察对象之间形成的关系是一种意识形态关系。在传统小说中,叙述者往往是男性,而女性只能作为被叙述者。基于此,小说文本通常会成为男性意识的主要载体,而女性则成为被统治和忽视的对象。小说中,作者选择将女性作为叙述视角的中心,通过对女性家庭生活的描述,揭示女性的不幸生活和内心变化。在小说故事展开过程中,其主要讲述女性在强势的男权限制下遭受的屈辱,并对此进行了奋力反抗。倘若对小说的话语权进行分析可以发现,传统意义上的男性话语和社会权利已经被完全颠覆,而内部聚焦的叙事方式也已经成为女性反抗男权压迫的重要武器。在此过程中,女性不再是男权社会和文化性别中设定的次要人物和他者,而是以独特的方式获得了与男性相同甚至超越的社会地位和人格尊严。小说中,主人公珍妮是聚焦人物,其通过对独立、自主、平等的不懈追求,找寻到了真实的自我,但她依然是男权社会下被压迫的对象。珍妮在起始阶段听从姥姥的安排嫁给了颇有资产的洛根,但是此时的珍妮成为了贫贱的奴隶和性伴侣。珍妮和乔的出走使她完全摆脱了无尽劳累的命运,却又成为另一种男性压迫的对象。其作为凝视对象的女性,受到压抑和客体化已经成为自己遭受压迫的标志。作品对于珍妮的聚焦对男性社会的权威形成了巨大挑战,并形成了女性权威。而通过对珍妮的聚焦,从不同层面对当时的男权社会进行了深入剖析。

四、结语

在《他们眼望上苍》中,作者尼尔•赫斯顿采取了女性叙述视角,其对于黑人女性珍妮的塑造极为成功,也使珍妮通过自己充分展现了人生所遭遇的种种不幸。在成长过程中珍妮由一个沉默的客体转变为具有自己声音的主体。在小说中,女主人公珍妮完全摆脱了传统男权社会对自己的束缚,获得了与男性相同的话语权,更为女性在男权社会中赢得了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人格尊严,最终也使《他们眼望上苍》成为20世纪美国最为成功的黑人女性主义文学经典。

参考文献:

[1]王建平,刘娇.走出身份迷误——解析《他们眼望上苍》的种族身份建构[J].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4).

[2]罗钢,裴亚莉.种族、性别与文本的政治——后殖民女性主义的理论与批评实践[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2000(1).

作者:夏增强 单位:河南工程学院

浅谈他们眼望上苍中的女性主义叙事风格解读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