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价值取向论文 >> 正文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探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自2001年正式成为国家课程,其所倡导的自主、合作、探究的教学理念有力地影响着我国基础教育实践,但它的价值取向问题一直是我们的困惑。本文基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研究的必然性,对综合实践活动应有何种价值取向进行了探讨。并对前人所提出的价值取向,进行了整合和分析,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

关键词: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

综合实践活动是《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规定的一门必修课程。课程定位旨在改变“学生单纯接受教师传授知识”的学习方式,为学生构建开放的学习环境,引导学生从自身生活和社会生活中发现问题,开展多样化的实践学习,获得积极体验和丰富经验,形成对自然、社会和自我的整体认识[1]。老师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主导者,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影响非常大,因此其拥有何种价值也对综合实践活动有重要影响。基于此,本文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进行了探讨。

一、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研究的必然性

在实施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时,教师需要根据自已的价值观和经验,对课程目标、活动主题进行选择。并且他们需要对如何获取课程资源进行探索。因此教师拥有何种价值取向,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是否有价值,具有标准性意义。为此,当我们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开展研究时,必须对教师在开发课程时具有何种价值取向进行深入探讨,明确教师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及怎么样等一系列问题。另外,由于广泛性、开放性和生成性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所具有的特性,且该课程的目标不是像往常的课程一样,把掌握具体知识作为其追求的目标,使得该课程的实施成效很难用考试的方法来衡量,也很难把具体知识点作为来作为测评指标。因此采用何种方法、应用哪些指标来评估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效果,是本研究的难处所在。总之,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进行研究,首先需对活动标准进行探讨。没有系统的标准,综合实践活动很难顺利的开展下去。因为没有成体系的标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开展就没有了支撑点。而现今综合实践活动标准的研究成果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因此,研究者应加强对综合实践活动价值取向的研究。

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

本章对综合实践活动评价标准进行了研究,得出评价方式的选择,必须以综合实践活动为基础。基于此,本节依据前人提出的评价标准,进行分析,提出自己的见解。刘志慧认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评价应以伦理为价值取向。众所周知“综合”与“实践是综合实践活动的核心概念,是对实证主义和工具主义视域下人的“片断化”解读的祛魅,最终诉求于作为完整生命个体的建构,本身意涵着对人之为人的追寻”[2]。我个人认为,如果想培养学生伦理价值观,这就要求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中确立伦理取向。从伦理取向可知,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主要目的是促使学生养成主体意识、培养学生社会责任感以及文化自觉性。另外,通过综合实践活动可以使学生的社在社会公德方面的判断能力与我们社会伦理相符合。

另外根据刘志慧提倡的三个自觉,即生命自觉,文化自觉和理性自觉。我们可以知道培养学生的主体性和社会责任感,理性发展学生的价值判断能力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目标。有不少学者认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应分为社会取向和个人(学生)取向,而不探究其知识本位取向。另外,社会取向和个人取向的具体内涵,关乎课程的具体指向。朱甜甜认为,“社会本位取向指向社会责任感、社会道德、社会服务意识与能力、参与社会活动、关注社会现实问题、了解社会传统与习俗、社会交往能力、认识社会与自我关系;个人本位取向指向实践操作能力、表达交流与合作能力、个性品质发展、自主性、认知能力、学习兴趣与爱好、体验与感悟能力、组织与协调能力、审美能力、健康、探索与创新能力”[3]。我个人认为,在开展综合实践课程之前,首先必须明确该课程要培养学生什么能力。每个课程侧重培养学生的能力都不同,每一门课程都会有着重培养的核心能力。如英语课程中的阅读理解能力、口语听说能力、跨文化理解与文化价值立场能力等,数学课程中的数学运算、空间想象、逻辑思维能力等。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培养和实施过程中,主要是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朱恬恬在文中指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关键能力包括八大关键能力,即创造性思维能力、组织与规划的能力、合作能力、沟通与表达的能力、观察能力、动手操作能力、搜集与处理信息的能力、自我反思与管理能力”。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评价价值取向具有多样性,包括科学与人文主义、内部与结果评价、形成性与总结性评价等。对综合实践活动价值取向进行探索时,应该把多个方面综合起来进行评价,而不是仅仅从某一种取向出发来对课程进行评价,势必带来难以克服的弊端。这就需要我们对各种评价不断地进行选择,从无序到有序。把某一种评价取向作为序参量,从而使整体评价体系能有序进行。而吴乐乐却认为,“教学目标是教学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课堂教学目标体系应该由“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等维度组成”[4]。

总之,学习源于生活经验和兴趣,学生应自己积极主动的去学习和探索,教师仅仅给予适当指导,这样才能培养学生的综合探究能力。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作为一门为学生延伸学习服务的课程,其探究主题或学习内容也应是以学生的生活经验、兴趣为基础而生成的。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与传统的课程又有所不同,其培养和聚焦的学生素养必然是把多种学科素养组合起来的,它应该是综合的,全面的。而面对前人和学者提出的多种价值取向,我们在开展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时,应根据其实践情况,做出相应的选择,因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必须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和评判标准,这样才能顺利开展。但无论我们实施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时采用那种价值取向,必须以学生为主体。另外,其培养目标必须是综合全面的。

三、结语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问题,一直是教育研究中的一个重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应以那种价值取向作为基准,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作用,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们。本文对综合实践活动取向进行了探析,并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但由于自身的局限性,本文的研究缺乏一定的客观数据支持,从而造成分析的不透彻性。这需要学者将来从不同角度,进行实践调查研究解决。总之,对于综合实践活动价值取向的研究从未停止,对于内容涉及的其他衍生问题的讨论和探究也不会终结。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2001年6月.

[2]刘玲.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教师专业化:素养要求与发展路径[J].教育科学研究,2013(07):61-65.

[3]冯新瑞.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实施效果的调查研究[J].教育科学研究,2013(01):54-61.

[4]张丹慧.活动课程评价:过程与结果并重[J].教育评论,2013(02):31-33.

[5]刘志慧,罗生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评价的伦理考量[J].教育发展研究,2015(20):50-55.

[6]朱恬恬.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价值取向研究[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5(3):86-91.

[7]万伟.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关键能力的培养与表现性评价[J].课程.教材.教法,2014(02):19-24.

[8]肖军飞,刘大伟.协同学视阈下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构建探讨[J].教育探索,2012(02):19-21.

[9]吴乐乐,曹磊等.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课堂教学评价综述[J].教学与管理,2015:79-80.

[10]李树培.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核心素养与评价探析[J].全球教育展望,2016(07):19-24.

作者:曹东波 单位:湖南科技大学教育学院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价值取向探讨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