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汉语文学论文 >> 正文

浅谈汉语颜色反义词的构成机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汉语颜色反义词的构成机制包括三个层次的限制,首先是逻辑层次上的全异关系限制,其次是语义层次上的反义关系限制,最后要遵循语音语法的相关规则。

关键词:颜色反义词;全异关系;反义关系;词性一致;音节数量一致

汉语反义词是以(X,Y)的形式成对出现的,其中X的反义词是Y,Y的反义词是X,我们将这样一组词称之为“反义词对”。汉语颜色反义词是其中的一个小类,既包括颜色词,比如“红色”和“赤色”,也包括带有颜色词的词,比如“白眼”和“青眼”。学术界关于颜色反义词的判断研究众多,笔者从语言逻辑的角度,对其构成机制做一个新的尝试。本文认为,汉语颜色反义词的形成是有一个完整的构成机制的。第一,反义词对中的X和Y在外延上是全异关系;第二,符合第一个条件的X和Y彼此之间需存在较高的联想限度,形成反义关系;第三,符合第一和第二两个条件的X和Y要遵循一系列的语音、语法等其他方面的规则。本文的语料来源是潘竟翰主编的《反义词》[1]和李明阳主编的《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2]。其中《反义词》收录2对颜色反义词,《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收录16对颜色反义词。

一、古今颜色反义词使用情况分析

本文研究的古代汉语颜色反义词以潘竟翰的《反义词》为研究对象,现代汉语颜色反义词以李明阳的《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为研究对象。

二、机制一:逻辑上的全异关系

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全异关系是汉语颜色词形成的逻辑基础,全异关系分为矛盾关系和反对关系,也就是说在颜色反义词对(X,Y)中,X和Y在外延上或者是矛盾关系,或者是反对关系。根据这两种关系,将汉语颜色反义词划分为矛盾关系颜色反义词和反对关系颜色反义词。其次,事物的属性包括事物本身的性质以及和其他事物的关系,就颜色反义词而言,通常是用来表示事物本身的性质,因此,本文认为颜色反义词都是性质类的。

(一)矛盾关系颜色反义词

矛盾关系颜色反义词是指同一颜色属概念下的两个在外延上互相排斥,而其外延之和等于其颜色属概念全部外延之和的颜色词。如图1所示,凡属于A类集合的分子都不属于B类集合,凡属于B类集合的分子都不属于A类集合,并且A类集合的分子和B类集合的分子之和等于C类集合的分子。如果在颜色反义词对(X,Y)中,X是A类集合的分子,Y是B类集合的分子,那么X和Y互为矛盾关系颜色反义词。

(二)反对关系颜色反义词

反对关系颜色反义词是指同一颜色属概念下的两个在外延上互相排斥,而其外延之和小于其颜色属概念全部外延之和的颜色词。如图2所示,凡属于A类的分子都不属于B类,凡属于B类的分子都不属于A类,并且A类的分子和B类的分子之和小于C类的分子。如果在颜色反义词对(X,Y)中,X是A类的分子,Y是B类的分子,那么X和Y互为反对关系颜色反义词。

三、机制二:语义上的反义关系

周祖谟认为“反义词是指人们可以联想到的意义显然相反的两个词”[3],同一概念下彼此具有矛盾关系或者反对关系的属概念常常有许多个,但是能够组成反义词对的往往只有一部分。例如“红色”“黄色”“蓝色”“绿色”都是“颜色”的种概念,在外延上两两处于反对关系,但只有“红色”和“绿色”能够组成反义词,这是因为“红色”和“绿色”在日常生活和语言习惯中经常成对使用,彼此之间具有较高的联想限度,在语义上形成了反义关系,因此能够组成反义词。那么两个颜色反义词之间的反义关系的产生会受到哪些方面因素的影响,这种反义关系一旦形成是否会保持一成不变,还是会消失?本文认为指称和表征是汉语颜色类语言单位能够从逻辑上的全异关系进一步发展到语义上的反义关系的主导因素。

(一)指称一般认为,语义学的研究方法

分为指称法和表征法,其中指称法是指语言与客观世界之间的关系。《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中的“白发/乌发黑发”“白净/黝黑”“白天/黑夜”“白皙/黝黑”“苍白/红润”“洁白/乌黑”“黧黑/苍白”“煞白/红润”“雪白/漆黑、黢黑”“白茫茫/黑糊糊、黑沉沉”“黑糊糊/白花花白晃晃”“白玉微瑕/白璧微瑕”“颠倒黑白/黑白分明”“红光满面/面黄肌瘦”“混淆黑白/黑白分明”,反映的就是语言与客观世界之间的关系。以“白发/乌发、黑发”为例,在客观世界中,汉民族常见的头发自然颜色只有黑色和白色两种,我们称之为“黑发/乌发”和“白发”,但不会出现“绿发”“红发”等概念(表4所指就是这一内涵)。这是其一。其二,客观世界对立的事物也应当在日常生活中被多次使用,才能固定下来,而不是随着客观世界的改变而出现变化。还是以“白发/乌发、黑发”为例,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染发技术日益娴熟,在客观世界中不仅仅有“白发”和“黑发”,还有经过后天加工的“红发”“绿发”“银发”等等各种颜色。从逻辑学角度说,“白发”“黑发”“红发”“绿发”“银发”这些概念在外延上同属于上位属概念“头发”,任意两组都可以构成反对关系,但是只有“白发”和“黑发”能够从反对关系进一步上升到反义关系。

(二)表征语义

表征法是语义学的另外一种重要的研究方法,和指称法不同的是,表征法试图将一一在脑中的呈现方式模式化,认为意义本质上是心理的。一般认为,表征是通过语言产生意义,《牛津英语简明辞典》[4]给出两个相关意义:第一,表征某物即描绘或摹状它,通过描绘或想象而在头脑中想到它,在我们头脑和感官中将此物的一个相似物品摆在我们面前,如:“此画表征了该隐对亚伯的谋害。”第二,表征还意味着:代表,做(什么)标本,或替代,如:“在基督教里,十字架表征了基督的受难和受刑。”根据柏林和凯的研究可知,使用不同语言的人对自然界颜色的感知差别是很大的,颜色词体现的是不同的认知心理和社会文化。而以颜色词为基础的颜色反义词在语义关系的构建上同样也受到认知心理和社会文化的影响。我们将其称为社会文化表征。《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中收录的反义词“赤色/白色”,其中“赤色”解释是“象征政治上进步或革命”。“白色”虽然没有解释,但是因为这两个词是反义词,所以暂且可以解释为“象征政治上退步或反动”。这里的“赤”和“白”表达的不是语言和客观世界的关系,而是一种表征,或者说象征,是用具体的事物来表现某些抽象的意义,例如上文提及的“十字架”这个具体的事物表现了“基督的受难和受刑”这些不可视的抽象的内容。同样地,无论我们说政治是“进步或者革命”的,还是说政治是“退步或反动”,讲述的都是抽象的内容,而“赤色”和“白色”则通过表征将这些无形的不可视的内容转化成有形的可视的颜色。另一方面,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赤色”是古代“五色”之一,是一种正色,代表积极向上的感情色彩,例如“赤心”,指真诚的心。从服装文化来说,古代中国人在喜庆的节日,都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并且用红色物品装饰房屋,比如结婚和春节。“白色”也是古代“五色”之一,同样也是一种正色,但是白色往往使人联想到死亡,代表的是消极的感情色彩,比如古人举行丧事,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使用的材料也都是白色的。

四、机制三:语音语法限制

汉语中的两个语词能够发展成为一对反义词,首先要具备逻辑上的矛盾关系或者反对关系,其次要具备语义上的反义关系,但是仅仅具备这两点要求是不够的。反义词是一种语言现象,还应当符合除了逻辑关系、语义关系之外的语法关系、音节数量关系等等其他方面的要求。

(一)语法限制

语法限制主要包括两点,其一是词性,其二是语法功能。简单来说,一对颜色反义词X和Y,它们的词性必须是一致的,语法功能也必须是一致的。语法意义主要指词性和语法功能。词性是指以词的特点作为划分词类的依据,词性相同的词属于同一词类,属于同一词类的词的词性相同。汉语颜色反义词也是如此。如果X和Y是一对颜色反义词,那么X和Y的词性必然一致,X和Y的词类也必然一致。否则,就不能看作是一对反义词。关于反义词的构成,在词性方面是否必须达成一致的问题,学术界的看法基本是一致的。崔复爰在《现代汉语词义讲话》中认为:“一组反义词,必须是词性相同的。”[5]孙良朋在《反义词》一文指出:“反义词一般都是属于同一个词类的。如果不是同一词类的,如‘聪明’和‘傻子’,也不能看作反义词。”[6]盛守谋在《有关意义相反的词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认为:“意义相反的词,意义相反,词性则应该相同。在同一词类中才有意义相反的词。一个表示事物的名词和一个表示性状的形容词根本不会有意义上的对立,也根本不会形成意义相反的词。”[7]武占坤和王勤在《现代汉语词汇概要》一书中也认为:“反义词从词类上看,一般又都是属于同一个词类的。”[8]张弓在《现代汉语反义词探讨》一文中认为:“反义词的词义和反义词的语法词类特征,一般是一致的。我们认为反义词须是同词类,才好形成针锋相对、铢两悉称的反义关系。倘若一对词彼此不是同一词类,无法比较,就很难建立词的对立、对待关系。”“所以探讨反义词,不可以忽略各词所属的词类,不可以不注意各词在语法组织中的功能。”[9]从表1和表2可以看出,无论是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同一组反义词对中的两个反义词的词性一定是保持一致的。具体来说,名词的反义词一定是名词,如“黑”和“白”,“白发”和“乌发、黑发”;动词的反义词一定是动词,如“混淆黑白”和“黑白分明”;形容词的反义词一定是形容词,如“洁白”和“乌黑”,“黑糊糊”和“白晃晃、白花花”。

(二)语音限制

所谓语音限制,是指词与词之间应当保持音节数量的一致。一般认为,反义词的音节数量应当相等。例如武占坤和王勤(1983)认为反义词应当“单音节对单音节、双音节对双音节”。但也有不少学者提出了相反的意见,如石安石和詹人凤认为:“汉语中词的音节的多少与词的风格特点有密切的联系,因此,组成反义词聚的,往往是单音节词对单音节词,双音节词对双音节词。这体现了风格上一致这一要求。但也不能认为在汉语中只有音节数相同的词才能组成反义词聚。例如:‘脏—干净’与‘肮脏—干净’,“聪明—笨’与‘聪明—愚蠢’,‘难—容易’与‘困难—容易’,‘有—没有’与‘有—无’等都是现代汉语的反义词聚。”[10]郭良夫认为,反义词应当保持“形式平衡”,即“词对词(一对一或一对多),至于这个词是单音节的,还是多音节的,这个词是单纯的,还是复合的,可以不论”[11]。此外,周荐也明确表明:“只有文言色彩极重的单音节词,才要求音节数量必须一致。”[12]然而笔者从《反义词》和《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中收集到的颜色反义词,都是音节数量一致的:古代汉语颜色反义词都是单音节对应单音节,现代汉语颜色反义词双音节对应双音节,三音节对应三音节,四音节对应四音节。除此之外,笔者还参考了《反义词大词典》(2016年出版)和《汉语反义词词典》(1986年出版),也都是遵循这样的一个规律。因此,笔者认为,不论是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就颜色反义词而言,必须接受语音约束,遵守音节数量一致的规则。

(三)结构限制

本文所涉及的古代汉语颜色反义词都是单音节的,故不讨论结构问题。就现代汉语而言,一般认为必须结构一致。但本文研究发现,该结论有待商榷。根据音节数量将颜色反义词分为双音节、三音节和四音节三种情况分别进行讨论。1.双音节颜色反义词在现代汉语颜色反义词中,双音节颜色反义词的数量是最多的,一共有10对,占总数的62.5%。这些反义词分别是“白发/乌发、黑发”“白净/黝黑”“白天/黑夜”“白皙/黝黑”“苍白/红润”“赤色/白色”“洁白/乌黑”“黧黑/苍白”“煞白/红润”“雪白/漆黑、黢黑”。其中“白发/乌发、黑发”“白天/黑夜”“赤色/白色”“洁白/乌黑”“黧黑/苍白”和“雪白/漆黑、黢黑”这六组反义词内部结构都是一致的,分别是定中、定中、定中、状中、状中和状中。而剩余的四组反义词各自的结构则没有保持一致。2.三音节颜色反义词在现代汉语颜色反义词中,三音节颜色反义词一共有2对,占总数的12.5%。这些反义词分别是“白茫茫/黑糊糊、黑沉沉”和“黑糊糊/白花花、白晃晃”。显然这些反义词都是“ABB/ABB”的结构,其中A一定是颜色词。因此三音节颜色反义词的结构一定是一致的。3.四音节颜色反义词在现代汉语颜色反义词中,四音节颜色反义词一共有4对,占总数的25%。这些反义词分别是“白玉微瑕/白璧微瑕”“颠倒黑白/黑白分明”“红光满面/面黄肌瘦”和“混淆黑白/黑白分明”。显然,这四组反义词内部都没有保持结构的一致。

综上所述,三音节颜色反义词的结构都是一致的,并且都是“ABB/ABB”的形式,大多数的双音节颜色反义词的结构是一致的,而所有的四音节颜色反义词的结构都是不一致的。因此,结构是否一致并不是影响能否构成反义词的重要因素。五、结语本文以《反义词》和《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为语料库,从逻辑、语义、语音、语法等角度研究了汉语颜色反义词的构成机制,认为汉语颜色反义词的构成机制可分为三个层次的限制:第一,应当在概念的外延上具备全异关系;第二,应当在语义层次上具备反义关系,形成反义联想;第三,应当保持词性一致、语法功能一致,以及音节数量一致。

参考文献:

[1]潘竟翰.反义词[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88.

[2]李明阳.同义词近义词反义词词典[M].延吉:延边大学出版社,2002.

[3]周祖谟.汉语词汇讲话[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59.

[4]FOWLERHW,FOWLERFG.牛津英语简明辞典[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0.

[5]崔复爰.现代汉语词义讲话[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57.

[6]孙良朋.反义词[J].语文学习,1958(1).

[7]盛守谋.有关意义相反的词的几个问题[J].语言文学,1958(3).

[8]武占坤,王勤.现代汉语词汇概要[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3.

[9]张弓.现代汉语反义词探讨[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9(4).

[10]石安石,詹人凤.反义词聚的共性、类别及不均衡性[J].语言学论丛(第十辑),1983.

[11]郭良夫.词汇[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12]周荐.略谈反义词语的几个问题[J].逻辑与语言学,1985(5).

作者:肖瑶 单位:上海师范大学

浅谈汉语颜色反义词的构成机制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